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回 星夜凝玉露,轻纱水晶帘(上)

羽灵此话一出口,风君子终于忍不住一下子冲到她面前,挥着黑如意喝道:“你终于承认是你了?还戴着个面纱挡着脸?以为我认不出你就是羽然?”羽然就是风君子“女朋友”的名子,风君子要我与守正不要点破,现在却忍不住自己说破了。

羽灵低头小声道:“是与不是,公子揭开面纱自能看清楚。”

风君子伸手就要去揭面纱,然而指尖刚刚触到却停了下来,收手道:“不揭,我不揭!无论是面纱面具,此时的我都不想轻易再揭,你就戴着吧。……事由东西昆仑起,我就不追究你了,但也不会感念你。求你一件事,去东昆仑一趟,送我回家,然后分手!”

羽灵:“分手?”

风君子:“当然了,你还想怎样?”

羽灵:“知道了,事情本应如此。”

风君子:“我的情形你也了解,封印神通忘情入世历劫,而你终究要回西昆仑。……如果将来东、西昆仑立约能成,红尘内外相安,自有再见之时。如果你真的有所感念,还是联络昆仑仙境同道仔细相商如何再立新约,也可助石盟主一臂之力,助石野就是助我,也是助红尘内外。”

羽灵:“无论是风君子,还是忘情宫主风君,其实一点变化没有,你还是同一个人。”

风君子举着黑如意的手垂了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谢谢你没有让我饿着,也谢谢你给石野写的那封信。此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彼此也不再相欠什么。……此番又要麻烦你万里相送,这样吧,我送你一件礼物。”

羽灵:“什么礼物?”

风君子掌中亮出一物,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只听风君子清清楚楚的答道:“须弥神罩!”

羽灵颤声道:“怎么会是如此贵重之物?羽灵不敢收!”

风君子笑了:“此物得自西昆仑,我就相还西昆仑。我想送给你,有什么不可以吗?”

羽灵:“既然要还,为什么不还给周宗主?此非一人之器,乃是西昆仑共有,我也不敢接。”

风君子:“你误会了,不是现在给你,而是十年后送你。如果石野能率两昆仑立新约成功,那么我在东昆仑就送你一座道场,这道场就是须弥神罩所布成,地点就在你们困我的茫砀山。……我先将它交给石野盟主暂管,若十年后两昆仑一统,那里便是西昆仑众人拜访东昆仑时落脚联络之处,而道场则交给你妙羽门主事。”

我与守正真人闻言在一旁不住连连点头,心中一个劲的称妙,这小子鬼点子真多!本来我的想法就是最大限度的在西昆仑争取支持,先通过陶然客笼络散修一派,将闻醉山仙府交给陶然客也是这个意思。我曾说过对付妙羽门与万法宗的态度是联合一家打压一家,现在万法宗等于被灭了,而妙羽门的态度还是相对中立的。风君子倒好,感情牌、利益牌、公义牌都打出来了,企图彻底将妙羽门拉过来。

他这个想法很妙,既然东昆仑在西昆仑占了一处道场做为“大使馆”,那么十年后西昆仑在东昆仑同样也应该有一处“大使馆”。东昆仑还真找不到适合的地方,而风君子以须弥神罩在茫砀山重布一处道场,等于借花献佛。羽灵显然是动心了,却看向我问道:“风宫主的提议,石盟主意下如何?其实从我个人角度,十分愿意玉成两昆仑美事。”

我笑道:“风宫主说话可以代表我的意见。告诉你一件事,他是我的传法师尊!”

羽灵显然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我与风君子竟是这种关系。这件事在东昆仑知道的人也极少,西昆仑就更没有人知道了。你说他们拿须弥神罩扣谁不好?偏偏扣我石盟主的师尊,于公于私东昆仑也不能答应!

羽灵:“真没有想到!……公子为什么要在十年后将东昆仑道场交给我,也许交给太道宗更合适一点。”

风君子:“我想问你一句实话,假如太道宗没有了周春,还会不会是西昆仑第一大派?”

羽灵:“我不敢说。”

风君子:“在我面前有什么不敢说的,就算是假设。”

羽灵:“太道宗在周春麾下一时鼎盛,周仙人修为高超在昆仑仙境中可称第一,此人心机深远,有枭雄才略。他善于聚集同流之人威服四方,也善于整合宗门之力谋求权柄。如此对太道宗有利也有弊。如周春在,太道宗自然实力庞大。如周春不在,他的门下弟子心性与他相似,却又无人有此修为才略,必然起分歧争端,太道宗将派系分驰不再有今日之盛。”

风君子:“十年之后,不论立约如何,石野与周春必有纷争。杀了周春又会怎样?”

