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46章、八十一化(上)

服用五色神莲的藕茎和莲子之后,原本就可以很长时间不必再吃东西,而虎娃此番等于一直在炼化形神中的五色神莲灵效。盘瓠也没有打猎,五色神莲它也吃过不少,虽然炼化融合得不如虎娃那么完美,但同样有效果。这些天它也没闲着,等于一直跟着虎娃在修炼。

越往高走不断有所发现,所以虎娃和盘瓠始终没下山。他们这么长时间不见踪影,留在村寨中的水婆婆有点担心了,她悄然去了太昊遗迹。山神则笑着告诉水婆婆,虎娃带着盘瓠去拣石头蛋了,这既是玩耍也是修炼,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不必担心。

盘瓠和虎娃一直走到了山脉的最高处,将那种天材地宝可能分布的地带都搜遍了,这才扛着两个鼓鼓的麻包下山。他们一共找到并炼化了八十枚石头蛋,加上虎娃手中原有的那一枚宝贝蛋,总共是九九八十一蛋。

当虎娃回到花海岸边的时候,乱发披散,衣服也是破破烂烂,肩头扛着两个麻包就像个小野人。其实在巴原五国的居民眼中,深山部族中的这些人也就是野人。倒是盘瓠仍毛色鲜亮,还是干净清爽的一条狗。

他们在回去的路上,迎面遇到一名花海村人,对方惊讶地打招呼道:“虎娃,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假如不是看见盘瓠,我简直都不敢认了!”

虎娃笑道:“我是从山里出来的。”

那人又问道:“你是带着盘瓠去打猎了吗?小小年纪真是好大的本事,一个人就敢进山狩猎!大家都很佩服你啊……麻包里装的是啥呀,你都打到了什么好东西?”

虎娃笑着解释道:“我不是去打猎的,这里面都是拣来的石头蛋。”

大家都知道虎娃有这个爱好,那人好奇地要求虎娃打开麻包给她看,然后惊叫道:“哪来这么多鸡蛋!你到底在山上发现了多少鸡窝?……不对呀,你们到花海村去偷鸡蛋了吗?”

见到这么多鸡蛋,再看虎娃走来的方向,恐怕只能是花海村鸡棚里集中存放鸡蛋的地方才有,难怪会引她如此猜疑。虎娃笑出了声,解释这不是鸡蛋,只是样子像鸡蛋的石头。那人不信,拿了好几个石头蛋在手中磕了半天才得以确认,终于啧啧称奇而去。

虎娃回到路村后,他的样子以及两个麻包也引起了族人们好奇的询问,大家打开麻包看了之后,纷纷惊讶地叫道:“虎娃,花海村怎么给你这么多鸡蛋?”也有人说道:“孩子,你一次弄这么多鸡蛋,是看上谁家姑娘,要去提亲了吗?……你年纪还小啊!”

虎娃再度解释了一番,族人们纷纷拿起那些石头蛋磕磕碰碰,才确认都是石头。有人还是不解地说道:“虎娃,你怎么把这些鸡蛋都变成石头了,太可惜了吧?”虎娃只得又解释这些石头并不是鸡蛋变的,它们本来就是石头。

这时水婆婆走了过来,让围观的族人们散去,将虎娃叫到了自己的屋中,盘瓠也迈着两腿跟在后面,神情很有炫耀的意思,因为这些石头蛋也有十几枚是它找到的。

水婆婆询问了虎娃这一个多月的经过,又仔细察看了那些石头蛋,暗中倒吸一口冷气,但神情又有些哭笑不得。她可是识货的人,能认出这些石头蛋都是天材地宝,物性已凝炼精纯,下一步完全就可以直接炼成法器了。

这种东西,都是修士们设法搜寻的难得之物,偶尔见到一件或几件,倒也不能令水婆婆太惊讶。但是这么多质地与物性相同的天材地宝,却被一个孩子装了满满的两个麻包,就这么背回了蛮荒深山中的村落,假如说出去谁能信啊!

