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45章、折枝(上)

理清水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孩子,以你的修为境界,方才已经做得完美无缺。莫说什么神器,就算想将它炼成中品法器,你也尚无那等本事,结果只能是器毁人伤。”

虎娃眨了眨眼睛答道:“我定坐一天一夜,就是在体会您说的这些。我知道今天只能将它炼成这个样子,不是东西不行,而是我的本事还不够。只有等将来境界更高时,再去继续炼化它。”

山神说的话他都记在心上了,那池底的淤泥,是可以炼制神器的天材地宝。

千年之前,太昊取天下五方五气五色之土,炼化为纯黑色的淤泥,将五色神莲种植其中,并以万年长清之泉滋养。虎娃从池底取出了这么一小团泥,将来这片莲池所能生长的莲叶便会少一枝。

今日理清水让虎娃体会炼器之道,当然要用到天材地宝。而这片太昊遗迹中遍处都是天材地宝,偏偏都是世间至珍贵难得之物,不珍贵的根本就找不着。如今这莲池中的不死神药已经被虎娃和盘瓠摘去了不少,假如将来有变故,理清水甚至不敢肯定这片遗迹还能不能保得住,所以也没在乎这团泥了。

这五色神泥是可以炼制神器的天材地宝,但实际上想炼成神器,就算仙家也很难成功。但用这种材料炼制普通的器物,应该体会得是最深刻的,那就让虎娃试试手吧。但虎娃既知道此泥是何物,便要物当其用,不会将它仅仅炼制成普通的陶罐。

理清水闻言想了想,却没有再说什么,又道:“那你就取半罐万年长清之泉,再折一枝五色神莲插在罐中吧。”

虎娃坐着没动,罐盖飞起轻轻落在一旁,不远处的莲池中有一线水流飞起,自然被吸入罐中,然后他又折了一朵五色莲花,连着长茎插在罐中。他看了看还可插更多,就顺手把此前已经摘下放到祭坛上的另一朵五色神莲和一枝莲叶也插了进去。

虎娃一直不太明白,山神为何要他摘这么多不死神药放在祭坛上,原本长在池中或者树上不是挺好的吗?但山神就是山神,只是让他这么做,却没有解释。

山神又笑道:“你可把那些琅玕果和莲子也放到罐中。”

祭坛上还放着一些从树上摘下的琅玕果,以及从池底淤泥里挖出来的莲子,虎娃施法拢成一小把也都放进了罐中。再看祭坛上还有三十片花瓣和些许花蕊,九根青翠的茎杆,八个先后脱落被收集到此的莲蓬、有三个已经空无莲子。

周边的莲池中原先共有九个莲蓬,但虎娃和盘瓠先后取过九次藕茎,那早已成熟的莲蓬便落入水中。四个莲蓬中的莲子已经被剥空服用,其中一个空莲蓬被水婆婆拿走了。

至此,那莲池中已无成熟的莲蓬,有九朵莲花的花瓣已落,新的莲蓬正在生长,但想成熟还需要百年岁月。至于池底的淤泥中,也有新的藕茎在生长,还有几枚埋藏千年的莲子终于可以发芽。虎娃在定境中生机气息与这片小世界融为一体,当然感应得清清楚楚。

祭坛上还有不少东西,显然不可能全放到陶罐里,虎娃正在想罐口还能插入三支莲茎,山神又说道:“你截取一段琅玕树枝,也插在这个陶罐中。”

虎娃纳闷地问道:“好端端的,为何要将树枝折断?”

他如今已知这是太昊天帝千年前所留的不死神药琅玕树,山神要他摘琅玕果倒也没什么,山中野树上长的很多果子都可以摘下来吃嘛。但是无故折断树枝又何必呢,这树枝上以后还能继续长果子呀!

山神的话中有意念,指定了要虎娃折的那截树枝,大约有四尺长,带着几枝分杈,晶莹剔透非常漂亮,上面生长的琅玕果也不少,足有几十枚呢,现在却要整枝折断。

理清水暗中长叹一声,语气却不紧不慢地答道:“我要你折下来,当然是有用的。但以御物之法折断琅玕树枝,枝叶随即就会化为琼光飞散。此等天地间的神物,就算折枝,也要以秘法手段,你且试试看吧。”

折取琅玕枝确实有秘法,普通的力量根本折不断这种东西,就算以强大的法力勉强去折,脱离树身的枝叶就会化为琼光而散,什么都留不下。理清水本人当然知道这种秘传手段,但他只是让虎娃自己试,却没有告诉虎娃该怎么办。

