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回 灵台长清净,何处惹尘埃(下)

拆庙,是自古以来很忌讳的事情,不过在城市建设的潮流中显得微不足道。那座观音庵不算什么文物,也无法在州府志中考证它的确切年代。文革期间菩萨曾被砸碎,大雄宝殿改成了幼儿园,八十年代又重建成了观音庵。这时间还没过二十年,观音庵又要拆除了,门前小巷成了宽敞的文化一条街。

听金爷爷说,解放前观音庵门前有一条清澈的小溪穿过芜城西郊。听风君子说,他小时候幼儿园门前是一条明沟。而现在,文化一条街下面是一条被封住的阴沟,成了芜城西区的主下水道。观音庵拆除之后,原址后面要修建的是沿街商铺,主要经营芜城特产的文房四宝之类。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我想去看一眼,倒不是想看那座庙,而是庙门前卖水果的关大嫂。

文化一条街工期安排的很紧,折迁工作要在2005年二月也就是春节之前完成。丹紫成放寒假也到芜城了,说是先来看我再回家陪父母过年,却天天在外面瞎逛。风君子这一年也回芜城过春节,一样天天在外面乱逛,他们在街上还碰见过好几回。这一天我去状元街的时候,正看见一帮工人在拆除观音庵,到处尘土飞扬。然而在这尘灰飞扬中却有一片净土,那是街对面一个水果摊,摊子上的水果很新鲜挂着露珠,干干净净没有沾染一点尘埃。

关大嫂在这里,她今天坐在水果摊后面看着观音庵被拆除,面色平静毫不动容。今天她卖的水果不是黄金枣,而是大黑梨与栌柑。正被拆除的一条街上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路过买水果,可关大嫂还是在这里摆摊,我来的时候水果摊前面站了两个顾客。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和一个光头小和尚,正是丹紫成与沙根。这两人又凑一块去了,还逛到了这里。我走过去的时候听见他们两个在说话——

丹紫成:“那栌柑看上去很不错,就像刚摘下来的,腊月里能见到真稀奇。沙根,我们去买两个尝尝。”

沙根:“我没钱。”

丹紫成:“我有,请你吃就是了。”

沙根:“那我不吃栌柑,我要吃大黑梨。”

丹紫成走到水果摊前:“大嫂,给我们称两个栌柑两个黑梨。”

关大嫂笑了笑:“别人都是论斤买,你怎么论个买?”

丹紫成:“也对哦,那我就多买点,让大家都尝尝。”

沙根:“你要买多少?我吃一个黑梨就行。”

关大嫂看着沙根新剔的青头皮,似乎很有兴趣的问:“小师父,你是出家人?”

沙根:“是的,我是九林禅院的。”

关大嫂:“那你不用买啊,你可以向我化缘,我施舍你一个黑梨就是了。”

沙根摇着光头:“化缘不是这么化的。”

关大嫂:“那化缘是怎么化的?”

沙根:“饿了化斋饭,渴了化碗水。可是我现在不饿不渴,就是有点谗,不能因贪恋口腹五味之欲而向居士化缘。”

关大嫂:“可你还是有口腹五味之欲,你还是要吃黑梨。”

沙根笑了:“那又怎么样?我不吃就没有了吗?”

这话反倒把关大嫂问住了,她看着沙根又道:“这句话是谁教你的?”

沙根:“我师父。”

关大嫂:“哪位师父?”

沙根:“三位师父。”

关大嫂:“那我问你,你不向我化缘,却吃这位小哥买的梨,他难道不是施舍吗?”

丹紫成在旁边听了半天,早就忍不住想说话了,插嘴道:“这可不算施舍,我和他是朋友,朋友之间是请客,礼尚往来。”

关大嫂又问丹紫成:“你这位朋友是出家人,空门内外也讲究礼尚往来吗?”

丹紫成:“那当然了,否则还要门干什么?门不就是让人往来的?”

关大嫂点点头:“很好很好,我这一车水果你就随便拿吧,不收你钱。”

丹紫成笑出了声:“大嫂跟我开玩笑?就不怕我把你的车都推走了?”

我正准备上前打招呼,另一侧却有一人大声道:“嗨!老弟,你可别把车推走了,多少给我留点,我也想买水果。……关大嫂,乱成这样你还在这里摆摊?”

关大嫂抬头:“小风是你啊,好久不见了。”来人正是风君子,怎么这么巧他也逛到这个地方来了。

紫成和沙根看见风君子,都恭恭敬敬垂手站立在一旁不说话。风君子却没注意他们,只顾对关大嫂道:“难得碰见你摆摊,给我秤五斤桔子。”

关大嫂:“你看仔细了,我卖的是栌柑不是桔子。”

风君子:“我就当桔子吃不可以吗?”

