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0章、一个人的学宫(上)

假如不是清水氏一族的突然覆灭,假如不是相室国从外部的介入,像这样的蛮荒原始部族,他们的生活以及生存状况,可能在数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内都不会发生太明显的变化。巴原上部族联盟的出现、城廓以及国家的建立,当初也经历了漫长的年代。

而如今山水城的出现过程,是将这个漫长的年代浓缩到了短短十几年内。对于很多原始部族而言,经历这样剧烈的动荡,结果可能有很多种,甚至是在纷争中消亡。而这里幸亏有山爷在主持大局,目前的状况可以说是最幸运的结果。

虎娃没有亲眼见到太多的事情,有些事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而理清水逐一讲述,他的世界曾发生了以及正在发生着,怎样悄无声息或惊心动魄的变化。盐井以及中央谷地的纷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路村和花海村结盟又意味着什么,有鱼村怎样得到了相室国的支持,又为何要勾结羽民一族……

如果仅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虎娃理解得可能还不够深刻,只是一个孩子在听大人讲故事而已。但虎娃本人经历了这一切,有着切身的感受,所以理清水选择首先向他介绍这片蛮荒中这十几年的事情,也等于是在讲述一个历史年代的变迁。

如此虎娃也能明白,世人的种种欲望是如何伴随着利益出现,不同的人面对利益时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带着各种目的做出各种事情、又得到了怎样的结果。理清水让这个孩子自行去思考答案——世上为何会有这样的人和事。

虎娃这些年除了玩耍就是修炼,过得非常开心快乐,他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只是拥有自己的秘密。理清水的目的,并不是想让这个孩子不再快乐,而是让他将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晰。

有意思的是,这一切剧烈动荡发生时,虎娃自幼所生活的村寨,看上去却几乎没什么变化。石屋还是那些石屋,人还是那些人,只是他自己在长大。回顾这个过程,感觉有点像修炼中所体会的动中之静与静中之动。

虎娃于定境中只是在接受与解读山神的神念,更多的思考只能在事后,当时只是一种自然的体会。而他的体会更多,也很特别——

蛮荒各部族的变迁,很像他本人这些年的修炼经历。想当初的初照境,就宛如回到了婴儿的状态,清晰地察觉己身,在懵懂中睁开双眼,然后去感受各种欲念的冲击。这就像各部族从原始古朴的状态中走来,经历了各种利益的纷争与冲突。

从初境迈入二境,须消除筋骨形骸中的隐患,从而拥有健康的体魄,才能够继续修炼。就像各部族也在壮大自身的力量,获得更多的物产变得更加富足,才能够更好的生存下去,以面对世上的种种艰难。二境中洗炼形骸,就是自身的壮大,同时能延伸出感知清晰地观察周围的事物。这就像人们认识自身、认识世界,从而能自我改造以及改造环境的发端。

从二境突破到三境,要学会控制新出现的力量,因为它一不小心就会伤及己身。当学会控制和运用这种感知与力量的时候,便有了御物之功。凡人们没有御物之能,但他们也会拥有更多的能力索求于外物。

从三境突破到四境,是一种质的飞跃。修士可以炼化并改变外物,甚至达到一种身心共处的状态,这就是炼器、御器之功。那么再看如今的山中各部族,他们学会了融合共处,创造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新事物,有鱼村举族为奴、山水城出现在蛮荒,大家成为了山水氏一族,拥有了共同的城廓,生活与生产方式都变得有所不同。

虎娃的这些体会还很朦胧,就像曾经的梦境般难以形容,他尝试将这些感受告诉山神。而山神则说道:“修炼是寻求个人境界的超脱,但世人也都在寻找自己的道路,甚至这个世界本身的演变也在大道之中。世间万事万物,可能都是对修为境界的一种印证,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你应该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

理清水向虎娃介绍的不仅是大势变迁,也展开描述了很多事物的细节。比如他重点讲述了路村与有鱼村的争端始末,若山当初为何要训练那样一支军阵,他与若水以及蛊辛等人是怎么商议的。解决麻烦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它露出苗头之前就做好应对的准备。

其未兆易谋,是理清水通过这件事告诉虎娃的道理。在有鱼村刚刚开始训练军阵时,若山就已经在操练更强大的军阵,否则等冲突真正发生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军阵本是用来打仗的,可几年后到了中央谷地中,双方军阵根本就没动手。

