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回 识江湖旧客,疏足下山川(上)

绯焱提醒的很是及时,如果王逍道人真的有那么高的修为又不怀好意,一旦拿到青冥镜飞天而走还真不好办!我点头答道:“知道了,青冥镜与毫光羽我都不会带去,最近恰好新炼成了一件法器,就拿王逍试试它的用处。第二件事呢?”

绯焱:“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他和风君子原来也认识!”

“什么?这怎么可能?就算认识风君子也会忘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绯焱微微有点不好意思的答道:“你不在的时候,我曾经跟踪他去过一次芜城。他在街头遇到风君子,两人打招呼有说有笑,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那他们倒底是什么关系?应该是在人世间本就相识。”

绯焱:“王逍修为太高,我不敢靠的太近。至于风君子我也不能去问他,他现在只认识我是严飞飞。”

“如此还真得小心点这个人。也许他没有什么恶意,既然与风君子是旧识。”

绯焱:“风君子在市井中的熟人我本不该起疑,可那王逍道人自称在长白山闭关六十年未出,又哪有机会在尘世中结识风君子?所以他一开始就在撒谎!”

“此人突然出现在东昆仑法会,大肆结交人心。将天下修行界的情况摸的差不多了,除了守正真人与我。看来他确实心机很深。这些日子我不在淝水,多亏你发现了。”

绯焱:“其实你身边的妖精韩紫英若在,一定也能看出破绽,可惜最近一段时间你们都不在。明日演法,你一定要小心应对了,不要什么底细都露出来。”

……

逍遥道场虽然比不上正一门的演法会场,但也十分开阔,这一片空地足有数十丈方圆。场地中央点着一堆熊熊大火,也不知道叶铭用了什么特殊燃料,火势特别旺盛持久。数百名各派修行弟子围在场地周围,而王逍道人在火堆对面向我抱拳施礼:“贫道乃一介江湖散修,身边没什么好东西让盟主笑话了。此番演法还需要借一件法器才行,我听说石盟主有两件神器,一面古朴铜镜和一支七彩毫光羽。石盟主能否将古镜借于贫道一用,相斗盟主的毫光羽?”

靠!绯焱猜的一点不错,他果然在这等着我呢。这位王逍道人心机够深的,可惜他遇到了同样有心机的绯焱。紫英不在身边,有些事没人提醒我,幸亏绯焱还在淝水知味楼。我不动声色的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不知道友未携法器。我那两件法器今日未携在身上。本想借高人指点,来试试一件最近新炼成法器的妙用。”

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色从王逍的脸上一闪而过,但他随即恢复了正常表情:“原来如此,恭喜石盟主又有神器新成。那贫道就再借一件吧,……正一门泽仁道友,能否借你的金乌玄木剑一用?”

泽仁走出场中将金乌玄木剑递给了他:“道长但用无妨。”

王逍法器在手,向我示意道:“石盟主请出手吧?”

我笑道:“道友年长,还是请您先出手指教吧。”

王逍摇头:“盟主让人在你我之间点燃一堆大火,贫道也十分好奇,不知盟主有何神妙法术要施展。所以还是请盟主先动手吧。”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我就出手了。

我为什么要在场地中央点一堆火?其实我早有打算,今天就要试试新炼成的漫舞卷天丝威力如何?我这件法器的炼制是借鉴了七叶的赤蛇鞭,所以提议斗法之时我就想起了七叶。我第一次见到七叶,是在秦岭深处看见他隔着一堆火破了终南派弟子的法阵,所用之法十分神妙。我今日修为也可相比他当日之能,既然试试,那我就全试试。不借助青冥镜和毫光羽,我想看看我究竟有多大的法力神通?

我大喝一声‘破!’,只见燃烧的火堆突然像爆炸一样膨胀开来,飞舞而出的火蛇几乎要将我和王逍的身影都卷进去。火焰腾起向上翻滚,场地中央升起一个巨大的火球,我再用手势一引,火球收缩上窜变成一条明亮的火柱。此时我喝道:“王道长小心了!”随着声音一弹指,火柱弯腰低头,宛如一条咆哮的火龙直向王逍冲去。

这一手玩的很漂亮,至少看上去极为绚目壮观。围观的众人纷纷鼓掌喝彩,甚至还有好事之徒吹起了口哨。火龙飞去,然而火舌在他身前几尺远的地方被阻档不能前进,前方凌空悬着一柄金乌色的二尺木剑,木剑在火光映衬下散发出暗淡的光芒。场面似乎在跳跃中静止,飞扑的火龙散发着光和热,却被一柄暗谈的木剑压制住锋芒。我们就这样以法力相持了一盏茶的功夫。

王逍不反击破法,我就这么跟他耗着,心中在暗笑:“你不是装吗?我也装一把!你是故意隐藏实力,那就别怪我有意灭你的威风了!我空手用火柱斗你手中法器,也摆一摆东昆仑盟主的架子。”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王逍见我没有别的动静,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终于口中吟唱一声,暗淡的金乌玄木剑光华流转变的明亮起来,在空中一旋,带着光芒直接劈向面前的火舌。这一剑祭出威力不小,将我发出的火龙从中劈开成两束,龙头分别倒转而回反扑向我的身形。周围又是一片震天的喝彩声。

左右两条火柱划了两道弧形的轨迹向我面前呼啸而来,我立掌前伸,再喝一声“破!”紧接着双手虚抓,只见那两条火龙在空中突然被定住,然后就传来一连串的暴炸之声,化成无数的火星碎裂。场中极其好看,就像节日里绽放的礼花!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王逍见火龙被我所灭,呼喝一声御剑飞出,不是击向我而是击向那堆火。玄木剑发出一道剑芒击中火堆,火堆中飞出一片锐利的火焰,带着密集的激荡声波,像一片飞射的火雨罩了过来。这时我一挥手,衣袖中飞出一根长长的东西,细而无色接近于透明,正是漫舞卷天丝。

