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回 识江湖旧客,疏足下山川(下)

后来风君子搬家了,而市场情况也变了,走江湖卖耗子药的营生已经落伍,风君子就没有再见过王逍。而今年暑假风君子在街上闲逛,居然碰着个老熟人,过去走江湖卖耗子药的王逍,现在打扮的居然像个学者。

是王逍首先和风君子打的招呼:“那不是风小子吗?长这么大了?已经是个帅小伙了!”

风君子变化确实很大,但王逍这些年几乎没怎么变,风君子愣了愣认了出来:“你不是金猫牌杀虫剂吗?好些年不见了!你居然还能认出我?”

王逍:“五官面目和小时候一样,我试着叫你一声果然没认错人。现在该上大学了吧?”

风君子:“过完暑假就要上大三了。……你一点没变?现在干什么呢?还卖耗子药吗?”

王逍笑了:“早就不卖了,我开了家信息咨询公司,这次到芜城来是做考察的。”

风君子:“考察什么?你要待多久?住哪里呀?”

王逍:“考察地理风水,尚没有被人发现的名胜古迹。就住在昭亭山大酒店,恐怕要待个把月。”

风君子:“好有意思哦!看来你最近发财了,不住旅社住四星级酒店了?”

王逍:“马马虎虎还过得去吧。有空来找我聊聊,你不是觉得有意思吗?我也想在芜城找个了解风土人情的向导,你放假没事就陪我一起走走吧,我付你工钱。”

王逍和风君子就这样在芜城重逢,由于是旧相识,风君子也不疑有他。风君子没事很喜欢凑热闹,何况是碰到了这么有意思的事?于是他常去找王逍。王逍却并不急于出去考察,总是和风君子坐在酒吧里闲聊,他询问了风君子关于芜城的很多事,特别是九连山的典故与传说。风君子虽然封印神识不记修行事,但其它的什么都没忘,对九连山脉各处的历史记载和民间传说讲的头头是道,王逍非常感兴趣。

我在昊天分光镜中偷窥二人见面的场景,一点一滴的了解了他们以前的关系。王逍和风君子说话时总是有意无意向四周张望,似乎很留意我偷窥的那个角度,他好像隐约有所察觉但又不能确认。见到王逍的神识感应如此敏锐,我的神念也不敢逼的太近,总是将镜中场景退到很远的地方观察。

我将所见的一切与紫英一起分析商量,紫英得出了几点结论:首先这位王逍道人并非在长白山闭关六十年,他一直是行走世间的,至少有一段时间经常到芜城来。这样的高人进入天下修行界的根本重地却又无人认识,说明他不是来结交同道,而是来探察底细的。芜城修行人浑然不觉,却好巧不巧恰好认识了混迹人间的风君子。其次王逍肯定已经知道风君子就是如今的忘情宫主人风君,此番故意在市井中重逢,一定有所图谋。至于王逍有什么图谋,目前不得而知,只能静观其变。其实风君子看似什么都忘了,也不是好对付的,绯焱暗算他的事情就是个教训。

我一直有预感王逍可能会把风君子引到无人之处下手,就像绯焱将风君子引到白云雁水一样,没过两天这种事情果然发生了。那天风君子要请王逍吃饭,说不仅谢谢这几天的酒,还要谢谢小时候的橘子。风君子想请王逍来知味楼,可是王逍推辞不去,就说想见识见识芜城的街边小吃。风君子将王逍领到了大排档一条街,就是他与我第一次喝酒吃肉的地方。

喝酒的时候他们又聊起了九连山脉,现存的昭亭、飞尽、白莽、留陵、妙门、齐云六峰,话题不知怎么就谈到了留陵山。王逍问风君子:“九连六峰各有传说与名胜,唯有这片留陵山区好像在历史上没有什么太多记载。”

风君子喝着酒眼皮也不抬的说道:“就算是有,恐怕也不记入史书。”

王逍:“此话怎讲?”

风君子抬头说了一句我以前从未听闻过的话:“那里有一座大墓,据说是汉代留候张良的墓。我去看过,至少应该是王候墓,看规格甚至不亚于帝陵。”

王逍眼睛一亮:“千年以来都无人发现,也没有任何典籍的记载,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居然还看过规格!”

风君子微微一笑:“因为我懂一点山川地势,那里面有一座本不该存在的山。你不是来考察地理风水与未知名胜的吗?去看一眼就知道了!如果你看不出来,我一说你也能看出来。”

王逍:“那两天后我就去见识见识,你能不能陪我走一趟?”

风君子:“没问题,我陪你去,就当郊游了。”

风君子两天后要陪王逍去留陵山,这可把我给急坏了。王逍可不像当初的绯焱那么好对付,修为深不可测,甚至不亚于三山会时的七叶。这两个人跑到深山中,如果王逍看透了风君子的底细,真要下手很危险!怎么办呢?不知道捏碎天刑墨玉之后能不能搞定?守正真人也没有消息,但愿他能及时插手。

我在这边替他担心,他第二天倒主动找上门来了。那天我正在君子居关门想心事,风君子提个大葫芦摇摇晃晃就进了知味楼。紫英上前打招呼:“风君子你来啦?今天想吃点什么?”

风君子:“不吃东西,我想找石野问点事。”

紫英:“石野就在二楼最里面的那间君子居,你自己上去找他吧。”

君子居中的法阵本已开启隔绝内外,我知道风君子上楼赶紧收起昊天分光镜,连青冥镜还放在桌子上,法阵也没来得及关闭。风君子手底下可不在乎什么法阵不法阵,敲了三下门伸手就推开进来了,见到我就嚷嚷道:“石野,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们知味楼的酒?”

