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45章、折枝(下)

太昊遗迹中还有一个秘密,与那座白玉祭坛有关,包含一场大造化机缘,理清水将要交给虎娃。

虎娃回到村寨中自己的小屋里,打开屋角的麻包,很多石头蛋飘了出来悬浮在周身之外,他以御物之法都将它们定住,然后伸手摘取了其中一枚,其余的石头蛋又飞回麻包里。虎娃握着石头蛋,以身心感应其物性,发现其的确是一枚所谓的天材地宝。

虎娃笑了,决定将之炼化为自己的随身法器——还是石头蛋!

虎娃以御物之功,可以操纵很多块石头在空中飞出不同的轨迹。但御器与御物不同,一人只能御一器,它相当于身心与外物相合,除非是仙家,凡人是不能同时操控多件法器的。可每件法器也并非只有一个部分,比如虎娃炼制陶罐,就包含着罐身和罐盖,合在一起才是完整一体的器物。

虎娃并没有立刻就炼化法宝,他先休息了一天,第二日在定坐中开始将这个石头蛋炼制成法器。那枚几乎和鸡蛋一模一样的石头飘浮在空中,虎娃一直看着它缓缓蠕动变形,仿佛在孵化,又仿佛变成了一团液滴。直到次日天亮之后,它才飘到虎娃的手中,样子并没有变化,却已成了法器。

这件法器是有灵性妙用的,但并非虎娃凭空赋予,而是它的物性本身所蕴含,虎娃将这种材质的妙用彻底炼化了出来。这一枚石头蛋打出去,假如以御器之法激发,其威力就不仅仅是一枚飞石了,可以幻化大小沉重如山,也可祭出无形的奔腾洪流。

它就是在地质运动中从山体岩层上剥落,被山洪冲刷而下,经过无数次的碰撞打磨,在自然的玄妙炼化中成为了天材地宝,又被虎娃拣到,将其中承载与蕴含的灵性都炼化成法器的妙用。

虎娃正在很满意地把玩手中的石头蛋,突然听见了狗叫声,盘瓠迈着两条腿走了进来,很感兴趣地盯着他手里的东西,很显然是在询问。

盘瓠只会狗叫,而虎娃和它交流时自说人话,他笑着答道:“这枚石头蛋,原先就是天材地宝,而今天我终于能将它炼成了法器……山神告诉我,还可以寻找到更多,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吧?我们再去看看!”

盘瓠原本有点不高兴,因为虎娃这次去太昊遗迹并没有带上它。此刻听说要一起去找石头蛋,这条狗又觉得开心了,晃着尾巴跟着虎娃跑出了村寨。

虎娃胸前和背后各挂着一个麻包,用一条绳子系住袋口搭在肩膀上,领着一条狗来到花海岸边。他们并没有去花海村,而是从另一侧的湖岸沿着一条溪涧进入了深山。

他们来到一片浅浅的水潭旁,潭底布满卵石,正是虎娃几年前打倒犀渠兽的地方。盘瓠站定脚步,望着当初犀渠兽奔来的方向吸了吸鼻子,仿佛在想会不会又发生同样的一幕呢?虎娃笑了,那般千载难逢的遭遇几乎是不可能再有了,那可以说是劫难,也可以说是某种机缘。

以虎娃今日的修为境界,假如再有那样一头犀渠兽狂奔冲来,他已有很多别的手段可以对付。但他在心中思忖,无论有什么样的神通,最轻松、最自然的应对手段,还是像当初那样打出两枚石头蛋。

虎娃取出了那枚最像鸡蛋的宝贝蛋,招呼盘瓠一声,沿着山涧继续向高处走去,那里已经是他以前从未去过的地方。沿着山涧寻路而行,而山中本无路,有时得拨开树丛,有时得翻过峭壁,有时还得踏入水流。

盘瓠从小和虎娃一起玩耍,可是从未见过他如此寻找石头蛋,怎么也得俯下身去碎石中翻拣啊?这条狗正在纳闷呢,只见虎娃突然站定身形,左手持石头蛋似在凝神感应着什么,右手一指前方不远处,施展了某种神通法力。

齐膝深的涧流中突然传来哗啦一片响声,水底的很多碎石被翻开了,一块狗头大小的石头飞了出来。盘瓠愣住了,这块石头怎么看都不像鸡蛋啊?接下来的事情更让这条狗惊讶,只见这块石头并没有落到虎娃手里,就悬在半空旋转,上面沾湿的水瞬间就化为了白汽。

近处感受不到伴随高温的热力辐射,但石头仿佛正在被无形的火焰炼化,竟渐渐变软在蠕动着,似是一团粘稠的液滴,还散发出淡淡的灰烟,好像是什么杂质被去除了。虎娃站在水流中不动,像是生根的树桩,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空中的那块石头所发生的奇异变化才缓缓停止,然后飞落到他的手中。

