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回 至人心若镜,用物不相伤(上)

风君子在电话里答道:“前段时间去南北湖结交了一伙朋友,参加了个野外生存旅游探险团,大家商量好下个月末一起去的。”

南北湖?那不就是我观日月齐升杀付接之处吗?他认识了一伙新朋友?还要去搞野外生存探险旅游?去的居然是茫砀山!这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会不会是西昆仑有人下的圈套?这个风君子,我在留陵山中提醒过他不要和不知底细的人一起进入山野,三年之后他怎么忘了呢?我还想细问,风君子在那边着急的说道:“有什么事回芜城再说吧,我正在等女朋友电话呢!先挂了吧。”

风君子把电话挂了,我拿着听筒却愣了半天。这小子有女朋友了,想想也正常,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这个年纪也应该交女朋友了。不知道绯焱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会有什么感觉?至于他的茫砀山之行,是在我的婚礼之后,我还是等他到了芜城再好好问问。

风君子未回芜城之前,他送我的新婚礼物却到了,这份礼物原来他在五年前早已准备好了。那天我正陪菲儿逛商店买东西,菲儿的手机突然响了。忘了说了,为了便于联系我特意给菲儿买了一部手机,当时刚刚出现的最新型号数字手机。看着比现在的手机要笨重多了,但是比原先那种板砖一样的大哥大却显得小巧。

电话是陈雁打来的,找的人却是我,说是知味楼中有客人到访。我听她的口气就知道来的不是一般人,和菲儿打了声招呼赶紧回了知味楼。这人早就在君子居中等我,静静的坐在那里如飘云自在,长发白裙赤着一双玉足。居然是忘情宫中的云中仙!云中仙不是一个人来,她身边还站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我见到云中仙也很是意外,关上门施礼问道:“云师妹,你怎么到芜城来了?天月大师有什么指示吗?”

云中仙摇头:“不是,是公子吩咐我来的。”

“公子?难道他世间劫历尽恢复封印的神识了?不对呀,我昨天还给他打过电话。”

云中仙:“这是他早年的吩咐,只是现在时间到了。你还记得数年前在浮生谷中他做法借望天吼的化身吗?……那次他先去了忘情宫,给你留下了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

云中仙伸手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玉净瓶,递给我道:“仙人血,他早就准备好了。仙人血必须他亲手依法采取方可炼制九转紫金丹,那次回忘情宫他就取血了。天月大师将他留下的仙人血炼化成仙人血竭以保药性不失,为药引可成丹六枚。……公子有言,在师兄与柳菲儿成婚之时做为贺礼,我今天是特意来送礼的。”

仙人血竭!说是给我的结婚礼物,实际上却是送给韩紫英的东西,风君子想的可真周到!我收下之后连声称谢,又指这那小女孩问云中仙:“这是谁家的孩子?叫什么名子?”

云中仙淡淡一笑:“你自己问她。”

我问小女孩:“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子?”

小女孩从我进门后一直没说话,只是站在一边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我,对我与云中仙之间的谈话听得似懂非懂,却很乖巧的没有插嘴。听见我对她说话,她抬头有些怯生生的答道:“云姐姐叫我玄星子。”

天呐,原来是她!五年光阴弹指已过,她转世之后已经这么大了。玄星子这个名子是风君子早已起好的,在前一世她叫作七心,那个有着天人容颜的不幸女子。我仔细打量这个女孩,她的衣衫破旧不堪,膝盖上有补丁,衣袖上还有几个破洞。她长的苍白瘦弱,显然长期营养不良,但看她站在那里的身姿以及五官轮廓,隐约总觉的有那么一丝七心的影子。

风君子曾预言她这一世要受流离之苦,五岁那年将遭变故处境凄惨,吩咐云中仙找到她并把她带到忘情宫。这次云中仙下山完成师命找到了她,风君子在她的神识中早已留下灵引,云中仙叫了她一声玄星子,这个流浪的小丫头就跟着这位神仙般的姐姐走了。云中仙找玄星子的地方是八百里外的景心镇,随后就带着她一起来到知味楼,来见我这个公子门下的大师兄。

我看着玄星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半天才柔声问了一句:“还没吃饭呢?师兄给你做好吃的。”

云中仙道:“星妹妹,他叫石野,以后你就和我一样叫他师兄。……师兄,我在忘情宫中很少用人间烟火,倒是这孩子真的是饿了。”

赶紧吩咐人上一桌清谈爽口的饭菜,大凡久饥之人陡然之间不可食太多油腻。我亲自摆好桌面招呼玄星子过来坐下,她真的是有些饿了,可能从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每一口东西她都细细的嚼,很认真的咽下去,在我们面前她吃的不快但一直没有停下。云中仙只在一边看着,而我不住的在给她夹菜,因为她很腼腆,不好意思将筷子伸的很远去够。

过了一会她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吃,停下来弱弱的问道:“云姐姐,师兄,你们看着我吃,自己不吃吗?”

