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回 万宗有为法,甩袖归中流(下)

风君子冷冷一笑,手指钟三:“陶然客,昆如公的下落,你应该问他。”

钟三脸色变了几变,又镇定了下来,对陶然客道:“昆如公夫妇当年发现了我万法宗祖师的洞府,我们兄弟上门交涉,他们自愿让出。随后另寻福地隐居修行,我也没有消息,至于是否去了东昆仑倒是也有可能。……这几位东昆仑来客十分放肆无礼,劫我万法宗灵药,毁我道场神山。陶道友既然是仙境中散修领袖之一,理应与我同器连枝,为仙境同道讨一个公道。我等世代在此清修千年,岂能无端受此外辱?”

需要解释一下,有此情况我也是事后才得知,这陶然客在西昆仑不是一般人物。西昆仑地域广阔修士众多,太道、妙羽、万法是实力最大的三宗。但此地不像东昆仑,有很多自立一家的散修人士分散各地修行,其中也有不少高手。这些人之间多有交流联络,有几位公认的修为最高、交游最广的领袖人物,陶然客也是其中之一。可以说在西昆仑中除了各大派之外,散修一脉也是不容忽视的势力。

散修之间彼此有联络,在西昆仑中也是一种微妙的平衡。一般的散修人士比如小辣椒的父母昆如公夫妇,修为再高也不可能与大派对抗。如果与大派有什么冲突肯定会吃亏,于是彼此相熟者互通有无,也是一种自保之道。可当年昆如公夫妇在仙府中被万法宗包围,来不及放出消息求援,突围的时候受伤过重很快就双双去世。而小辣椒年纪太小不懂事,只知道自己躲起来,才有了后来的那些事。而陶然客,是认识昆如公的!

陶然客听了钟三的话,有些为难的看了风君子一眼,抱拳答道:“这三位东昆仑的道友我今日见过,并不像无端滋事之人。我正在联系相熟的散修道友,商量如何应对东昆仑来客。却发现万法宗道场异相突发霹雳震天,这才率众赶来看看。这里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倒不是很明白。风宫主,听你的口气认识昆如公,而且也与万法宗有什么过节?”

话要分什么人听,钟三和陶然客几句对答,风君子已经听出一些门道。他也不废话,开口答道:“昆如公我不认识,可是他的女儿昆山子现在是我门下弟子。她确实逃到了东昆仑,就是为了躲避万法宗钟氏兄弟的追杀。……陶然客道友如果不信,我以后可以带昆山子来见你。而石盟主与守正掌门,也是见过她的。”

我与守正点头附和,陶然客变色道:“钟三先生,这些是真的吗?你们兄弟为什么要追杀昆山子?”

钟三:“你不要听他一面之辞,那昆山子不知在哪炼成一身邪功,几次三番上门行凶,还杀了我万法宗的两名长老。你若是我,会不会派人追杀她?”

风君子:“我是一面之辞你就不是一面之辞?凡事问因由缘起,你们万法宗为夺仙府重创昆如公夫妇,他们夫妇伤重而死,昆山子这个遗孤可不可以上门报仇?”

看风君子说话时钟三的反应,在场的其它人也能看出来此言非虚。陶然客身后剑芒大盛,一转身形退到了一侧,与我们成品字形站立。那十余位散修人士也结成阵势在他身后排开,陶然客手指钟三喝问道:“当年昆如公夫妇主动退让之事都是你万法宗的诳言?我早就有疑心却一直没有证据,你们害死昆如公夫妇还不算,还要追杀我的侄女昆山子!今日不交代清楚,我等必不善罢甘休。”

情况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西昆仑的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至少陶然客等散修并不站在万法宗这边,这我也看出来了。陶然客称为昆山子为侄女,想来当年与昆如公也有过结交。我们找万法宗的麻烦,陶然客带着一众散修赶到,风君子抬出昆如公夫妇的往事三言两语让万法宗处境不妙。钟三虽然手下人多,但陶然客这边全是飞天高手。

正在此时,远处一声长啸,周春的声音远远传来:“钟三先生,东昆仑的人追到万法宗了吗?……陶然客道友不必动怒,我西昆仑应一致对外,将事情说清楚才行。”远远看见周春带着三人飞天而来,很快就到面前站定,站在陶然客与钟三之间。

周春刚到,另一个方向又传来一声凤啼般的轻啸,一位面戴黑纱的女子身后也跟着三名弟子远远飞来,是妙羽宗的掌门羽灵到了。羽灵看见了一身盛装的风君子,面带黑纱不知表情如何,身体却微微颤了颤。她没有说话,率三名手下静静的站在一旁。

关键时刻周春赶到了,风君子冷哼一声,又偷偷瞄了羽灵一眼,飘身形退到我身旁。他对我耳语了几句,袖中又塞给我一样东西,然后在身后轻轻推了我一下。那意思是既然周春来了,我这个盟主就应该出面了。

我上前微笑抱拳道:“周宗主、羽灵掌门,诸位来的好快呀!”

