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回 文章千古事,寒窗十年期(下)

他可真会打蛇随棍上,竟然现在就想着去东昆仑占地盘,我断然摇头道:“不可以乱来!”

周春:“那石盟主是什么意思?”

“你应该知道东昆仑有修行三大戒,而西昆仑近年有人行走之时,诸般戒律皆破,此万万不能容。”

周春:“那你的意思就是要我们尽量守你们定下的规矩?”

“不是尽量守,而是必须守,如有违反,天下共诛之!不是我东昆仑同道共诛之,而是东西两昆仑同道共诛之!”我终于说出了立新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两昆仑共诛之。

如果不立下这个规矩,有人在人世间扰乱红尘,又跑到昆仑仙境躲起来,我拿他还真没办法。我不能仅依靠东昆仑的力量跑到昆仑仙境追杀,那样名不正言不顺,还容易引起更大规模的冲突。这需要西昆仑各大门派和一众散修都点头才行,将来出现这样的情况处置时才无话可说。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外国鬼子跑到中国来乱搞,搞完了拍屁股走了,还没地方抓去,就算追到地方还不认帐——这样万万不行!

周春一皱眉头:“这是红尘中的事,你却想把规矩立到了昆仑仙境中?西昆仑中若有人在人世间违戒,你们东昆仑尽可出手处置,但要我西昆仑同道在仙境中一同出手,是不是没有必要?”

“很有必要!红尘戒律不在于戒律本身,而在于行走红尘的护道尊严,人人有自觉之责。”

周春:“既然石盟主想把规矩立到了西昆仑,要约束两昆仑众人。那你等行走昆仑仙境,我是不是也可以立个规矩,约束东西两昆仑之人?”

我笑了:“当然可以!只要合理合度,众人公断而从。如果你有想法,现在就可以说出来。”

周春:“那我要招集仙境同道从长计议才行。但我现在可以告诉石盟主,仙境中人久未涉足人世,想法与你不一样,定出来的新规你未必能同意。”

“同意不同意,你拿出来试试,如果能定下新约就相安无事。如果谈不成,你们也不必去东昆仑,本就不是我请你们来。”

周春:“那石盟主你看我们何时再议?届时恐怕要广招两昆仑众人共商。”

何时再议?如果真到了那时候谈不拢,恐怕情况又与正一祖师千年前招集的正一三山会类似。我正在思索,却听风君子和守正真人说话——

风君子:“守正师兄,依你看,石野什么时候能斗法胜过周春?”

守正真人:“周春也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斗法取胜有各种机缘相合,不是那么简单能断定的。况且就算石野修为更进,那周春的修为就停止不前了吗?”

风君子:“如此说来很多年都没希望吗?”

守正真人:“那也未必,石野这孩子福缘甚厚,修行之精进天下少有,总之除了七叶我还没见过能超过他的。”

风君子:“怎么除了七叶就没有人?我呢?”

守正真人:“你是人吗?”

风君子:“不跟你扯这个,你倒底什么意思?”

守正真人:“丹道境界越往后突破越难,保守估计,石野能够修成化身当有十年时间。”

风君子:“就算化身五五也未必赢得了周春,那老东西修行了多少年?在昭亭山上你可是看见过他三头六臂的神通。”

守正真人:“如果是七叶来,手持呈风节绝对可以与周春一战而定。至于石野嘛,有另外一个办法,只要他修成化身,绝对不会输。”

风君子:“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馊点子快说!”

守正真人:“周春在昭亭山上化出三头六臂,再有十年石野也可以。他只要化身为三,分别手持正一三宝,别说周春,恐怕你碰见了也得躲远点。”

风君子呵呵笑:“这主意不错呀!你老人家当年考举人的时候是不是也做过弊?”

奇妙的是,这两人就站在我身侧根本动也没动,也没有在说话。我听在耳中就明白了,这是耳神通境界的一种——无语观音。他们说话不是用神念传来,就是让我在耳中听到,不论我本人有没有神通。而我听见的就是明明白白两人的笑谈,可其它人听不见。世上神通有很多种,比如佛门谈眼神通,就有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等。丹道不谈这些枝节,顺其自然而已,各种神通在于修为境界和运用巧妙。

我的耳神通初学自风君子,后又学自法源禅师,再到正一三山会上更进一层。从能听极远到极近,又得到过耳能详的声闻成就,后来领悟了声闻知慧与妙语殊胜。今日莫名听他俩一席笑谈,突然又领悟了耳神通中“无语观音”的境界。其实谈耳神通,层层往上的境界分别是:谛听、声闻、妙趣、观音。只是丹道修行并不刻意讲究,巧妙自己领悟,师传并不偏重于神通。

