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回 苦空识异色,归来诣永得(下)

阿秀竟然说出看场子这样的话来,我笑着问:“你着是跟谁学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阿秀:“我第一次看见修行人相斗,就是在风君子昭亭山封神时。那天九林禅院的法源和尚来捣乱,我当时修行尚浅想阻止也阻止不了,还是绿雪姐姐帮的忙。法源说我是护法,风君子说法源和尚是来砸场子的。”

“那天的事是一场误会,法源大师也是一场好意,你不必怪他。至于护法何意,紫英会对你说清楚的。我们不要在这里站着说话了,找个地方坐会。”

阿秀:“那我们去哥哥的房间。”

“我的房间?我在梅花圣境哪有什么房间?”

阿秀:“跟我来就知道了,我与紫英姐姐一起布置的,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穿过天井来到西院,最大的一间静室已经完全换了摆设,其布置居然与芜城中她们曾经给我准备的那间房一模一样。里面的东西并不多,但每一件都显得精巧雅致,书桌、扶椅、格架、衣柜都是白梨木的质地,只上了极薄的透明清漆,露出自然的清新纹路。床上的被褥是新的,还散发出淡淡的干爽的草木清香气息。在枕头旁边靠墙的一角,立放着一个白色软麻草编织的蒲团,是给我打坐准备的。

“你们把芜城的家搬到这里来了?”

阿秀:“搬家倒没有,就是按照原样又布置了一遍。石野哥哥满不满意?”

“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你们对我太好了。”

阿秀:“当然要对石野哥哥好,哥哥对我也好啊。紫英姐姐说了,这世上能有一个应该对他好,又可以对他好,还值得对他好的人太不容易了。”

“可是从头到尾,我都没为你做过什么。”

阿秀:“哥哥救过我的命,你不记得了?”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阿秀:“我很小的时候,刚刚学会穿行结界,就到处去找少主人。结果一路跑到青漪江边,那时候水性不熟,被激流卷走。你正好也在江边玩耍,看见我从岸边翻腾过去,就伸手来抓我。”

“抓住没有?”

阿秀:“你小时候眼睛很尖的,当然抓住了,可是你也被卷进激流里面差点没淹死。”

“那我们俩是怎么得救的。”

阿秀:“金爷爷做法,将我们两个都捞了起来。”

“那不是我救了你,是守正真人救了我们俩。那时候我多大?”

阿秀:“只有四岁。”

“那我哪能记得!……让我想想,我父母确实说过,有一次我在江边玩被一股怪流卷到江中,幸亏金爷爷路过救了我。”

阿秀:“肯定就是那次。后来我才知道人世间不能乱走,就待在菁芜洞天中修行,直到你来到状元桥下,我才偷偷将青冥镜送给你,后来又想办法引你回到梅氏禁地。”

“你为我,做的实在太多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阿秀:“这都是我应该做也愿意做的,在我不懂事之前,这些都是本能。我本来就是梅氏的守护瑞兽。”

“可是当你化身为阿秀来到我身边,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望天吼。梅氏只留下了你我,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人。……说起来,这都要感谢我的师父风君子。风君子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

阿秀:“柳依依与紫英姐都对我说了。……哥哥,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阿秀:“你千万不要像风君子那样,把我给忘了。”

我叹息一声:“我当然不会,怎么会忘了阿秀呢?只希望你们都能够平安无事,我不能忘也不敢忘。……风君子将你在神木林中关了两次,一次是绿雪困你,一次是柳依依困你,你不生他的气吗?”

阿秀:“两次我都化形而出,因祸得福,他给了我莫大的福缘,我要生他的气那就是太不懂事了。其实这一次柳依依困不住我,我本来可以偷偷溜出来,但我就是没出来,一直等到今天。哥哥说我是不是懂事了?”

“你当然懂事了,我记得你一直都是很懂事的。”

阿秀的脸突然红了,低头弱弱的道:“我也曾经做过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风君子才拿着黑如意把我抓到神木林里面去了。”

少女含羞的样子看得我也心跳,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事到如今,我也不必再装作不知,干脆一切都挑明了吧。将她拉到身边坐下,一手搂住她的肩膀问道:“当初就是你在妄境中化成了柳菲儿的样子,我喝醉的那个晚上,是你喂我吃了一枚龙首丹?……那人就是你?”

阿秀低着头,声音就像蚊子在哼哼:“是我,我错了。哥哥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其实我没有怪你,今天只是想把话说出来,那也是我的第一次……”

阿秀:“哥哥,你,你不会不喜欢吧?”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你有此情意,我也不能负你。只是世间之情,很复杂我也说不清,不都是你想像的那么单纯。天地可以长久,在于不必强求。有些话我说不出口,你去问紫英,她也许都能告诉你。”

阿秀:“其实我明白的,别以为我什么事都不懂。只要哥哥不会忘了我,不会对我不好!”

“我怎么会忘你?又怎敢对你不好?你留下的牙印一直就在我的肩头。”

阿秀悄悄伸出一只手,放在我的肩头上,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以后不咬你就是了!”

我将她那只手拿下来握在掌心,柔声道:“阿秀,求你帮个忙。”

阿秀:“哥哥有事就说。”

“我听说你有穿行结界的天生神通,现在还有吗?”

阿秀:“风君子给我借的仍是望天吼化身,而且比原来更强,当然还有这般神通——哥哥要上谁家去偷东西?”

