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1章、好孩子(上)

虎娃笑骂道:“你偷听人家说话干什么,难道心里也有想法?那也得等到你迈过四境,能化为人身才行。现在操心这种事,是不是太早了!”

盘瓠挣脱虎娃了的手,晃了晃脑袋呜呜叫了两声,一脸不屑的神情,意思仿佛在说它才不会看上这里的谁家姑娘呢,一点都不符合它的审美观与择偶标准。虎娃又问道:“那你还在这里偷听什么?”

盘瓠却咬住了虎娃的衣角,将他牵到了祭坛旁,松开口用两只前爪比划了一番,指了指山爷的屋子,又指了指村寨最后面水婆婆的屋子。虎娃突然明白了什么,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说——山爷和水婆婆也应该像宵白和绿萝那样?”

盘瓠难得以很认真的神情点了点头,喉咙里又发出呜呜的叫声,仍然用一对前爪比划了半天。假如换一个人,定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条狗想干什么?虎娃却隐约明白了它的意思,拢住声息问道:“山爷今天会回村寨,他每次回来,水婆婆都会在桥头等着?……我们去偷听他们说话,然后想想办法?”

盘瓠又用力点了点头,难得这条狗也有心思,它应该也知道不久之后将要与虎娃离开蛮荒,但今天看见宵白与绿萝好事将成,居然关心起山爷和水婆婆的“终身大事”了。盘瓠的举动也让虎娃动了念头,他本是一个没什么心事的孩子,但想到自己将要离开这里,心里放不下的就是山爷与水婆婆。

山爷和水婆婆对族人太好了,对他当然更没话说,在虎娃眼中,他们就是世上最好的人。但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很是微妙,虎娃虽不了解多年前的往事,但多少也能看出来他们之间肯定“有事”。这些年他也渐渐长大了,耳濡目染也对男女之事有了很多了解,也觉得山爷和水婆婆现在这样,太令人遗憾了。

可是蛮荒中这么多年、这么多人都管不了的闲事,他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呢?虎娃倒没有这么想,无论能不能成功,这种事情且尽力试试,否则也总是个心事。

天黑之后,族人们都睡熟了,虎娃和盘瓠悄悄溜出了小屋,他们跳出了寨墙,沿着寨墙外穿越荆棘丛,跑到了村口外空地的旁边,然后收敛神气躲在树丛里。

山神让虎娃在莲池中定坐修炼时所掌握的内息之法,此刻很有用处,他在树丛中找了个舒服的草窝定坐不动,就算灵觉敏锐的修士也察觉不到气息,包括山爷那样的高手。假如山爷展开神识扰动周围所有的事物,倒是能够发现他,但是在村口外的空地上,山爷和水婆婆都不会无故这么做的。

再看盘瓠,虎娃差点没笑出声。这条狗在地上刨了个坑,把自己的身子都埋了进去,树丛下只露出了一个狗脑袋。照说它只是一只二境狗妖,对于山野妖类来说,假如不是出于躲避天敌的本能,平时的神气特征是很难掩饰的。

而盘瓠可能是得到过山神的指点,也可能是在那万年长清之泉中经常玩潜伏的游戏,所以将气息收敛得也很完美。假如虎娃不留意的话,甚至不容易发现这条狗就趴在附近呢。

孩子和狗等啊等啊,一直等到了后半夜,就这么在树丛中收敛神气一动不动,这也是远超常人的定力和耐心了。虎娃不禁有点疑惑,盘瓠是不是搞错了,山爷不是今天回村寨?

就在这时,一条纤细的身影出现在村寨外的空地上,她长发及腰,身着水布衣裙,正是水婆婆。水婆婆就像是在无声无息间突然出现的,以她的身法隐去行迹,从屋里出来穿过村寨,恐怕也没人能发现。

今夜月光很明亮,洒向大地,就连夜色中都有着一丝明媚的气息。水婆婆站在村口外的空地上,面朝断崖方向背手而立。没过多久,木桥上飘然走过来一个人,月光下的身形看得很清晰,就是山爷。

山爷是从花海村的方向走过来的,从中央谷地到达路村有两条路,断崖上有了桥之后,花海村那边是更好走的一条路。若山走下桥头,站定脚步道:“若水,你又在等我?”蛮荒村寨中的族人都很朴实,天一黑就睡了,而且睡得很沉很香,没有谁大半夜还会跑出来,所以他们说话时也没有想到有谁会偷听,并没有施法拢住声息。

若水淡淡地答道:“你每次都这么来去匆匆,总在半夜赶路,独自一人穿行深山。我是有点不放心,怕你出什么意外。”

若山:“我能出什么意外?只是一人穿行山野时,总觉得有些寂寞。但是只要见到了你,感觉立刻就那么好……你看,这月光多美,都是因为你在。”

水婆婆:“你也不要掉以轻心,自以为修为高超。就连山神都会遭遇意外,何况是你?”

