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回 星夜凝玉露,轻纱水晶帘(下)

守正笑着告诉我:“你现在拿它觉得吃力,其实这东西拿在谁手里都吃力。我是用了一个化身专门持罩才可以行动自如,等你修成化身境界也可以自如携带,不过这东西做为此地道场就永远不必携带了。……此物妙用甚多,其实也是世上最好的守护神器,只要境界到了可以运用,它是唯一能够抵挡正一三宝合击的法器。忘情宫的大夏龙绦虽然神奇,但也远远不及这须弥神罩。”

“幸亏风君子将它收来了,否则须弥神罩在周春手中麻烦就大了。”

守正笑了笑:“这是自作自受,谁要他用来扣风君子赌阵呢?”

此番茫砀山破阵,除了风君子之外,东昆仑大出风头的有三个人,我、法海还有张先生。张先生的修为论法力神通并不甚高,但茫砀山一战被公认为天下奇门阵法第一。以须弥神罩在茫砀山布下道场,也是张先生主持指挥众人。新成洞天仍在风君子受困的原处,但那座山却变成了一片起伏的丘陵,有几处泉流穿过,草木都无影无踪。

洞天内有十里方圆,在整个东昆仑也仅次于正一三山,与我的梅花圣镜相当。当然修行道场不能仅仅有结界洞天,内外还有其它的布置,东昆仑各大门派一起出力各尽所长,总之不能让这处道场比西昆仑的闻醉山仙府逊色。轩辕派弟子种植花草,太行派献五色神泥炼筑宫室,正一门有高人出手凿建泉池,等等不一而足。张先生又指导挥众人在洞天内外布下种种法阵守护须弥神罩,此处十年后必然将成为一处仙家洞府。

而十年之后,就是人世间的2007年秋。

不知为什么,绯焱自告奋勇要在茫砀山镇守道场,而各大派轮流派弟子帮忙建造仙府。有绯焱打理,也不必事事让我过问。这期间对于我来说发生了两件大事,首先是在人间得子,其次是在修行界三梦开宗。

我从茫砀山回去的第三个月,菲儿怀孕了,又过了十个月生了个儿子,七斤八两重。我早就答应她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姓柳,叫柳什么呢?家里人七嘴八舌起了不少名子,到最后也没商议决定,我突然想起了风君子。这小子很有才啊,而且是在世仙人,看看他有什么意见?

那天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时间大概是上午九点多钟。风君子的声音有点懒洋洋的,一听是我就问:“有什么事?你快说,我正忙着呢!”

“这时间你恐怕没起床吧?我可了解你的作息习惯,你忙什么呢?”

风君子:“你猜的一点不错,我正忙着睡懒觉呢!有事快说。”

“我生了个儿子!”

风君子声音立刻高了两度:“恭喜恭喜!你小子是当爸爸高兴糊涂了吧?你生了个儿子?那是你种的,柳老师生的!……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离这么远也想要红包啊?”

“红包嘛,你想给我当然也收。今天有件事情想请教请教你,我知道你肚子里的学问多,对起名有没有研究?”

风君子:“起名!你问我?你也不想想你老婆是什么世家出身?”

“学问和学问不一样嘛,家里面人起了一堆名子了,商量来商量去就是定不下来。我记得你对命算很有研究,还擅长拆字测字,我不请教你请教谁?”

风君子一听来了兴致,电话里的声音睡意全无:“说说看,你们石家的排行有什么讲究?”

“我儿子不姓石,姓柳!”

风君子:“那他们柳家有什么讲究?”

“咦,我儿子姓柳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风君子:“有什么好惊讶的,我父亲就是随我奶奶姓,其实我爷爷以及祖上都姓徐。”

“原来这样啊,我以前还真不知道!……柳家那边排行倒没什么讲究,不过我有个讲究,姓名的最后一个字要是个‘成’字。”

风君子立刻答道:“成?那就叫柳言成吧!这个名子怎么样?”

言成?好名子呀!风君子的随口禅神通,我的金口玉言福报,不都暗合了“言成”二字吗?这孩子是芜城梅柳两大世家长子,将来也能有此福缘吗?而且言成两个字合起来是个“诚”字,也是立身正意之义,内外明暗的含义都有了。

言成这孩子很招人喜欢,他的爷爷奶奶自从菲儿临产就一直住在我家照顾,等到孩子出生后天天抱在怀里合不拢嘴。当然我岳父母也几乎天天登门,四个老人围着一个胖小子,别说我,连菲儿有时候都插不上手。金爷爷也来看过几次,言成可真有种,撒了名震天下的守正真人一身尿。