盘瓠伸着脑袋凑过来看稀奇,那块狗头大小的石头此刻已变成了一枚鸡蛋的模样,就连颜色与质感都那么神似!它汪汪地叫出了声,应是夸赞虎娃的手段神奇。

虎娃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狗脑袋,拔足离开涧流继续向高处行走。盘瓠很聪明,它已经明白了虎娃在干什么,将虎娃手中的一枚石头蛋要了过来,用两只前爪捧在胸前,吸着鼻子闻了半天,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样子简直是像要把它吃下去,然后又闭上眼睛人模狗样地凝神感应了半天。

溪涧中的碎石,当然是从高处被洪水冲刷下来的,经过无数次碰撞打磨,巧合之下,有些石头的形状变得很像鸡蛋。虎娃现在要找的并不是像鸡蛋一样的石头,而是与那枚宝贝蛋同样材质之物,它们来自同一片岩层的内部,碎裂之后散布溪涧各处。

虎娃感应手中那枚宝贝蛋独特而精纯的物性,展开元神,自然施展了一种他从未施展过的神通法术,让周围的东西与这枚石头蛋产生某种律动呼应,果然在涧流底部又找到了一块同样的东西。

盘瓠明白虎娃在干什么之后,显得很兴奋,在溪涧两旁乱跑乱跳,展开神识搜索并四下里嗅着。它如今可称一只二境妖狗,当然还没有虎娃这等本事,但身为妖类有其天赋神通。狗的嗅觉本来就非常灵敏,而盘瓠的嗅觉已成为一种感应神通,甚至能从气息中分辨独特的物性。

它这种寻找的方法,有所发现的可能性很小,但虎娃也没管,权当玩耍吧。不料没过多久,就听见了盘瓠惊喜的叫声,它竟然也发现了一块。这次并不是在水流中,而是岸上的冷箭竹林中,有一块石头埋在土下覆盖着苔藓和竹叶,被盘瓠用爪子扒了出来。

虎娃施法摄去此石悬在半空感应,果然是符合他要求的东西,于是就在竹林边站定脚步施法炼化。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他的麻包里又多了一枚“鸡蛋”。这次用时比上一次要短,因为炼制此种天材地宝的手法已更为纯熟。

虎娃并未将这些石头蛋直接炼化成法器,只是去除物性中的杂质使之精纯,成为可以继续炼器的、已加工好的天材地宝。这样做耗费的神通法力较少,毕竟他的主要任务还是来找东西,当场将物性炼化纯净只是顺手为之。

这种天材地宝物性炼化精纯之后,在不同的人手中可能会变成不同的样子,因为炼器的手法也有区别,而在虎娃手里,就变成了鸡蛋的样子。

这一天直到天黑,他们总共找到了十二枚合格的石头,其中有三枚是盘瓠从各个地方扒出来的,皆炼化成鸡蛋的模样,将来可进一步炼成法器。这时候虎娃累了,毕竟连续施展神通感应,又以法力炼化天材地宝这么长时间,需要涵养恢复。

也就是虎娃会如此,换做其他的四境修士可能早就累趴下了,也没人会这么干,这简直是不要命了嘛!但虎娃却没有意识到这些,因为这些年他服用了那么多不死神药。琅玕果含在舌下化散,天地间的菁华气洗炼形神,虽然表面上看不出特别强壮的样子,但生命力极为充沛、神奇恢复得也非常快。

至于五色神莲的莲子和藕茎,他与盘瓠曾服用的则更多。与琅玕果不一样,五色神莲的灵效融合于形神,在此后的修炼中可随着修为法力的提高,继续炼化吸收,简直是源源不绝,让他始终拥有最充盈的元气。

就在山野中定坐,待到后半夜,虎娃又恢复了体力与法力,便领着盘瓠继续向上走。夜晚的山林漆黑一片,几乎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听见不远处的流水声和各种微弱而奇怪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间,一般人是不可能赶路的,更何况这里根本就没有路。但虎娃的元神自能清晰地察知周围的情形,在黑夜里行走如常。

虎娃和盘瓠就这样不分昼夜地在山中沿溪涧寻找那种天材地宝,找到了合适的就当场炼化,累了就涵养调息,足足在深山里呆了一个多月。山中也有各种猛兽活动,但只要盘瓠远远地低吼两声,就会把周围的猛兽都惊走,不会来到近处打扰。

虎娃上山时麻包是空的,并没有带任何干粮,但这一个多月里他也没有打猎,因为一点都不饿,只要在修炼中调息涵养,很快就能恢复最充沛的生机与体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