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回 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下)

丹紫成挠着后脑勺:“有一点点明白了,还得再好好想想。……师父,法澄大师刚才好像违反了修行戒律,他当众用了神通!”

“也许吧,可是能怎样罚他呢?罚他当众变戏法不卖票?”

紫成也笑了:“我也明白三大戒了,持戒是为了不祸乱红尘,说的不是法澄。……如果我是东昆仑盟主,就罚法澄大师赔那和尚一条裤子,算是够重了吧?”

我点头道:“嗯,可以了!法澄对我有点化之恩,就让我替他受罚吧。一条裤子多少钱?我们再回一趟少林寺,把钱放到功德箱里。”

……

“紫英,你看这是什么东西?”这是我在梅花圣镜问紫英的话,我已从少林寺回来,丹紫成去了听涛山庄。

紫英张着嘴道:“这是千年妖丹玄牝珠。老天,你杀的那个妖怪如此厉害!”

“确实有些手段,千年修行也不容易,如果不是罪无可恕我也不想杀他。……这玄牝珠有用吗?”

紫英:“有用吗?当然有用!你可别忘了千年灵血也是可以做九转紫金丹药引的,更何况这玄牝珠?”

“拿去炼药?”

紫英摇头:“这本就是炼化千年之物,不必再炼了。其实妖物得到它最有用,对于妖物修行来说,简直就相当于一个人得到九转紫金丹。”

“哦?那就给你吧,算我献宝!”

紫英瞪了我一眼,佯嗔道:“你早干什么去了?在我听闻化形篇又服用九转紫金丹之前,你拿这个东西来对我可大有用处。现在嘛,不太合适了!”

“那怎么办?”

紫英:“你再想一想,你的弟子中谁的修行最为艰难?”

“阿游!他是个蛇妖,又没有你或者果果这么好的福气,我能指点他的地方又不多。”

紫英:“现在他的福缘到了,这玄牝珠最适合他不过。不过需要他用几年时间炼化成自己的五步蛇丹,如此可以大涨修行。”

“这些我不太懂,只有你来指点他了。”

紫英笑了:“幸亏你身边有我这个妖女,否则你这个师父可太没面子了。恐怕还要过得一年半载才能教给阿游,先放我这里吧。……你派紫成去了听涛山庄,是不是有撮合的意思?轩辕派和我们三梦宗看来都要和听涛山庄结亲家了。”

“我只是随他自己的缘法,成不成不可勉强。”

紫英:“紫成很有些像他师祖风君子,有时候看见你和紫成在一起,就想起了当年风君子和你,有师徒倒转的感觉。”

“先不说紫成了,倒有一件喜事真要筹备的,容成与泽仁的十年之期若满,三梦宗与正一门就先成了亲家。我要替容成到和曦真人那里向泽仁提亲,你说和曦真人会不会答应?”

紫英:“当然会答应,和曦又不知道容成是百合。”

“就算和曦真人知道了,他也一样会答应的。”

紫英:“你是不是已经告诉泽仁,容成就是百合?”

“是的,泽仁对你说了吗?”

紫英:“那倒没有,但我能看出来泽仁早就认出她了。”

“我们开个玩笑,替容成到正一门提亲,泽仁肯定会答应。但容成还不清楚泽仁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听说之后会怎么样?”

紫英:“她会既伤心又生气的!”

“那好,到时候就气一气她。她那‘自毁容颜、十年不见’之约确实有些过分,而且她对泽仁也一直很出格,教训教训她也好!”

紫英:“你也学会开这种玩笑了?就这么办试试,等容成责难泽仁的时候再点破。”

我在梅花圣镜丹房中与紫英正说着话,门外有弟子禀告——九林禅院方丈法源求见。我刚在少林寺见到法澄披着木棉袈裟离去,这一回头法源就找上门了。他来了当然不能不见,赶紧吩咐弟子在正厅接待。

法源永远都是那么一副宝相庄严的神态,而这次他找我的原因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来借钱的!和尚找槛外人借钱,就是化缘的意思,就算他不化缘只是借,我也不能让他还。我只是好奇这位法源大师怎么会老远跑到梅花山找我这个盟主借钱?

