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回 文章千古事,寒窗十年期(上)

我点了点头,陶然客也立刻点了点头,周春看着羽灵,而羽灵看了看风君子也点了点头。我问周春道:“周宗主,此地你我两人公证,你看风宫主可不可以出手?”

周春叹了一口气沉吟道:“恩仇何必纠缠太深,风宫主就算杀了钟三又能怎样?况且万法宗弟子如云,他一个人……”

风君子打断他的话道:“谢谢老王你关心,我就一个人,有多少人愿意帮钟氏兄弟我单挑他们全部!……我想在这里打一个赌,与钟三先生动手,钟三先生也可以叫帮手。但我有一个条件,这是万法宗宗门传承之斗,出手者都要用万法宗大袖遮天的法术,我也一样。你们有多少根袖子一起上,我一个人单挑就够了。如此也不辱没万法宗的威名!”

风君子嘴里说单挑全部,但提出来的条件很聪明,万法宗大袖遮天的法术除了万法宗弟子没别人会。真要和风君子斗肯定在天上,其它人插不上手,而万法宗现在飞天高手除了钟三之外只有三个人,风君子等于是以一敌四。

周春沉声问道:“不知道风宫主想赌什么?”

风君子:“我只管动手不管赌约,你们不是喜欢打赌吗?上次连我都赌进去了,这次再让你们赌一回,周宗主和石盟主还有钟三先生商量着办吧,商量好了我就要揍人了!”

风君子动手,却要我们说出赌约,所谓赌约其实也就是分出胜负之后的处置。我有绝对把握他能赢,且不说神通如何,而是万法宗的道法秘典《万流归宗诀》早就在风君子手中。我与钟大、钟二都交过手,大袖遮天的法术在于神奇难测,而知己知彼借法破法是风君子的最擅长。我笑着问周春:“周宗主,风宫主一定要我们划个道出来,我也不偏私,就加一个彩头。他们既然用万法宗道术相斗,那么这本《万流归宗诀》的归属就由斗法而定,也好了结万法宗的传承之争。”

周春没答话,陶然客哼了一声:“我不论万法宗的传承如何,伤人夺府之事,一定要给个交代。既然有风宫主为昆山子出头,我就在一旁静观其变。若有他人插手袒护,我们一众散修也不能答应。”

妙羽门掌门羽灵小声的说了一句:“钟氏兄弟能否领万法宗本不是问题,但万流归宗诀出现在他人之手,风宫主又要以大袖遮天法术相斗,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希望风宫主不要过去托大,以一敌众是否勉强?”

见众人都表了态,周春只有故做姿态的发言:“以大袖遮天的法术定宗门正传,这相当于门内较艺,不可伤人。”

风君子:“我不会杀了他们,我要夺仙府重正万法一宗。如果我输了,由东西昆仑两位盟主处置,如果我赢了,钟氏兄弟也由两位盟主处置。无论结果如何,只希望你们秉公不要偏私而已。”

陶然客:“风宫主尽管出手,就算你输了,也只是报私仇未成。万法宗的事情,对错并不因此改变,我们大家还是要计较的。”

众人你言我语,却把钟三先生晾到了一边。万法宗弟子虽多,但此刻别人却说不上话,况且风君子并没有侮辱万法宗,而是把矛头对上了钟氏兄弟,不仅追究与昆氏夫妇的旧怨,而且扯上了万法宗的正传。钟三此时还不表示的话,那他以后也无法在宗门立足了。只见他挥衣袖指着风君子道:“这位公子真的欺我万法宗无人吗?竟然要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宗门?”

风君子摇头:“错!我要以万法宗道术与你们钟氏兄弟斗法,你愿意叫多少人来帮忙都行,但只能用大袖遮天的法术相斗。”说完一挥袍袖飘然飞去,直飞到那座被削平顶端的山峰上空,远远道:“我准备好了,有多少人就过来吧。”

钟三硬着头皮一咬牙,率身后三名弟子飞了过去,空中展开阵形从四面将风君子围住。一看他们飞过去,在场其它人也飞天而去在云端掠阵。风君子见钟三等四人已经围好阵形,也不说话,在空中一展袍袖,一只大袖就向钟三迎头罩去。

风君子穿的是白色长袍,袖口上还有银丝刺绣,大袖垂下也只有两尺多长。但他这一袖甩出,至少有数十丈,丝丝银光缠绕的却是一条黑雾状的长袖。他是在袖中手持黑如意,以龙魂大老黑化成长袖卷出。再回头看山下那片药园,周围的黑雾藩篱已经被收回。

风君子一言不发说打就打,钟三先生左右大袖连挥,两片袖里青光迎住黑袖。三只大袖扭转,力量全部击中到虚空之处。这边已经动手,旁边三人也挥出青光大袖,从侧后三面六只袖子同时卷向风君子。风君子原地转身,巨大的黑袖绕着自己也打了一圈,扫开了六只袖光,只见脚下的山峰平顶上一阵烟尘爆出。风君子用移转之力将所有的攻击都卸到了下方,然后身形借力冲天飞去。钟三呼喝一声,四名对手卷起八只大袖也追到了高空。

