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47章、菁华诀(上)

虎娃本人的修为虽有限,但太昊在白玉祭坛中封印的法力可不止八境手段,这法力的玄妙之处,就是帮助坐在白玉祭坛中央的人,与这片遗迹中的事物感应互通。理论上这片遗迹的范围还有玄妙的延伸,理清水在树得丘上的祭坛也是其一部分,所以虎娃可以与他在元神中交流。

理清水在树得丘上,也可以控制这座祭坛,运转太昊天帝留下的法力妙用。这虽不是他自己的神通,但以他如今的状态,就算是简单的触发运转也非常吃力,只能有片刻功夫。不料虎娃需要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要短得多,伸手便成功。

第一与第二个步骤成功之后,理论上还有第三个步骤,便是这片遗迹的秘传。如今这第三个步骤倒是没有必要了,因为太昊留下的菁华诀尚有传人,理清水便可以教给虎娃。直接得到法诀秘传,可比自己去领悟太昊当年如何创出这门法诀的过程,要容易太多了!

但理清水此刻却没有去惊扰虎娃,就让他自己去感悟那妙不可言的状态吧,自己能有所体会更好,将来得传菁华诀入门修炼也更为容易。而虎娃一直在祭坛上定坐,所谓融入形神,并不是像普通人直观的想象,有一件神器在身体里面藏着,这是一种想象不出来的状态,甚至是事物存在的另一种形式。

虎娃在定坐中体会着形神中这件神器,感应着它的妙用,就像在内视自己的身心。别忘了他已服用过那么多琅玕果,别忘了初境的根基,别忘这根琅玕枝就是他“亲手”炼成的神器。也许修为有高低之别,但是每一层境界的玄妙并无高下之分,虎娃现在体会的是初境,如婴儿般新奇地感受着自身。

不知过了多久,他长出一口气又睁开了眼睛。山神已经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虎娃,刚才你体悟到了什么?”

虎娃答道:“琅玕枝已是一件神器,我在体悟这件神器的妙用灵性——琅玕树为何是不死神药,它又为何能结出琅玕果?这是在采炼天地间的生机,凝结成菁华气的过程。”

理清水追问道:“那么这件神器,对你又有什么用处?”

虎娃答道:“最大的用处,应该是辅助修炼。形神中有这样一件神器,修炼的同时伴随御器之法,亦可凝炼天地间的生机气息。”

理清水的声音竟微微有点发颤:“假如没有这件神器在形神之中,你还能做到吗?”

虎娃想了想:“我方才感应了半天,就是在体悟您现在问的问题。我还需要在修炼中御器体会,先借助琅玕枝的妙用做到这一点,等掌握纯熟之后,它也可以成为一种修炼生机的法决。修炼这种法决,人本身就像是一株琅玕树,而修炼之功,就相当于琅玕果的灵效。”

理清水长叹一声道:“孩子,你说的就是太昊天帝传于后世的菁华诀!我修炼菁华诀大成,也曾传授给你的山爷和水婆婆……太昊天帝当年就是在这里创出了菁华诀,至于他是怎样悟道的,世人并不清楚,看来你已经找到了答案,它便是这片太昊遗迹最重要的秘密。”

虎娃:“原来如此!那么太昊天帝当年,也做过与我今天一样的事情喽?”

理清水:“是的,我虽没有见到那一幕,但看见今天的你,也算是亲眼见证了。只不过当年的太昊,修为可比你现在高多了,至少已突破化境求证长生。这白玉祭台中方才运转的玄奇法力,便是他留下的。”

理清水原先的打算,是让虎娃折下一截琅玕枝,并借助太昊天帝留下的祭坛与法阵妙用,将之炼成神器。但不论成不成功,他接下来都要传授虎娃菁华诀,在其离开蛮荒之前,一定要修炼入门。

理清水从未传授过虎娃任何秘法,只是向虎娃解说修炼的层层境界是怎么回事,但是有一门秘诀他是绝对要传授的,就是菁华诀。但是等到今天,当理清水可以传授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虎娃已无须他再传授菁华诀。

虎娃经常在这片遗迹中修炼,而这片遗迹的秘密就如传说中那般,蕴含了太昊创出菁华诀的玄妙。假如用最简练的语言形容之,便是虎娃方才所说的那番话。

虎娃已悟其道,伴随着他的修为境界越来越高,其体悟也越来越精深,等到他突破六境、菁华诀修炼大成的那一天,便能将这套完整的法诀以心印传于后人。

这也意味着虎娃修炼的菁华诀,并非是理清水所传。但假如不是理清水的帮助与指引,虎娃也不可能有此种成就。那么虎娃的菁华诀又是何人传授的呢?好像应该是当年的太昊天帝,但仔细一想,情况又并非如此,他只是有了与太昊当年同样的感悟。