羽灵回了一礼没有说话,周春也笑道:“应该是石盟主来的快才是,这么快就追入了昆仑仙境,还出手毁了万法宗的药园神山。赌约已毕我等退回西昆仑,难道石盟主还不满意吗?”

“没什么满意不满意的,别忘了我们有约定,只要按期破了绝空大阵,东昆仑修士就可以行走西昆仑。我等好奇来参观参观不可以吗?”

周春手指远处那座被削平顶端的山峰:“有这么做客的吗?”

我还没答话风君子在我身后忍不住了,插腰喝道:“用你教我怎么做客?是谁出的绝户点子把我扣在神罩中?王逍,你可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从小就认识你,没把你当西昆仑的周宗主,只把你当卖耗子药的朋友!老朋友见面,你就能下那种毒手?还有脸说我们!”

守正在一旁劝道:“风宫主不必生气,周宗主做为西昆仑大派领袖,行事当然要为西昆仑众人考虑。虽然这事做的太过小人阴损,但也有原因。……自我介绍一下,我法号守正,是正一门当代掌门,周宗主曾经登门拜访可惜未能见面,今日终于如愿了。我是追随石野盟主而来,东西两昆仑之间的事情,由石野盟主言定。”

守正劝住风君子又把我推到了前台。周春向我道:“既然东昆仑以石野盟主为首,那么今日万法宗之事又怎么解释?”

陶然客插话道:“万法宗之事恐怕不是东西昆仑之间的事情,而是你们各大派与我仙境众散修之间的事情。我刚刚得知,钟氏兄弟二十年前夺仙府并出手导致昆如公夫妇重伤致死,这笔帐还是要算清楚的吧?周宗主如果偏私,如何能在仙境中服众?”

周春:“此事我必不会偏私,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只是东昆仑三位高人气势汹汹的来了,一言不合便出手挑衅,先将外事商定,再解决内事纠纷如何?”

陶然客:“先处理好昆如公夫妇的事,再谈如何接待远来之客吧。”

周春一皱眉正在再说什么,我赶紧上前劝解道:“我等是客,而诸位是主,俗话说客强不欺主,我不想因为我们的到来引起西昆仑各道友不合。陶然客道友如果想为昆如公夫妇讨个公道在一旁静观即可,自会有人替昆山子出头。而我身为东昆仑盟主,也决不偏私东昆仑之人,既然今天当事人都在这里,风宫主有什么话都说明白了吧。我想我与周宗主都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周宗主你说呢?”

周春一看我把他拉上了,不答话却问羽灵:“妙羽掌门,这位忘情公子要向万法宗寻仇,而我等就袖手旁观吗?你意下如何。”

羽灵声音有些沙哑:“周宗主也不必急于插手,先让他们把话说清楚也好。我刚才听的不是十分明了,似乎是风宫主要为昆如公夫妇的女儿出头,并非为东昆仑来寻事。”

羽灵居然是这个态度,站在中间两不相帮,这下就足够了。我笑道:“如此就让风宫主与钟三先生之间说个明白,我等就在一旁做个见证吧。”

风君子听我这么说又一纵身蹦到了前面,手拿黑如意指着钟三的鼻子:“听见了没有,要我跟你把话说清楚。昆如公夫妇是不是你们兄弟害死的?”

钟三先生脸色铁青,但他现在还算能沉住气,缓缓答道:“这座仙府是我万法宗祖师仙长飞升后遗留,仙府中一器一物都是万法宗的宗门遗物。昆如公夫妇偶尔发现仙府据为已有,我等上门理劝不听,反而恶言相向翻脸动手。这恐怕也怪不得我们钟氏兄弟吧?”

风君子笑了:“万流归宗、大袖遮天,这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妙道法,由你们钟氏兄弟来传承实在是糟蹋了!……不知你们兄弟从哪偷学的万法宗的道术,万法宗祖师曾经用过的东西就是你们的了?这是哪家的道理!”

钟三怒道:“风宫主的言语怎可如此放肆?我们钟氏兄弟是万法宗正法衣钵传人,哪有偷学之说?继承宗门器物也是理所应当。”

风君子怪怪一笑:“正传弟子?你怎么证明?”

钟三:“风宫主不要胡搅蛮缠,这是昆仑仙境数百年来同道所公认。”

风君子:“我不管什么公认不公认,现在外面假冒伪劣的东西太多,没想到昆仑仙境也受污染。你言辞凿凿说自己是万法宗正传。那我问你,宗门正传最重要的信物——《万流归宗诀》密典你拿得出来吗?”