不战而屈人之兵,是解决对手最高的境界。但谋其未兆之时,是不战而胜的前提。

鱼大壳虽败给了若山,但其手段并非没有过人之处。勾结羽民族突袭路村和花海村,确实是出人意料,假如不是虎娃挺身而出,当时的结果就难说了,这片蛮荒如今也将会是另外一种情况。就算若山能在中央谷地中不败,但村寨已灭,有鱼村也肯定会被灭族。

睿智如若山,也没有算到所有的事情,人总有未知之事,便总有不足之处,要时刻牢记这一点。但知道自己的不足,并不代表着便不去做事,人只能利用现有的条件把应该做的事尽量做得完美,这就是行事之正道。

有鱼村利用羽民族,险些翻了盘,这是一支出人意料的奇兵。以正行事、以奇用兵,应对冲突的手段大多如此,不仅是在这片蛮荒中,放眼世间也是一样的。

理清水还特意提到了在路村中发生的战斗。若论修为,蛊辛当然不如大毛,但他再加上一个修为更低的叔壮,却能将大毛射伤。否则的话,仅凭虎娃一人也不足以扭转战局。蛊辛能胜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无路可退,一旦败亡便是灭族之祸,所以会不顾生死,尽全力搏命而击。

而大毛的心态完全不同,他不是来拼命的,想的就是轻松洗劫路村与花海村,根本就没有做好苦战的准备,更别提死战了。蛊辛加上叔壮,实力虽不如大毛,但也不是相差很远,所以大毛败了。当冲突双方的实力对比还不足以完全决定胜败时,那么哀兵必胜。

谋其未兆、不战屈人、以正行事、以奇用兵、哀兵必胜……这些道理都是理清水要告诉虎娃的,就蕴含在蛮荒诸事中。虎娃要学习的不仅是这些手段与智慧,更重要的是能明白,世间事物为何会那样发展演变、呈现出人们所看见的结果。

对一个孩子讲这些,理清水从虎娃最熟悉的切身经历开始,然后推而广之,介绍了广阔巴原上的诸事诸物。理清水三百多年的见知,有很多事都是蛮荒中闻所未闻。但无论如何变化,虎娃总能在其中找到似曾相识的东西,有很多道理都是一样的。

巴原上的各国,生产更发达、城廓也更加繁荣富足,人们掌握的技艺更先进,拥有的手段更多、能做到的事情也更多,行事的欲望和选择也有所不同。这是世事演变的大势所趋,世人也在寻找着不同的道路,但其中总有自古就存在的大道之理。

这半年时光,虎娃并没有修炼什么秘传法诀,每次来到太昊遗迹中定坐,便听闻理清水的讲述。回到村寨后,他也常常在定境中解读回顾那些神念心印,理清水告诉了他太多的事情,他需要慢慢地去消化体会。而有些感悟,还必须在将来去亲身经历,才能有真正的印证。

但无论如何,虎娃未出蛮荒,便知世间诸事。

虎娃的那些石头蛋,就一直静静地躺在五色莲池中,半埋于五色神泥间,被万年长清之泉浸泡,他并没有去继续炼制法器。这半年过去了,看似没有修炼什么秘法,但虎娃的法力无形中却变得更加精深。虎娃如今究竟是四境几转修为?理清水没有问,他自己也没去想,因为每天要学习与思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虎娃在定境中接受与解读那么多那么复杂的神念,几乎没有间歇之时,这也是一种非常难得的修炼。没有哪个老师会这么去教授一名弟子,除非他自己什么事都别做了,而理清水恰恰就是什么别的事都做不了,而且他也是不计代价的。

这天午后,虎娃在自己的小屋中定坐,而族人们刚刚吃完饭。算起来,虎娃已经快一年没有吃东西了,他也不觉得饿,反正自己不需要,他少吃一份,族人们便能多分一份。这是辟谷之功,有四境修为便可以辟谷修炼,只是像他这样能自然辟谷这么长时间的四境修士,实在是太罕见了。

谁又能像虎娃这样服用过那么多不死神药。假如常年服用五色神莲的莲子和藕茎,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不用再吃其他任何食物。虎娃融合于形神中的神药灵效,如今已知道怎样去炼化吸收,只要他自己愿意,哪怕好几年不吃东西都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