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回 仙抚伊人顶,结发授神丝(上)

绯焱左手托右手,仿佛还是托不住那枚轻飘飘的九转紫金丹,声音也在打战:“给我的?”

风君子:“不是在你手里吗?”

绯焱:“你还要我出家吗?”

风君子:“当然不用了,我的心血已化红莲供奉,观音菩萨还想怎样?”

绯焱眼睛闭上,眼泪无声滴落指尖,然后身体一软倒向风君子。风君子一把接住,将她的脑袋轻轻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她怎么了?”

风君子苦笑道:“你说能怎么呢?当然是晕过去了!可能是太激动了,刚刚被望天巨吼震动心神还没恢复,心神再动一下就晕了。”

“她刚才几度大喜大悲,几乎生死轮回,让你折腾得不轻,换谁也受不了刺激。九转紫金丹你就带在身上,说明你早就想好了怎么救她,又何必……”

风君子:“你说话倒轻巧,这女人是怎么折腾你我的?我吓唬吓唬她出口气而已。……七心死后我真的心软了,绿雪遭劫更让我……再也受不了!”

“你不是心软,是悲悯情怀。”

风君子:“别口头卖乖!……阿秀今日得大于失,你也跟着不吃亏,她是你家的护法侍者。绯焱因祸得福,自然没什么好说。她的修为再进,将是东昆仑绝顶高手之一,而且今后会全力助你,对你这个东昆仑盟主也是好事。可怜的只有我一个,神识唤醒自损修行、奔波万里劳心费力、心头血化红莲奉出、插手因果迫不得已、九转紫金丹也失去,弄不好还得罪了观音菩萨!……石野,你笑什么?”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说过的一句话。”

风君子:“法澄是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也别笑,以后有这种事你自己试试看。趁这绯焱又晕了,有什么话你快说吧,明日天亮之前我要赶回滨海。”

“你怎么放暑假不回家?”

风君子:“这么无聊的问题?学校同学想在暑假打零工却没找着活,我下个星期就回芜城了。不想坐火车想坐海轮,从上海绕一圈回来。”

“不算无聊,你回芜城我才能带你找金爷爷抓药。……还有,你的丹诀没有传完,‘阳神’境界的口诀与心法什么时候教我?”

风君子:“我封印神识之前早已想到,你不必操心。功夫到时,自有安排!”

“本来有一肚子话想说,现在又不知道问你什么好了。……你在干什么?”

风君子说话时一直用手在拨弄绯焱的头发,头也不抬的答道:“趁她还没醒,我给她编一根小辫子。别管我,你说你的。”

“差点忘了一件大事,西昆仑各大派近年来正在合力炼制一件神器,绯焱猜到是为了对付你的。”

风君子:“多大点事,我还以为有谁要去中东去搞原子弹!我不在乎,反正我也不知道,倒是你要小心了。有必要的话,来偷我的黑如意,正一三宝合击之威不在任何世间神器之下。”

“好的,我会的!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当初你交代这枚九转紫金丹是留给小辣椒散去邪功之后恢复容颜的。现在你给了绯焱,小辣椒怎么办?”

风君子喟叹一声:“我一插手添变数,诸人都受牵连。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先听坏消息。”

风君子:“告诉韩紫英,再成九转紫金丹,我求一枚,请她送到忘情宫。”

这个消息确实不怎么好,上次一炉成丹三枚,那两枚没话说,可这最后一枚便宜了绯焱。下一炉三枚九转紫金丹,紫英一直掰着指头算。她自己一枚,阿秀得救后也需要一枚,柳依依虽然现在用不了但将来也说不定有大用,百年之后如绿雪重回也会有用,我虽然用不着移换炉鼎但也需历劫,甚至百合都想到了……反正是不够的。现在风君子又要预定拿走一枚,我苦笑道:“好消息呢?”

风君子:“我今日之血,可成丹六枚。多出来的三枚我拿走其一,另两枚就算替绯焱还情。”

“这样啊?没有坏消息全是好消息,我替紫英谢谢你!……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真有菩萨吗?”

风君子笑了:“这种问题你也问?昭亭山上天天叫哥哥的是什么人?坐在你面前的又是什么人?”这时他已经在绯焱的脑后编好了一根细长的辫子,从兜里掏出一条湖蓝色的丝带系上。

“那我不问了,你也没多少时间了,我还是留点功夫让你和她私聊吧。告诉你一件事,她其实早就醒了。再见,芜城见!”

……

一周后,风君子回到芜城家中。这小子是个闲不住的,第三天出门闲逛,被我找个机会拉走喝酒。地点就在知味楼君子居,他进门的时候还不住的跟我客气:“看看你,这么客气干什么?不就是春节请你喝了一晚上红酒,还要特意回请我两顿。”

“你坐下吧,我不仅找你喝酒,还有事想请教。”

风君子刚坐下又站了起来:“如果是生意场上的事,我可帮不了什么大忙。”

“放心好了,不是找你或者你们家帮忙,就是有话想找个人聊聊。快坐,酒都给你倒好了!”

不断劝酒添杯,风君子额头见汗,放下酒杯问我:“菜不错,酒更好,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喝着喝着差点忘了。上次那个酒吧服务员,叫吴眉的女孩子,你后来又去找过吗?”

风君子:“你说她呀,没有。你怎么问这个?是不是看上人家呢?想找就自己去呗。”

“我可没那意思,其实我有女朋友了。”

风君子:“谁呀?什么时候领出来让大家认识认识。”

“其实都认识,就是柳老师。”

风君子筷子差点没拿稳,惊叹道:“石野,你来真的啦!”