钟三眼睛闪过一丝慌乱之色:“宗门密典当然在我二哥钟二掌门处,怎可轻易示人?”

风君子:“别跟我这套,糊弄别人还可以,你也不看看这里有多少大派掌门?你只要把《万流归宗诀》拿出来给我看一眼就行,我是在世仙人,假的骗不了我。只要你拿出来,我立刻向你赔罪,并请东西昆仑两位盟主来处罚我。”

钟三先生有些招架不住,瞪眼道:“我万法宗最高道法口传心授,不立文字,没有成册的万流归宗诀。”

风君子又笑:“你糊弄不懂事的小孩呢?若长者仙去弟子境界未到,万法宗岂不是绝传了?心法可以用心印留下传给弟子,口诀还是要立典的。这里的人都明白!”

钟三把脖子一直,有些耍赖道:“就算别的门派如风宫主所说,我万法宗就是这样,恐怕这不关你的事吧?”

我这时候插话了:“钟三先生一会有说一会说没有,在天下高人面前何必言辞不实呢。……你看看我手中是什么东西?”

说话时我掌中亮出一物,是一本薄薄的绢册,淡黄色的封面上写的正是《万流归宗诀》这五个篆字。众人看见了都大吃一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我将这本书扔给了钟三:“钟三先生,是真是假你最有发言权。”

钟三先生双手发抖急急翻书:“这,这就是——这其中确实有万法宗道法口诀,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正的万流归宗诀原本?”

“想辨真假还不简单,在场诸位都是一等一的神通高人,看一眼心里就清楚了。”

钟三先生将绢册握的紧紧的:“我万法宗最高的密传法诀,怎可以轻易大举示众。”

这时风君子突然大喝一声:“钟三!你还要不要脸了?明明是石盟主拿出来的东西,怎么又成了你家的最高法诀?……别丢人现眼了,将《万流归宗诀》还给石盟主。”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钟三,钟三无可奈何的将绢册又抛还给我。我向众人笑道:“这件东西其实是风宫主交给我的,他说西昆仑万法宗宗门传承信物不敢私藏所以暂时交给我这个盟主保管。等把万法宗的事情搞定了,自然会再赠正传之人。”

钟三颤声道:“既然如此,还请石盟主完璧归赵。”

我冷冷一笑道:“你别跟我说,去跟风宫主说,等你们把事情交代清楚了,我也自会将《万流归宗诀》交给正主。”

钟三问风君子:“请问风宫主是在何处得到的本门秘典。”

风君子:“不是你家的秘典,是昆家的秘典。昆如公夫妇临终之时传给了昆山子,后来昆山子拜我为师,又将这部秘典交给了我保管。”

钟三擦了擦汗大声道:“这就对了,昆如公发现祖先洞府,又发现了留在洞府中的《万流归宗诀》,我们上门就是为了求回祖师遗物。”

风君子:“对什么对?《万流归宗诀》根本不在你们手中,按照修行界的规矩,你们钟氏兄弟只是有缘门生而非正传弟子,我想这个规矩在西昆仑也是一样的吧?……既然借人屋檐避雨,竟然翻脸鸠占巢穴。昆如公夫妇已死,现在谁也无法证明他们是怎么得到的《万流归宗诀》,但我只看信物,昆家才是万法宗正传。……今天,就请你们钟氏兄弟卸了弟子身份,赶紧让出仙府吧。”

钟三额头全是汗,也怪他们当年的事情做的不干净,夺了洞府却没有将这本秘典得到手。现在只有硬着头皮不认帐了:“道法传承在于人,而不在于册。一本《万流归宗诀》说明不了什么。”

风君子这回没生气,反而点头道:“说的有道理,我不反对你。如此说来传承在于法,而不在于物,这座仙府并不随传承,你们夺宝害命,就别怪我来报仇!”

钟三已经被逼到了墙角,还在挣扎辩论:“昆如公夫妇因伤而死,可昆山子也杀了我万法宗两名护法,这帐怎么算?”

风君子:“既然双方都有死伤,我也没有办法纠缠。我不是卖耗子药的,你也不是耗子,我大老远来到西昆仑不是来杀人的是来讲道理的。……此恩怨不谈,你们既然能夺昆家的仙府,那我也能替昆家夺回来,今天我是来替昆山子夺回家园的。”

钟三:“那也应该是昆山子亲自来,风宫主并非我昆仑仙境中人。”

风君子:“我确实不是本地人,可西昆仑众位高人用须弥神罩扣我,破阵之时昆山子为救我而身受重伤,一身神功散尽。她想来讨还公道现在也没这个力量,因为你们的错,我受了她的恩,而且我还是她师父,今日替她出头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在场诸位高人见证,我可不可以找钟氏兄弟报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