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回 送神黄海上,乱瑞惊洛阳(上)

从九六年到九八年,是张宝瑞“事业”发展的巅峰,他的影响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大。就连风君子的父亲风怀远市长这个从不知“神功”为何物的人,有一次也问回家的风君子:“你知道张宝瑞是谁吗?”

但于此同时也是张宝瑞处处受挫的开始,他在各地开办的实业不再象以前那样一路顺风,遇到了种种看不见的阻碍。一开始张宝瑞还以为是树大招风,后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就是在现有条件下自己的发展已经到了尽头。

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就象做生意一样,一种市场总有要饱和的时候,不是所有人吃饱了饭没事干都愿意跟着“大师”去胡闹的。但张宝瑞头上的光环戴久了,不自觉已经把自己当做了神人,除非成为所有人都崇拜的圣贤,否则他不会感到满足。就算别人不这样认为,他也要自己这样宣扬。

于是在他发送到全国各大机关的宣传刊物中,调子和语气渐渐变了。张宝瑞与他的所谓炎黄文化,不仅文起八代之衰、贯通古今中外,更重要的是张本人已经凌驾芸芸众生之上,而且这种超然地位应当取得整个世俗的承认。可惜他并没有取得,就算在大街上吐一口痰,带袖箍的大妈照样能罚他的款——这只是个比喻。

张宝瑞的如此做为必然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与警惕,他的组织发展与对外宣传开始受到限制。带领一群强身健体的退休老头锻炼可以,超越世俗社会运行的根本则谁也不能容忍。张宝瑞在妄心膨胀的情况下,做了一件疯狂的事,他向各大机关发出了一封公开信,扬言要号召自己的“追随者”如何如何……。内容就不必说了,总之是痴人妄语。

于是短时间内,他的组织先被限制又被取缔,我也接到拿下他的任务。这个任务是古司长特意留给我的,还和我交代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时间是九八年末。

……

黄海之滨,坐观日出潮起。张宝瑞盘坐于不远处的礁石上,在妄境中未回。我也不知道他在妄境中都做了什么?度过了多久?

有了情报,悄然拿下张宝瑞很容易,但我没有把他交给古司长,而是把他带走了。在黄海岸边我告诉了他很多事,而他一直用错愕的神色看这我这个戴这面具的神秘人。后来我不想多做无谓的解释,用青冥镜照月为引,送他入了妄境,一个平凡人自命不凡的妄境。

他终究没有自己出来,是我用灵引之术将他唤了回来。当他又一次睁开眼睛看见日出的时候,茫然如大梦未醒。良久之后他问的第一句话是:“这些能成为真的吗?”

“有区别吗?须问真心何在!……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我缘尽于此,今后好自为之!”

我送走了张宝瑞,飞天渡海将他送到了关岛。他近年来也得到了境外别有用心者的资助,在境外也设立了分支机构,就让他去那里吧。在那里如果他还想继续这种行为,就去做一枚毫无意义的棋子,却一样永远实现不了妄心。

我也并非毫无收获,在黄海边初步领悟了化身境界——否则我怎么能带着一个普通人飞天渡海?

化身是什么?不是另一个我,也不能说就是我,其实说起来,每个人都是有化身的。比如说现代人上网发言,注册不同的马甲说不同的话,现实中彬彬有礼的人也会满嘴污言秽语,你甚至分不清他是什么人?其实他自己心里知道,所有的马甲都是他,所有的话都是他说的,看似矛盾却完完全全都是他自己。不说上网,就说现实中的每一个人——

在下属面前是颐指气使的领导,在上级面前是点头哈腰的孙子,在家中是慈祥的父母,出门又是无良的流氓……。张宝瑞就是靠招摇撞骗起家,后来成了气候又自立为人间圣贤,这看穿了并不矛盾。化身五五的“神通”谁都有,你不能说哪一个就是他,其实都是他!

那么修行人的修行又是怎么回事?其实一开始就是要将这些所谓的“化身”都收起。比如我所学的丹道,金丹大成可称真人,那么金汤境界为何会被称为“大成”?因为此时的境界是内外身心合一不二,真如常在了无分别,而且此时也渡过了妄心天劫。这样的境界,就象泽仁曾经在正一三山对百合说的那句话:“心口相对,知行合一,应为便是愿为。”

那么再往上呢?到了阳神境界,精神得到了超脱,甚至能够摆脱肉体与形骸的束缚,那是一种纯粹的存在自由,这是千古以来所有哲人的追求。这时的化身境界又是另一种含义。

要理解修行中化身境界,首先要能用一种超脱的眼界去看人生,自己与他人的人生存在,因为我们在做自己同时也在做他人。一个人从孩提时代起,形成思想、学会语言、化为行动、养成习惯、确立性格、然后命运也就从此决定。回头看这就是抽象的人生,当你能够去审视这一切时,你看见的是自己,那么这一双超然的眼睛又来自何处?理解了阳神境界身外之身的含义了吗?它是真的存在的,而且是超然存在!

