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回 浮云曾蔽日,恩仇掩古丘(下)

王逍大喝一声,在天空中的三头六臂突然分开,化成了三道身形。他化身一分为三,从不同的方向朝高空急遁而去,这一下突化分身,摆脱了柳依依的神游无梦丝牵引,也冲出了我们三人的丝网包围。柳依依反应是最快的,王逍刚刚用化身术摆脱移山之力,柳依依的神游无梦丝就消失在虚空中。紧接着昭亭山上空极远处出现了一片星光,太阳还在西边的地平线上,天上怎会有星光?

那不是星星,是柳依依收起无梦丝祭出的思月蝶。王逍三个分身同时一挥衣袖发出一道紫雾挡住飞旋而来的思月蝶,其中一个分身滞留当空,另外两个脱逃而去。紫雾挡住了思月蝶,点点寒星一共十八枚,其中九枚挣脱不了紫雾的缠绕,另外九枚却突然消失了。王逍觉得不好,突然转身结手印向外封去,九点寒星也恰好诡异的从他身后直射而来。王逍果然厉害,九枚无形思月蝶似乎被一股纯阳法力逼开倒射而回。

然而就这么一顿,紫英的千回百结丝就像一个巨大的绳圈套住了他,立刻层层收紧像一个大蚕茧将他捆住。王逍正要挣脱,柳依依已经又收起了思月蝶,无梦丝突然再现缠住了他的腿将他拉下高空。阿秀的霹雳丝同时也到了,一声震天霹雳电光打在他的额头。王逍这个分身也真是凶悍,发出一声厉啸周身法力就像膨胀般向四周爆发,居然震开了三道卷天神丝的纠缠。他披头散发仍向高空飞射而去,然而正上方有道白色的光柱落下正好将他的身形完全笼罩其中。

我此时已经收起漫舞卷天丝飞到了高空,手持青冥镜以收神之术当头摄去。王逍再大的神通,此时想逃也已经晚了,整个身形都被收进了青冥镜。我催动青冥镜感应到镜中有一股强烈的念力陡然波动散发然后消失于无形。愣住的人反而是我,这与我以前以青冥镜收人魂魄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无法炼化让他形神俱灭。消失在镜中的是一股强大的能量,而此人的神识未灭也不可灭。这才想起,我们四人合力斩灭的只是他的一个阳神化身。

收起青冥镜落下云端又回到神木林中,紫英与阿秀已经收起了卷天神丝,柳依依不知从哪里也走了出来。看紫英的脸色有点发白,我连忙问道:“你们没事吧?”

柳依依:“我没事,她们俩在王逍最后那一下震脱时心神受了些震动,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阿秀惊叹道:“这人好厉害的修为,在昭亭山上也没有杀得了他。”

紫英:“修为到这个境界可杀不可灭,除非像风君子对付七叶那般,我们都没有这个手段。不过这次总算斩了他一个化身,他的修为受损,恐怕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恢复了。……石野,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你看透了吗?”

我摇了摇头,柳依依道:“不如去问守正真人,他就在外面。”

我们走出神木林,守正真人正站在那一片山谷中抬头看天。他的样子让我有些意外,不再是普通老中医的打扮,而是换上了一身青紫色的道袍。这道袍真漂亮!奇异光泽的锦缎裁就,隐约有无数道电光浮现,山风吹动之间周身附近似有瑞彩紫气飘飞。而在道袍心口的正中,有一个醒目的白色圆形补丁。他又重新梳起了发髻,四寸发簪正是那柄名震天下的雷神剑,而手持一根金光闪闪的拂尘。

阿秀看见就问:“金爷爷,你怎么这副打扮?好神气呀!”

金爷爷:“我从正一三山来,这是正一门的掌门礼服。”

我问道:“什么时候赶到这里的?”

金爷爷:“早就到了,正好看见一番惊天动地的斗法。既然你们能搞定不吃亏,我就没有插手了。”

柳依依实话实说:“幸亏是在昭亭山,如果在别的地方恐怕要吃亏。这人好厉害!金爷爷你认识他吗?”

金爷爷摇头:“不认识,看他逃走的去向,应该是西昆仑。”

紫英惊讶道:“原来这位长白山的王逍道人其实是西昆仑的高人,他早就在东昆仑行走。”

金爷爷:“是的,看样子他是处心积虑呀。”

我又问道:“他逃的再快,恐怕也快不过守正真人的雷神剑,你为什么不拦住他?”

金爷爷看着我似笑非笑:“拦住他一个人有用吗?如果有用的话我刚才就已经出手。……小野,你随我来,我有话要对你说。你们几个女娃先回去吧。”

金爷爷一挥拂尘,身形飘然向空中飞去,我与三人打了个招呼也随他飞天而去。时间不大,我们一前一后落在留陵山中,立足处正是风君子与王逍今天登上的那个山头。此时此地已经一片空灵清净,看不见大阵发动时惊心动魄的痕迹。我问道:“金爷爷,这里明明有一座伏魔大阵,现在怎么都看不见了?”

金爷爷笑了:“你今天一直在暗中窥探风君子是不是?”

“是的,我也被此山大阵吓了一跳。隐约听王逍喊了一声伏魔大阵,这阵法是你布下的吗?”

金爷爷:“不是,布阵之人是你梅家的远祖正一祖师。”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金爷爷:“一千二百多年了,天下修行界化为东西两昆仑之前。今天找你到这里来,想说的就是一代神君之道。”

“神君之道?你和风君子都说要立我为一代神君,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金爷爷:“你已经在做了,而且做的很好,真是难为你了!……小野,你知道我们立足之处究竟是什么地方吗?”

