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46章、八十一化(下)

天材地宝的性状在炼制过程中可以发生玄妙的变化,法器之所以是法器,与常人所能理解的普通器物完全不同。理论上,像虎娃找到的这么特殊的天材地宝,完全可以将两枚石头蛋融炼为一枚,平时的样子就是一个鸡蛋,但打出去的时候却可以化为两个一模一样的鸡蛋。

如果他继续这么炼制下去,那么八十一枚石头蛋都可以化为一枚石头蛋,平常携带在身上很方便。这件法器祭出去的时候,又可以化为八十一枚。虽然在大多数时候并无这个必要,因为如此施法也会分散神通威力,但在理论上毕竟可以拥有这种妙用。

那么这样一件法器,其实仍是下品法器,因为它这种分击的妙用,来自于材质本身的特性,只是要以一种几乎只能在理论上想象、却不可能实际中成功的方式炼化。但对于登天大道上层层境界的修炼,理论上各种可能性的探索也是非常重要的。

理清水沉吟良久才答道:“你这种想法也不是不行,以四境修为便能尝试,但想做到却很难。世上也有一些专以炼器之功为修炼根基的秘法传承,假如按照他们的经验,你如此炼器,融炼第三枚的时候,难度是融炼第二枚的一倍不止,而越往后越难,假如能融炼九枚,便已是四境九转圆满境界。而等你突破四境到达五境之后,继续这么炼器则已经没有必要了。”

假如换一个人,理清水可能会直接告诉对方——你别做梦了!但他在虎娃面前还算有所保留,说的是“很难”而非“不可能”。

虎娃闻言很高兴地说道:“我前段日子在山上炼化石头蛋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我如今能做到的就是这样,原来果然如此!……至于您所说的那种秘法传承,很有意思,用炼器的结果衡量境界,但就算不炼器,也一样能九转圆满啊?”

理清水答道:“他们未必不知,但这样衡量,标准就很明确,而且他们所修的秘法就是借重于炼制器物……孩子,你已经拥有随身法器,暂时就不要想太多了,还记得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吗?”

虎娃:“当然知道,我是来折枝的,现在就开始吗?”

山神却说道:“不必着急,你先服用一枚莲子去水中定坐,将你那些石头蛋也都撒在各片莲池之中。让盘瓠到这法座上修炼,等我要你折枝时,自会让盘瓠叫你。”

理清水说话自有山神的权威,不想解释的时候便不解释,虎娃虽然惊讶,但还是照做了。他将那八十一枚石头蛋撒入周围各片莲池,这些天材地宝沉入万年长清之泉、半陷于那五色神泥之上,在不死神药的花叶根茎环绕之中。

虎娃也走入了莲池,水不深只到腰间,可是盘膝定坐却恰好没顶。往常是他坐在白玉法座上修炼,而盘瓠在水中玩耍,今天却颠倒过来了。在水中定坐自然要闭息,身心与这片奇异的小世界相合一体,拥有了另一种玄妙的体验,虎娃的定境很安宁——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内息之法。

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可以不吃东西,修士们往往也称之为辟谷。平常人的元气摄自谷食,而修士到这种境界另有玄妙之法。但若修为未至七境,还是不能完全不食的,只是在某种情况下可以不吃东西较长一段时间,这也是一种修炼。

伴随这种修炼,同时还能体会的状态就是内息,内息是辟谷的根基,也是修士收敛自身神气的一种方式。山神并没有告诉虎娃何为辟谷,但除了不死神药,虎娃确实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山神也没有告诉他何为内息、怎样掌握内息之法,就是让他入水中定坐,而虎娃自然有所体悟。

离开了白玉祭坛在这水中定坐,入内息,虎娃则有了更加清晰的体验,他是这片小世界的一部分,宛如池中的神莲、岸上的琅玕玉树。然后他察觉到,这片小世界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笼罩着,隔绝了外界的窥探,同时也在汇聚天地间的生机灵气。

这里有太昊天帝当年布下的法阵,虎娃并没有学过阵法,他如今也不可能布成同样的法阵,但这片小世界在他的元神中留下了清晰的轮廓,将来可以慢慢地去解悟,而此刻只是在体验。虎娃也察觉了那座白玉祭坛的特殊之处,它是法阵运转的中枢。坐在白玉祭坛正中的盘瓠,仿佛也能拥有某种奇异的法力。这法力并非来自盘瓠自身,应该是太昊天帝所留。