太昊之前,世间并无菁华诀秘法传承,但天地间的“菁华诀”却一直是存在的,只看人们能否感悟与总结、并将之修炼成功。恐怕连太昊天帝也想不到,一个刚刚突破到四境的孩子今日也领悟了菁华诀,借他留下的遗迹以及另一位世间顶尖高人理清水之助。

理清水再开口时,声音显得有几分虚弱:“孩子,你做得很好。将来在修炼中就这么继续体悟,借助形神中的琅玕枝修炼菁华诀,待到大成之后,它便是一门完整的传承……你先带着盘瓠回去吧,石头蛋就留在莲池中,我今天有点累了。”

理清水是真的累了,触发与运转那祭坛中留下的神奇法力,让他感到非常虚弱与疲惫。理清水一直准备着传授虎娃菁华诀,让这孩子带着他的传承离开蛮荒,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虎娃却不需要他来传授,这种感觉不知是欣慰还是失落。

这位山神定坐在树得丘上,颇有一种天地间苍凉之叹。世间之心志坚强者,莫过于理清水这种人了,谁又能有他那样的经历呢?当他看见虎娃时,心中燃起了最热切的希望,但此刻也莫名感到了自己的虚弱。

虎娃并不清楚山神在想什么,大约过了半个月,他兴冲冲地带着盘瓠又一次来到太昊遗迹中,坐在白玉祭坛上向山神谈起了自己在修炼中的种种感悟,也包括上次在水中定坐时的内息状态,最后问道:“不死神药,其材质本身是否就是神器之初胚?”

理清水苦笑道:“这个问题,你已不必再问了吧?”虎娃已经将那截琅玕枝亲手炼成神器融入形神,事实就是最好的答案。

可是虎娃又说道:“琅玕树是不死神药,五色神莲也是。你让我摘了这么多东西放在祭坛上,应该就是想让我都带走吧?我在定坐之时,这座祭坛上所有的东西,仿佛都与我的身心气息一体。假如您再施展一回上次那样的神通,我也可以把它们都融入形神之中、炼成自己的神器。因为它们本就是神器初胚,只差最后成器的那一步,我是可以做到的。”

山神在叹气,过了一会儿才说道:“看来你已经明白,我为何要你把这么多东西都放在祭坛上,确实是准备让你将来都带走的。但并没有奢望,你一定能用这种方式带走,而你出乎我的预料……既然你想试,那今天就试试吧,无论结果怎样,你能炼成多少就算多少!”

这座祭坛其实还能再使用两次,以太昊当年留下的神奇法力相助虎娃。但再运转两次之后,不仅太昊当年留下的玄妙法力已尽,而且理清水这些年残聚的神念之力也将用尽了,他恐怕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与外界交流,哪怕与白玉法座上的人都不行。

但理清水并没有告诉虎娃这些,而虎娃笑道:“那就试试嘛,挺好玩的!”

理清水一时失语,这孩子竟然将这种事当成玩吗?但是转念一想,对于一个一直生活在蛮荒部族中的孩子来说,这可不就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游戏吗?理清水却没有玩耍的心思,他凝神运转神念之力,又一次触发并运转了祭坛中的玄妙法力。

虎娃这几年摘取的东西,一直就放在祭坛上,其灵性气息也伴随着他的修炼。其实最难做到的事情是成功折取琅玕枝,虎娃连琅玕枝都炼成神器融入形神了,再以同样的方法“对付”其他的东西,当然更轻松。

可是祭坛上有这么多东西,而虎娃只有很短的时间,最大的考验就是他能够炼成多少件神器?须知虽只是借助祭坛运转的法力完成最后那一步,但也同样是在炼器,稍有不慎便会损毁。

只见存放在陶罐中的那些琅玕果,首先飞到半空散发出淡淡的琼光,一枚接一枚倏然消失不见。它们不是同时消失的,因为一器只一御,但间隔的时间非常短,依次都成了一件神器,被虎娃融入形神之中。

接着是那些莲子、几枝完整的带茎莲叶与莲花、四枚莲子已空的莲蓬,竟接连被虎娃炼成神器融入形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