《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2章、执子之手(上)

白玉祭坛上放着十五片花瓣,都来自同一朵莲花。虎娃上次炼制神器未成,并未将这些花瓣融入形神,和花蕊一起仍放在原处。虎娃吃过很多莲子和藕茎,但五色神莲作为不死神药,最重要的部分却是花朵。五色莲花之于无色神莲,就像琅玕果之于琅玕树。

而理清水从未让虎娃服用过花瓣或花蕊,因为它的神奇药效过于强劲猛烈,且每片花瓣皆有不同,须以炼药之法凝炼调和,这是虎娃尚没有的本事。

虎娃虽将两朵完整的五色莲花炼为神器融入形神,但这与服用神药是两回事,以他如今的修为,尚发挥不了那两件神器的大部分妙用。

方才山爷与山神以神念交流时,虎娃也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忽见祭坛上有一片红色的花瓣飞起,化为一片仿佛在燃烧的云霞,就这么融入了山爷的形神之中。五色神莲花瓣所谓的服用,并不是像吃东西那样放在嘴里嚼,而是以这样一种神奇的方式。

见此情景,虎娃就知道山爷按照他与山神商量的办法做了,他赶紧喊道:“山爷,那花瓣不能随便吃的。山神说过,它的神效有大毒!”

若山睁开眼睛苦笑道:“孩子,我当然明白。可叹我五境九转圆满数十年,修为却迟迟无法突破,让你水婆婆失望了。如今山神赐我五色神莲,借其神效之助,或能破关成功,就算不成,也能窥其门径、以慰此生。”

刚说完这番话,若山突然神色一变,身子一软竟然倒在了祭坛上。虎娃赶紧跳了上去,发现山爷的手脚冰凉,身子却滚烫,显然是出事了。他焦急地喊着:“山爷,您到底怎么了?”

山爷的眼神有点朦胧,不知看向何处,喃喃地说道:“若此生将尽,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执子之手。”

虎娃:“山爷,您是要拉谁的手啊?”

若山:“若水,是你来了吗?”

……

这本是山神和虎娃商量的损招,但山神也没告诉虎娃,若山的状况会这么吓人,他的样子一点都不是装出来的!虎娃赶紧按照山神的吩咐,以最快的速度跑回路村去找水婆婆。与水婆婆一起翻越后山时,他讲述了太昊遗迹中发生的事情。

但虎娃没说这是他和山神的主意,只说了他这次在太昊遗迹中看见、听见的事情。若水心急如焚,眼圈都红了,松开了虎娃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向前飘飞而去。她已经顾不上拉着虎娃一起赶路,先救人要紧,就让这孩子跟在后面慢慢追吧。

水婆婆突然松手独自向前疾驰,虎娃尽全力加速跟随,他的速度陡然间也快了不少,就像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突破、掌握与施展了另一种神通。虎娃这些天可是折腾得够呛,在路村与太昊遗迹之间来回飞奔,几乎没有停歇,这已经是第五次穿行了,速度却一次比一次更快。

此刻的虎娃只觉眼前的天地舒展,如无边无际的大块之形,他仿佛只在原地飘行,而天地沿着某种轨迹在快速地飞逝。他进入到一种很清晰很宁静的状态,身形就像化为了一缕神气,在旷阔无极的形骸中运转。

他以前也曾有过这种感受,但都是无意间触发,很是朦胧不得真切,如今却是清晰地进入到这种状态中。他也许还不清楚,这便是天地间的御形之术,不刻意去追求御物之功,天地就是那似有形又无形的大块之物,他的速度变得非常快。

此时水婆婆也在途中,树得丘上的理清水更关注的却不是她,而是在盯着虎娃。这位山神看见虎娃的身形也如飘飞般在崇山峻岭间穿行,心中亦颇感欣慰,因为这孩子修为境界又更上一层。

这段修炼,理清水是有意的顺势的指引,而虎娃本人下的功夫是既无意又专注。修炼不能仅凭天赋,获得机缘也须下苦功,神通法力的增长是一点点修炼的积累。这样的高原险峰,途中还要翻越巍峨的雪山,很多地方连呼吸都感到困难,这么长时间的连续奔行,对常人而言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哪怕速度只快一点、时间更长一些,都是在突破某种极限。

初境中的修炼,人是在入境状态下获得清晰的感知,感知自身以及这个世界。二境中的修炼,则是洗炼筋骨形骸,体会生机元气的运转,人不仅变得更加强壮有力,而且使身体达到完美的状态。三境中的修炼,则洗炼元神,能够进入一种清明不受扰动的状态。