法源大师也不隐瞒,对我说了一件奇事,事情居然是他师弟法澄惹出来的,法澄大师从少林寺拐跑了一个小光头。法澄离开少林寺时在山脚下碰见寺中的一个小沙弥,小沙弥见他披着袈裟唱偈而来,就跟着法澄一起走了。

这个小光头也不能算是和尚,因为还未正式剃度出家,他是父母送到少林寺来习武的,在少林寺中的法号叫沙根。沙根父母就住在登封乡下,有个亲戚在少林寺是和尚中的小头目,就托关系把沙根送进了少林寺。乡下朴实人的想法是——念大学恐怕供不起,在少林寺学点功夫将来还能混口饭吃,弄不好还能当个电影名星什么的。

沙根进了少林寺,恰好那时候法澄也进少林寺挂单,他和老和尚就混熟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见投缘。法澄走了,山下遇到沙根,沙根二话不说牵着袈裟角跟着法澄也走了。法澄倒也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带着沙根回到了九林禅院。

这老和尚做事也太不讲究,居然把少林寺里面的小学徒给拐跑了,连个招呼都没打。这下有麻烦了,那孩子的父母听说沙根被法澄带走了,又打听到法澄是九林禅院来的和尚,直接找到了九林禅院。照说把孩子还人家也就没事了?可那沙根一到九林禅院就不想走了,一定要留在这里不想再回少林寺。

孩子的父母不干了,要告老和尚法澄拐骗,扬言要找警察报案。如果说法澄不懂世事,他的大师兄法海也在寺中应该出面处置,可法海见了那孩子一面只说了一句:“留下!”这可为难了方丈法源,好端端一位禅门大师出面和孩子的父母“谈判”——如何能让沙根留在九林禅院?

沙根的父母一见孩子执意如此,就开始讨价还价起来。他们这个儿子将来在少林寺有出息是要挣钱养老用的,现在在九林禅院当小和尚将来就没指望。法源解释空门出入自由,如果将来沙根不愿意留在九林禅院尽可以自行离去。可孩子的父母却提了另一个要求:一次拿二十万养老补偿费,就同意沙根在九林禅院出家。

一方面这孩子一定要来九林禅院,另一方面法海与法澄都要留他,法源也没有办法。虽说宗教信仰自由,但佛教协会内部还是有规定的,出家剃度应该有直属亲戚的签字同意,尤其像沙根这样未满十八岁的少年需要父母的签字同意。这么做既符合世俗孝道也符合佛法精神,法源也无话可说。只有一点困难,法源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而且也不可能从寺院里拿这笔钱“买”下这个孩子。

法源去找张先生,可张先生有事不在芜城,孩子的父母等着答复,法源一着急就跑到梅花山来找紫英了,恰恰碰见我也在。我听完之后笑道:“难得法源大师向我伸手化缘,二十万就算我捐献给九林禅院的香火钱,请大师不要嫌少。”

法源摇头:“石盟主,这钱不能捐给九林禅院,香火钱不可做此用处,直接给沙根那孩子的父母。”

我拍了拍脑门道:“也对,是我考虑不周了。……我只有一个疑问,孩子跟着法澄走我不意外,但法海大师为什么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甚至不惜让你出面和他的父母讨价还价。空门虽来去自由,但世间牵挂未消,向父母出钱留人,不应是法海这等高僧做出的事情。”

法源叹息一声:“我本来也不太明白,后来看见那孩子就知道了。”

“哦?这孩子有什么特别吗?”

法源:“不可说,也不必说。等石盟主有机会见到那孩子,也许就知道了。”

这时坐在一旁的紫英说话了:“法源大师佛法精深,修行勇猛精进,小女子一直十分佩服。不过说到这世间的通财人情的交道,大师并不如他人。这样吧,大师自回九林禅院,我派芜城知味楼的陈雁带着钱去找那孩子的父母,总之事情让她给你办妥,不必九林禅院操心。”

法源起身行礼,紫英与我也慌忙还礼,只听他道:“我有如来法,他认孔方兄。让二位见笑了,多谢,告辞!”

法源走后,紫英叹道:“九林禅院法海、法源、法澄三位高僧修行各异,却都深不可测,如今只得这么一个宝贝传人,这孩子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最有意思的是法澄大师,世间都是拐卖,到他手里怎么就成了拐买?”

……

和尚出面谈的罗里罗嗦,沙根的父母根本就不理会什么佛缘,陈雁一出面半个小时就搞定了。沙根从此留在了九林禅院,随三位大师修行。

我与紫英已经在商量何时上正一门提亲,修行界另外一对新人的婚帖却先到了。

海天谷现任掌门人于苍梧与逍遥派护法叶知秋结为道侣,在人世间也结为夫妻。修行人结为道侣和人世间的夫妻结婚有那么一点区别,不过也有许多人既是修行道侣也是人世夫妻,比如轩辕派的丹霞夫妇。也有修行人在世间婚配却并非修行道侣,比如我和柳菲儿。

既然是结婚,就要摆酒席,他们决定在淝水摆婚宴,地点当然就选在了知味楼。既然办一起婚宴就不在乎多办一次,第一次是请世俗间普通的亲戚朋友,第二次是专门请各派修行道友。如今三梦宗道场虽然已经立在梅花圣镜,但淝水知味楼仍然是东昆仑盟主集合各派的联络之地,而赫赫有名的东昆仑法会也一直就在逍遥派道场举行。因此三山五岳的修行人前来祝贺的人不少。

