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回 开光重照彻,诛心锁何脱(上)

(题记:在全书即将结局之时,写一篇题记最后解释一次——什么是一流的性情,为什么石野是一流的性情?

大家不要误会,所谓一流性情,不是指这个人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也不是指这个人行事处处完美。一样会有人恨他,一样也会有人骂他,包括这本书的部分读者。他也可能犯错误,也可能留下遗憾。那么过人之处在哪里?可以用一种特别的思路去认识——

网络小说一度流行穿越与重生,这实际上满足了人们心中的一种愿望——假如人生可以再来一次,我会如何如何?假如知道选择的结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们又会怎么去做?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否则你就是性情一流。

一个人,如果重来一次,会尽力阻止很多遗憾的发生,石野也一样。但是,遇到同样的考验,他有同样选择,重来一次他还是他,不必再添痴迷妄想。活在这种境界,就是一流的性情。)

……

听见他的疑问,我沉声道:“紫成,你错了!我们不是来除妖的,此行是为了除魔、去恶、立威。”

紫成点头:“是我错了,紫英师父也是妖类出身,我三梦宗弟子不能说除妖这样的话。”

“你还是没说明白。这世上并非是妖就该除,也不能因为你紫英师父是妖,妖物就不能除。”

紫成:“我明白的。那我们为什么不快一点去呢?”

“我问你——除魔又是为了什么?魔者自入魔,难道我们就一定要时时刻刻想着魔事,振臂高呼我要除魔吗?”

紫成眨了眨眼睛:“除魔是为了去恶,去恶是为了守善,自入魔与他人无关,乱红尘为祸就该除。除魔是为了守护红尘内外,不是为杀而杀。”

“这就对了,应该做什么事,认认真真去做就行,而不是在心念中纠缠不休。有妖魔为乱,我们除魔便是,不可因此自乱心境,否则同样是被心魔所染。……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紫成:“大白天是不能飞来飞去的,晚上才好动手。那我们还是好好逛街吧……师父,那边有人吵架,好像要动手!”

少年人喜欢看热闹,我也跟了过去。那是一家店铺门口,铺子里卖的是电脑配件,有个小伙子在这家店里买了副耳机回家不好用跑来退货,店主却说是他自己在家里弄坏的。说来说去就吵起来了,吵来吵去就互相撕扯,是小伙子首先上前抓店主的衣领。店里不止一个人,有个伙计看小伙对店主动手,从后面就伸出一只手勒他的脖子想把他拉开。

近身格斗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看人动手就条件反射般的在心中评价——那个伙计很不专业。他没有控制住对方的重心,而且从后面勾脖子这个动作心理威胁很大容易引起反抗冲突,同时对方也很容易挣脱反击。那个小伙子只要一低重心,向左侧猛一转身,不仅可以甩开伙计的胳膊,而且伙计从面部到胸腹都是大片的没有防护的空门。

我刚想到这里,只见那小伙子左手手心向前护住颈侧,低身蹬地拧腰猛向左转,一下子就闪成了与伙计侧对面。这个动作肯定有人教过!接下来让我更吃一惊,那小伙子右手扣指握拳从腰侧旋转直刺出去,中指指节突出带着风声击打的方向是伙计咽喉正中的甲状软骨。这一下要是打实了,很可能会出人命的,如果抢救不及时那伙计很可能会因为呼吸道痉挛窒息。

我站在旁边当然不能眼看着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两人都觉得眼前一花被人分开了。小伙子一拳打空,发现手腕被人抓住带到了一边,以为又是个对方出来拉偏架帮忙的。他猛一拧手腕没有挣脱我的手,突然侧身一抬膝盖就顶我的裆部——这人真是学过几天格斗的,而且炼的都是阴毒招。我微一抬脚踹在他的小腿迎面骨上,小伙嗷的一声惨叫跪倒在地。

“杀人了,卖假货还要当街杀人,有没有王法了!”小伙跪地之后杀猪一般的嚎叫,紧接着声音噶然而止,因为紫成走过去不轻不重的在他下巴上敲了一下,他暂时住了嘴。

“我师父是帮你,不想看你闹出人命,你鬼叫什么!”紫成插腰喝道。

那小伙已经看清楚面前的我,刚才动手的情景也回过味来,知道我不好惹。听见紫成的话有些恍然大悟道:“师父?您是哪家武馆的师父?我也是武馆的,弄不好还有师兄弟认识。你肯定是误会了,是他们欺负人!”

我冷冷道:“为了十几块钱的事,就出手伤人姓命吗?你刚才那几下子是哪家武馆教的?”

小伙子:“我是河阳少林武馆的,你一定听说过。”

“听说过屁!少林拳踢不过膝,又不是以色列摩萨德!有随便就顶撩阴膝的吗?你真要是自卫,能那么动手吗?”