高空之上,一条黑龙被围在中央,左旋右舞斗八道青光。阵阵力量向四面卷来宛如半空中涌起惊涛骇浪,身形都不动只有长袖飞扬。然而所有的法力攻击都被改变了方向射向四面空处。在空中观战的众人急忙后退,远远的围了一大圈,以免受到法力波及。他们这种斗法太特别了,不是硬碰硬,基本上都是大袖卷出去化解对方的法力,如果化解不了就转移对方的力量,那么站在周围的人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五人越斗速度越快,大袖卷开已经看不清光影。万法宗四人站定方位结阵未动,风君子却动了,身形随着大袖一起飘飞,就像在波涛浪尖之上起伏。八只袖子就像八道旋风,追着风君子的身形纠缠想把他卷进去,可风君子如游鱼一般拖着一道黑雾在缝隙里穿梭。风君子这只黑袖十分古怪,将所有的扭转之力都给卷开了。八只袖子从四面罩来,宛如罗网大阵,交织在一起空间越来越小,渐渐的风君子被逼到了最中心,闪转腾挪的余地也越来越小。

我转眼看了看周围众人,陶然客的神色有些担忧,羽灵带着面纱眼睛不知表情,但身形绷的很紧一动不动。周春面露轻松之色,显然他认为钟三等人占了上风。守正真人捻着白胡子也在笑,显然他也看出了一点门道,或者猜出了一点门道,知道风君子快赢了。

此时空中风君子刚刚将钟三的两只大袖拨开,身后三人的六只大袖同时卷到了,这次他躲是躲不开了。风君子没有回头空中向后一甩袖,黑雾收回露出了黑如意,黑如意划了一个圈,又一只虚空之袖展出,像一道飞索竟然与那六只袖子扭到了一起,打了个巨大的麻花结。大袖遮天精妙之处就是移转虚空之力,现在七条袖子扭到一起,极小的空间内无法移转而开,力量就算移到别处碰到的也是另一条袖子传来的力量,一时之间风君子与那三人在空中都被定住了。

钟三见此良机哪有不动手的道理!右手一挥一只大袖张开,袖口宛如笼状向风君子当头就罩下去。风君子空着的另一只手抬起迎面就去抓这只袖子,然而指尖在袖口上一滑没有抓住,被这只巨袖迎头罩了进去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与另外六只长袖缠绕的黑袖也散开消失了。

一声惊呼发自羽灵的口中,紧接着钟三在空中哈哈大笑一声:“万流归宗,大袖遮天,岂是宵小之辈能轻易偷师模……”

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打断了,只见他的那只青袍大袖在空中突然被一股力量扯碎,紧接着他穿的那一身宽大的长衫也像被点了炸药一样从内鼓起被撕碎成无数片。钟三光着胳膊和腿仅着贴身内衫站在空中,而风君子出现在他身边,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另外三名弟子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发现钟三衣衫碎裂被人抓住,又展开六只长袖急攻风君子。风君子这回不客气了,一只手抓住钟三的手腕,另一只手挥出袍袖,巨大的银丝黑袖与钟三刚才一模一样的动作,从天而降张开巨大的袖口将那三个人同时都罩了进去。紧接着手腕一抖,大袖往下一挥,天上摔下三个人直接落到削平的峰顶。这三人被摔的七荤八素,滚落在地半天起不来。

“万流归宗、大袖遮天,岂是宵小之辈能轻易偷师模仿!”只听风君子在空中哈哈大笑,说的就是刚才钟三没有说完的话。钟三张嘴还想说什么,可风君子已经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在空中一抖手,钟三就像被力量抽干脚下一软,然后就像拎小鸡一样被风君子拎在手里在半空中晃荡。

周春上前一步喝道:“风宫主手下留情!”

风君子突然一转脸看向周春,紧接着一挥手,黑色巨袖又卷出长达百丈竟迎向周春。周春也没想到风君子突然向他发难,在空中紧转身形躲开攻击,然而长袖目标却不是他。巨袖无边向山腰的仙府方向绕了一圈,又凌空收回。众人不解其意,只见风君子一抖大袖,峰顶上又摔出一个人来,看那倒霉德性正是有伤在身的钟二先生。

“有你这么做掌门的吗?门人弟子遭遇变故,你不管不顾只身想溜?看来你伤的不重,跑的还挺快!”风君子在空中喝道。

原来钟二先生躲在仙府中养伤,外面发生的事情也是知道的。他发现形势不好,可能等这边斗法完毕自己也要被揪出来,趁人不备就想偷偷溜走。可怜他刚刚溜出仙府隐匿身形逃往山外,立刻就被风君子发现了。如果在平时他还能招架几下,现有伤在身被风君子一袖子就卷了回来。钟二先生刚刚落在峰顶,风君子一甩手将钟三也扔了下去,在场万法宗弟子一片哗然,却没有人上前相救。钟二先生身为掌门,危难时刻偷偷溜走还让人给抓住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风君子在空中向四面拱手一圈,冷冷道:“大袖遮天如罗网于人,用须弥神罩扣我的主意恐怕就是钟氏兄弟想出来的吧?……万法宗的败类我已经拿下了,诸位商量怎么处理吧!”