老奸巨滑和小奸更滑在身旁看似闲聊般的神通谈话,等于在给我支招。两昆仑立约之事急不得,更不可能在今天就谈定,至少要等到我本人能够斗过周春之后。他们建议是十年,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

今日拿下钟氏兄弟,借机夺了仙府,也篡了万法宗的宗门传承,这些事做的有理有节别人说不了什么。但借此机会与西昆仑立约,就有上门相逼之意,西昆仑众人不可能心服口服。立约不能强逼,而要让众人自觉,需要有一个时间让所有人都好好想一想其中的道理所在。还有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两昆仑都可能提出来新约的内容,而西昆仑的核心目的就是想行走东昆仑,所受的约束越少越好。立约之时如有冲突,恐怕避免不了我与周春之间的冲突——谁说了算?

像我和周春这种人之间,谁也不会随谁的心意而变,就像当年的风君子和七叶,论道无果终究还是难免一场斗法。斗法胜负对彼此的心志并无影响,影响的却是其它人,事情有时就是这么无奈。如果我不是周春的对手,恐怕也成就不了一代神君的功业,就更不能谈相安两昆仑于人世间。我宁愿到最后的争斗只发生在我与周春之间,而不愿意见到东、西两昆仑修行人起更大规模的冲突。

守正真人与风君子说话给我听,我在边听边想,那边周春仍然在侃侃而谈:“石盟主,你我都是修行高人,此生求索大道天机。若纠缠于红尘为念,处处羁绊而离本心,恐未必有所真得!……高人行走红尘逍遥自在,或点化众生,但终究不能为众生所累。这个道理仙境中人人皆知,恐你所欲立之约非我所欲立之约。”

我笑答道:“周宗主口才不错,说的挺好!点化众生,也只渡有缘人,顽石点不了头你也不必勉强。你我在红尘中知世间相,知如何悟、如何历、如何离,不必矫意清高自以为太上,此非真太上。……游戏红尘,点顽石为金玉,偶尔为之无伤大雅也没人会真的计较,同道一笑而已。但若像钟大先生或你弟子周如青那般行止,必诛之。非我欲诛之,应由你首当其责诛之!”

周春脸色一沉:“此是特例,我就不和你分辩了。但行走红尘又何必为红尘所累?在于所得!”

“你只在乎有所得,却忘了根本在于有求于红尘。你我不能空谈超脱,有求于红尘就不能祸害扰乱于红尘。其实说起来我们都来自于红尘,千年之前西昆仑众人也是如此,怎可以乱我等出身的根本呢?”

周春:“看来你我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了?只有来日一番论法而定了!”

我笑了:“周宗主,你没发现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说话,其它人都在思考吗?此事千古文章,怎么可能轻言而定,我们大家都需要好好想一想。……俗话说十年寒窗用尽,千古文章方成,立新约之会,就在十年之后如何?”

周春沉吟半晌:“十年之约,我同意。”

我又向周围看了一圈,问道:“诸位西昆仑的同道以为如何?”

陶然客想了想也点头:“既然仓促难决,等十年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西昆仑已经等了一千二百年。”

羽灵有些发愣的说道:“十年,这么久吗?”

我瞄了风君子一眼,向羽灵施了一礼:“羽灵掌门,等会我还有事想单独向您请教。”

羽灵没有吱声,风君子小声嘟囔一句:“你想的倒挺周到!”

眼见这个话题暂时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我笑了笑又道:“今日定下十年之约,那么周宗主你定个地点好不好?”

周春:“地点就在此处,此处虽是西昆仑,但仙府已被你们所得。”

“那么这十年之中,西昆仑众同道暂时就不要行走东昆仑。依茫砀山赌约,东昆仑众人是可以行走西昆仑的,周宗主有什么意见?”

我只许自己人来,却不许他们人去,听上去有点不讲道理。但是谁叫我赢了赌约呢,如果还退步的话就显的自己软弱了。周春面无表情的答道:“只要勿起争执,不再无端挑衅,我没有意见。”

“那么就没有别的事了,请问这几名万法宗败类如何处置?”

风君子突然说话了:“钟二、钟三两人修为境界仍在,但一身神通被我削去。他们仍可修行,可是除非飞升成仙或了悟前非,否则此生不能再用神通。……这三名弟子,被我废了修为散去一身功力,我这人脾气不好,下手重了些,谁叫他们拜错了师父?不过根器未损,还可以从头开始修行,能够避免以前所走的弯路错路也算再结福缘。我的弟子昆山子目前情况也是如此,如此也不算不公平。……人在这里,我就不管了,你们处置吧!”