言成满月后不久,我去淝水参加东昆仑法会——这个活动自从茫砀山破阵之后再没有间断,我与我的门下弟子也经常到场。如果与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改成了每月一次,毕竟讲法在精不在多。同时各大派的高人前辈来的明显多了,茫砀山破阵建道场,使各派之间的关系紧密了不少。

芜城知位楼的规模比以前大了不少,我将相邻的店铺也买了下来重新改建装修。这里对外仍然是一家酒楼,但暗中却成了东昆仑盟主的联络总部,平时由容成照看。容成最近有些失落,因为泽仁不在知味楼,他恰好被派到茫砀山建造洞天。不过紧接着她又有事忙了,因为这次丹霞夫妇也来到淝水,带来了三个孩子——丹紫成、丹游成、丹果成。

果果和阿游还好,平时很听话,也能帮上容成一些忙,他们本来就在绿雪茗间做过伙计。可是紫成就是个添乱的,成天拿着把小弹弓闹得知味楼内外鸡飞狗跳。容成天天盯着这位“大师兄”,生怕他闯祸,可又不能过于责罚他。其他人知道紫成是盟主座下大弟子,平时也不好意思过于管束他。

我有些头疼,紫成这孩子好资质,可是性情不象我当年,倒有几分象他的祖师爷风君子。也许只有天月大师之能,才能调教出风君子那样的传人——风君子风流天下狂放无双却又能自知约束反省。而紫成现在这个情况未必对他将来很好,就象在家中过于受溺爱从小不知检点反思的孩子长大了难成气候一样。但又不好过于苛责,压制天性中有悟性能独创的一面。

这次我本想正式传他四们十二重楼丹道,因为他已经十六岁了,应该可以入门了。想了想我首先专门对他讲了一夜“静定”之道,庄子所言“心斋”、“樱宁”、“坐忘”等次第,让他从静坐起手。第一步功课很死板,在修习静坐同时默写完百遍《庄子》。

紫成确实很有天分,能很轻松的背下《庄子》全篇,但让他工工整整一笔一画去写,屁股就坐不住了,我正是要借此穿磨心性。同时我传了他“世间三梦大法”第一步入梦,他的情况和我不同,三梦大法要从头学起,而“入梦”一步是最难,也最能考验性情。如果他这一步习成了,我今后将在梦中传他法诀。静坐至少要过樱宁,而后睡中要知入梦,我再传之水火不净观洗心念,才可领入四门十二重楼。有天资的孩子,根基一定要扎实才行!

果果和阿游在轩辕派为药园童子,但却不是正式轩辕派弟子,他们也想和丹紫成一样拜在我与紫英的门下。就算冲风君子和柳依依的关系,我也要收下这两个弟子,管他是蛇妖还是花精。妖精之类的修行与人间门派的传承不同,属于感天地机缘而化,以后自悟自修进展极慢。象咻咻那样的天生瑞兽又是修行道场的护法侍者,只能是特例,但相比其他族类也只是起点较高而已。

紫英出身妖类,成妖后聪慧过人,修行五百年,但论修为现在不如我。能听闻半卷天书化成人身已是莫大的福缘,但她还是需要九转紫金丹最终移换炉鼎。当然精怪之类寿数长久,积年雷月的修行也能不同凡响,比如云中仙,更在云中仙之上的还有绿雪——这两“人”也都听过风君子背诵天书。

果果曾经得到绿雪的指点,又被风君子封为花神,福缘与根器都是不错的。阿游就不说了,他当年咬过我一口,我差点送命却因祸得福,这也是难得的缘分。这两个孩子我不好教,但风君子留下的三卷秘籍中有一卷“物类之修”,紫英又得到了天月大师的指点,正好可以教他们。我将果果和阿游送到了梅花圣境紫英那里,等到三梦开宗就是正式的三梦宗弟子。

至于丹紫成,我与丹霞夫妇商量之后做了个决定——将他送到茫砀山历练。各大派弟子轮流在茫砀山建造洞天,将紫成送去一方面是多认识,另一方面也是出点力,其实更重要的还是找个既手段厉害又心机聪明的人管管他。我特意给绯焱写了一封信,托她好好监督风君子的这位大徒孙用功。我打算等紫成将水火不净观修完再让他回来,人世间的学校还是要继续读的,那也是一种经历。

绯焱主持督造茫砀山道场,十分用心尽力。一花一草一砖一木都非常讲究仔细,整个洞天福地处处玲珑精美又不失大气风范。她为什么要亲自来此主事而且将道场建造的如此精美?这个地方将来是西昆仑行走人世间的落脚处,并且是风君子打算送给妙语门羽灵的礼物,绯焱为她如此尽心又是怎么想的?这个女人的心思我不能完全猜透。