小伙子:“师父就是这么教我的,这就是正宗的少林防身术。”

“站都站不稳,还正宗功夫?那家武馆在哪里,我改天上门见识见识,这是教人学武呢还是教人送命呢?”

小伙子:“就在嵩山脚下,离少林寺不远。……你是要来拉偏架的,小心我的师兄弟。”

“找师兄弟?就为一副耳机?……多少钱?我替店家还给你!你还是快走吧,以后别去那家武馆了,你学的不是武术,是祸害自己的东西。”

小伙子见讨不了好,钱也没接悻悻的走了,紫成像朝周围挥手道:“散了散了,没什么好看的了!”

那店主和伙计还要过来说话,我已经拉着紫成快速离开了。事情有些不对,那小伙子所说的“少林武馆”地址就是那千年妖物所在的方位。少林寺周边的大大小小几十家武馆和武术学校,有数千人在此习武,各家武校都打的是少林功夫旗号。可这家武馆太特殊了,教的根本不是什么正经的武术,就是格斗当中的杀伤术,甚至一点其他基本功都没有。有人到这家武馆学武,不仅没有任何强身健体的效果,只能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祸害。

……

“紫成,你跟着我进去,只许在一旁看不许说话也不许乱动。如果动手的话,我会用一个阳神化身专门带着你,你躲在漫舞卷天丝后面不会有事。”

紫成:“知道了,我偷空打一弹弓行不行?”

“要你别动手你就别动手,师命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吗?”

这是在嵩山脚下河阳少林武馆的院墙外,我特意叮嘱丹紫成的话。在这家武馆的后院中,有一位光头中年男子正盘膝而坐吐纳一颗散发着暗淡光芒的珠子,突然他收回珠子跳起身来喝道:“何方来客?”

“胡馆主,你在人间混的不错嘛?还开了家武馆,发财没有?”说话间我牵着紫成从墙头飘落。

“怎么又是你?你在芜城伤了我还不罢休吗?我与你有何冤何仇?”胡馆主一脸惊怒。

我笑着答道:“何冤何仇?你图谋他人炉鼎,企图暗中下手害人,我今天是来除魔的。别忘了我是东昆仑盟主!”

胡馆主:“你们一群修行人自封了个盟主,关我屁事?老子也不归你管!那天你伤了我,我又没把那人怎样,你凭什么还要纠缠不清?大不了我以后不碰他就是了!”

“君子不罚未恶之恶,可惜你已经动手了。如果我不惩罚你,恐怕难以阻止同类之祸,只好委屈你——拿你开刀以震天下不轨之徒。”

胡馆主:“你想怎么样?”

“我想杀了你。”

胡馆主:“你们这些自命道德的修行人,也会滥杀无辜的吗?”

“你无辜吗?有心魔,也有恶行。本来我只想散去你的修为,现在倒真的想杀你了。你在此地开设这家武馆,危害人间甚重。若论罪,足以诛之!”

胡馆主:“请问我开武馆,教人防身之技也犯法了吗?”

“你没犯法,如果犯了法自有警察会抓你,你开武馆并不违反世间法律,可我也不是警察!……你教人的那些功夫你自己心里明白,比亲手杀人祸害更重。我是修行人,只问根源,容不得你在人世间如此所为。”

胡馆主:“你想动手便动手,我不会怕了你,何必说这么多自找借口?”

“我说的不是借口,其实你不了解世上真正的修行人。你不服是不是,那么有一件事你能做到吗?”

胡馆主:“什么事?”

“平生从不知错犯错,行事从来没有因错留悔。”

胡馆主冷笑:“你自己做到了吗?”

“我知道你不服,但我确实做到了,你难以想像世间还有这种人吧?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回忆往事,所行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也会留下遗憾。但有一点,我从未知错犯错,每当关节考验虽不是处处完美,但却别无他悔。此生虽也有憾,却不必从头再来另做选择。”

胡馆主:“包括要杀一个本无死罪的人吗?或者就是为了剪除异类?”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确实有私心,为我师风君子。今日不杀你立威,难保他在人世间的太平清静。可根据我在市井中的考察,你也确实该杀。……千年修行当真了得,我差点没有察觉你是夺了凡人炉鼎现身,这个胡馆主本来另有其人吧?”

胡馆主脸色大变:“你是怎么看破的?”