说完风君子一飘身形又退到了我的身后,现在的形势成了诸位高人在空中围了一圈,中间是峰顶上五个爬不起来的万法宗“高人”。风君子斗法完胜,而且是有理有节,我要再客气反倒不对了。上前一步向四面施礼道:“钟氏兄弟窃取万法宗正传,其行止奸邪误宗门子弟,又夺昆氏洞府害人性命,其罪不可恕!……钟氏窍取宗门,其罪错与万法宗其余众人无关,万法宗弟子也是受害者,我等在此并无追究之意。……如此时还有愿意追随钟氏于歧途不悔者,可以自告上前!”

我这句话问出,在场却无人应答。也难怪,谁会在这种情况下站出来,那样不就是承认自己是钟氏兄弟的同伙了?周春在我对面也大声说了一句:“风宫主为昆氏夫妇而出手,与万法宗无关,不可伤及无辜!……请问石盟主如何处置宗门之事?”

周春见保不住钟氏兄弟,但还想保住万法宗一脉,他这个想法我很喜欢,抱拳答道:“今日在此只追究钟氏兄弟,无意灭万法宗传承。《万流归宗诀》在我手中,愿意交付正传弟子,整顿万法宗重归正途。……昆山子如今重伤未愈,风宫主也不便在西昆仑理事,我就做一回主。将这座仙府与《万流归宗诀》暂时交由陶然客道友保管。万法宗弟子愿意改邪归正重立宗门,那就留下由陶然客道友暂且约束,不愿意的可以自行散去。”

这一手处置学的就是七叶杀抱春夺玄冥一派,但我没有亲自出面,拉上了陶然客。陶然客赶紧推辞道:“在下修为浅薄,况且对万法宗之事并无尺寸之功,怎能无端受仙府担此大任?”

见陶然客推辞我笑着问周春:“周宗主,你看怎么办?难道你太道宗并了万法一门?”

我估计周春心里是希望并了万法宗的,可我这么说他也不好直接答应,摇头道:“钟氏兄弟不适合继承万法宗大位,万法宗弟子中可以再立传人。”

我也摇头道:“师父都这样了,弟子岂能无人指正。今日本来是风宫主为昆山子夺回仙府,斗法以正万法宗传承,你我处置似乎都有些越权。”

风君子在我身后答道:“不用管我,我只是出手而已。这座仙府是昆山子的,可她现在来不了,暂时交由谁来照看你们决定。”

风君子这么说我又劝陶然客:“昆如公夫妇已不在,可是《万流归宗诀》仍在,就请你替万法宗的祖师以及你的侄女昆山子暂时照看这座仙府。……其实,我也不是把仙府送给你,如果风宫主与昆山子同意,将来这座仙府我有别的用处。”

众人一齐问:“石盟主有什么用处?”

“如有朝一日东西昆仑之间再立新约,彼此可以往来交流,那么这座仙府归昆山子所有,但可做为东昆仑众同道拜访西昆仑的落脚之处。”我的意思是将来想把这座仙府变成东昆仑驻西昆仑的“大使馆”。

风君子当即点头道:“我没意见,就这么办。”

这时候羽灵说话了:“陶然客道友,既然如此乃是两昆仑美事,你就不必推辞了。”

陶然客沉吟半晌,接过了《万流归宗诀》,向四面拱手道:“如此,老夫就应承了此事,暂时替昆山子看管仙府。如果万法宗弟子有愿意痛改前非者,仍可留在仙府中职守,但我要另立新规。不愿意继续追随者,请自便离去。就是不知何时才能立两昆仑新约?”

周春见大事已定不可扭转,立刻转移了话题,也问我道:“石盟主此来昆仑仙境,夺下万法宗仙府,是想为东昆仑众人在仙境中寻得立足之处吗?恭喜你大愿完成!……只是不知我西昆仑众人何时才能行走人世间?”

“周宗主话里面有话呀?本来茫砀山赌阵已毕,依赌约东昆仑同道可以在此行走,我做的有什么不对吗?不过以天下同道为虑,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愿意开放东昆仑欢迎诸位同道行走交流。”

周春:“既然石盟主这么说,今日你们来西昆仑占一处道场,明日我也可上东昆仑占一处地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