“风君子看山川,认为这是一处古墓,他猜测是汉代的王候大墓。”

金爷爷:“是古时大墓不错,却不是汉代的,开山为陵是唐朝气象。而且这也不是什么王候大墓,是千年之前无数修行高人的埋骨之地。听我慢慢对你细讲……”

守正真人对我讲了一段数百年前的往事,是一代神君正一祖师的故事。正一祖师的事迹我大概已经听说过,但他主要是围绕脚下这座大墓的来历。话说从五胡乱华时开始,修行人纷纷插手红尘事,昆仑仙境中大批高手返回卷入其中。自唐时天下安定,可修行界仍然混战几百年不休,危及红尘内外,此时有一代神君出。

正一祖师在正一三山先后招集了两次天下修行人的聚会,那就是最初的宗门大会与正一三山会。宗门大会实际上是一场寻仇械斗,天下修行人各述恩怨,数百年纠缠在此一战了结。而正一三山会是立规之会,划分东西两昆仑,去西昆仑就不要回来,留在东昆仑就要守三大戒。宗门大会上各派高人死伤无数,执意挑起争斗的各门派元气大伤终于无力再起事端。

千人亡命,尸骨都葬于留陵山中,正一祖师率众弟子以大法力起山为冢,就是我们现在所立足的这所大墓。千数修行高人应相互仇杀而死,合葬一处阴魂怨念与暴戾之气冲天。正一祖师亲手在此山中布下一座伏魔大阵,以镇压暴戾之气同时消解轮回业力。千年已尽,怨魂早散不知已入几世轮回,然而这座大阵却留了下来。由于伏魔大阵的镇压,千年以来的怨念与戾气一直郁结不散,与阵法伏魔之力成了一种奇妙的均衡。

这座大阵是向内镇压而不对外发动的,所以行走此处山川并没有什么异常。风君子看出的异常是风水地势上的异常,因此他认为这是一处古墓,这才误打误撞把王逍带到了这里。更加巧合的是,青冥镜落地正好扣在了阵眼当中。真正闯祸的是风君子那只神奇的手,他在阵眼中手拿青冥镜无意中开启了伏魔大阵,同时也释放了大阵所镇压的千年怨念。幸亏王逍逃得早,否则不死也得脱层皮。

最有意思的是风君子,他本人不受影响与伤害,王逍一跑却把他给吓着了,跟着张牙舞爪的也跑下山,在山脚下摔了一跤膝盖还磕破了一块皮,一瘸一拐的回家了。风君子这么一来,千年镇压的暴戾之气都散尽了,伏魔大阵的法力也耗尽了,此地又成了一座千年荒丘。守正真人赶到时也只能做法清净此地,还留陵山一片空灵。

讲完这段往事,守正真人长叹一声问我:“现在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放走王逍吗?”

“正想听您老人家细细解释。”

守正真人:“依你我的神通,杀一个人不难,尤其是普通人,那简直是太容易了。但这并非是修行本意,就算如七叶王逍之辈,也不会去随便这么做。但你看看我们脚下的荒丘,埋骨千数高人,不知其中有几位七叶多少王逍,你能独力一战而成吗?”

“当然不能,恐怕谁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守正真人:“但是一代神君正一祖师做到了,他用的是恩威天下的手段。当年一战,埋骨成山,却换得这红尘内外一千二百年的太平。千年以来修行界虽有动荡纷争,但未及于大乱。如今西昆仑出了王逍这等高人,数十年来处心积虑探察天下山川,最近更是直接去了东昆仑法会将这里的底细摸的差不多了。他们如此做为又是为了什么?恐怕千年之约如今已经到头了,七叶说的不错,是到了再立新规的时候。需要再有一代神君出,重整两昆仑。”

“七叶说的是不错,可惜他做错了,他若成一代神君,天下人可就遭殃了。”

守正真人反问:“那风君子呢?”

我摇头道:“他做不了,我太了解他了。他根本无心于此,有心才能做好事情。在忘情宫之会上,他开罪了天下修行人,做为一个前辈高人可以,真有天下领袖之心就不应如此了。”

守正真人:“那只有你了!”

“为什么是我不是您老人家?百年以来你一直是东昆仑公认的领袖。”

守正真人也摇头:“我对于天下修行人来说,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你不同,你从市井中起,一直就行走在他们的身边,不论修为高低却做出了人人敬服的事情。一步一步到现在,你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领袖人才,而不是我这样的象征性存在。我只是一种精神的力量,而你则是真正的行为指引。否则我与风君子还有葛举吉赞活佛也不会三人合议托两昆仑于你。”

“你们早就商量好了?”

守正真人:“这种事岂能不商量?风君子的信都是你亲手送的。可惜那两位现在不能站在这里,只剩下我对你说这些了。辛苦你了,我现在这里向你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你们提携我应该是我感谢才对!”

守正真人:“这对你来说并非什么好事,甚至可能于大道修行有损。你看看这脚下荒丘,掩埋了多少恩仇,一代神君的功业岂是简单之事?是功德也是业障,非有大功德不可消此业力。神君并非是什么修为果位,而是一种称号,是一种威服与敬畏的象征。有万人景仰也会有万人怨恨,西昆仑有人至今仍然怨恨正一祖师。划分两昆仑,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一种放逐。”

历史,不论是书写还是口传,都可以有不同的表述。同样一段史实,就算你实话实说,但由于表述方式的不同其中的含义也会有所区别。正一祖师划分东西两昆仑,你可以称赞他让天下修行人各取所需,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那就是将争端者驱逐出人世。用最通俗的说话,就是愿意乱来的都到西昆仑去打架,打死人不管,但去了就别回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