那白玉祭坛以及正中的法座当然有玄机,否则怎会只有在那个地方入坐才能与山神交流呢?虽然虎娃还看不透那玄机,但毕竟是看到了。他入坐前服用了一枚莲子,如今已能全然炼化并吸收其神效。

盘瓠人模狗样地盘坐在祭坛中央,也不知山神在和它交流些什么。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天一夜,虎娃终于将那枚莲子的神效彻底炼化吸收,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只是融于形神。

盘瓠离坐跳入莲池,脑袋抬在水面上汪汪叫了几声,意思是山神招呼虎娃去折枝了。虎娃起身走出了莲池,当他迈上岸时,浑身的水迹已干,重新在白玉祭坛中央入坐。山神的声音问道:“孩子,你看见了吗?”

这句话显然大有深意,虎娃答道:“我看见了。”

山神:“那就好,你去试着折下那截琅玕枝吧。我却不能给你太长时间,你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好自为之吧。”

一枚琅玕果从陶罐中飞出,被虎娃含在舌下。以往他在太昊遗迹中修炼,一次只服用一种不死神药,而此次已经服用了一枚莲子,却又含下一枚琅玕果。琅玕果经法力洗炼,随即化散,却没有像以往那样透体射出,琼光完全化入了虎娃的形神之中,他的骨骼腑脏甚至隐约变得透明,看上去有点像一株人形的琅玕树,生根于祭坛法座上。

这是琅玕果的神效已被他炼化吸收的征兆,而非像以往那样只是洗炼形神后便散逸而去。这时祭坛也发生了变化,有一种玄妙的法力与这片小世界感应互通。坐在祭坛中央的虎娃睁开眼睛伸出了一只手,指向前方的那截琅玕枝。

此刻他的手臂也近乎是透明的,就像另一截晶莹剔透的琅玕枝,可是他的手再长也够不到那截树枝啊。只见他的手心和指尖都发出了琼光,照射出去与那树枝上的琼光融为一体。理清水也有点紧张,他在期待着这孩子将琅玕枝完整地折下来、插入那陶罐之中。

然而理清水并没有看到这一幕,虎娃手中发出的琼光忽然消失了,而那截琅玕枝也莫名不见了,就像那株琅玕玉树上从来没有生长过那根枝条。琅玕枝消失的一瞬间,祭坛的变化也停止了,理清水原先说给虎娃的时间并不长,机会也只有这一次,但虎娃真正用的时间却比他预计的要短得多。

那截琅玕枝哪里去了?哪怕寻遍这片小世界也不可能再找到,而虎娃放下了手又闭上了眼睛,似在定境中体会着什么。理清水在树得丘上有点恍惚,有那么一刹那居然出离了元神定境,因为只有他知道那截琅玕枝的下落——被虎娃融入了形神!

不死神药的植株,当然是可以炼制神器的天材地宝,更奇异的是,它本身已经是神器的初胚,材质可以不经任何炼化,直接就能成为神器,只差独立成形、完整为器的最后一步。既然是神器,就可以随身心变化、融入形神之中毫无痕迹。

但想做到这一点,要么是已迈过登天之径的仙家,要么是得到神器传承的六境以上修士。可虎娃只有四境啊,在通常情况下,就算他得到了神器的传承,也只能将之当成一件妙用强大的法器使用,而不能融入形神。

从理论上来说,虎娃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这件神器就是他自己亲手炼成的!但想炼成神器至少要有超越化境的修为,远远超出使用一件神器的难度,又怎可能是一个四境小修士办到的事情?

可虎娃偏偏办到了,他的气息与琅玕树融为一体,以琅玕果所化琼光将其包裹,这便是折下琅玕枝的方法。虽然折下琅玕枝还有别的秘法,但这么做是最好最完美的。虎娃也不是只想将这截琅玕枝成功地折下来,否则包裹树枝的菁华气一散、他运转的法力一收,这截树枝仍然会化为清辉散去。

所以虎娃将之折断时,便使它成为与身心一体、脱离琅玕树独立而完整的器物。那么在折下琅玕枝的同时,虎娃便等于炼成了神器。

在理清水的期望中,打算先让虎娃折下琅玕枝并插入祭坛上的陶罐,继续施法以琼光包裹封印之,再让他借助这座祭坛的妙用,运转太昊天帝当年留下的法力,使神器得以成型。这原本是两个连续的步骤,第一步成功后再谈第二步,虎娃却直接将两个步骤一起完成了,因为他动手时已经运用了祭坛所发出的玄奇法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