若山微笑道:“这些我都无所谓,只要能见到你便好。”

若水:“既然如此,你还经常呆在中央谷地,一个月能见到你几次就不错了。”

若山:“因为那里是山水城所在啊,而我如今是山水城的城主。你为何就不愿意去山水城呢,你应该明白我给城廓起此名的用意,它就是若山若水之城啊。”

若水冷哼一声道:“原来你有这等用意,听你当初说的话,我还以为那‘水’是‘清水氏’的意思呢。山水城,山在水之前,你要是真有心,为何不叫水山城呢?”

若山陪笑道:“若你希望它这么叫,那我就上报国君,给城廓改名就是。假如是那样,你愿意常住在水山城中吗?”

若水摆手道:“不必了,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我哪能当得起。我还是喜欢路村,此处还有那么多族人,而你就去做你的山水城城主吧。”

若山清咳一声,走近一步压低声音道:“还记得当初说的话吗,如今我已是一城之主,不是在别处,就是在我们生活的这片山中。你答应的事情,也应该……”

若水却扭过头道:“多少年啦,你怎么总惦记这些,我好像忘了当初说过什么……就算能记起来,还能有多少岁月?”

若山:“我可是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么久的岁月,我都在等待。”

就连偷听的虎娃心里都替山爷着急了,他们当初都说过什么呀?水婆婆怎么可以忘了呢!若是推说岁月不多,好像也不对劲,山爷和水婆婆虽然是路村中最年长之人,但他们可都是修炼菁华诀入门的!

别的情况虎娃不清楚,但以两人现在的神气状态,太昊遗迹里还有那些不死神药,就算修为不得更进,他们都服用几枚琅玕果,至少再有几十年的青春岁月是没问题的,那就相当于普通人的一世了。所以他感觉——水婆婆这话说得好没道理。

山神对虎娃一向很大方,只要虎娃能用得着,哪怕只能发挥出些许灵效,山神从不吝惜太昊遗迹中的不死神药。在虎娃看来,山爷和水婆婆也可以每人来一把琅玕果慢慢吃。可是若山若水的心态完全不一样,那里是太昊遗迹、他们自幼所信奉的山神道场,传说中的不死神药并不属于他们。

山神愿意给虎娃,那是山神的恩赐,可是他们却不敢主动开口去求,向人求取这种东西,其价值是他们很难甚至无法回报的。若山神愿意赐予,若山若水也会感激万分,但若山神不开口,他们也不会主动提这种过分的要求。

而水婆婆答道:“你确实做了城主,实现了当年的志愿。你曾说过要在巴原上闯荡一番,等坐上城主之位后再回来。而我的话你可记得,就不要说什么城主了,我等你突破六境修为!”

若山:“修炼之事不仅要下苦功还要有机缘,突破六境,谁也无法保证成功,有太多的人终身无望。就算有一天我终于突破六境,恐怕也时日无多了。”

若水转身道:“若突破六境,可将菁华诀修炼大成。届时你还可以坐拥山水城,又何必总惦记着当年的事情、当年的我呢?”

若山有些着急了:“我之所以愿意成为山水城城主,除了守护各部族,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因为我当年对你说的话!”

若水却有些生气道:“我不是你用来证明成就的女子!……既然你平安回到了村寨,我就回去休息了。”说完话飘身形便走。

若山在月光下伸出一只手,却没有拉住她,只得长叹一声,也举步走入了村寨。又过了一会儿,虎娃和盘瓠钻出了树丛。

盘瓠一脸困惑的样子,仿佛还在思考山爷和水婆婆刚才那番对话。而虎娃紧锁小眉头道:“水婆婆若是不喜欢山爷,也不会大半夜跑这等着,可为什么要山爷等这么多年呢?……山爷太可怜了,不行,我得去找山神问问!”

虎娃心里有事就办,他带着盘瓠连夜进了后山,次日下午便赶到了太昊遗迹。他在白玉祭坛上刚刚入坐,元神中便听见了山神的笑语:“孩子,你是为若山若水而来吧?他们之间的纠结已经有很多年,连我都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