于苍梧和叶知秋请我去做主婚人,我也没有推辞,提前几天赶到了淝水。于苍梧的师父,海天谷的太上掌门谭三玄也提前赶来了,特意到知味楼来见我。谭三玄还是老样子,不过这一次是来给徒弟办喜事的,换了一身体面的新衣服,手里也没再拿卖唱用的家伙事。他在君子居中见到我,首先躬身施了一个大礼:“谭三玄给石盟主见礼,也是向石盟主请罪来了!”

我赶紧伸手扶起他:“师兄比我年长,不必行此大礼!你怎么还说出请罪的话来,请问你何罪之有?”

谭三玄:“付接当年是我所救,我却没有能阻止他为恶。当我身处险境之时,将海天谷掌门令牌交给了石盟主,祸水东引以保已身。石盟主是个明白人,不会看不透谭三玄的用意,事后却没有半点责怨之词。三玄实在惭愧!”

谭三玄话的说得很明白,想当初如果我不带走海天令牌同时一路将付接追出大漠,身受重伤的谭三玄恐怕就没命了。他将海天令牌给我并求我暂摄海天谷掌门之位,为公义也有私心,到底是为公为私很难说清楚。至少我带着海天令牌追着付接走了,也把他身边的大麻烦也都吸引走了,这海天谷一代掌门心机也是不简单的。这种事情心照不宣,我也没有怪他的意思。谭三玄今天把话说破了,看来确实是诚心来道歉和致谢的。

……

谭三玄在修行界的地位不高,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徒弟于苍梧或者付接之事,海天谷如今恐怕仍然默默无闻。一方面海天谷远处偏僻的大漠,另一方面曾经传承凋零,到谭三玄这一代只剩了这么一个人。然而紫英对谭三玄的评价却不低。

事后,有一天紫英问我:“假如世间没有你石野,这东昆仑新一代的领袖人物应该是谁?守正真人等前辈又能选择谁去栽培?”

我答道:“风君子与七叶都是不世之才,这两个人的是是非非都不必说了,再说风君子也不是晚辈。若说除我之外,天下修行人年轻一代的晚辈弟子当中,首推海天谷于苍梧与正一门泽仁。这两个人假以时日,都是领袖人才。”

紫英:“泽仁的性情资质,都是上上之选,然而却不显山露水,这是千年高门大派的风范。如果说泽仁与你相比,他缺了点什么?”

“泽仁自幼在正一三山一片祥和中长大,俗世中的经历不多,所受的磨难也少,沉稳宽厚有余而杀伐果决不足。”

紫英:“这就是师父考验弟子的两难之处。想把他放到人世间去历劫又怕他出危险,闭门修行又难有大成就。还是谭三玄想得开,直接把于苍梧派到人世间去苦行。这个谭三玄确实是个人物。”

“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还真不容易,你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夸奖他吧?”

紫英:“当然不是,他也等于成就了你。当初在高昌古城,第一次见面就敢把海天令牌给你这个外人,眼光之准确、行事之果断、心机之深远都让人不得不佩服,放眼天下也不多见!”

“你怎么今天突然想起了这些?”

紫英:“因为我突然想到了正一门未来的掌门人。”

“谁?”

紫英:“如今天下之势,东昆仑以你为首大局已定,将来两昆仑以你为首也很有可能。如果三梦宗与正一门联姻,泽仁娶了梅花山大弟子容成,你觉得守正真人会将掌门之位传于他人吗?只要泽仁不犯大过,将来就会继承正一门大位。”

“不是还有和锋与和曦两位真人,然后才能轮到泽仁。”

紫英:“有朝一日等泽仁气候已成,直接传位也不是不可能。和曦、和锋都成护法前辈,也未尝不可。”

“照你这么说,容成和泽仁倒成了世俗中的政治婚姻了?”

紫英:“就算我们知道不是,可外人看来也确实如此。……在叶知秋与于苍梧的婚宴上,和锋真人的大弟子泽东,就曾向我询问过容成可有知心道侣?我听他的话就有攀亲的意思。”

“泽东会有这个想法?你是怎么说的?”

紫英:“我告诉泽东,男女私情长辈不便过问,他想问就直接去问容成好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紫英:“这也很正常啊,容成本来就招人喜欢,况且泽东也不知道她就是百合。更有可能,泽东就是想攀上三梦宗,有将来执掌正一门之心。”

“我听出来了,同门争位,你是担心泽仁?”

紫英反问:“你不担心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