关大嫂:“可以可以,随便你好了。……五斤桔子,你拿好。”

风君子:“多少钱?”

关大嫂:“快过年了,送你的,不收钱。”

风君子:“那怎么行?十块钱东西好大一个人情!你摆个小摊也不容易,这四面尘土飞扬还出来做生意,我怎么好意思白拿你的水果?”

关大嫂:“灰尘?我怎么没看见?”

风君子侧着头看了关大嫂一眼,有点惊讶的道:“是呀,你头发上一点灰都没有,水果上也这么干净。……可我刚才走过来,却落了一身的灰尘。”说着话还伸手掸了掸衣服。

关大嫂面色深沉道:“是你自己要在尘埃中行走。”

“水果还没吃着,先吃上灰土了。没有泥土尘埃,又怎么种黑梨栌柑?不是谁要在尘埃中行走,而是这世上本就有尘埃,你们能找到一件没有的东西吗?”说着话我也走了过去。

风君子:“没有?那就不是东西!……石野,怎么是你?”

“就许你逛街不许我逛街吗?恰好路过。”

关大嫂冲我点点头说道:“没有的东西当然能找到,而且到处都是。请问,这世上本来有你吗?”

我还没答话,风君子皱眉道:“老天,你们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觉得怪怪的,不就买个水果吗?至于搞得这么复杂吗?关大嫂,你到底卖不卖桔子?”

风君子有点莫名其妙,丹紫成在师祖面前不多话,小沙根却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世上没有我之前,那我就不是所谓的我。”

风君子听见了,笑着道:“这小和尚挺有意思!……小师父,我请你吃水果?”

丹紫成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了:“不用你请了,我已经请这位小师父了。”

风君子:“这种事情还有人抢?那你请吧。……石野,回头找你喝酒,我先走了。”说完他放下十块钱提着一兜栌柑走了。

关大嫂看着他的背影道:“无上大罗金仙,自甘沦落于斯。”

“好端端的菩萨,庙让人拆了,化身却在一片灰尘中卖梨,这又怎么讲?您心中通透,难道别人就一定糊涂吗?彼此彼此,我看您未必如他。”说着话我不等关大嫂回答,也没有理会紫成和沙根,迈步离开去追风君子。

在路口追上他叫住,风君子回头道:“叫我干什么?”

我上前拉住他的胳膊:“陪我去逛逛商场怎么样?”

风君子:“两个大男人逛什么商场?我还要回家呢!”

“你少来这套,以前你拉我乱逛的时候少了?我就拉你逛一回不行吗?”

风君子:“那我就陪你逛逛吧,这桔子你得帮我拎着,怪沉的。”

前走不远就到了芜城商业中心,我也没有乱逛,拉着他直接来到首饰柜台的一角,这里卖的是翡翠玉器。风君子对这些东西还是感兴趣的,指指点点说这说那,好像对翡翠还有点研究。我告诉售货员我想买指环,售货员拿来好几个挑来挑去没有一个合适的,主要是手指的尺寸不合适。风君子见我在那里试,他也凑热闹伸手去试,我们把柜台里所有的翡翠指环不论贵贱都试了一遍。

“你说怪不怪,几十个指环,就这一个合适的,就像按照我这根手指定做的一样?”风君子举着左手,无名指上套着一只青白色的翡翠指环。

我看着他笑了:“玉这东西,与‘遇’同音,也讲究一个缘字。看来你与这个指环有缘,应该买下来。”

风君子:“好像是有这个说法。……多少钱?”

售货员看了一下标签,微微有点失望道:“你戴的是最最便宜的,原价四十块,打六六折,一共是二十六块四毛钱。”

风君子:“这么便宜?买了!”

我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骗风君子买下了锁灵指环。这小子最近在世间遇到了很多古怪的事情,有一次甚至钻到了阴魂聚集的鬼胡同中。他虽然封印了神识,却有一丝灵觉不昧,在世间的遭遇也并非风平浪静。我知道他不怕这些东西,但是受到惊吓也不好,他毕竟还是半个凡人的身体。柳依依如今修为更进,阴神凝聚成形已然无碍,可以不用锁灵指环了。这虽然是个好东西,也有很多其它的妙用,但还是戴在风君子手上我更放心。

走出商场的时候我特意告诉他:“风君子,你可别小看这个指环,它虽然便宜,却与其它的东西不一样。据我观察这是一件法器,外圈能够驱邪,内圈能够安神。”

风君子:“法器?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研究这些了?”

“其实我自从上高中就在研究,还是有点心得的,听我的话没错。”

风君子看着指环将信将疑道:“是吗?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我今天可拣了个大便宜。谢谢你了,我现在真要回家了。”

风君子在商场门口和我分手,他走出几步我又在后面喊道:“等等,你的桔子忘拿了!”