云中仙:“我们不饿,你慢慢吃吧。”

玄星子:“世上还能碰到你们这样的好人,云姐姐,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云中仙:“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忘情宫,那里是仙境不算人间。你去了就知道了。”

我也道:“七——吃点这个,星妹妹,好好的去忘情宫,有空可以回来看看师兄。你在忘情宫中会等到一个你十分想见的人。”

玄星子:“谁?”

云中仙:“师兄不要说这些了,她不知道的。”

玄星子吃完饭看上去有些困了,止不住的打了个哈欠。我把陈雁叫了进来,对她道:“能不能带着这位小妹妹去洗个澡,再去换几件干净漂亮的衣服?她还要赶很远的路。”

陈雁这几年跟着紫英在学习,不仅学酿酒和经营,也在学世间之修,也能算半个修行人。云中仙的来历她多少知道一些,对这个小姑娘印像也很好,当下牵着她的手道:“小妹妹,跟姐姐出去,我领你去换一身好看的新衣服。”

玄星子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云中仙,云中仙点头道:“你暂时和她走吧,我与师兄有点事情要谈,过一会去找你。”

陈雁领着玄星子去了,云中仙突然问了我一句:“师兄,公子的茫砀山之行你知道了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昊天分光镜忘情宫中也有一面,云中仙知道风君子的行踪也正常。点头答道:“我正要和你商量这件事,我怕他此去会有凶险。天月大师知道吗?她是怎么说的?”

云中仙:“天师自然是知道的。她说风君若去,就让他去,他若不去东西昆仑之劫无法消解。”

“天月大师是这个意思?只有风君子去了茫砀山才能消解东西昆仑之间的争劫吗?”

云中仙:“茫砀山会有一番会战,此战还平定不了东西昆仑。但没有此事为引,东西昆仑之间的争劫就更无法解决。事由风君子而起,就让他去吧,虽然会有风险,但终究能够解脱。倒是石真人你需要费心了,看起来是风君子受难,其实是你这位东昆仑盟主的事情。……天师就说了这么多。”

“原来果然是西昆仑的阴谋!……天月大师还有什么指点?”

云中仙:“没有了,但是她要我把这件东西带下山交还给你。”她伸手从虚空中抓出一面圆盘大小的镜子伸手递了过来。看形状就是我送去的那面昊天分光镜,此时原本淡金色的镜子却变成了柔和的纯白色,看上去像一面无暇的玉鐾。

“这是昊天分光镜吗?怎么变成了这样?”

云中仙:“是的,天师重新炼化过,取名玄光鉴。你那面昊天分光镜在茫砀山中恐怕会失去效用,所以天师要我把这个给你。你现在不要用,玄光鉴一旦发动,可以见到公子七日七夜的身影,不论他在何处。”

我收起玄光鉴道:“谢谢你,也谢谢天月大师。如果茫砀山中有大事发生,忘情宫弟子会来吗?”

云中仙:“你不必称谢,公子本就是当代忘情宫之主。忘情宫不会插手东西两昆仑事,天师也不会走下三梦峰。但我会去茫砀山的,只为公子,不会出手帮你。”

“我知道了,只要风君子无恙,其它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

云中仙:“那我要多谢师兄了!礼物已经送到,你快把它交给应该给的人吧,我要带玄星子师妹回忘情宫见天师了。”

我与陈雁将云中仙与玄星子一直送到城外,句水河边云中仙抱起玄星子一挑挥云杖,足下白雾升起腾云而去。陈雁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不知是问我还是自言自语:“有朝一日,我也可以像她一样吗?”

我笑道:“也未必没有可能,看你自己如何用功,也要看你在这世间的福缘了。”

陈雁:“遇到你和紫英姐姐这样的世间奇人,就是我的福缘了,我以后一定会事事用心的。……石野,在你婚礼之前是不是要去见紫英姐姐一面?”

