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回 开光重照彻,诛心锁何脱(下)

他刚有所动作,我的化身在第一时间就重新祭起漫舞卷天丝隔断所有声息,先护好了丹紫成——这样的爆发冲击还是他所不能抵御的。法器炸碎,哭丧棒上的每一根飘丝都化成破空四射的阴风,带着无边的怨念与杀意陡然呼啸而来。青冥镜飞出,巨大的虚光镜面掩住我的身形,镜面内的虚空发出虹吸之力,将所有的呼啸阴风都扯入其中,周围的一切宛如被一个巨大的旋涡吞没。

就这么一个空隙,胡馆主腾空而起向山外便逃。我哪能让他走脱,青冥镜一阵颤动,与刚才一模一样的凌厉阴风反射而出,在空中形成一条如长龙般的森然卷袖,将他卷入其中。青冥镜最基本也是最有效的妙用,就是吸收对方的伤神法术反射而回。他的法力太强,我施法的同时身形也被一股巨力向后震飞很远。

修行人斗法至此,他应该无计可施了。可妖物毕竟与人不同,还有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招。胡馆主朝天一声嗥,口中吐出一枚光华闪烁的珠子——千年修炼的玄牝珠。珠光耀眼刺破阴风卷袖,却没有攻向我,直飞上天击向我化身后面的丹紫成。

他很有心机,舍命一击攻敌所必救,如果我不顾丹紫成再向他出手他也无力抵挡了。他还真赌对了,我不敢冒险只用一个分身去抵挡带着千年精华采取凝聚的玄牝珠。分身从天收回元身,我一瞬间来到紫成身前,催动漫舞卷天丝虚实一体缠住冲突而至的玄牝珠,一面带着紫成退后。

胡馆主拼尽余力向另一个方向的夜空中飞遁,他现在只想逃出深山到人烟繁华处躲藏。此时不知远处何方传来一声佛号,紧接着半空中“当”的一声金铁鸣响。怎么回事?原来胡馆主刚冲上半空,远山中不知何时何处飞来一只僧人化缘用的紫金钵,胡馆主就象自己伸头去挨砸一样,一头正撞在紫金钵上。

这一下撞得可不轻,他惨叫一声“祸驴害我!”就从半空跌落,玄牝珠失去神识控制,被我与漫舞卷天丝一起收回。我祭出青冥镜收了他的元神炼化,却留下了“胡馆主”的炉鼎肉身。此妖已灭,肉身却是另一个人的,留一个全尸送回去吧。

青冥镜在空中突然一阵奇异的挣扎战动,我几乎控制不住,放下丹紫成落地,尽全力驾御这件莫名失控的法器,良久之后才勉强“降伏”。只见青冥镜周身毫光大放,自动翻转镜面朝下,镜背上散射出一道七彩光柱直冲天际,镜面中也发出纯正的白色光环笼罩大地,将这一片山野映照得如同白昼。

青冥镜,这些年来一直陪伴我的老朋友,这一刻终于完全修复。神器开光重见天日,神彩灿烂通天彻地!地上的丹紫成瞪大眼睛已经看呆了,天上的我也是感慨万千。

我以全部身心合器,神识与之相连,却没有用一丝法力去催动。这一刻无论我用多大的法力御器都如百川归海不能增减动摇。我能够感应到,青冥镜此刻是自动运转妙用,天地灵机化入镜中,恍然大千世界照彻洞明。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只有在它被修复开光的这一刻,我才能领悟到青冥镜“移转洞天、辅成福地、通彻山河、照遍三界”的终级妙用。

如果一开始我手中的青冥镜就是完好无损的,没有梅氏先人的心传我很难最终掌握它的所有妙用。先人已殒没,青冥镜恰恰毁损之后落入我手。这些年来,我一边使用一边修复一边摸索,就象再现了先祖炼造它时的心血凝聚。否则就算我此时的修为之高,也不足以独立运用青冥镜所有的神奇,更别提彻底的领悟。

当我最终收回灿然一新的青冥镜时,紫成回过神来惊呼:“师父,你刚才真是太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落地一笑:“没什么,师父的青冥镜修复了。”

丹紫成:“恭喜师父了!……刚才天上飞来的是什么?我就听见‘当’的一声响。”

“你没有听见佛号声吗?”

丹紫成:“没有。”

“如果你修成耳神通的声闻智慧,刚才就可以听见了。有人出手帮师父,那位前辈你也认识,他曾经指点过为师的修行,在正一三山会山与你也很投缘。……你猜猜是谁?”

丹紫成眨眼道:“法澄大师?”

“不错,就是他。”

紫成惊喜道:“真是法澄大师?他来了吗?在哪里?”

