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回 奉我心头血,波中取红莲(上)

绯焱不买黄金枣却要杨柳枝,卖枣女人笑着说:“一根树枝还要花钱买吗?满城柳树,你自己折一根就是了。”

绯焱也笑:“我就喜欢大嫂手里这根,多少钱?”

女人:“不好意思,不值钱的东西我不能卖。”

绯焱修行日久,眼光和阅历都在我之上,她居然看上了那位卖枣女子的杨柳枝,那是人家往枣上掸水和赶苍蝇用的,难道会是什么法器?正在说话间,后面又有一人打招呼:“关大嫂,这么早出来摆摊啊?……咦?这是黄金枣,大篷里扣的吧?上市时间早了点!”回头一看是风君子来了。

我与绯焱齐声问道:“你们认识?”

风君子:“当然认识,从小就认识。我小时候关大嫂就在这里摆水果摊了,来来回回经常见面打招呼。……办正经事吧,你们都跟我到庙门口去。”

我们都来到观音庵门前,风君子小声对绯焱嘱咐:“别看这座小庙不起眼,玄机可不一般,不能说进就进。进人家的门按人家的规矩来,老老实实的请愿、上香、叩拜、施舍最后再求签,一样都不能少。”

绯焱答应一声抬头一看门匾,脸色突然一片绯红。只见庙门上方横书五个大字“送子观音庵”。不论绯焱今年多大年纪修为如何,毕竟还是个黄花姑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风君子撕碎衣袖验过她的守宫砂。黄花未嫁去拜送子观音,就算绯焱脸皮厚也有些绷不住。

我在一旁偷着笑,风君子也看出来了,问道:“你到底愿不愿意进去?你不去就算了!”

绯焱细声答道:“我当然要去,请问还有什么吩咐,我怎么才能抽到那支签?”

风君子:“无论你用任何神通,都无法拿起那只签,只有老老实实用手去抽,恰好抽中才行。知道怎么办了吗?”

绯焱:“签筒里有几支这样的签?我要抽哪一支?”

风君子:“就一支,签上写着下中签十四。”

绯焱:“我知道了,用御物之法试探所有的签,动不了的那一支就伸手抽出来。”

风君子:“你不笨嘛,那去吧。”

绯焱举步正要进门,我心念一动叫住了她:“绯焱,你等等。”

绯焱回头:“石小真人何事?”

我将柳依依刚才给我的钱一分不剩全部掏了出来放在她手上:“天月大师说‘缘在芜城’,曾经也有一位高人对我说过‘空袖莫求缘’。请你帮个忙,把这些钱放到功德箱里。”

绯焱答应一声终于进了观间庵,我们在门外等候。按照风君子的吩咐,一套香客的规矩做足,估计一时半会她出不来。我小声问风君子:“你好像和那个卖水果的关大嫂很熟,据我所知你幼儿园早就毕业了,怎么见面打招呼还这么亲热?”

风君子:“小时候吧,孩子们都调皮。而关大嫂卖水果就一个人,有时候不注意,总有小家伙偷她的水果,我都看见好几回。后来我特意提醒她卖东西的时候精神点,幼儿园里的孩子经常偷她的水果。”

“后来呢?”

风君子:“后来她就说谢谢我呀,以后路过她还经常送我水果吃,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这位关大嫂究竟是什么人?”

风君子:“你这话问的,当然是卖水果的!”

“我看她不像个卖水果的。”

风君子:“没什么像不像的,既然在这里摆水果摊,就算玉皇大帝那也是个卖水果的,你看习惯就像了。……我们别堵在庙门口了,到马路那边站着去。”

我们三人站到了马路对面,就在那个水果摊旁边不远。关大嫂招呼风君子:“小风,等朋友啊,过来坐会。”她往旁边挪了挪,长条凳空出了半边,风君子走过去坐下和她聊了起来。

关大嫂:“既然到了佛门前,怎么不进去呢?”

风君子:“那是尼姑庵,我一大小伙子往里闯什么?”

关大嫂:“现在上大学了吧?当初庵里的尼姑就说你一定能高中的。”

风君子:“这事你还记得?那是我抽签收五毛,给小尼姑一块她们没钱找,随口哄我开心的。要是这事也算数,观音庵干脆改夫子庙得了。”

关大嫂:“刚才进去的那位姑娘,恐怕与佛有缘。”

风君子:“你卖水果就卖水果,怎么管起这种闲事来了?听你的意思好像是鼓励良家女子当尼姑?这是哪家的道理?”

关大嫂:“良家女子?……我在这庙门口摆摊不少年了,也经常听里面的师太讲经,多少也懂了一点。我看刚才进去的那位姑娘,眉间气色不祥,恐怕需要菩萨渡化才能消灾解难。”

风君子笑了:“你怎么学会看相了?我看她没事!”

关大嫂:“你说没事就没事吗?我看还是好好求一求菩萨比较好。”

风君子:“你在菩萨庙门前卖水果,是不是也帮尼姑们拉生意?……不论菩萨保不保佑,我不希望她有事,我会保护她的,只要她愿意做个好人……”风君子说到最后已经不是在对关大嫂说话,而是眼望着庙门自言自语。

正在说话间,一身红裙的绯焱已经走出了庙门。一阵晨风吹来,她的裙裾飘散,身形宛如一朵波光上的红莲。风君子伸手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朵红莲花,粉嫩的花蕊上还带着露珠似是刚刚采摘。他将红莲递给了关大嫂:“好久不见,我身上又没什么好东西,就拿这个送给你吧。有事我要先走了,下次再聊。”

我们迎上前去悄声问:“东西得手了吗?”

