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回 仙抚伊人顶,结发授神丝(下)

我用了很长时间,凝聚心神体会这两件材料的内含的种种妙用属性,以三昧真火之术慢慢炼化,不敢有一点急躁。想当初风君子教我炼器,传授三昧真火与南明离火,他一边传我道法一边随手炼器,同时还说着闲话,漫不经心的将一枚透辉石髓炼成了锁灵指环。我可不能像他那么随心所欲,毕竟不是从小拿呈风节当弹弓把玩耍的孩子。

闪灵脉髓炼化纯净之后就像一种浓缩的半透明液体,以法力托在掌心却不散开,能在半空中变化出种种形状。而卷天神丝炼化之后变成了一种可分可合的奇异材料,竟在虚实之间。再以南明离火御器感应身心,细细培制,前后九九八十一天时间,将这两种材料合为一体,最后分炼出了九件一模一样的法器,是九根长丝。

我所炼成的这九支长丝看外形就像原生的漫舞卷天丝,然而却成了修行人的上品法器。说它是上品并非是指威力有多强大,法器的威力往往需要使用者的法力来体现。如果一件法器的妙用能够超出修行人神通道法的极限,无论你修为到了什么程度,法器就会有更神奇的作用,这样的器物就可以称之为世间神器了。比如说青冥镜。我这九根长丝无法与世间神器相比,但我根据使用青冥镜的经验,并没有将它们完全炼化定形。

将来传给弟子,我的弟子可以根据自己的道法修为,御器时特殊的感悟与施法的习惯,最终自己完全炼化它,使它具有自创自悟的妙用。最好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东西,哪怕是神奇如青冥镜,如果我一开始得到的就是完好的青冥镜,如果没有这么长时间的摸索与感悟,我也不可能使用的像现在这样纯熟。道法修为是风君子教我的,神通妙用大部分都是我自己证悟与摸索出来的。

这下好了,这九支卷天神丝,不仅可以传给丹紫成与梅容成,我还分别给了紫英与柳依依一支,另外也给阿秀留了一支。阿秀重回,正好没有法器,而柳依依用不了世间重器,恰恰这种卷天神丝她可以用。她们不仅可以自己用,将来收了徒弟,也可以传给门下弟子,将成为三梦宗标志性的法器。虽然三梦宗还没有正式开宗,但柳依依、紫英、阿秀将来都会是三梦宗的门中长辈。

……

“容成,从今日起你已成为梅花山正式弟子。将来为师开宗立派,合三家为一,你也将是三梦宗的正传弟子。我传你《梅花七笈》的第二笈‘分光拂影,携香盈袖’心法与口诀,你当勤加修行。同时传你这件法器,它还没有完全定形,需要你根据自己的喜欢和想法最终炼化完成。”这是在梅花圣境中,我为梅容成举行了入门仪式,最后吩咐她的话。

容成:“多谢师父赐器,请问这件法器叫什么名子?”

“它还没有名子,你用在手中,就自己起名子吧。……等你修成了‘分光拂影’的道法,我会传你师门中的炼器术——三昧真火与南明离火,你自己最终炼化它。”

容成:“弟子明白了,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苦心。”

这时站在一旁紫英说道:“好了好了,仪式都完成了,容成你起来吧。你师父想把你派到淝水知味楼,在市井中增长修行阅历,也有机会与天下同道切磋交流。我有话要交代,你暂时随我回芜城一趟。”

容成随着紫英回芜城了,估计是紫英要交待管理酒楼的一些琐事。我在梅花圣境中又独自待了三天,一面仔细研习《梅花七笈》,一面也最终炼化了我自己的一根卷天神丝。

若说修行道法,风君子传我的“四门十二重楼”丹道已经足够高深不在当世任何一门道法之下。可其它各门各派的道法,尤其是更种妙用法术还是应该多做参照借鉴的。只依典籍传法是不妥的,我自己先要修行印证一番梅花七笈才可再传于容成。梅花山的修行确实有独到之处,毫光羽在付接手中就比我手中要神奇。我虽然摸索着将毫光羽的妙用发挥了十之八九,但看了《梅花七笈》之后才知道并不完全。至少第二笈“分光拂影”之术,运用在毫光羽上能够威力大增。

如今我的修为也可以算得上是一派宗师,虽然不能总摄世间万法,但也能触类旁通,这要感谢风君子当初信手拈来的点拨方式。直到他封印神识离开我之后,我才深深感受到他当时看似随意传法的神奇之处与良苦用意。梅花七笈我现在可以传授容成前五笈,至于最后两笈的心法,在我没有完全将一切变化掌握自如之前还不敢轻传。

如果传丹紫成四门十二重楼丹道,以我现在的修为在“破妄”,也就是“妄心天劫”之前应该毫无问题,往后也不是完全有把握。自己修行与传授弟子确实是不一样的,我想起了柳依依的修行。风君子有一段时间突然发现自己兜里没货了,自创的鬼修之法柳依依修到尽头,不知教她什么好。幸亏后来他修行再进,传以无梦神游之术。我可不能闹这样的笑话,万一容成修为精进神速,到头来我无法可传可就太没面子了。

我将那根长丝最终炼化完成,定名就叫作“漫舞卷天丝”,最后的炼化借鉴了七叶曾经的法器赤蛇鞭。我曾亲眼见到赤蛇鞭在七叶手中的威力,我这支“漫舞卷天丝”借鉴模仿了赤蛇鞭的妙用,可刚可柔也可分出凌空丝网。最重要的是我炼化成虚实两器,漫舞卷天丝中可发出一支虚神之丝,虽没有赤蛟之魂封印其中的威力,但用处是类似的。本想将炼好的这支漫舞卷天丝赐给丹紫成,想想又算了,将来要他自己拿走一支神丝去炼化罢。