“我不偷东西,你也别再闯齐云观偷丹那样的祸。如今我们有了三处洞天道场,分别是这里的梅花圣境,芜城的菁芜洞天,昭亭山的神木林。只有你一人可以自如穿行,所以大家有什么事情都需要你照顾了。我觉得你的神通和风君子很像啊?”

阿秀:“是有点像,但不一样。风君子也可以穿行结界,但他看不透门户,需要找到才行。而我还是会被修行法阵困住的,不然上次就不会被抓了,好像没有法阵能困住风君子。……哥哥放心,我一定会把紫英姐姐和柳依依照顾好的。”

“眼前还有一件事更重要,紫英要炼九转紫金丹,却没有功夫走遍天下去采药。而你有天生的神通不惧险阻,来去的速度又快,能不能帮紫英姐到各处去采集灵药?金爷爷曾经带你上山采药,守正真人教出来的当然是此中高手。”

阿秀:“知道了,我一定帮紫英姐姐早日炼成九转紫金丹。其实姐姐对我说过,九转紫金丹对我也有大用处,她炼成之后一定会给我一枚。你知道吗,姐姐最近在炼制法器千回百结丝,就是效仿传说中的神农百草鞭,如果炼成了再采集天下灵药就方便多了。”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一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卷天神丝我也给你留了一支,你拿去按自己的喜欢最后炼化,正好你现在没有法器。”

阿秀:“谢谢哥哥!……时间很晚了,哥哥要休息吗?要不要我陪你?”

“阿秀陪我当然高兴,不过哥哥还要静坐修行,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吗?你去找紫英姐,看看怎么炼化你的这支卷天神丝?”

阿秀:“哥哥想让我走吗?”

“哥哥不是让你走,而是这几日修行正在关头,心中突有感应,察知此时丹道境界有破关之兆。今夜你去陪紫英姐姐说话好不好?我们来日方长。”

阿秀:“神通足具于道境自生感应?哥哥的修为已经这么高了吗?听说这种情况往往凶险,你一定要小心!阿秀就不打扰哥哥修行了。……哥哥能不能再让我抱抱?我要象你刚才抱我那样抱抱你。”

“你怎么抱?你的个子没有我高。”

“哥哥你坐着别动。”阿秀站了起来,站在我对面,伸手将我搂进她的怀中。我的脸贴在她柔软的胸前,隔着衣衫埋入少女充满弹性的双乳间,能清晰的听见她的心跳声。阿秀摸着我的头发说道:“哥哥就是这样抱我的,只是哥哥不会象阿秀那样哭。”

我的口鼻都被温柔淹没,说不出话来。我怎么不会哭?记得阿秀遇害后的那一段日子里,我每次静坐之后,都发觉自己不知不觉早已泪留满面!……我深吸一口少女体香,闭上了眼睛,沉静其中暂时什么都不再去想。突然的,脑海浮现出一副场景,就象在眼前闪现——

我好像回到了孩提时代,正光着脚在青漪江边齐膝的浅水中玩耍。眼前的水面突然涌过一股奇异的激流,激流中有一道红光在挣扎。我下意识伸手去抓,棕红色的影子抓出了水面,然而激流一卷,将我也卷到了波涛中。无边的乱流层层卷来,我处挣扎也无法呼吸,随波而去不断被吞没。

这不仅是回忆,也不仅是幻觉,感觉突然变得真实而清晰,就在此时此刻发生!我的心境一乱,元神恍动几乎不能自持。暗道一声不好,强自收摄心神睁开眼睛,身体发软晃了几晃这才恢复正常!阿秀显然发现了我的不对,俯下身来急切的问道:“哥哥怎么了?突然脸色变得这么难看?”

“我没什么,你快去叫紫英来!有事情要交代你们。”

阿秀急忙找来了紫英,紫英见我脸色沉重,很担忧的问道:“好好的,不和阿秀多聊一会,怎么把我叫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紫英,你不必担心!对你说实话,我丹道修行中的又一重天劫到了,我要立刻闭关。你拿着毫光羽到淝水知味楼中传我的号令,就说这一段时间我不能回去,有事情就让泽仁和于苍梧商议而定。千万提醒容成,不可透露我闭关之处所在,也不可让外人来打扰我的修行。”

紫英:“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你有把握吗?要不要唤风君子回来?”

“不用了,他在世间也是历劫,唤他回来也是损他修行,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如此。你速去速回,不在时阿秀替我护法。片晌功夫修便现,老成须是过三年!看来我没有耽误,也该到了,最近总有预感。”

阿秀:“我本来就是护法嘛,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给哥哥护法了!我应该怎么做?”

“不用你做什么,你守住此地尽量不要让外人杂事干扰我。……这枚天刑墨玉交给你,如果发现我元神涣散不能自摄,就立刻捏碎它,风君子会赶到帮我的。”

阿秀:“这么危险吗?”

“其实可能不会,我只是小心做一些准备。你放心好了,哥哥不会有事的。”

……

现在的我,就像站在一条波涛汹涌、恶浪滔天的江河边,一眼看不尽彼岸的风景。那是我的修行要到达的地方,这苦海过还是不过?我可以选择驻足不前,但我就永远不知彼岸是什么?想突破这层境界,或登舟或架桥,总之我要穿越这苦海的考验。

若论心性,我不惧世间的劫数,这些年来也经历大小人劫无数。但是面对苦海天劫,并不是很有把握,原因不是因为我的心神不够坚忍与清明,而是以前我的修行太顺利了。一连躲过了六重天劫,在阳神境界之前的苦海天劫终于要在修行中经历。以前我都是随缘法而修行,不知不觉中修为精进,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闭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