绯焱从袖子里拿出一支签,深红色发着紫光,上面刻着“下中签十四”。风君子接过去道:“就是这一支,没错!”

柳依依问:“接下来怎么办?你要做法吗?那我们就去昭亭山。”

风君子皱着眉头思索着说道:“不行,动静太大,你在昭亭山恐怕罩不住。柳依依,你去昭亭山等着,我会把望天吼送过来。你记住了,阿秀没有重新化成人身之前把她扣在昭亭不要放出去。”

柳依依:“那你去哪里?”

风君子:“只有在浮生谷中我才有把握。石野、绯焱,你们先去浮生谷等我,我三个时辰之后自会到来。现在有点事要办。”

柳依依:“我也想去浮生谷。”

风君子:“不行,动静太大,小心把你的阴神之身给震散了!听话,快回昭亭山。”

柳依依走了,风君子有什么私事要办也走了。绯焱还是一言不发的跟我出城,野外无人之处御器飞天,一同赶往三梦峰下的浮生谷。

浮生谷静悄无人,虽是夏日,此地却甚为清凉幽静。巨大的三梦峰白云缭绕,我与绯焱在忘情天梯下等候风君子,不知他又做什么去了。我们两个面对面站在那里不说话,气氛有点尴尬,过了半天还是绯焱开口打破了僵局:“石盟主。”

“你有什么事?”我平静的答道。

绯焱:“你和柳姑娘都是风君子的门下,他怎么在忘情宫外还有传人?”她主动找我说话想问的还是风君子。

“想当初风君子被天月大师逐出忘情宫,不能再传忘情宫道法,你也是知道的。他自创了两门道法,一虚一实,传给了我与柳依依,并非是我要拜在他的门下,是机缘巧合他收了我这个弟子。我并非忘情宫传人,也曾得世间诸多高人指点。”

绯焱:“你真是好福报!如今你已是东昆仑盟主,有自立宗门之心吗?”

“你说对了,我正有此意,想开宗立派。”

绯焱:“你是应该开宗立派,风君子是在世仙人,自创道法传承世间,立宗门之事理所当然。你想好了宗门之名吗?”

我抬头望了望三梦峰,三梦峰上是我从未眼见的忘情天宫。笑了笑说道:“风君子现为忘情宫之主,是你给他出的好主意他才能回得去。忘情宫之下是三梦峰,我立宗门名子就叫三梦宗,也算是尊师尊法之意。”

绯焱:“三梦宗,好特别的名子,知道内情的人一定能听出来历。”

“如果你将来拜入忘情宫,真的成了水无波,我们也算出自同缘。”

绯焱的脸色有些复杂:“风君子安排的是来世,你要杀我夺炉鼎,他再送我转生入忘情宫水门。答应我的诺言岂能如此完成?……我不愿意。”

“如果他此番借来望天吼化身,阿秀无恙归来,我想也没人会这么做。忘情宫就在天梯之上,你想去,不会有人拦你,不必再等来世。”

绯焱摇头,很认真的说:“我现在想要的不是忘情宫。”

我似笑非笑道:“你想要的东西不亚于忘情宫,甚至包括整座忘情宫。”

绯焱:“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既然如此,我绝不进忘情宫,绝不做水无波!”

“你当初帮助风君子想得到的不就是这些吗?”

绯焱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半天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此时三梦峰上突然传来狂风呼啸之声!只听风声厉哮从极高的天际而降,只听见风声却没有风,有一股凌厉无比的旋风从天上罩了下来,罩住了整座浮生谷,谷地中央却没有一丝波及。

狂风落下,就像一座隔断大阵,将浮生谷变成一处与世隔绝的场所。从天际而落的风到达地面的速度很快,四面八方合围之际天地之间陡然变的一片安静,狂风厉嚎中又突然变的万籁无声!浮生谷四周的景色也变了,只觉极远处的空气极速的旋转连光线都发生了各种扭曲和折射,在谷中向外看去只能见朦胧一片,四周的景物都消失了。

显然是有人发动了一座威力无比的法阵,将整个浮生谷镇在其中,连我和绯焱也围了进去。我们不知发生了何事,抬头向三梦峰上望去,恰好看见一道晶莹璀璨的光芒从天空射来。光芒落在五丈白离砂苑的正中停下,是三尺呈风节插于白砂之中。再看空中有一人脚踏虚空,如有无形的神风托举,冉冉而下。这人当然是风君子,他是从三梦峰上下来的,原来刚才他进了忘情宫。

“风君子,你这是在干什么?”他还没落地我就开口问道。

风君子落地走到近前,笑着答道:“这是风流无声大阵,将此地与外界隔绝,做这种事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绯焱:“需要我们做什么?”

风君子:“不需要,你们退到一旁看着就行。”

我与绯焱退到一旁,风君子站在浮生谷中央,手持那根灵签向空中一挥,口中喝道:“化形齐物!”

我眼前一花,手中那只灵签变成了一根翠绿的杨柳枝。好神妙的仙人道法!我正在暗自赞叹,风君子的神色却愣住了,看着杨柳枝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怎么会这样?”

绯焱:“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风君子转身看她:“是你问人家要的杨柳枝?”

绯焱吃了一惊:“那位卖水果的关大嫂?”

风君子:“什么大嫂不大嫂,是你拜的菩萨!”

我也问:“怎么?救阿秀有麻烦吗?”

风君子突然笑了,少年人特有的那种坏坏的笑,他笑着问我:“假如我没借来望天吼的化身,却把观音菩萨的化身借来了,阿秀成了那幅样子,你敢不敢搂在怀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