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回 轻托昆仑事,低首看娥眉(下)

绯焱仍然嘴硬,风君子终究心软,他开口向我求情。我无奈答道:“你是我师父,你下令我就听。我也求你一件事,只要你有办法能救阿秀,其它的什么都好办。”

风君子点了点头,突然就像想起什么似的脸色一变,抬头喝骂道:“你们两个,是谁说漏了嘴?她怎么知道水无波的事!谁的嘴这么碎,我饶不了……”

在他还没有正式开骂之前,我赶紧打断:“风君子你快住嘴,是天月大师!绯焱自己到忘情宫拜见的天月大师,她这才知道的。”

风君子吓的一哆嗦,气焰立刻灭了下去,轻轻抬手拍了自己脸一下:“算了算了,有些事就不必再提了。救阿秀我一定会另想办法!”

绯焱这时在他身后说道:“你不必另想办法,天月大师说你现在就有办法。”

风君子转身问她:“什么办法?为什么我自己还没想到?”

我又在他身后说了十三个字:“望天吼化身,缘在芜城,仙人可借。”

风君子又一转身:“你们搞什么,怎么总在我背后说话?石野,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这是天月大师所说,我们不明白什么意思,你自己好好想想。”

风君子露出思索的神色,站在那里低头想了半天,一脸茫然的抬头问道:“仙子还说什么了?”

“她还说——观音菩萨的座骑就是望天吼。”

只听“啪”的一声,风君子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口中呼道:“原来如此!”

我一听这话有戏,赶紧追问:“有办法啦?”

风君子:“当然有办法了,我是谁?我是在世仙人!”

柳依依插话了:“既然你有办法,当初为什么不救阿秀?”

风君子有点不好意思的答道:“做不到的事情当然想不到,当初我没那么大神通。如今我突破忘情境界,修为更上一层楼,才能用这个办法救她。”

“究竟是什么办法你快说出来,都急死我了!”

风君子:“不急不急,还有一整天的时间,怎么样都够了!石野、柳依依,你们过来坐下,我简单和你们解释几句。”他招呼我们过去找块大石头陪他坐下,却故意不看绯焱也不搭理她。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将绯焱晾在一边听他说话。

守正真人曾经说过,阿秀非人,若转生不知投入何处,也无法控制和预知。想要救回阿秀,在人间的办法就是夺真人炉鼎,当然不一定要夺绯焱炉鼎,但因果在她怨不得旁人。天月大师又指点了另一条路,那就是既然望天吼出身,那么再借一个望天吼化身。风君子的《天书·化形篇》已经传给了阿秀,大不了重头再来一遍。

然而上哪里去借望天吼的化身?此事匪夷所思,但天月大师说风君子能办到。风君子想了半天恍然大悟,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和我们解释了一番天月大师的意思,柳依依瞪大眼睛问:“上哪里去借呢?”

风君子笑了,他转头问我:“石野,我对你说过我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我在哪里上的幼儿园?”

“让我想想,你小时候的幼儿园是一家观音庵,文革的时候菩萨被砸了变成了幼儿园。后来幼儿园又变成了观音庵,你还偷过一支签,偷偷丢在香炉里烧了。”

风君子:“对!关键就在那一支灵签,需要有人再去偷一次。”

“我记得那支签的签语是‘病龙行雨’,你抽中之后在龙年大病一场。觉得那东西留在庙里不应该,不是已经被你偷出来烧了吗?”

风君子:“那时候我不懂事,以为偷偷拿出来丢到香炉里就没事了。那样一只灵签,岂是凡火能毁,肯定又回到签筒里去了。这次干脆一点,把这支签拿走得了,它就是我借望天吼化身的灵引。”

柳依依:“我知道那家观音庵在什么地方,就离芜城商业大厦不远。我们快去吧,是哪一支签?我现在就去拿!”

风君子瞪了柳依依一眼,轻声喝道:“阴神闯进菩萨庙是去偷东西,你动脑子想一想好不好!你能干这种事吗?”

我赶紧道:“要我去好了,不就是偷一支签吗,而且是一支害人的签,不算什么坏事。”

风君子摇摇头:“不好不好,非常不好!你们不明白的。看似简单,但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

柳依依:“为什么呀?”

风君子故意大声说道:“此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后果可有可无,非常人可料!你们想想看这是在偷谁的东西?……修行人遇到这种事,能躲多远躲多远,谁也不愿意被卷进世间最难测的因果当中!但话又说回来,那支签普通人是抽不中的,只有修行有成者才有办法将它从签筒里抽出来。”我和柳依依就在他身边,他说话这么大声干什么?

“此事起因在我,就让我去吧。”不远处绯焱幽幽的说了一句。风君子一直没理她,她也不好意思凑过来,只能尴尬的站着,直到此时才开口说话。

风君子终于抬起头对她道:“很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否则我能放过你,石野心里也不会原谅你,阿秀回来后更加不能原谅你。阿秀的炉鼎因你而毁,灵签就由你去抽吧。……你怕不怕?”

绯焱:“怕什么?除了你我还真没怕过别人。”

风君子:“不怕就好,到时候有什么灾祸劫难别怪我今天没有提醒,你也要有个思想准备。”

绯焱却岔开话题问了一句奇怪的话:“风君子,来此地之前你在做什么?”

风君子微微一笑:“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打架偏要挑后半夜,我当然在睡觉!神识唤醒时我就知道这里出了急事,从容不迫摸黑穿好了衣服,悄悄走出宿舍就来到这里。我用的是仙人摄物的神通,仙人摄物也摄已,今天你们大开眼界了吧?仙人气度自然不同凡响!”他说话时脸上现出得意之色。

绯焱一指他的脚脖子,问道:“你怎么就穿了一只袜子?”