“我今天就去,这就回家与菲儿打声招乎告个假。”

……

梅花圣境,紫英在丹房中手捧玉净瓶若有所思:“风君子想的可真细,竟在你与菲儿妹妹大婚之前命人送来仙人血竭,他其实还是有点多心了。……小野,记得六年前那天夜里,你答应我一定会娶菲儿妹妹。……这些年来,你所说的事情都做到了。”

“其实就算不是你求我,我也会这么做的。一个凡间女子,肯为我削去十年青春,此情不报愧对这一世人生。……只是,只是有些对不住你,我在这世上所欠的情似乎太多。”

紫英看着我,突然噗嗤一笑:“是的,你是欠我的!我在人间已经等了五百年,不再乎再等五百年,有的是时间和你算帐,到时候你可别跑!”

“跑?我往哪里跑?我不会像风君子那样,也绝不能让你们像绿雪或七心那样!……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想找你商量,风君子我毕竟不放心,你看怎么办好?”

紫英:“既然忘情宫已经知道他的茫砀山之行,你也不必过于担忧。做为东昆仑盟主需要掌控此事,派一个人暗中盯住风君子,有情况随时传回消息。……让绯焱去,没有比她更合适的。我建议你立刻传令——提醒淝水众人天下将有大事发生,各门各派的高手要随时做好准备。”

“知道了,我会立刻去办。”

紫英:“不要露出太多声色,外松而内紧。你的婚事还是正常举行,不过我想你新婚之后恐怕就立即不得安宁了,需要和菲儿妹妹好好解释解释。”

“我会和她解释的,我的一些事情她不知道也能猜到,一直都很谅解。”

紫英:“能说清楚的对她把话都说清楚,我想不会有问题,看你自己的能耐了,女人是要哄的。……但是还有一个丫头你今天必须去好好哄哄她,你不久要在人世间成婚,你让她怎么想?”

“你是说阿秀?你说我该怎么办?”

紫英:“芜城梅氏只有她与你相依为命。乔托身躯于你,一吼舍命相随,彼此又怎能见欺?……你这丫头比你想像的要通透的多,你喜欢菲儿妹妹又娶了她,这也是阿秀所愿见。她的想法和世间凡人不一样,否则她当年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只是你要给她一个交代。”

“就像等着你来算帐一样吗?”

紫英:“你可以对我这么说,为什么不当她的面说清楚?”

“我明白,现在就去找她。”说完话我起身欲走。

“等等!”紫英在后面叫住我。

“还有什么事?”

紫英微微有些腼腆的说:“在人世间你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人的事。在红尘之外你也不必过于拘泥矫情。回到人世去做一个好人,红尘之外你是我们的石野。……你去吧,阿秀其实就站在门外,今天晚上,你就不要离开梅花圣境了。”

……

天色微明的时候,阿秀在我怀中闭着眼睛。她并没有睡着,其实这一夜她根本没睡。现在的她正抓住我的一只手,按在自己柔软起伏的胸前,波浪一样的卷发头发又染成了我熟悉的棕红色。我拍着她光润的香肩小声说道:“哥哥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你能不能答应?”

阿秀:“哥哥说就是了,为什么和我说话还要这么小心呢?”

“不久之后,东西昆仑之间将有大事发生。我可能要离开芜城率领天下高人赶往茫砀山,你一定要留在芜城好不好?请你和柳依依两人一定要在暗中保护好我还有风君子的家人,我在这里谢谢你了!”

阿秀:“你和他的父母,还有柳菲儿是吗?我知道了,哥哥要和人去打架,怕人到芜城来暗中对他们下手要挟你。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看护的。如果情况有什么不对,我就把他们带到神木林,那里会很安全的。……可是我不在身边,哥哥你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我,有那么多高手保护我呢!”

阿秀:“嗯,哥哥是东昆仑盟主,当然不用阿秀担心。……天快亮了,哥哥要回去了吗?再多抱我一会儿,我好喜欢哥哥这样!……你和柳菲儿成亲之后,在人世间就要认真待她,这些阿秀知道。”

“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真是难为你和紫英了!”

阿秀:“记住了……其实哥哥不用说对不起,你也没做对不起阿秀的事情。只希望哥哥一直对我好就行。”

……

我的婚礼并没有请太多的客人,在世俗中成婚并不愿张扬,更没有请修行界的朋友来。宾客都是双方的好友亲朋,尤其是原先学校的老师同学来了不少。他们也许对我与柳菲儿结婚这件事有看法,但在婚礼上也不能说什么怪话只是祝贺而已。

我虽然没有惊动修行界,但我的婚礼却来了两位天下辈份最高的修行前辈——忘情公子与守正真人。当然在酒席上他们只是风君子与金爷爷。婚礼都是按当地风俗办的,有一个仪式就是男女双方各有一名亲友代表上台致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