……

我与周春约定两西昆仑再立新约的聚会时间是2007年中秋,西历9月25日,地点是闻醉山仙府。这是两昆仑修行人千年以来的头等大事,各大门派都十分重视,很多高人前辈这一年早早就赶到了茫砀山须弥洞天聚集。

茫砀山洞天是准备在两昆仑开放后送给西昆仑妙羽门的,同时也将做为西昆仑同道行走东昆仑的立足联络之地。此处道场由各大门派合力修建,以须弥神罩为基础,张先生设计、绯焱主持督造,在三年前彻底完成。我在2007年端午就已经发出盟主号令,命各大派掌门安顿好门中事务,率高手于农历八月十三之前到茫砀山会合。去西昆仑的人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我决定带一百人去,需要和天下同道商议一番。

在两昆仑正式集会之前,需要派一名使者前去西昆仑,商定集会的事宜与规矩,同时也看看那边的动态。我回石柱村去看父母,也特意去十里黄金苑找金爷爷商议,派谁做为使者?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替代人选是正一门的和曦真人,需要征求一下守正掌门的意见。金爷爷好像早就知道我要来,在枣园中摆好了桌椅,泡了两杯柳依依送的绿雪茶等我。

听完我的来意,金爷爷端着茶杯沉吟道:“和曦不是最适合的使者,他没有去过西昆仑,情况不熟。此去第一步就是要到闻醉山仙府联络陶然客,了解西昆仑各派与众散修的想法,应该是一位陶然客能信得过的熟人。”

“熟人?去过西昆仑的只有你、我、风君子三人,您老的意思是让我走一趟?”

金爷爷:“你是盟主,怎可亲身为使?风君子现在的情况当然不行,就算你唤醒他的神识一天时间也是不够的。只好让我这个老头子跑一趟了。”

“你?您要亲自出使西昆仑?”

金爷爷:“怎么,你信不过我?你能想到我徒弟和曦,就想不到老头子我?”

“不是不是,您老人家办事是天下最让人放心的,我只是不敢劳您大驾。”

金爷爷笑了:“你不是不敢,而是等我自己说,对不对?十年前在瑶池外,我们三个人就说好了,两昆仑事以你为首。你在茫砀山号令天下各派,我是正一门掌门,怎么也要首先做个表率。”

“金爷爷,话可是您自己说的,不是我主动劳烦你。”

金爷爷:“我也该出去走动走动了。如果风小子在这里,这么有趣的事情他一定会和我争着去的,趁他不在我去逛逛。……你就在芜城等我好了,西昆仑也会派来使者,我将他带来见你,同时将雷神剑也借给你。”

“等你从西昆仑回来,离中秋也就不远了,我还要去一趟滨海找风君子借黑如意。”

金爷爷:“你师父在人世间可好?”

“风流逍遥的很!……您知道他这人神念难及,我特意在他身边的那只茶壶下了灵引。可是前年他失手将紫气红云灵菊砂摔碎了,搞得我对他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您说他会不会是故意的?”

金爷爷:“如果是有意的,他不会损坏忘情宫中的东西。如果是无意的,恐怕也不会这么巧。我看当在有意无意之间,可能他的世间修行境界有所成而你我不知。”

守正真人为东昆仑使者,在两昆仑大会前拜访西昆仑。第一站是闻醉山仙府,他首先见了陶然客与昆仑仙境中各散修高人。随后在陶然客陪同下拜访了妙羽门,转达了东昆仑的问候。最后在陶然客与妙羽门掌门羽灵的陪同下到了太道宗,在那里受到了以周春为首的西昆仑众修行高人的热情接待。

西昆仑众人虽然千年没有行走世间,但一代神君正一祖师余威无人不知,正一门掌门来访,无论如何都要重视的。况且十年前守正真人一剑削平闻醉山,在场高手无不佩服,也自然不敢轻视。守正真人为两昆仑立约大会而来,周春不论心里怎么想,面子上还要召集众人以礼相待。

守正真人每到一处,谈吐气度尽显绝世高人风范,同时礼数周全没有半点骄狂,每谈及两昆仑之约,细述红尘内外种种因由,却不言昆仑仙境内事。这份差事还真只有他老人家最合适,和曦等人的火候还差点,就算以风君子的脾气也够呛能做好。人老成精,不服不行!

周春、羽灵、陶然客等人与守正真人商定,中秋在闻醉山仙府外的峰顶平台上“饮宴”,同时双方主盟之人“论道”而定两昆仑之约。与我以前设想的一样,我与周春之间免不了有一场正面的交锋。周春不会以我的想法立约,论道不会有结果只会起冲突,我要做的就是尽量将冲突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争取一战而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