漫舞卷天丝出手,在天空画了一个圆弧,紧接着丝影一震,分出一片交织的光网迎向了火雨。火雨与丝网相撞,崩射不绝,就像空中升起一片明亮的火幕。此事无声无息的,从长丝的尖端中又射出一道虚影,正是我仿照赤蛟之魂炼制的虚神之丝。虚神丝发出,直接刺破了火幕,不带任何花巧的飞射而出,直击在火堆上空的金乌玄木剑上。

这一击看似不动声色,但我暗中已发出了全力!既然王逍道人要隐藏实力,我就来个出奇不意,一不小心打他个灰头土脸也算他活该。虚实相击,金乌玄木剑带着嗡鸣之声倒射而回。一股大力涌来,虚神之丝被撞散,化成一片雾影又收回到漫舞卷天丝中。我浑身气血翻滚险些站立不定,刚才这一下直接相击暗中吃了大亏。

金乌玄木剑与漫舞卷天丝同时收回,空中的火幕、飞舞的火焰、燃烧的火堆,竟在这一瞬间同时熄灭。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暗,紧接着场地中央只留下空荡荡的一片灰烬,乎刚才那一下法力相击瞬间吞没了所有的能量。这时就听见王逍道人清爽的声音:“石盟主修为高超果然明不虚传,王逍今日受教了,自知不敢再与石盟主相斗,就于此点到为止如何?”

结果是不分胜负高下,如果不是我刚才暗中突然全力出手受了反震暗伤,恐怕今日也会稀里糊涂的被他骗了过去。我极力调匀气息没有任何异常的高声朗笑:“道友之神通高妙,石某人佩服佩服。就算全力相搏也不可取胜,多谢道友手下留情了!”我这话一出口,就等于斗法停止,我们斗了个平手。这一番斗法虽然时间不长,场面却极为壮观夺目,众人目眩神弛中这才反应过来,同时发出一阵喝彩声。

……

王逍与我斗法之后,又一次离开了淝水,说是要再访天下同道高人。据我所知他又去了芜城,我在淝水也坐不住了,跟着回到了芜城。绯焱也要随我回芜城,让我给劝住了。我告诉她芜城有守正真人在,而且守正真人早已留意王逍的情况,不必过于担心,同时知味楼中也要有高手坐镇才行。绯焱开始不肯,但是最后我劝解她说可以随时唤醒风君子的神识,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不仅自己回去,同时到梅花圣境中将阿秀和紫英都叫上了,面对王逍这种高手,身边没有帮忙的可不行。我对紫英说了王逍道人的情况,紫英对绯焱的分析也深以为然,提醒我速回芜城盯住风君子就行。她猜测王逍很可能是冲风君子去的,那小子简直是一个能够无穷开启的宝藏,绯焱曾经化身严飞飞打他的主意未果,王逍未尝不能有这种想法。至于阿秀,我让她去通知金爷爷。毕竟以王逍真实的修为,恐怕也只有守正真人才能对付。

阿秀回报,守正真人只说了三个字“知道了!”然后就让她回来了。而风君子那边自然是浑然不知,仍然在悠闲的过他的暑假,还有十来天他就要回滨海了。幸运的是,今年暑假他“不辞辛苦”将那把“紫气红云灵菊砂”带回来了,我找到茶壶再想办法找他,总能在昊天分光镜中追踪到形迹。于是我也“不辞辛苦”的再度做起了跟踪监视的工作。

绯焱说的没错,风君子与王逍道人确实是旧相识,很久之前就认识。风君子现在所认识的王逍自然不是修行高人,说起来让我大感意外,王逍曾经是个走江湖卖耗子药的。

卖耗子药的怎么会结识少年风君子?这恐怕要牵涉到风君子从小结识三教九流江湖人的经历。他很小的时候,在芜城造纸厂长大,父母都是造纸长的技术员。在他上小学之前,也就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他父母调到芜城机关当干部,他们家也搬回了芜城市区。而在他上中学之前,当时水利局还没有盖家属楼,他们家一直住在芜城旅社。

那时的芜城旅行社与现在的宾馆饭店概念不同,更接近于旧社会的大客栈。它是当时芜城最大的国营旅社,有好几个大院子,不仅住有各单位的长住职工,还有来来往往的过客落脚。芜城旅社经常住有各式各样走江湖的艺人,王逍就是其中一位。

王逍卖的耗子药,在当时很时髦,不是一般的耗子药,据说叫作“金猫牌杀虫剂”。大家听说了别笑,这是真人真事,在八十年代初的城乡各地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王逍卖的金猫牌杀虫剂,不仅仅可以药耗子,据说连蟑螂、臭虫都能一起灭了,其用法就是铺一张纸倒上一小堆放到床底下就行。

王逍的耗子药很时髦,他在芜城旅社门口街边摆的那个摊子也很时髦。他不吆喝,而是放了一个当时很少见的单喇叭录音机将录好的广告播出来。而他左手带着一枚银扳指,翘着二郎腿坐在摊位后面等客上门。这样一个摊位容易引起在街上闲逛的小孩子围观,风君子就是其中一位。风君子小时候长的虎头虎脑,很是招人喜欢,和王逍居然混熟了。

王逍经常分给风君子东西吃,当然不是耗子药,是江南的柑橘。王逍喜欢吃橘子,每次出来摆摊都要放一堆橘子在耗子药旁边,没事伸手剥着吃,看见风君子就分他两个。一来二去风君子和王逍关系挺好,而且王逍每年都要来那么两次,每次在芜城留半个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