风君子低头看脚,可不是嘛?他有些奇怪道:“我记得我没有半点慌张,两只袜子都穿上了呀?”

柳依依蹲下来仔细看了一眼,好奇道:“是都穿上了,你左脚穿了两只袜子。”

风君子神色颇为尴尬,顾左右而言它:“那个,那个观音庵的位置你们都知道,很好找。两个时辰之后在观音庵门口等我,我要仔细交代抽那支签的讲究。你们先去吧,难得回来一趟我还有事要办。”言毕起身一挥黑如意,驾起龙魂径自飞去。

从此地飞天而行回芜城,一个多时辰足够了。我在前面飞,绯焱默默的跟在后面也不说话。虽然这个结果我早就料到了,但我与绯焱之间毕竟积怨未能尽消,恐怕要等到阿秀真正回来之后才算完结。

我们在芜城郊外落下云端,步行赶到市区内的观音庵门前,柳依依早就到了。柳依依回去的时候不用让我带着她飞天,她摘下指环一闪身就回到了昭亭山,再一闪身又到了绿雪茗间,从那里赶到观音庵要快多了。绯焱当时看见柳依依凭空遁走也是大吃一惊,她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柳依依的修行如此奇妙超常,真不愧是仙人弟子。

时间是天亮后不久,观音庵已经开门了,有两个小尼姑在大门前洒水扫地。我与柳依依站在门外的路边说着话,绯焱远远的站在另一侧的树下。

我问柳依依:“你猜风君子去干什么了?”

柳依依:“他要是去别的地方我不能察觉,但我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他去了昭亭山神木林,抱着绿雪神木,脸贴着树干正在说悄悄话。”

我叹道:“其实让他想起往事,心中也未必好受!”

柳依依有些不高兴的向绯焱那边看了一眼:“她喜欢风君子,我有他心通,完全能感觉出来。今天看风君子的样子,似乎对她也很有情意!风君子为什么要对这种女人动心呢?饶了她也就算了。”

“风君子在毫不知情时又遇见她一次,这事很复杂,说不清楚。”

柳依依:“可是我心里不太舒服,他想对绿雪姐姐说什么?说绯焱的事吗?绿雪现在又听不见!”

“那你这个山神也听不见吗?”

柳依依:“神通难及风君子,我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我轻轻搂住柳依依的肩膀劝道:“对风君子和绯焱,我想我们应该宽怀一些。其实不论风君子今天如何对她,明天也会忘了的。他明天连你都会忘了,这短短一天时光换谁都会尽量宽容一些。”

柳依依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气氛变的沉默了。此时我一眼看见了马路对面的一个水果摊,摆摊的小贩很早就出来做生意了。卖水果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面色如银盘,体态微腴却端庄合度。之所以能够吸引我是因为她根本不像一个普通的小贩,那种端坐的仪态有超凡脱尘之意,在这马路边还是那么娴静安详。

再看一眼我又感到有些意外,她卖的居然是黄金枣!我家附近就是芜城的山区果园,如今除了金爷爷还没听说有别人种黄金枣,更别提在普通的水果摊上能看见。而且现在的季节也不对,黄金枣真正成熟上市的至少应该在两个月后。在这里卖黄金枣恐怕不是普通人,我暗中用神念试探却一无所获,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的神识所能察知!然而在来来往往的普通人眼中,她就是个路边的小商贩。

我有些好奇也有些担忧,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现这么一个人,事情会不会有麻烦呢?我得过去探探她的底细!和柳依依打了声招呼:“那边有卖黄金枣的,我们过去买点。”

柳依依:“好啊好啊,紫英姐姐一定喜欢。”

我挽着柳依依的胳膊来到水果摊前问道:“大嫂,你卖的这是黄金枣吗?怎么这个季节会有黄金枣?”

那女人温和的笑了笑:“是黄金枣,但不是本地产的。要称一些吗?”

“给我称十斤。”

女人又笑了:“今天早上刚开张,你一下就买十斤。……你拿好,一共五十块。”

我伸手一摸兜,表情变的很不好意思,我没带钱!昨夜我是和绯焱去斗法的,不是去请她吃饭的,没带钱包也很正常。柳依依随即反应过来:“哥哥是不是忘带钱了,不要紧,我马上给你拿来。”

她闪身走进一条小胡同,估计是施展阴神遁术直接去绿雪茗间了,没过几秒她又从小胡同里出来,一路小跑到我身边递给我一叠钱。我笑道:“哪用得了这么多!”

依依:“我把绿雪茗间里的现金都拿来了,哥哥就放到兜里吧。……大嫂,这五十给您。”

女人将黄金枣递到我手里,冲柳依依笑道:“小丫头好快的速度。”

这时绯焱也走了过来,估计也察觉这个水果贩子不太对劲。她到摊前问道:“大嫂,这黄金枣好新鲜啊!是刚摘的吗?”

女人:“我卖的水果都是新鲜的。”

绯焱摇摇头:“可我听说黄金枣这种果子,成熟之后摘下来,要铺在竹扁中盖上麻草席十天,之后不论是味道还是药效才是最好。”

女人:“哎呦,原来这位妹妹是个行家。那你买回去自己加工就是了,我只管卖水果。请问你要几斤?”

绯焱眨了眨眼睛:“黄金枣我不要,我想买你手里那根杨柳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