“他人就在嵩山,没有亲自赶来,却把吃饭的家伙扔过来了。刚才天上飞来的是法澄大师化缘用的紫金钵。”

丹紫成:“老和尚在嵩山?那我们能不能去看看他?”

“见他需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机缘,据说他在少林寺卖单,不,挂单!……你想随为师去少林寺一游吗?”

丹紫成拍手:“好呀好呀!现在就去吗?”

“少林寺半夜会开门吗?明天日出我们再上少室山。……先把这胡馆主的尸身送回去,然后再回此地我还有事。”

将胡馆主的尸身送回到河阳少林武馆的后院,悄悄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明天人们自会发现武馆的馆主神秘死亡,至于死因如何那是法医的事情了。路上丹紫成问我:“师父,那妖物临死前叫了一声‘祸驴害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师祖风君子是在世仙人,封印神识历劫。在修行界也只有前辈高人知道他的人间底细,千年妖物怎会得知?就算知道又怎敢轻易去招惹?一定是有人教唆蛊惑!……不能说是人,应该是一头被打入轮回的驴!”

丹紫成:“你说的是师祖杀掉的七叶?我娘对我讲过这个故事。”

“你师祖当年不仅喝破佛门五衰,削尽天人福报将他打入轮回为驴,而且用诛心锁仙术捆了它的元神,世世轮回不得解脱。”

丹紫成:“诛心锁,这是什么样的仙术?师父你会吗?”

“仙术就是仙术,师父不是仙人当然不会。”

丹紫成:“那么厉害?那风师祖岂不是天下无敌?为什么还要封印神识去做平凡众生?”

“紫成,你想错了!我辈修行人不是为了天下无敌,你风师祖也根本不想天下无敌,而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天下无敌之人。……所谓仙术的神奇现在你还难以理解,比如那诛心锁,可以制住不可一世的七叶,却不难解开。至少师父我是不太怕的,甚至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都可以解脱诛心锁。”

丹紫成:“这么奇妙!那诛心锁怎么解?”

我看着他笑道:“你的修为境界与人生阅历尚浅,为师现在还很难向你讲解清楚。”

“师父不说,我明天可以去问法澄大师!看他能不能说清楚?”

紫成小小年纪就知道用激将法套我的话,我仍然笑道:“如果世上还有一个人,能够对你这个孩子三言两语点透诛心锁的解法,那就是法澄大师了。老和尚的境界超然于世,据九林禅院法海神僧告诉我,你风师祖在昭亭决战之前曾专门找过法澄。恐怕那喝破五衰之术,也是向他请教的。……紫成,若不是为了让你见见他,为师千里迢迢带你来登封又是为什么?”

丹紫成:“法澄大师这些年一直在少林寺吗?”

“也不一定,据我所知,他两年前还去过杭州灵隐寺。那年五月你风师祖也曾去灵隐寺游玩,还被法澄在脑门上敲了一记。”

丹紫成一脸好奇:“法澄大师敲风师祖的脑门?怎么敲的?为什么呀?”

“就和今天他敲那妖物一下差不多,不过却伤不了你风师祖,老和尚也没打算伤他。至于为什么?那也算仙家与禅门的一段公案了,明天上山时再详细告诉你。……地方到了,今夜你就在此静坐修行,为师给你护法。”

我们已经回到了刚才与妖物斗法的地方,就在我不久前立足之处,我要丹紫成入座修行。他的“火候炉鼎小周天”已有根基,此时已经能够炼精化气通督入黄庭达到内照境界,而我就在今夜助他度色欲天劫。

不出我所料,静坐不久就见他眉头一皱,似乎强自克服什么难忍之事,又过了片刻长出一口气从静定中退了出来睁开眼睛。

“紫成,你怎么呢?有什么不对吗?”我问道。

丹紫成:“不知道为什么?元气入泥丸,眼前光乱闪!然后就听见耳边有声如阴森鬼哭,怎么收摄心神也没有办法……后来眼前光华也变了,四面阴魂乱舞,就象今天那妖物所施展的法术。”

“今日那妖物施法,最后一击尤为凄厉,你难免会被扰乱心神。虽有为师护你没有受伤,但一放松入静还是有影响的,此心魔侵扰一时难消。其实早在为师意料之中。”

丹紫成:“师父,原来你早想到了!肯定还有什么别的安排,对不对?”

“你的丹道入门,比我当年少走了不少弯路。想当年我行气出偏,以九节佛风化解,修成佛门白骨观却未入‘内照’之境。后来你风师祖施妙法,反转风月青冥镜,令眼前幻境白骨生肉,历色欲天劫方才重归四门十二重楼道途。今日为师也送你去温柔乡中去经历考验,切忌不可自拔!”

丹紫成:“温柔乡?我才不在乎呢!”