到了四境之后,此前漫长的锻炼就出现了质变式的飞跃,元气与元神相合,意志仿佛也带着可以操控的力量,甚至能将外物相合于身心,能使用法器便是外在的特征。所谓四境九转,其实就是身体以及精神都达到完美的状态后,一次次突破原有的极限。

这是一种在积累中的渐进,看似境界并无区别,但修为层层而上,同样的手段能做到的事情便更多。比如专修炼器的秘诀,将两枚石头蛋融炼为一件法器,则比只炼一枚石头蛋为法器要难得多。虎娃今日突破了四境二转,而四境中的第一次突破是最难的。

只要有了突破既有极限的切身经验,那么今后在四境中的修炼,就是不断地积累再突破的过程。虎娃当年第一次从路村来到太昊遗迹,一路跟随盘瓠奔跑攀援,用了两天时间。而如今,他在三天三夜间来回穿行了四次,不仅将四境修为突破到二转,而且进入了很多修士哪怕在四境九转之时,也未必能完全体会清晰的御形境界。

理论上,到达某种境界,便可掌握相应的神通手段;但实际上,因为根基不稳、功力不足、体会不深、修炼不够、功法有所侧重等等原因,很多修士在最初时是施展不出来的。

不论路途如何崎岖险峻,虎娃始终健步如飞,在崇山峻岭中就像沿着某种神气运行的轨迹疾行。假如水婆婆看见虎娃,一定会感到很惊讶,但她此时哪有心思回头。虎娃就算修为更进,领悟了御形之境以内息于外景中的神行之法,也是追不上水婆婆的,他渐渐被拉开了距离,眼看着水婆婆的身影消失在苍茫丛林间。

虎娃追不上水婆婆,可是盘瓠也追不上他呀!这条狗已经跑得快四蹄腾空了,身为妖类,哪怕修为只有二境,但有天赋神通,筋骨形骸以及原身的洗炼也比普通修士更强大,仅比奔跑应不输于人。可是盘瓠现在很纳闷,自己四条腿竟然跑不过虎娃的两条腿。

盘瓠好歹算是训练有素的妖狗,也得到过山神的指点,它并没有一味地狂追,速度达到一种极限状态后,便一直就这样奔跑着,伴随神气不停地运转。理清水在树得丘上看着盘瓠,也暗暗点头。这狗东西也糟蹋了很多不死神药啊,它吃的藕茎和莲子不比虎娃少。

它如今这样的神气运行状态,对于激发神药灵性非常有好处。人的灵智清明,懂得主动去下苦功磨砺,但是山野妖类往往没有这种自觉意识,它们的修炼是自悟自发的,意识到这一点的过程往往很漫长。而盘瓠跟随虎娃“玩耍”,也在有意无意间有了自觉用功的意识,比如上次去深山中寻找石头蛋,那一个多月它也等于在苦修。

盘瓠追着追着,渐渐就看不见虎娃的身影了,反正它也认识路,就一直向太昊遗迹而去,速度也是前所未有地快。等它到达太昊遗迹时,时间已是午夜,却发现虎娃并没有进入遗迹,而是在那片小盆地外的高处定坐。

虎娃见盘瓠跑来,伸手招呼道:“我们不要进去打扰山爷和水婆婆,就在此处涵养神气调息恢复,感悟这天地山川的气息。”

……

山爷和水婆婆在干什么呢?水婆婆是凌晨时分从路村出发的,正午刚过,她就像一阵风冲进了太昊遗迹,一眼便看见若山倒在白玉祭坛上,好似已经陷入昏迷,她赶紧冲上祭坛将他抱在怀中。若山胸口滚烫但手却冰凉,再看那祭坛上,果然少了一片红色的花瓣。

再感应若山的神气状态,却不是虚弱,有一股充沛的力量在他的形神中运转,似乎在冲击着一切,像一股火在燃烧。而若山本人深厚的修为,正在抵御着不死神药强大灵效的侵袭。

若水都快急哭了,若山的修为虽比她高,但对于各种灵药的分辨与药性的了解却远不如她。不死神药每种花瓣的灵效皆不相同,红色的花瓣药性作用在心脉,须以强大的心志降服吸收,从而转化为真火之力,就似炼器般炼就人的形神。但正因为如此,它具有大火毒,一般人绝不可服用。

若山的心志当然足够强大,他炼化了花瓣,想借助其神效冲击,突破多年来未曾突破的六境,这也是一种冒险,但看来并没有成功。水婆婆运转法力帮助若山化解火毒侵袭,颤声道:“你怎会这么傻?须知五色花瓣有五性,以炼药之法调和,方可服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