“在世间害一凡人性命夺其炉鼎,仍然恶行不止,妄想图谋在世仙人。我若没有神镜在手,还真不容易察觉你的真相——此神器名曰青冥镜,专克世间妖祟。”说完我手举青冥镜一分为三,左边分身手持毫发出万道无光飞刃,将前院有人居住的地方层层护住,右边分身祭出漫舞卷天丝,鞭网罩住半边天空同时也把丹紫成护在后面。

那胡馆主早有戒备,立即劈手一片黑光打来。青冥镜光芒大盛射出一道光束刺破黑雾直接射在他身上,他的身形突然化作一团黑烟散去——我出手居然落空了!

千年妖物的修行果然有几分诡异,他竟用替身法遁去,我仅仅毁了一件黑披风。用青冥镜制造幻影掩人耳目本来是我最拿手的,打猎高手居然被老狐狸给耍了!两分身立刻飞天追去,第三个分身也带着丹紫成紧随其后。这家伙跑的倒挺快,飞天而去钻入嵩山群峰密林不见了踪影,连气息隐藏的也很好。

如果换成别人还真说不定让他给溜了,可惜他碰见的是我。青冥镜化成虚空巨镜飞上半天,在空中旋转向四方返照,山峰倒影一闪不见都消失在镜面后的虚空,突然间镜子停了下来,镜面中出现了一个身影。镜面一停,我另一化身手中的毫光羽如同炸裂,万千光刃之刀飞出,在空中结成阵式向镜面所指的方向射去。

深山中一声闷想,土石横飞跳出来一个人,正是藏身洞穴中的胡馆主。我元身收起一个化身落地已经站在他身前三丈之处,只见他手中拿出一件奇异的法器,比鸡毛掸子长多了,比哭丧棒又短了一截,形状却很象。那是一根柔软的五尺长杆,端部三尺有着红、黄、黑三色密密麻麻的细长飘丝,笼罩着一片阴森诡异之气。

“既然你苦苦相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老子不是真的怕你!”我一落地他就大喝一声抢先出手了。

胡馆主一挥哭丧棒?大尾巴?——八方阴风四起,无数阴魂怨灵带着厉哮之声将我缠绕。这感觉好熟悉,唤起了我的回忆。十年以前,风君子在昭亭山神庙背诵天书,万千阴物聚来,我镇守山门见到的场景与此类似。周围的声息如泣如诉,如万人呻吟!抬眼向前望去,就象这世上的孤魂野鬼都来开大会。黑暗中飘荡着千百条半透明的身影,这些身影纠缠在一起都向我侵袭而来。(详见本书第049回)

与当日情景有所不同的是,胡馆主的法术带着强大的攻击。精神的袭扰与怨念的纠缠,在寻找我神识中的每一处破绽,只要心神稍一动摇就可能被阴风卷去,成为这无数怨魂之一。他会这种法术,难怪擅长夺人炉鼎。他的法力强悍不压于世间任何一位高手,可对付我却用错了手段,吃力不讨好。

我已经告诉他我是什么人,他偏偏不信,且不说斗法时定力如何,就算我修为不高时也不太在乎这种攻击。我背手在身边的一块山石上坐下,收摄心神冷眼看着他施法。我的另一个化身带着紫成在半空观战,漫舞卷天丝展开化做一片虚雾隔绝了外缘声息,因此紫成不知道下面斗法具体的情形。紫成一定很奇怪,那胡馆主挥舞着一条大尾巴上蹿下跳、念念有词,而师父却坐在石头上象旁观者一样看热闹。师父看得越投入,那胡馆主就跳得越起劲。

我笑了笑,漫舞卷天丝隔断的外缘打开了一个小缺口,让紫成也知道知道厉害。他迟早也要经历魔境天劫,提前感受一下类似的考验也好。紫成吃了一惊神色陡然沉重,紧接着闭幕垂帘收摄心神不动,相抗这精神念力的侵袭。好小子,反应还行!

胡馆主活蹦乱跳、越跳越欢,他真不应该开武馆,去教人舞蹈也许更合适。他也意识到如此与我斗法有输无赢,想停下来却已经晚了,只有硬着头皮继续跳。……跳吧跳吧,付接已经跳下去了,七叶也是这么跳下去的。

我并非象看上去那么轻松而坐,其实也一直在凝神以念力相斗。他的攻击越强大,我相抗的力量就越强大,就象惊涛骇浪中不动如山的礁石。他不能停更不能减弱攻击,因为一旦如此我的精神力量就会反卷而来将他的神识吞没。这样下去,到了神气衰竭之时,他恐怕只有死路一条。想乱我心神,我就以心神制你!

千年妖物当然知道其中厉害,不肯束手待毙。他突然猛一挥哭丧棒,法器脱手向我飞出,在空中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呼号,然后碎裂四散而开。他够狠,自毁法器断尾求生!当年七叶与谭三玄为了求胜都用过这一招,不一样的是胡馆主只是为了求逃生机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