在金陵梅花圣境中,韩紫英一直在筹备三梦宗的开宗典礼。我如今是东昆仑盟主,自立宗门不仅没有什么疑议,而且天下高人都会来贺,场面当然要好好准备,就连待客用的美酒也是早就备下了。万事具备就等定下日子,我将时间定在了明年仲秋,就是1999年9月24日农历八月十五。

为什么要等那么久?因为九转紫金丹。九转紫金丹最后几味药材寻遍天下未得,后来却在守正真人从西昆仑带回的雪葫芦里找到了。药材与药引都以齐全,要想确保一炉功成,最好的起炉炼药时间是夏至,随后半个多月一点都马虎不得。明年夏至炼药,成丹需要十八天,服丹需要七七四十九天,那三梦开宗只能推后到仲秋。

紫英虽然没有说,但我心里明白她的想法,她比我还要看重三梦开宗。那将意味着她不仅在人世间立足,而且还正式成为修行界的一派尊长,而不是一个“妖女”。所以这意味着又一次新生,她希望那是全新的开始,当然在服用九转紫金丹之后最好。

我在淝水停留数日,正准备去梅花圣境看紫英与阿秀,却有一个老熟人找我,让我不得不应付另一件事。找我的人是我名义上的“上司”古司长,他已经很久没有打扰过我了,知道我的身份,他自然尽量避免派任何任务给我。实际上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执行过那个秘密部门的任务,就连每年的述职报告都是古司长自己给我写好。

而这次他却给了我一个任务,也是我为这个部门所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秘密抓捕张宝瑞!为什么会这样?话还要从头说起——

我现在的门下弟子不仅有紫成、容成、游成、果成,我近年来在人世间与各大世家中刻意培养了数十名各有所长的传人。但是与所有其他弟子不同,我还有张宝瑞“大师”这么个便宜徒弟。我成了东昆仑盟主,张宝瑞这些年在社会上折腾的也挺欢。我在现实中还遇到过他几次,其中最重要的一次科技大学的校园内。

那是在我毕业前不久,有一天回学校在宿舍区门口碰到发传单的——非常精美的铜板纸彩印合页。我接过一看竟然是宣传“张宝瑞和他的炎黄文化”!内容大致如下:国际生命科学研究联合会理事长……炎黄文化创始人张宝瑞先生,将在科技大学科学会堂举行专场“生命科学与炎黄文化学术研讨会”。

张宝瑞闹妖蛾子怎么闹到了科技大学?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他确实是想借科技大学在国内、国际学术领域的影响拉大旗蒙虎皮,可惜科技大学的专家领导们要么醉心成果研究要么热衷学术政治,一个个眼高于顶谁会看得上他这样一个江湖术士?于是张宝瑞采取了一种迂回的策略,通过在科技大学后勤部门工作的骨干学员家属,花了不少代价租下科学会堂搞了这么一场报告会。

这样在对外宣传时巧妙偷换概念,人们很容易就误以为张宝瑞的“生命科学”研究,得到了科技大学的认可与正式合作。普通老百姓哪懂这里面的花样?我看见这份宣传单也是苦笑摇头不已,心想这个张宝瑞真是成气候了,他身边一定也有明白世道的小人在指点。我当年造的孽,已经到了一步步亲手了结的时候。

张宝瑞比我想像中干得要好,他那个炎黄功号称在全国已经发展了十八万骨干与三千万学员。同样的,另一位“大师”李至真的风头也不小。这两个人已经成了近十年来“神功热”所催生的最有代表性的祸害,其余“大师”与他们相比都成了小鱼小虾。

“炎黄文化”的组织规模与实业规模发展的都很大,张宝瑞借着组织发展,在各地制办了多处产业,建立了总部和许多分部。如今的张宝瑞名也有了,利也有了,他再进一步想要什么呢?他必然想要主流社会认可的官方地位!可这野心勃勃的最后一步迈出,就离倾覆不远了。我要做的就是加速这一过程,同时消灭同类现象生长的土壤。

有钱有地位之后,张宝瑞挑选精英树碑立传,并将自己的那套东西从“功法”上升到“文化”的高度,再上升到“终极哲学”的境界。编撰经典、编写期刊、发行辅导教材,从上到下各个层次扩大影响。立典、立神、立教的道路走了下来,他可以一用了。

我暂时没有再到他的梦中,而是通过人脉关系给张宝瑞身边的“智囊”人物提了个建议——买下一个正式刊号,然后向外大举邮送“炎黄文化”的宣传刊物。邮送的对象很有讲究,是我特意提醒的,就是各级机关单位的领导。不需要知道具体的姓名,比如邮件上就写“某市某局,局长收”就可以了。如果还有余力,再邮送一封“副局长收”,管他是哪位副职拿到无所谓,如此不需要掌握大量信息又能达成目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