有这种感悟与求证之后,那一双超然的眼睛能看见多少个自己?与上述一人千面的情况又有不同,你看见的是在多少种视角下都能如一的自己?观音菩萨可以是街边卖枣的关大嫂,但关大嫂还是观音菩萨,尽管她在街边卖枣,区别只在他人眼中。

我在张宝瑞眼中是神秘人,我告诉了他前因后果,但我还是那个如上帝一样神秘人。这就是我的化身,不是他人所认知的我,但又的确是真正的我。境界到此其实无法言传,我只能讲出感悟它的思路。有了感悟还需实修,才能分出真正的阳神化身。而此时的我刚刚窥入一丝门径,但足够带着张宝瑞飞天——以刚刚得到的化身之力。

我让他闭上眼睛,等他再睁开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地方。将他留在一处市郊,我又飞天而回。

……

“古司长,对不起!我没有完成任务……张宝瑞已经逃走了。”这是在淝水基地里,我在向古司长汇报,两人都心照不宣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古司长板着脸:“情报应该很准确,你为什么没有抓到人?”

“我执行的任务,情报从来就没准确过,从第一次开始。”

古司长:“你这么说,似乎对组织很不满?”

“没有不满或者满意,我只是在说事实。任务失败,领导打算怎么处分我?”

古司长:“不会处分你,相反,组织会给你一笔钱,既是遣散费也是保密费。你以后的行为与我们这个组织毫无关系,但是你的行为仍会受到监控。你不能和任何人提起在组织中的经历,也不能以你的特殊能力做违法的事情,否则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听你的意思,不用特殊能力难道就可以违法吗?想乱来有没有异能都一样。”

古司长:“不要和我油嘴滑舌!”

“我被开除了是吗?请问为什么?”

古司长叹了一口气:“不是开除你,而是上面决定解散你所在的编外特勤部门,所有不适合内部消化的队员都遣散。你的遣散费是两万元,感谢长期以来你做出的贡献。”

“我下岗了?”

古司长笑了笑:“你不是正式在编的人员,从来没有上过岗,谈什么下岗?”

“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不会让你操心的,希望你以后也不要让我操心。”

我所在的编外特勤部门被秘密解散,其实古司长在私下里已经告诉了我。我很高兴,这是一个脱身的好机会,要求古司长无论如何要把我给遣散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可以说与张宝瑞之流的出现有一定的关系,更主要原因的恐怕还是上层态度的转变。

我其实是一位优秀的特工,明白很多事情应该怎样无声的解决。张宝瑞的组织消失了,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甚至大多数人很快就意识不到他曾经存在过,该干什么又去干什么了。张宝瑞一走,他手下所谓的学员骨干,很快就树倒猢狲散。这是一个开始,舆论风向转变和官方态度的重视显现出来,一个又一个江湖骗子在未成大气候前纷纷栽了跟头。社会环境和人们的认识终于转折了,而且这种转折是自上而下不可阻挡的。

……

第二年夏天,紫英在梅花圣境炼成六枚九转紫金丹,这期间我一直亲自给她护法。成丹之后立刻送一枚到忘情宫,小辣椒在等着呢。剩下的五枚紫英与阿秀自然一人一枚,柳依依现在不可服,但将来说不定有大用,也给她留下一枚。还有两枚,紫英当然要给我一枚,我没有接受。

这么珍贵的丹药,对我的修行确实也有帮助,但对有些人来说用处更大。比如移转炉鼎,对我意义不大,我已经有金龙锁玉柱之身。可紫英还是对我说:“万事有备无患,以你接近化身境界的修为,九转紫金丹可以助你度劫历劫,谁能保证不会有意外呢?我还是给你留着吧。”

我笑着问她:“你这些年来辛苦炼制了两炉九枚灵丹,却只给自己一枚。虽说这九转紫金丹得一枚就是奇遇,但也没有说只可服下一枚,等你将来修为更进或者历意外之劫时,你还可以自己用。为什么总想着送人呢?”

