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48章、货税之争(上)

蛮荒中的商贸交易大多是以物易物,商量好交换物品和数量之后便可成交。商人们在巴原上收购的物产运到山水城中,出手的价值可能会翻很多倍;同样的道理,从山水城收购的物产,运到巴原上出售也可以赚很多倍。这一来一回,利润颇丰啊!

但世上的好处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商队要在荒凉险峻的山野中走十来天,很多地方仍是崎岖难行,有时还要遭遇山洪暴雨、毒虫猛兽的威胁,牛马人手都有可能损失,往往都需要雇佣武士护卫,每次出入蛮荒都是成本很高的冒险,但利润也很大。

山水城的长老会也看到了其中的利益,便向若山建议,山水城也可以组织商队去巴原上贸易。这条路就是山水城打通的,好处也不能全让巴原来的商队占据。要说穿行深山负重行走,谁能比得上自幼生活在蛮荒中的各部族人呢?

若山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将这件事交给蛊辛负责。蛊辛在各部中组织物产和人手,编成商队到巴原上去贸易。出售与交换物产的地点,当然主要是高城中的集市。高城就是巴原边缘离这片蛮荒最近的城廓,山水城的人出了蛮荒绕不开高城的地域。

山水城的商队进入高城时,却遇到了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就是要交税。修建城廓与集市,提供安全的地点以便人们集中买卖、各取所需,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巴原上各城廓对入城交易的商队所征货税基本上都是三十取一,也就是运送三十张兽皮的话,要上交一张。

大多数时候,商队都是以物交税,城廓收了这些东西之后,要么分配给为城廓效力的众人,要么就拿到集市上专门的店铺里出售。也有的商队是以货币交税,所谓币,就是交易的中介、人们所使用的钱。金银布匹皆可为币,当时民间使用最多的是贝币,巴原并无海贝,人们用的是陶制贝币。

山水城的商队虽然惊讶,但也是按照规定交了货税,等回来之后便向长老会禀报了这件事。山水城的长老会商讨了半天,大部分人都赞同山水城也对外来的商队征收货税。既然是长老会的决定,若山城主也就同意了。

可是山水城并无城门,连城墙都没有影子呢,那么征税的地点就设在山水关,那里是出入这片蛮荒必经的门户,至于税率与高城一样,也是三十取一。出关不收税,只在进关时交税,而山水城自己的商队当然是免税的。

山水城这个做法很正常,巴原上各城廓也几乎都是这么做的,可是消息传到高城中,悦耕城主却很不高兴。前一段时间商道开通,悦耕组织高城的商队前往蛮荒贸易,当然是赚了,他几乎垄断了这条财源,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别的城廓也不可能和他争啊。

可是没过多久,山水城也自行组织商队来到了高城,他们学得倒挺快!而且这些人自幼生活于蛮荒,皆是经过训练与挑选、身强力壮的武士,更擅于穿行那样的道路,来回的速度也更快。巴原的商队往返两次的时间,而山水城的商队就已经往返三次不止了。他们将蛮荒的物产直接运到高城来卖,然后就在当地收购巴原上出产的东西,所需最多的是各种器物和牛马牲畜,当然是降低了高城商队所得的利润。

当拥有更多的牛马牲畜之后,蛮荒中的生产水平不仅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商队能运送的货物也更多了。如此也就罢了,高城也不能阻止外来的商队,好在还有更多的货税收入。可是紧接着山水城也开始征税了,交税的大部分都是高城的商队。

高城原本垄断了这条财源,悦耕所组织的商队最开始拥有高额的利润,如今他的获利大为下降。悦耕城主当然很不满,在他的眼里,山水城的城主是谁并不重要,若山无非是另一个鱼大壳。他还等着若山的巴结,送上种种好处呢,却没想到若山会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

于是悦耕下了一道命令,对山水城来的商队征收的货税提高两倍,变成了十取一,而其他城廓来的商队仍然照原先的三十取一。消息传回山水城之后,长老会众人都很愤怒,也纷纷要求若山将对高城的商队征收的货税提高到十取一。若山却摇头道:“假如有人做了一件愚蠢而不应该的事情,难道我们也要效仿吗?”