以虎娃的修为是可以做到的,就看他能不能悟出来,万一不成功就当白白损毁一截琅玕枝和几十枚琅玕果吧,反正理清水已经豁出去了。但这也是理清水的底线了,假如虎娃没有成功,理清水绝不会让他再去折第二次,那么这孩子就与此物无缘。

虎娃“服用”了这么多琅玕果,又在白玉法座上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从一开始起,他就在定境中将自身与这片小世界气息融为一体,直至突破到四境,达到一种身心相合的状态。他并非刻意,但只有这样,他才能与山神沟通。

虎娃第一次御物,摘的就是琅玕果;第一次御器,炼化的就是池底的五色神泥。却无人教他秘法,他全凭对身心以及万事万物自然的体会,修炼的就是最纯粹的境界。

这样的经历,就连理清水本人都不曾有过。那么虎娃就有可能做到一件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就连理清水都做不到,它与这片太昊遗迹的秘密有关。虎娃能否解悟这个秘密,理清水也很好奇,假如他能,那也证明他迄今为止的修炼,就是在印证超脱大道的本源。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便是虎娃自然就能折取琅玕枝,假如连这个都做不到,那么太昊遗迹的秘密当然更与他无缘。所以理清水明知折枝秘法,也没有说出来。

虎娃却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想了想道:“山神,我下一次再来折枝好吗?”

理清水答道:“嗯,刚刚炼成法器,你应该也累了。想成功折下琅玕枝,确实需要好好体悟一番,那就下次再试吧。”

虎娃又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山神,我已经突破到四境了吗?”

山神终于笑了:“是的,在你炼器之前,定坐中已突破四境,否则我也不会要你炼制一个罐子。就算我没说,此刻你自己也知道了。”

所谓四境,在很多派传承中也会称为“御器境”,因为达到了这个境界便有御器之能,可祭出法器施展种种神通妙用,当然比普通的御物之功高明,且是一种质的突破。也有少数传承门派称之为炼器境,因为有四境修为便可开始炼制法器,炼器的手段也可作为一种修炼境界的划分方式。

而在虎娃看来,这些说法都是外在的手段而已,体现的本质都是修炼所达到的某种身心状态。比如三境之中元神仿佛能够延伸而出,操控周围的万物。而到了四境,就不是简单的操控,而是将自己的身心赋予万物,这才是御器或炼器的根基。

见虎娃不言,理清水又笑道:“你已入四境,若是某门秘法传承的弟子,就意味着可以出师了,得有一件随身法器。你今天炼的这个罐子,虽然很不错,但在对敌之时,用起来好像也不太顺手,至少目前并不适合。若是在斗法中,你喜欢使用什么样的法器呢?”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嘛,虎娃想都没想就答道:“最顺手的东西?我当然喜欢用石头蛋了!”

山神一直在笑:“你有很多石头蛋,其中一枚最特别,就是最像鸡蛋的那一枚。就算我此刻不说,你回去后拿在手中感应,也会发现它是物性相当精纯的天材地宝。我给你一个建议,再去一趟当初打倒犀渠兽的地方,沿着山涧往更高处走,看看还能发现什么?你从小就爱拣石头蛋,而如今长大了,应该明白更多的事情。你想拣的那些石头蛋,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那个样子的,你不仅要能发现它,还要能创造它。你已有如此修为境界,去拣自己想要的石头蛋吧。孩子,明白我的意思吗?”

虎娃道:“好像明白了,那我去试试看。”

当虎娃此次离开太昊遗迹时,理清水坐在树得丘上看着他的身影,又看着那已经被这孩子改变很多的太昊遗迹,心中的感触很难形容。换做十几年前,理清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竟会要一个孩子折断一截琅玕枝。

琅玕树上结的琅玕果,就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无论是谁发现了这等神物,都会小心翼翼地保护枝叶,不可能做出这等荒唐事,可是他偏偏让虎娃这么做了。还有一件事他没告诉虎娃——不死神药的植株,本身就是神器!

但这种神器与其他的器物不同,其传承极为特殊。

神器不仅是罐子或者飞剑这样的死物,也可能是拥有生机灵性的东西,不死神药是天地间的生机灵性所聚,只要生长环境合适,并无寿元之限。此物也可随形神变化,本身就是神器了,以它为材质也可以继续炼制成其他的器物,也就是说它们既是神器之材,也是神器初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