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回 风怀直恩怨,立身正衣冠(下)

不提众人如何赶往昆仑山,我们三人乘云气、驭飞龙,游天万里来到昆仑上空。古称昆仑,并非仅仅是指现在地图上标注的昆仑山脉,而是指九州一切山川地势的源头发端。如果一定在地图上找,那么喀喇昆仑、可可西里、祁曼塔格、阿尔格、阿尼玛卿、布尔汗布达、唐古拉、念青唐古拉、巴颜喀拉等巨大群山皆属昆仑脉络。而传说中的瑶池,就在群龙聚首的地脉汇集中枢。

飞过青海玉柱峰再西行千里,已来到连绵雪峰与庞然冰川环抱之地,放缓速度分开身形停在一座不知名的巨大雪山上空。此处地势极高、风雪极寒,常人到此别说会不会冻死,就连呼吸都非常困难。若修行不足,普通的修行人也不敢贸然登临此处。

守正真人望这群峰之间一望无际的冰封雪谷,沉吟道:“根据历代相传,瑶池就在此处。”

风君子:“恩,小辣椒告诉我的也是这个方位。”

古代神话传说的仙境瑶池,难道真的存在?守正与风君子都说瑶池就在此处,可这里只见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天地苍茫一片。我默运眼神通神念开盍极目望去,嘿嘿,还真看见了!我看见什么呢?千里天池波光浩淼!

在这昆仑群峰环绕之间的巨大冰川上方,居然有一湖天池荡漾,从高空一眼望去水面有千里之广阔。看湖面的高度,恰恰与周围雪山的最高峰平齐。不要误会群峰之间真有这么一池湖水虚悬,但我所见也不是幻象——它是另一天然洞天空间的景物,恰恰在此重叠。

风君子回头看我:“石野,瑶池上空就是东、西昆仑往来门户,进的去吗?”

我晃了晃青冥镜:“你问我吗?我有这个,当然没问题。”

风君子一皱眉:“谁要你用这个?动脑筋想想,西昆仑跑出来那么多人,他们谁也没有青冥镜!”

守正真人说话的态度要温和得多:“昆仑仙境内外有别,从那边看穿门户奥妙也许更容易。石野你看,只要能以神念洞穿彼端所在,以飞天法力御无形虚空,昆仑仙境门户自然开启。”

风君子又加了一句:“道理就和我最早教你的破壁拳一样,不过是虚实不同、境界更高而已。其实昆仑仙境乃天成福地,不亲手试一试很难凭空得知门户奥妙。我估计西昆仑那些人不是自己看破奥妙,可能由前人传承得知。”

守正真人问:“破壁拳是什么法术?”

风君子答:“我自创独门小技而已,门道当然不能告诉你,其实就是石野当年在齐云观闹事的功夫。……石野,就与破壁拳要以金龙锁玉柱护身一样,穿行此门户也要御器护持全身,空间变换时有破碎虚空的力量冲击。”

守正真人突然又问了一句:“这些都是你站在这里看出来的?不是忘情宫历代相传?”

风君子反问:“你说的那些都是你凭空而见?不是正一门历代掌门所传?……别忘了我生而为仙,可以自由穿行结界洞天。”

这两人的话越说越不对,一开始是在告诉我怎么进入昆仑仙境,后来变成了互相别苗头。我赶紧插话道:“多谢二位指点,能进去就行了。时间有限,我们走吧。”

风君子:“慢着!进入昆仑仙境之前,总得商量个规矩。我们三人小组要选个组长才行,否则那么大的地方,我要往东他要往西,听谁的好呢?”

守正真人:“风君子,你我虽然同辈,但我比你大了一百多岁,应该以长者为尊吧?”

风君子:“您老人家确实比我多了一百多年的阅历,但真要斗智斗力,我未必输给你。我是在世仙人,不能以年岁相教吧?”

守正真人:“话可不好这么说,三人行必有我师。”

风君子:“不错,我就是石野的师父。”

守正真人笑了:“我给石野易筋洗髓之时,你恐怕还穿着开裆裤吧?”

这二位今天怎么呢?越说越针锋相对了?站在昆仑仙境门前不着急进去,反倒斗起了嘴皮子?我开口劝道:“二位都是我师父,不好再争了好不好?办正事要紧!”

风君子瞪我一眼:“我们说的不是正经事吗?”

守正笑着问我:“那依你看呢?我们此去以谁为首?总得有一人说了算,遇事分歧就听他决断。”

我看了看风君子又看看守正真人,心念一动,也笑道:“你们都是长辈我不好偏私,不如这样,进入西昆仑听我指挥如何?”