山水关的货税维持三十取一不变,而高城则单独对山水城的商队收高价货税。这种情况没过多久,就发生了改变。

进入山水城辖地必须经过山水关,没有任何商队能避开这个关口。但高城却不一样,巴原的商队完全可以不进城啊,只在附近村寨中交易,虽然做起买卖比较麻烦,但也比进城有利。

而且蛮荒中的族人原本是很老实的,入城时守门的军士问他们从哪儿来的,都会如实回答,他们的服饰打扮也和巴原其他地方的人不太一样,很容易辨认出来。但是时间长了,因为利益的选择,人也自然学会了狡诈和伪饰。有的山水城的商队便打扮成巴原居民的模样,进城时谎称是别处来的,所交的货税仍然是三十取一。

所以高城的做法并没有得到什么利益,反而使商队更愿意去山水城交易。山水城商队的做法也被悦耕大人察觉了,于是命人注意查处,结果导致了两次很严重的冲突。

一支山水城的商队谎称是别的城廓来的,而守城的军士听到命令也学精了,检查货物发现都是蛮荒特产,于是按悦耕城主的命令,不仅要罚没货物,而且还要将人抓到城主府门前去挨板子示众。这伙人当场就炸窝了,和守城的军士们动手了。

山水城派出的商队成员,其中可没有老弱病残,一律都是骁勇善战的武士,蛮荒中民风古朴,同时也剽悍异常啊。平日守城门的军士人数本就不太多,打起架来也根本不是对手,一个个被揍得鼻青脸肿。

这些蛮荒野民也知道闯祸了,就连携带的货物都不要了,牵着马丢下牛,在城中大队人马赶来之前就跑了。出了这样一件事,令悦耕城主深为震怒,恰好接到报告,山水城还有一支商队在城廓外的村寨中与人交易,于是派了一队巡城军阵赶去拿下处罚。

这支军阵有三十多人,列队带着刀枪武器,领头者是一位二境修士,还有两位练成开山劲的小队长,对付一般人当然是手到擒来。结果他们可倒了大霉了,因为山水城来的这支商队,领头者是伯壮和月牛儿。

伯壮是一位二境圆满的修士、山水城的兵师大人,同时练成了开山劲中的武丁功;而月牛儿则是山水城树正部的首领、一位三境修士。他们带的手下约有二十人,皆来自山爷训练的精锐军阵,且都练成了开山劲。

一般的商队不可能有这么夸张的武力配备,顶多雇佣几名这样的武士护卫而已。但山水城的商队不一样,若山训练了一支完全脱产的精锐军阵,但在如今的蛮荒中却无用武之地,守护山水关也用不了这么多人,假如解散又太可惜了,还不如让他们组成商队,既能保证路途安全,也算是行军操演。

离高城大约二十里的地方有个比较大的村寨,高城对山水城的商队征重税之后,很多人就选择在这里进行交易,渐渐竟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集市,今天悦耕大人就派了一支巡城军队来抄这个集市了。

当高城的军队冲来的时候,伯壮毫不犹豫地下令动手了。他手下这些精锐战士,都曾在险恶蛮荒中常年与各种猛兽搏杀,又练成了开山劲经过了战阵训练,一动手便大获全胜。悦耕大人派来的队伍丢下了十几具尸体,幸存的少数人大多都带了伤,弃刀枪武器仓皇逃去。

伯壮与月牛儿事后竟然没有逃走,他们接着完成了交易,又组织好队伍扬长而去,像往常一样返回山水城。众人拿着夺来的兵甲武器,在路上也列成了军阵。悦耕大人听说消息之后,又派了另一支人数更多的军阵赶来追杀,仍被打得大败,又丢下了十几具尸体。然后伯壮才率众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山水城。

伯壮为何要杀人?原因很简单,因为对方已动刀兵,这些蛮荒野民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既然是战阵对冲,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伯壮动手也不是没有理由,因为相室国中并无规定,商队必须要在城廓中交易。只是在城廓集市中交易更方便、更省事,就算交了货税也是值得的,去的人多了,集市和城廓便更加繁荣。可是高城对山水城的商队征收那么高的货税,就没必要再进城交易了。

而且伯壮也是有身份的,他是山水城的兵师大人,由山水城正式上报国君、受到国君册封的。高城的巡城军士行不符礼法之事,还持刀兵以下犯上,企图行刺兵师大人,那么其护卫当然要全力斩杀刺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