风君子话说的轻巧,他不管了让我们处置?其实他自己早就处置过了!他对钟二、钟三的惩罚很有意思——他们以前是怎么欺负人的,就让他们变成曾经受欺负的那种人,这是风君子一惯的风格。至于那三个徒弟也够倒霉的,本来应该是门中修为最高的弟子,估计在万法宗也是嚣张惯了,现在突然变成了修为最低的,如果他们还愿意留在万法宗的话。

周春毕竟有西昆仑领袖的气度,并没有继续和风君子计较,朗声道:“钟氏兄弟举止乖张残害仙境同道,钟大已死,钟二、钟三也自食其祸。这两人就放之江湖,自生自灭为散人去吧。至于钟镇等三名弟子,如欲留在万法宗中继续修行则可留下,由陶然客道友率一众散修高人照看仙府暂理宗门。石盟主你认为这样可以吗?”

“很好很好,周宗主处事果然公断!如今万法宗之事已经了结,十年之约也立,是两昆仑美事。在此敬诸位同道一杯薄酒,以谢盛情,饮完这杯酒我等就该告辞了!也许十年后才可再见。”说话时我往旁边一伸手,风君子将腰间的雪葫芦递给了我。我拔开了塞子,整个天空都弥漫出一片诱人的酒香。

“人间如此佳酿,昆仑仙境从未曾见!……真是不好意思,你们远来是客,还要用你们的美酒来招待。……万法宗仙府中有琼杯吗?儿郎们快拿来!”陶然客闻见酒香就赞叹道。

此时我们已经落下云端,站在万法宗仙府门前的广场平台上。那边万法宗弟子见换了领导,早有识趣的去仙府中取来一套玲珑剔透的琼玉杯,给在场的高人每人一杯。好漂亮的杯子呀!纯白中带着似青似黄的光泽没有一点杂质,握在手中有温寒两气交错,竟能随杯中酒性而变,更添三分滋味!仙府中的东西真是了不得,我在东昆仑开酒楼这么久就没看见过这么好的酒杯。

我手持雪葫芦给每人斟满一杯酒,酒香四溢满山皆闻,交谈中才知道,万法宗仙府所在的这座山就叫作闻醉山。风君子雪葫芦里的酒绝不是一般的酒,但却没想到是如此仙酿,这酒闻上去竟然十分熟悉。靠!这是我家的酒,是紫英取芜城酒厂古窖里的原浆并以黄芽丹调制,窖藏在梅花圣镜的美酒。是我准备在三梦宗开宗典礼时用来待客的,风君子怎么知道了还偷出来了?

一杯饮尽,向众人告辞,我对陶然客道:“这一套琼玉杯我很喜欢,可以拿走吗?”

陶然客:“仙府是昆山子的,东西石盟主尽管拿去,闻醉山仙府中共有九九八十一只琼玉杯,你都携去待客用好了。”

我收起了琼玉杯,向羽灵道:“羽灵掌门,可否随我到东昆仑暂走一趟?我有事相求,时间不长,不日即可回转。”

我找羽灵有什么事?还不是风君子的事!首先要把风君子送回茫砀山,再找一个人向他解释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然后把他送回浙江去。当他又封印神识之时,人世中不会记得昆仑仙境中的经历,只会记得自己在茫砀山迷了路困了十几天才下得了山。既然是羽灵把他骗来的,那就应该由羽灵再把他骗回去。

风君子沉着脸不说话一挥黑如意转身就飞走,我与守正真人对视一笑跟着风君子飞去。羽灵身后的弟子不放心上前相问,羽灵却一挥手让他们留下自己也随我们飘然飞来。回去的速度极快,时间不大就到了瑶池上空,我突然停在了半空。最前面的风君子回头问我:“石野,你怎么不走了?”

守正真人:“既然把妙羽门掌门叫来了,总得说几句,外面人多,这里说话才方便。”

风君子:“那你们说吧,我到昆仑山上等着。”

守正真人一挥手:“那你就去吧,我们说话就行。……你怎么不走?”

风君子:“算了,我也看看你们说什么。”

看风君子想留下又要走的样子,我忍住了没笑迎上后面赶来的羽灵:“羽灵掌门,麻烦你了。”

羽灵面戴黑纱在空中答道:“石盟主不必客气,有话就请讲。”

“我想托你走一趟东昆仑,将一位无辜而不知情的人送回浙江嘉兴,并好好想想如何与他解释这十余天来所发生的变故。”

羽灵点头:“我做的事情,本来就应该由我来善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