紫英:“有多余的我当然想给我们留着,可这九转紫金丹实在太少,需要它的人又太多。别人不说,转世进了忘情宫的玄星子,将来重回的绿雪……你儿子言成长大了也学道法的话。……将来,我说的是将来,将来我们有了孩子,不应该给孩子也留一枚吗?”

“九转紫金丹是世间莫大的福缘,不是街上随便买卖的糖豆,服用者无不是因为机缘到此,它不是无故能轻易消受之物。……再说了,这一炉丹药你用了六年,将来还有机会的话,求得药引可以再炼,可能要困难一些,但也不是不可能。”

紫英:“有些药材这里就有,但恐怕要再等二十年才能再成熟。不说这些了,有件事想和你商量,我想赐一枚九转紫金丹给容成,你看行不行?”

“给她,为什么?”

“容成的修行已经快突破‘梅花七笈’的第三笈‘出影呈枝’境界,如果能早日突破第四笈‘映雪有容’那就相当于丹道中的金丹大成了。她的修为在三梦宗弟子中虽然最高,但还需更进一步。否则你这个宗师这么厉害,可弟子们都不行也不好看。”

“修为精进在于机缘悟性与用功勤勉,我的弟子们修行时日尚短成就有限也正常。九转紫金丹这种福缘,岂能是因为在乎三梦宗的面子?这不是什么好理由。”

紫英脸色有些发红:“还有一个原因,是一点莫名的偏心。当初是我出面提议‘自毁容颜、十年不见’约定的。百合已是容成,人也变了容颜也变了。但我知道她在等泽仁,泽仁也在等她。我有一个想法,不必再让百合回来了,她永远就是容成好了,只要泽仁心里明白就行。……既然她是容成,那么身心内外都焕然一新岂不更美……”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九转紫金丹是你的,你愿意给她就给吧。她与泽仁是修行界的美事,也是我三梦宗与正一门的好事。不过十年之约一定要守的,还有五年了。随便你什么时候赐她九转紫金丹,只要在她与泽仁成亲之前就可以。”

紫英的脸色更红了,低声道:“小野,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委身于你吗?”

“记得,那怎么能忘呢?……那是我从青冥镜中得救的夜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求我要你,言容很是凄绝……事后你才告诉我真相,又求我一定要娶菲儿。”

紫英:“我了解你的性情,你是能做决断的人,也是能受不悔的人。其实当你知道真相之后,菲儿的事并不需要我求你。……我是害怕,害怕一旦错过,我会失去你。所以我有相逼的意思,你不会怪我吧?”

“你太聪明了,就是有时候想的太多。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你要我说什么?我怎么会怪你,只有感激和歉意。其实我要是真的不想要你,你怎么逼我也没用的。”

紫英:“我却有些后悔了。”

“为什么?”

“也不能说是后悔,只是回想起来,当时本是欢爱,可心境却很凄然。女人对第一次都是很看重的!……幸亏这世上还有九转紫金丹,让我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我将成为真正的女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将她温柔的身躯揽进怀中轻轻放坐在腿上,柔声道:“你在我眼中永远是全新又熟悉的。我从未介意过你是妖还是人,你就是紫英。九转紫金丹尽快服下吧,中秋就是三梦开宗大典了。难为你了,大梦方长,我等着你。”

……

我开宗立派为什么要取名三梦宗?

我的道法传自风君子,风君子是忘情宫主而我却不是忘情宫弟子。忘情宫在三梦峰之上,取尊师之意是其一。

风君子在忘情宫外自创四门十二重楼丹道与世间三梦大法,这是他留在人间的道法传承。但他不止我一个弟子,人间还有柳依依。柳依依没学过四门十二重楼,但也学了世间三梦大法,这是本门标志性的法术。取尊法之意是其二。

我不仅要继承风君子道法一脉,还要继承芜城梅氏与梅花山太素先生已经断绝的传承,三家合一而开宗。若说修行,除风君子之外,守正、法澄与我也有师徒之缘。取象数之意是其三。

三梦开宗大典在梅花圣镜,只有这个地方最合适。菁芜洞天不够大而且是宗主禁地,神木林也不适合外人出入,而梅花圣镜足够宽阔可以待客,也适合门下众弟子修行,将来是三梦宗的根本道场。离中秋还有两天,金陵梅花山上多了不少行色各异、气宇不凡的游客,三三两两都往山中小道上行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