梅容成的资质确实不错,而且梅花山道法入手时相比丹道修行精进速度要快,往后才显得艰难。半年之后,容成修成第二笈,也炼化了她那支长丝。她给法器起的名子很特别,叫作“缠魂烦恼丝”。缠魂烦恼丝可以像毫光羽一样分展出万千道丝影,同时还能化出类似邪樱迷雾一样的雾阵,可以迷惑人的心神。看来容成终究还是擅长媚惑之术,将卷天神丝中受邪樱迷雾滋养的特性炼化出了迷惑心神的妙用,至少我是炼化不出来的。

不提容成的修行如何,她现在离高手的境界还差的很远。紫英将芜城知味楼交给了陈雁,并且特意介绍陈雁给柳菲儿认识,同时将淝水知味楼也交给了容成。她对我说:“你若立宗门,我也算是长辈了,好歹也享享门下弟子的福。天月大师指点的物类之修,我一直没有时间好好修行。现在当一个甩手掌柜,我也要勤加修行了。我去梅花圣境,顺便建造药园,也将我这根卷天神丝用心炼化了。”

我要将毫光羽给她,她却不要,说一段时间内不会出梅花圣境,我若想她或有事找她自己去就可以了。紫英去了梅花圣境,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淝水,按紫英的主意,我将知味楼中所有的员工一个一个换成了修行各大门派的弟子。至于原先那些人,芜城来的还回芜城,淝水当地招的则多发一笔工钱让他们再谋职业。

这样的事情自然要慢慢来,这些修行弟子首先要学会怎么当一个服务员或者厨师。世间修行入门者悟性都是上品,学起来很快,而且他们也不认为这是一份低贱的工作,反道觉得与天下同道凑在一起开饭店十分有趣。直到半年之后才彻底完成,淝水知味楼成了真正的东昆仑联络总部。店中员工在前面招呼客人时自然一切都以普通人身份,而在后厨就算他们愿意用三昧真火烤羊腿,只要不烤糊了容成也不会管,反正大家都是修行人。

正一门派来的联络人当然是我亲自点的泽仁,他是第一个来知味楼报道的,从门童开始做起,最后当了全体服务员的小组长,好歹正一门也是天下第一大派。海天谷没有派别的弟子,于苍梧掌门非要亲自留下来,他负责饭店的采购和材料运输。想当初谭三玄传位给于苍梧事出仓促,他是怕自己性命难保海天谷一派自断传承。现在谭三玄已经无事,于苍梧乐得自在借机留在了淝水。

叶知秋见知味楼这么热闹,自告奋勇要代表逍遥派来此,被我劝阻。她在淝水很多人都认识,一个大学教师跑到饭店来打工实在不像话。后来逍遥派派了叶铭的大弟子知非,但知秋仍然是这里的常客。轩辕派来的人竟然是门中第一高手五味道长,这位老道擅长烹饪,真不负五味之名,在后厨当了厨师长。最后一位来报道的大派弟子代表让我吃了一惊,她是孤云门的绯焱!

这位姑奶奶怎么跑到知味楼来了?我委婉的劝她不必亲自前来,要孤云门派一个晚辈弟子就可以了。绯焱却笑着反问我:“我已经和绯寒掌门商量了,不能随便派个人来协助石盟主,要么我来,要么让掌门大弟子张枝来。”我想了半天,还是让她留下了。

真想派她去后厨刷碗,想了想还是算了,她和风君子那种不清不楚的关系,还有威震天下的名声,我好歹得给点面子。我让她站柜台做收银员,专门负责结帐。从此之后一座淝水知味楼,真的可以称得上藏龙卧虎,成了东昆仑高手云集之地。

知味楼第一高手首推绯焱。她当初的修为就不在我之下,得到九转紫金丹渡过又一重天劫修为大进,如今已经进入当世绝顶高手之列。整个东昆仑能胜过她的人屈指可数,就连正一门的和锋、和曦几位真人恐怕也要弱她几分。

绯焱依然艳光四射,喜欢穿红色长裙,留披肩长发。最特殊的是她的发型,她总在脑后细密的长发间编一根细长的小辫,并用一条湖蓝色的丝带扎起。风君子当初亲手给她编的辫子,丝带也是风君子亲手系上的,从此之后绯焱的发型就不变了。我有一次开玩笑问她,结果她低头答道:“这是为了感念公子的结发之情。”

她这话说的我都不好再问了,编根辫子就是结发之情,说的就跟已经嫁给他一样。绯焱你就自己去感念吧,反正风君子又什么都忘了。如果你真有这份情意,也不过是空守相思而已,曾连累我想念阿秀那么长时间,自己染一场相思病也是报应。

容成是这家知味楼的经理,管理日常事务。没人知道她就是曾经的百合,她的容颜甜美,和大家相处的也很好,只有两个人例外。其中之一是绯焱,容成与绯焱曾有过节这我知道,所以私下里早就提醒过容成不要计较。容成也就是与她交流较少而已,而绯焱虽然喜欢笑但骨子里为人十分孤傲,与众人交流不多也没什么异常。另一个人不用说也能想到,当然是倒霉的、蒙在鼓里的泽仁。

容成与众人的关系处的都很好,也很随和客气,毕竟都是修行同道,但只对泽仁例外。她对泽仁经常的冷言冷语没什么好脸色,态度明显与其它人不同。表面上容成还是经理的身份,而泽仁只是个服务员,于是容成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他干,还经常挑错扣个奖金什么的。众人不解其意,一开始都以为容成是特意拿正一门弟子立威,后来才看明白了,她就是看泽仁不顺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