水婆婆不得不佩服山神啊,倾心指点出的传人竟如此不凡!但是,但是,虎娃好歹也是一位境界不低的修士,怎么搞得像个集市里卖鸡蛋的。再一打听,原来是山神让虎娃炼制将来的随身法器,可是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既然是山神的交代,水婆婆便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虎娃背这么多东西,下次去太昊遗迹时路上要小心。

又过了几天,虎娃带着盘瓠,肩上一前一后挎着两个沉甸甸的麻包走进后山,又一次前往太昊遗迹。他们的样子就像外出狩猎归来,可方向却走反了,目的地并不是村寨。

麻包里装的东西,就算是八十一个真鸡蛋,分量也不算轻,更何况是石头蛋呢,而且他们走的是常人难以攀援的险峰绝径,还要翻过空气稀薄无路可寻的雪山。假如是一般人肯定受不了,但虎娃倒没觉得有什么负担。

盘瓠见虎娃一路都扛着那两个麻包,它好像有点不乐意,要求了好几次也想背着过过瘾。等翻过雪山之后,虎娃终于把两个麻包放在了盘瓠肩上,这条狗很高兴,四蹄落地跑得飞快,而且它的动作非常轻巧灵活,那两个麻包颠来颠去却始终不落地。

像它这种颠法,别说是鸡蛋,就算是普通的石头恐怕也颠碎了一大半。幸亏是经过炼化的天材地宝,所以并无什么损伤,甚至连擦划的痕迹都没留下。

当虎娃来到太昊遗迹,在白玉祭坛上入坐之后,就听理清水笑道:“孩子,你的随身法器已经炼成了,就是那枚宝贝石头蛋。但一器只一御,你又扛这么多鸡蛋来做什么,难道是想孵小鸡吗?”

虎娃答道:“是您告诉我可以再去原地看看、或许能找寻到同样的东西,我也借此体悟刚刚突破的境界。”

山神:“我一直看着呢,你自悟的神通手法颇令我惊讶,但也没必要拥有这么多一模一样的法器。难道想今后寻传人时,一人发一个石头蛋,作为你的信物吗?”

虎娃也笑了:“嗯,这个主意不错,以后也可以考虑。但我今天带这么多石头蛋来,是想向您请教。既然一器只一御,而我当初同时操控那么多石头蛋打下鸟人,如今以御器之法,能不能也同时操控这八十一枚?”

山神:“这无所谓啊,御器之道与身心相合,你等于多了一只飞在天空、拥有神通妙用的手,只要元神足够强大,不妨碍你继续操控另外八十枚石头蛋。御一器,同时御八十物,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虎娃追问道:“我明白可以这么做,但是一枚法器祭出去,是否能化出八十一枚石头蛋?”

山神回答得很干脆:“可以,当然可以!”同时带着意念解释。

一件法器祭出,同时打出很多道光影攻击对方,这在斗法中是很常见的情况,取决于法器的妙用。而法器的妙用,则取决于炼器之功。虎娃可以有两个选择,首先他既然希望法器有这样的妙用,那么将来就可以选择一枚石头蛋继续炼化,赋予它这种妙用,可以分出不同的光影、同时针对很多目标。

但以虎娃目前的修为,尚且是做不到的。他还有一种选择,就是将这八十一枚石头蛋炼制成同一件法器。这在通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法器的妙用取决于材质的物性,但对于这些天材地宝而言,却是有可能成功的。因为虎娃这八十一枚石头蛋,在不知多少万年前,原本就来自于同一块石头,被山洪从高处冲落碰撞碎裂,遍布山中各处,又被他沿着溪涧找回来了。

但这可不是一般的炼器功夫,虽不要求虎娃有更高的修为境界,却要求他对这种天材地宝的物性感悟、炼器整个过程不能出丝毫差错。他可以先从两枚开始,将它们炼成一件法器,而这件法器的性状就是——两枚石头蛋,但它们的器用是一体的,就像那个罐子的罐盖与罐身。

如果这一步成功,虎娃还可以再尝试融炼第三枚合器,然后这件法器就变成了“三枚石头蛋”。理论上虎娃可以一直这么尝试下去,但实际上是个很愚蠢的做法,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无论哪个步骤出了一丝差错,已炼成的法器便会全部损毁。

况且合器搞得太多也不必,下这个功夫还不如另求法器的神通妙用,将来将一枚石头蛋炼化成可分击的中品法器。更何况假如虎娃真炼成了这种法器,他怎么随身携带?不能走到哪里都背着两个麻包,麻包里装满了“鸡蛋”吧?

虎娃闻言又笑了,他也觉得那个场面挺好玩的,接着追问道:“假如我把八十一枚石头蛋的样子也炼化成一枚,出门时不用总背着两个这么大的麻包,可以吗?”

理清水坐在远方的树得丘上,假如虎娃能够看见他的样子,定会发现这位几乎动不了的山神竟变了脸色。因为虎娃提出的问题,是以他自己现有的修为,理论上可炼制法器的极致境界。而这种寻常修士只能去想象的极致,实际上要做到简直是不可能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