果不出我所料,刚才还斗嘴的两人一齐点头。守正真人道:“没意见,就等你这句话。我们三人以你为首,令行禁止。”风君子也道:“好,你就是小组长了!如果我们两个今天你不敢指挥,将来如何做两昆仑神君?……闲话少扯,我现在就偷袭进去打他个措手不及!”他一挥黑如意离开队形就要飞去。

金光一闪,守正真人拦住了他:“又不是去做贼!你这么进去想干什么?”

风君子:“出其不意为兵家上策。”

守正真人:“进退有度显修行威仪。”

两人又拌嘴了,我在后面喝了一声:“别吵了!”

两人闭嘴都回头看我,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没别的意思,就想看看我说话好不好使?”两人齐声道:“好使好使,应该听你的,从现在开始你说了算。”

“那我就说了,此去为忘情公子之私也为两昆仑之公,问罪也罢拜访也好,都应该正式登门。我想二位也是这个意思,否则我们又何必盛装隆重?……大开门户堂堂而入!”

我一声令下,三人又合正一三宝飞天,百丈金龙腾空向瑶池幻景飞去。我立足于龙首一挥大袖,金龙张巨口吐出一颗硕大龙珠——正是青冥镜化出的一轮圆光。巨大圆光中瑶池碧波不再是幻象,变得清晰而真实,还传来阵阵涛声。金龙昂首摆尾,飞入圆光之中消失不见。东昆仑众人结河图阵飞来,恰恰看见雪峰冰川环抱的上空,金龙甩尾没入虚空。

……

昆仑仙境绵延万里,而传说中的仙境瑶池位于正中央,碧波千里广阔。千年以来,这是一处独立的洞天福地与世外桃源。瑶池在此,不过一大湖耳,知情者却知道这里的上空是出入仙境的门户。

这是一天上午,湖光荡漾四野无人,瑶池正中的天空有一轮巨大的圆光出现,透过圆光可以看见连绵雪山宛如另一个世界的幻影。紧接着一声清越的龙吟,一条百丈金龙从圆光中飞出,伴随金龙出现的还有几个人的笑谈声——

“守正师兄,凡人看见我等如此飞去,会不会以为这就是仙人飞升呢?”“恩,风师弟所言极有可能。呵呵,如此说来西昆仑还真成仙境了。”“咦?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我们这么华丽的出场却无人喝彩,真是锦衣夜行、明珠投暗。”“你看看位置,我们在大湖中央,有人也在数百里之外……估计周春等人早跑回洞府养伤了。”“有道理,他们也想不到我们会来的这么快!……还是把这隆重的场面收了吧,反正没人看。”

圆光收起,金龙在空中化成丰采如神的三人——青衣银发道长、白袍飘逸少年、金冠羽披男子。风君子吸了吸鼻子道:“这里的空气真好!就是没人,连个打鱼的都不见,难道都回家晒网了?”

守正真人也发出一声赞叹:“仙灵之气充盈遍野,真乃人间修行福地!”

我笑道:“既然如此,更该立新约打开门户互通有无,对天下修行同道都有好处。……我等先向岸边,找个人问问路。”

西昆仑地广人稀,万里方圆面积不亚于九州山川,然而其中修士总计不过数十万,不如世间一个普通的县,要找一个人还真不容易。我们三人各御法器破空飞行,脚下山峦葱茏起伏,奇花异草遍地、灵山清泉随处。我在空中远远发现一处山腰上有灵气聚会不散,应该是修行道场,招呼一声转向飞去。

守正与风君子其实也发现了,飞到近处风君子看得比我清楚,感慨道:“种一圈盘枝灵桃树,布下聚灵迷踪阵,里面盖三间草堂,就成了仙家修行洞府。西昆仑真是好地方!”

正在说话间山腰洞府中有一道剑光飞起,直冲我们而来,到近前停住是一位御剑的修士。这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穿墨玉色长衫,一柄宝剑悬于身后。他看清我们之后很客气的收起了剑光,很恭谨的在空中拱手道:“原来是三位仙长驾临寒府,不知有何见教?在下陶然客有礼了!”

看他飞来的剑光很疾,可是到面前态度却很恭敬。也难怪,我们现在的装束与气度谁见了也得叫一声仙长。我抱拳还礼道:“原来是陶然客道友,打扰你清修了!我等非昆仑仙境中人,来自东昆仑俗世中。我是东昆仑盟主石野,这位道长是正一门掌门守正真人,这位公子是忘情宫之主风君。路过贵府是想请教仙境中几处道场所在。”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一开口就说出了我们的身份。

陶然客闻言神色大为震惊,然而却既惊且喜,他又连忙又施礼道:“原来是石盟主、守正掌门与风宫主,贵客临们未及远迎,失礼失礼了!”

风君子在我身侧问了一句:“我们来自东昆仑,你以前听说过吗?”