羽灵身体颤了一下:“据闻周春曾在东昆仑欲下手暗算你,茫砀山赌阵虽是两昆仑之约,但他却有取你性命的私心。你若想杀他,我不能说什么,但这样一来怕只能引起两昆仑仇视。”

风君子:“周春不杀,终究后患。若寻私报怨杀人,自然不妥,但若立约斗法灭之,顺理成章!……杀周春立新约,方为一代神君。杀他的人不是我,而是东昆仑盟主石野。”

风君子和羽灵之间的谈话越说越不对劲,他怎么把什么话都说出来了?我赶紧插话道:“风,风仙师,和羽灵掌门说这种话……”

守正真人在旁边拉了一下我的衣袖,皱着眉冲我摇了摇头,那意思是既然风君子说了就说了吧,看神情他也觉得有些不妥。羽灵的声音变的有些发涩:“公子对我说这些,想让羽灵如何在西昆仑自处?”

风君子:“周春不死,两昆仑难安,说别的也没用。周春一死,太道宗虽然势大但难成西昆仑领袖,你妙羽门就是西昆仑第一大派,这也是我愿意看见的。茫砀山道场不交给你又交给谁呢?……你不会把我说的话告诉周春吧?”

羽灵:“我只能当作都没听见。”

风君子:“你心里明白就行,可以当作我没说过。我说的话只是我的想法,与东昆仑其它人无关。实际上我忘情宫在东西两昆仑之外,我只是个旁观者。”

羽灵:“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风君子:“想问就问。”

羽灵:“我们有再见的时日吗?”

风君子笑了:“你面前站的又是谁?”

羽灵:“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风君子的神色有些莫测:“红尘重定,我方可历劫而回,恐怕到那时候才能回答你。”

听他们把话说到这里,我心里的感觉也很复杂。羽灵现在的地位很微妙,她需要做一个选择,在周春和我石野之间。如果说羽灵原先还是中立的态度,那么以后她无法中立。实际上她答应了我的请求又同意接受风君子的礼物,就等于做出了选择。

不必再多说了,我上前道:“时间不早了,风君子你只剩下一夜时间,我们还要赶回茫砀山。”

……

昆仑群峰间,虚空瑶池外,东昆仑一众修行人正在翘首等待。时间已过黄昏,满山积雪映衬满天星光视,绯焱站在众人最前,脸上有担忧和不耐之色。正在此时远处的虚空中发出一阵阵强烈的波动,如幻境呈现空间裂隙,飞出四条人影。进去三个出来四个,众人也很意外。绯焱一眼看见了白袍飘飞的风君子,脸露喜色,紧接着又看见跟在风君子身后面戴黑纱的羽灵,不由眉头又是一皱。

风君子飞在空中就察觉到了绯焱的神色变化,直接落到了她身前。落地之后顺手将黑如意抛给了阿秀,又解下雪葫芦扔给了我,同时将须弥神罩扔给了守正真人。他叫道:“阿秀,黑如意从哪里来送哪里去。石盟主,多谢你率众人相救,这一壶美酒就算我的谢意了。……羽灵掌门,明天日出时茫砀山接我。”说完拉起绯焱的手,两人飞天东去转瞬不见。

我和阿秀接过东西倒没什么,须弥神罩空中飞来把守正真人吓了一跳,他本已落地立刻又化作一道金光飞起,金光中又分出另一片金光这才收了须弥神罩。风君子很潇洒,带着绯焱就这么走了,他还有一夜时间。想想绯焱我也觉得感叹,自从茫砀山破阵她转刺化仙霞舍身救君子之时起,我想她已经选择了面对新生。只可怜她苦等数年,也只得今日一夜相聚,风君子单独与她飞去也算聊以安慰。

刚刚得到八十一只琼玉杯,正好分给众人饮酒。这雪葫芦里的酒不仅是滋味美,而且是调理补养的良药,正适合久战破阵之后的众人饮用。小小的一只雪葫芦,六十多人人手一杯,连尽三巡酒也没有倒完,晃一晃里面还有半葫芦酒。后来我才知道,我在梅花圣镜中窖藏的十八瓮美酒,让他一葫芦装走了一半。

酒已饮毕,众人纷纷称赞,都觉得神清气爽就连受伤者都觉得恢复了不少。我们又结阵飞向茫砀山,羽灵一个人远远的跟在后面。仍然在破阵之处落下,看不见风君子,他应该与绯焱在几里之外的山中。我们为什么不走?因为第二天要以须弥神罩布成福地洞天。