“你什么意思,什么真的假的?”

风君子:“想当初我就能看出来你对柳老师很发痴,上课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以为你就是单相思,没想到你还真敢下手!……我怎么这么笨,早该想到你们关系不一般。”

“早该想到?”

风君子:“对呀,这酒楼是你开的,柳老师有股份是不是?我说话你别不爱听,你一山村来的学生哪来的本钱?柳家帮的忙是不是?柳家在芜城可不是一般的人家。”

“不仅是柳家,芜城荣道集团也有投资。”

风君子:“我听说了一点点传闻,有人说是你救了一个落水者,这人就是张荣道,还有人说你拣到过张荣道失落的贵重东西。”

我笑问:“你都听谁说的?”其实这些话都是风君子自己当初编出来骗我父母的。

风君子:“我也记不清了!……真不知道柳老师喜欢你什么?是你这个人?你今天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认识的人当中,你最聪明有主意。你帮我想想,我和她现在的情况也挺尴尬的……”

风君子:“打住!这是你的私事,外人不好说什么。自己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办,反正离大学毕业还有三年,如果这三年下来还是这样,那你们确实认真。……大哥,我佩服你!”

听风君子突然叫我大哥,心里说不出的别扭,摆手道:“叫我石野,千万别叫我大哥,虽然我年纪比你大。”

风君子:“那我叫你杨过好了!……唉!可怜我年满十八岁了,不仅是个处男,连真正的恋爱都没谈过!”

这回轮到我差点没坐稳,世上有他这样的处男吗?然而见他说话时面露痛楚之色,一只手捂住心口。我赶忙道:“你怎么了?”

风君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一个星期总觉得心口疼,去医院检查过没有结果,我都快成捧心的西施了!”

“你这恐怕是气血虚,找个中医开张方子调理一下。我们村有位老中医是很高明的。”

风君子:“金老头是不是?别忘了我去过你家,金爷爷我认识,他家那条大白狗见到我可亲热啦!明天我去石柱村,金爷爷在家吗?”

“你去,他一定能在。”

……

阿秀与绯焱之事总算了结,心头一件大事放下。很想到神木林中看看情况,可是柳依依按照风君子的命令封锁了神木林连我也不让进,并且告诉我阿秀修行未成之前也不好意思见我。她化形未成,另有一人的修行却已初窥门径,就是梅花圣镜中的弟子容成。百合的资质确实不错,不仅仅是聪明。

我打算为她举行正式的入门仪式,让她成为三梦宗梅花山的正式弟子,可最近在为一件事情发愁。按照正式的规矩,修行界收弟子入门师父要“授器”,就是正式传一件法器。当初风君子没有传我法器,实际上我有了青冥镜这件神器才会与他结修行之缘,而他除了不能离手的黑如意也没有别的好东西。我却不能不给弟子授器,给什么好呢?毫光羽是梅花山掌门信物,就算我合三家为一宗,其地位也相当于忘情宫镇宫九器之一,现在传正式传她还不是时候。可是除此之外我还真没有拿的出手的东西!

这就是开宗立派的难处,我没有家底呀!听说天月大师是炼器高手,可风君子对此却不怎么感兴趣,毕竟忘情宫中千年传承的好东西有的是,连镇宫九器一大半还闲放着。我与紫英商量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有自己动手炼器来丰衣足食了。恰在此时九黎散人来访送了我一件好东西。

九黎散人得到小辣椒的帮助在凝翠崖上凿壁植丝布置漫舞卷天丝大阵,如今已过去一年半,大阵初具规模。虽然漫舞卷天丝大阵真正完成还需要三年五载,但植下的漫舞卷天丝中却生长出一件奇物——卷天神丝。

漫舞卷天丝是一种得天地灵气才能生长奇异植物,根系能够扎在悬崖石缝中,从枝条中生长出来的飞芒有几十丈长。九黎散人以温火玉大阵聚天地灵气滋养漫舞卷天丝,并以阵法布置,使凝翠崖上的漫舞卷天丝成为一种世间没有的奇异群生物种。飞丝可长达百丈,漫漫交织射出温火玉大阵地气之力互相编织成无形阵势,形成凝翠崖上空一道看不到的屏障。

九黎散人与小辣椒所植的漫舞卷天丝,也许是得到了温火玉矿髓的滋养,或者是邪樱迷雾的润化,再加上凝翠崖上灵气充盈,其中竟生出一根百年难遇的神髓。九黎散人识货知道这是好东西,知恩图报就送给了我,说是拜访盟主的见面礼,顺便讨几杯美酒喝。放在平时我真不好意思要,可现在正缺炼器的好材料,就厚着脸皮收下来了。

这支卷天神丝收在袖中只有小小一卷,然而运法力展开可长达百丈,非虚非实。它本身没有半点分量,却能化成万千道丝影。不仅如此,运用不同的心念力控制,它还可以成为坚如金刚的锋芒长刺,也可以化做虚若无物的一片雾影。用它来炼制法器不同的人可以炼成不同的妙用,真是太难得了,甚至柳依依都可能用的了它!

我在西昆仑弟子手中还得到一枚矿髓,鸡蛋大小就象一团流动的光液。后来紫英认出那是闪灵脉髓,可以与法器合炼发挥出器物的最大妙用与施法时的威力,而且可以分合几种材料为多器。我将卷天神丝与闪灵脉髓一起炼化,小心翼翼不敢出一点差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