陶然客:“虽不认识诸位,但盟主这两个字听得清楚,正一门与忘情宫的威名早已流传千年,我也听师长说过。太道宗周宗主曾经找过我,相邀去东昆仑立新约,在下因修行正在关头未能前去。三位出现在仙境中,难道是新约已立藩篱已开吗?……此乃是幸事,请到寒府用茶!”

陶然客显得有些激动也很高兴,这神情不象是装出来的,而且听说我们的身份之后很热情。看见他的反应我想明白了几件事——

首先是西昆仑中的众人并非全然是周春那样的野心家,仙境中清修并不喜欢一味无端争斗。但他们支持周春再立新规的举动,很多人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行走人世的自由或者不愿受千年流放之约的束缚。周春号召再立新约能得众人拥护,我号召立新约一样也可以。人心可用,非为周春一人所用!

其次是他不了解东昆仑的情况,甚至不了解东西昆仑赌阵的结果。西昆仑众人愿意追随周春,却并不了解一旦两昆仑开放行事应有所约束。他们所谓的立新约就是开放门户而已,只要斗法胜就可以了,没想别的问题。这比较麻烦,我得想办法讲清楚才行。还好赌阵是我们赢了,否则更难处理。

想到这里我笑道:“道友不必客气,时间紧迫只能下次叨扰了。近日与仙境众道友赌阵为约,刚刚破了大阵可周宗主等人却径自离去不知去向,我等是上门问事的。”

陶然客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呐呐道:“西昆仑输了?须弥神罩炼成,高人精英尽出,怎么会输呢?……千年流放之局终究未能扭转。”

“须弥神罩?你说的是这个东西吗?……你们打赌就打赌,为什么把我扣在里面用我的性命加注?我今天就是来算账的!”风君子说话了,他手中拿出一个海碗大小的环罩状法器,掌心周围华光闪烁看得不是十分真切。

陶然客倒吸一口冷气:“你就是数年前在东昆仑引下天刑的在世仙人?单手斥神罩还能轻松御器飞天!须弥神罩在你手中,西昆仑果然输了。谋你之事与我无关,风宫主到底想怎样?”

见他被风君子吓到了,守正真人赶紧解释:“道友切不要误会,风宫主是要问明是非,但不会与无关者计较。……且千年之约并非不可更改,我等就是为此而来,然而不是说开放门户就可开放门户,有些问题需要商谈。”

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意思是既然由我出面为主,怎么话都让你们给说了,我该干什么?两人一笑,又都不做声了。这时陶然客问道:“不知诸位仙长到西昆仑来意欲何为?找我这个散修又有何见教?”

算了,我说话还是直接一点吧:“我们来有两件事,一是传达东昆仑也可以再立新约的意愿。但并非是我们要来西昆仑,而是西昆仑要入人间,所以要尊重俗世间的规矩。二是帮风宫主讨个公道,西昆仑众人在世间对他的所作所为已然违反红尘戒律,不处理明白无从立约。……既然有缘在仙境中碰到第一位高人就是道友,那就也麻烦道友两件事。”

陶然客:“我只是一位散修,虽有些修为但在仙境中并无势力。此间第一大派是太道宗,宗主周春周仙人是仙境最有影响的高人,你们可以……”

我打断他的话:“道友又误会了,我麻烦你的事很简单。其一是尽量通知你所结识的西昆仑修行同道,转述今日之事。东昆仑不反对开放门户,但关键问题在于订立新约的内容。……其二是请你告诉我们——太道宗、万法宗、妙羽门这三处道场怎么走?我们不认识路。”

我说话时守正真人与风君子在后面小声商量了几句,守正上前递过一样东西道:“我等来得匆忙,事先不知会与仙境中的那位道友首先结缘。这件东西,是东昆仑盟主的见面礼,请道友务必要收下。”

陶然客:“这是什么?我从未见过此等宝物。”

风君子插话:“天降陨星的遗髓,赠于道友以结善缘。”

陶然客嘴张得老大:“这、这、这太珍贵了!”

我顺水推舟劝道:“道友客气反倒不美,这是我东昆仑拜访的见面礼,巧遇道友就是善缘。……日后无论立约之事如何,我东昆仑也欢迎道友你到访。”

陶然客:“那多谢了!……诸位还真问对了地方,那太道、妙羽、万法是昆仑仙境实力最大的三宗,道场所在听我详细告知……既然仙长还要赶路,我就不留三位作客了,这便去知会熟悉的同道好友……”

告别陶然客,我们再度飞天向南,去的是两千里外的万法宗道场方向。风君子问我:“石野,为什么要领我们先去万法宗?”

我在空中答道:“想去妙羽门见你的女朋友吗?办正事要紧!先告诉我——你们为什么突然送宝物给陶然客?……事情我当然不反对,但我想问还有多少安排你们二位前辈没有告诉我这个三人小组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