夜深了,茫砀山中风露微寒,众人都在各自调息静坐,只有羽灵一人看着曾经是须弥神罩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孤零零的坐在远离众人的地方。我不想过于冷落了她,走过去与她并肩坐下。阿秀见我跑到远处与一个女子单独坐在一起,也想过来,却被紫英拉到了一边。

“好酒,好美的葫芦。如果他将这只葫芦送给我而不是须弥神罩,我会更喜欢。”羽灵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我说话。

“你说这种雪葫芦吗?出自东昆仑海天谷,道友喜欢我可以叫人送去给你。但是风君子这只雪葫芦,他恐怕不可能送人。因为这只葫芦是一个人的纪念,那是一位无论心地还是容颜都绝美的女子。”

“女子,是那位红衣道友吗?”羽灵问我。

我摇头道:“不是,她已经死了,尽管有来世但已不是当年。……”我对她讲了风君子与七心的故事,从头到尾用了很长时间。羽灵一直在默默的听,听到最后忍不住将手伸进了面纱之内,她一定在抹眼泪。我说完只听她颤着声音道:“我明白为什么他不肯揭我的面纱了,他一定是想起了她。”

……

据风君子后来“回忆”,他在茫砀山“迷路”了,不是自己记不清路,而是地形莫名发生了改变。这一切怎么解释呢?风君子认为是地震发生的前兆,因为他亲身经历了一次大地震,一座山都崩了!幸亏那时他已经下了山,否则凶多吉少。

他在山中困了十几天,同去的野外探险队友报了失踪,搜索未得都已经散去了,只有他的“女朋友”羽然一直在找他。终于在地震后的第二天羽然找到了他,并陪着他一起返回了浙江嘉兴。不管所发生的事情合不合理,风君子的“经历”就是这样。

回到嘉兴海盐之后,风君子病了,一连很多天忽冷忽热浑身无力,几乎是卧床不起。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山野中被困十几天可能会坚持住,求生的信念使身体与精神都保持在一种最佳的状态。但是一旦获救,身心松弛下来,种种不适的后遗症就会发作。风君子被唤醒神识的那一天一夜,策算无遗几乎什么都算到了,恰恰忘了给自己退病。

风君子在单位住的是集体宿舍,他们单位的单身宿舍条件还不错,一套房子里有四个单间,共用一处卫生间与厨房。当时宿舍里住了三个小伙,还有一间屋是空着的。风君子这一病又没有亲人在身边,也不可能都指望别人来照顾,于是他的女朋友羽然就留了下来。羽然住在了他们的单身宿舍那间空着的屋子里,为了照顾风君子方便。虽然招来不少风言风语,但身为西昆仑妙羽门的掌门人羽灵哪会想到这些?

羽然守在风君子身边这一照顾就是半个多月,风君子的身体才逐渐恢复。如果从正常的男女感情角度,风君子对羽然的好感可想而知,也许他心里想的是两人的关系该定下了,难得碰到这样温柔体贴的好姑娘。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大大出乎他的意外,他的女朋友走了,和他分手了,原因据说是要出国。

羽然去了哪里?风君子也不是十分清楚,美格兰、法利坚、加兰西、英拿大?也许都有可能,反正羽然与他分手离去,再没有联络。风君子又一次很无辜的失恋了,郁闷了很久,有一阵子天天骂洋鬼子,认为自己前世一定和八国联军有深仇。他这边刚刚开始骂洋鬼子,那边就立刻被单位派到北京对付七国联军去了。

风君子被派出到北京参加核电站二期工程的出口信贷谈判,谈判的对手有七个国家的代表,包括各大银行与企业。所谓出口信贷是一种有附加条件的国际贷款,外国银行贷款给你,但要指定你买他们国家的设备。这一谈就是半年,谈判基本结束之后风君子却走了,离开了他在原子能情报所的那间办公室,也离开了那家前途很好的单位。他只身去了滨海,那是他曾经上大学的地方。

风君子后来曾行走全国各地,但主要还在滨海定居,他选择了一份形象似乎不是很好的职业——证券分析师。就是这样一种普通人的生活,去经历他的世间劫。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也经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请看我的另一部著作《鬼股》)。

暂时不提风君子在人世间的生活,风君子从茫砀山走后的第二天我就开始忙碌起来,首先是要展开须弥神罩在茫砀山原处建造一处洞天道场。须弥神罩在守正真人手中,守正真人跟我开了个玩笑,将神罩给我拿在手中试试。我接过神罩才明白陶然客看见风君子单手持罩飞天为什么会吃惊?这须弥神罩看似海碗大小,握在手中却重如山岳!我带在身上也许勉强可以飞天,但那速度不会比麻雀快多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