“你快关门,别把苍蝇放进来了。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哪里找出来的?”

风君子:“这是在我房间顶上的阁橱里翻出来的,没想到我家还有这么大一个白葫芦,打开还有半葫芦酒,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的。你闻一闻,我觉得是你们知味楼特产的老春黄。”

我接过葫芦暗自叹息一声,这便是风君子的那只雪葫芦,通体晶莹雪白就像七心的肤色。风君子将葫芦放在阁楼里,后来自然他忘了,今天却突然翻了出来。我打开盖子闻了闻,点头道:“是知味楼的酒,你这小半葫芦老春黄可有年头了,喝起来一定很香。陈年老春黄后劲太大余味偏酸苦,要想味道更好,最好兑满新酒一起喝。”

风君子有些得意的笑了:“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跑到知味楼问你一声,待会儿再买些新酒兑满,明天带到留陵山上去喝。”

“大热天,你跑那么远干什么?”

风君子:“碰到个老朋友,陪他一起出去转转。……咦?石野,你关着门玩古董呢?”说着话风君子看见了桌子上的青冥镜。

“不是什么值钱的古董,就是偶尔得到的一面铜镜。”

风君子伸手将铜镜拿了过去,对着自己的脸照了半天,又好奇的转过镜面照了照窗外的句水河。此时的青冥镜已经接过于修复,背面的浮雕上还有淡淡的几道绿色锈迹,而正面的镜面已经光灿如新。风君子很好奇的自言自语道:“好奇怪的古镜?是现代人仿制的吧?古董不可能照的这么清楚!我发现从镜子里面看照出来的东西,比直接去看更清晰,真是有意思!……石野,借我玩两天好不好?你别舍不得,开学前一定还你。”

风君子突然要借我的青冥镜,我有些犹豫了,他很可能明天带着青冥镜与王逍一起上九连山。王逍本来就要打青冥镜的主意,不过被我识破没有得逞。现在风君子带在身边,等于送到人家门口去了。但我转念又一想,似乎其中另有一丝玄机我不能查,冥冥中不会发生这样的无故之事。如果风君子真带着青冥镜在身边,一旦王逍想伸手,我就立刻捏碎墨玉。在九连山地脉上面对手持青冥镜的风君子,我看王逍怎么讨好?

“想玩就拿去玩吧,你走之前别忘记还我就行。今天我好人做到底,现在就给你打满一葫芦酒,钱不收就算我请客了。”

……

第二天一大早,风君子带着一顶太阳帽,鼻梁上还架着金丝变色镜,和王逍一起租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去了留陵山。风君子的背包里有一面青铜古镜和满满一雪葫芦老春黄,还有芜城特产的香豆腐干等几样下酒的小菜。

留陵山在九连六峰中并不是很高,但是这一片山区的范围却很大很深,山峦起伏层层环绕。走到无法开车的山脚下,王逍与风君子下车步行开始登山。山势并不陡峭,沿着山谷中被水流冲刷出沟道向上行走,中午的时候他们登上了留陵山区的一座山峰。风君子站在山顶上指着周围大小山包问道:“老王,你看看周围这些山,有哪一座本不该存在?”

王逍道人来历非凡,也是世间的绝顶修行高人,如果山川有异他一定能看得出来。他向四周看了半天面露疑惑之色,良久之后才恍然大悟道:“就是我们脚下这座。”

风君子笑:“怎么看出来的?”

王逍:“差点让你给耍了,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不正常,偏偏忘了脚下这座山。我们站的这个山峰不像天然形成,它的形状太规则了,就像一个标准的巨大穹顶。山也许原来就有,但一定是人工修饰补凿过的。……嗯,山上的草木也不一样,生长很有规律,不像其它山峰中那么杂乱。”

风君子:“你的眼很尖,看出这座山有人工的痕迹,这么大的工程在深山之中只能是王候陵。其实最奇特的倒不是这些,老王坐下,我慢慢讲给你听。”

风君子取出了雪葫芦还有小菜,王逍也随身带有野餐的东西,他们就在山顶的草地上坐下来边吃边聊。风君子讲了一通地理山川,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的,也不清楚是真是假,反正听起来是有鼻子有眼。大凡山川走向,都有其自然的规律,地壳挤压运动的影响以及岁月侵蚀雨水冲刷,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地貌。如果一切出自天然,有些地方不会出现莫名其妙的一座山,而有些地方又不会没有山。

但是他们脚下这座山却很奇怪,脱离了山势脉络之外,其地势起伏又与天然的山水走向不符。也就是说这座山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如果出现了也不应该是这个形状。风君子判断这是一座大墓,雕山为陵必然是王候手笔。王逍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不住的问这问那,仔细询问了这座山陵的一切细节。

别看风君子大面上讲的头头是道,枝节问题他也是似懂非懂。根据自己的预测胡乱分析——主椁应该在山下多深的什么位置,墓室是怎么分布的,墓道应该开在哪里,还想当然的猜测这座大墓里面可能会有“黄肠题凑”,等等等等。话说的差不多,酒也喝的差不多,风君子已经带着三分醉意,太阳也已经西斜,王逍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耐之色。

“小风,天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着话王逍站起身来,向一边走出几步。

风君子:“是该回去了,要不然天黑就下不了山了。”他站起身来弯腰开始收拾东西,将雪葫芦放到背包里。

风君子打开背包的时候,王逍眼见看见了里面露出铜镜的一角,好奇的问道:“小风,你包里面那是什么镜子?怎么带到山上来了?”他的声音明显压抑着惊喜和慌乱的情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