“是吗?你不要跟我充英雄!……我可隐约听说你在茫砀山洞天时偷看过女生洗澡。”

丹紫成吓了一跳:“谁告的状!……其实,其实,我是不小心误闯的。”

“那凤引泉池就是女弟子沐浴所在,你怎么会误闯到那里?”

丹紫成:“冤枉啊,全是误会!……那时我刚到茫砀山,不清楚情况。那天我玩弹弓,白离石珠飞过花墙不见了,我就绕进院子去找。……看见泉池以为白离石珠掉到水里了,我就下水……哪知道水帘后面还有个大姑娘。”

“你不用解释了,如果你是故意无礼为师还能容你吗?……我问你,后来白离石珠找到了吗?”

丹紫成:“找到了,有人还给我了。”

“就是那女孩家吧?人家对你还不错!”

丹紫成:“师父你是不知道,当时她可凶了!劈面就给我一记分水刺,要不是我闪的快就要当场挂彩!……后来她还跑到绯焱师伯那里去告状,我的耳朵都要被揪掉了!”

“是你失礼在先,惩处你是应该的,还好人家问明情况没有再追究你,否则你就糗大了!你应该好好谢谢她才是!”

丹紫成:“我后来也道歉了,也致谢了。幸亏我的白离石珠真的是打到水潭边,被她拣到又还给我了。”

“再后来呢?仅仅是道歉了事吗?”

丹紫成:“她是听涛山庄派来协助开凿泉池的,后来绯焱师伯罚我帮她凿了一个月的山石。”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紫成,笑着追问:“你觉得那姑娘漂亮吗?”

紫成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很漂亮,比小时候大不一样。”

“你能认出她?”

丹紫成:“当然能认出来,正一三山会上就见过。”

“你看的挺清楚嘛?”

丹紫成:“没法不清楚,我钻过水帘她就在面前,我还没来得及眨眼睛,她劈面就发出一击分水刺。”

“是你忘了眨眼睛吧?然后你就跑了?她怎么不追你?”

丹紫成脸红了:“她没法追我,没穿衣服呢!”

我沉吟片刻又问道:“看来当时的情景你看的非常清楚,我问你,事后有没有回想起当时?想起时,有没有那么一点心动?”

紫成低下头:“师父为什么要问这些?我不说行不行?”

“你不让我问我就不问,你不愿意说也不必说。我教你一套心法与口诀,你仔细听好了……”说话时我心中暗笑,这小子纵然机灵,三言两语还是让我给绕进去了。

传法已毕,丹紫成皱眉问道:“师父,这心法是让我在静坐中修行吗?可我现在……”

我打断他的话道:“这套心法,你要在听见钟声之后修行,可以退欲火化元气入泥丸。至于现在,请你重新调心入坐,为师助你行功,送你入温柔乡中。”

丹紫成苦笑:“师父你开玩笑吧,我现在一入坐耳边都是阴风鬼哭,眼前全是森森魅影。”

“为师自有妙法,想当年你师祖可以让白骨骷髅化活色生香,现在你师父也可以让阴风鬼哭化为呢喃软语,森森魅影转成风水含情。……一切都在你心念一转,我已在你的神识中下了灵引。……切记,可观可赏,勿纵勿迷,闻钟而回。”

丹紫成已经入坐,我站在一旁静静的守候。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没有什么动静,两个时辰又过去了,还是没什么反应。我不禁微微有些发急,和我当年一样,丹紫成恐怕自己是出不来的,我接他出风月幻境的灵引就是远方少林寺的钟声。这天都亮了,和尚怎么还不敲钟?如果我现在强行把他唤醒,今天晚上的一切努力都前功尽弃了。

不会是少林寺的和尚们睡懒觉忘了敲钟吧?不能啊,如今的少林寺已经是旅游名胜,每天都是要开门做生意的。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尘埃中传来悠扬的钟吕声,醒动山林间的野鸟扇动翅膀飞起。这钟声传来,丹紫成的眉睫微动,出了色欲天劫幻境,正在以我所授的心法行功。

又过了一个时辰,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阳光穿过树梢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朝气蓬勃。我笑着问道:“突破‘内照’境界了吗?”

丹紫成拱手施礼:“多谢师父,已入门径。”

“在此之前,温柔乡中所见是谁?”

丹紫成:“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哦?是秘密你就自己藏着吧。七天后听涛山庄宇文树老爷子的寿宴,我派果果和阿游去送贺礼好不好?”

丹紫成眼神一亮:“师父要派人去听涛山庄?让我去行不行?”随即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住口不言。

“你想去就派你去吧,本来谁去都一样的,这次去就在听涛山庄多留几天。”

丹紫成:“多谢师父。”

“不必谢我,天亮了,你随我一起上少室山吧,但愿能见到法澄大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