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回 日出西边雨,春水问东流(下)

幸亏她的提醒,想到这里我向绯焱道:“谢谢你!不过我希望……”

绯焱接口道:“我不会对别人挑明这件事的。如果大家都误认为是风君子给东昆仑带来了灾难,对他也不好。”

我叹息一声:“绯焱,你除了自己之外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却很在乎他?无论你我之间恩怨如何,我替风君子谢谢你。”

绯焱:“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要替他谢我?”

“天月大师没有告诉你吗?风君子是我的传道业师,我是他的门下弟子!”

绯焱的神色很是惊讶,张着嘴愣了半天,这才缓缓说道:“我没想到,所以我没问,我没问,所以天月没说。天下人都以为你是守正教出来的,原来是风君子。小小年纪真是不可思议,不愧是在世仙人!石野,你似乎不怎么关心你师父,只由他一人在滨海漂流。”

这回轮到我笑了:“你怎知我不关心他?你是从滨海回来之后去的忘情宫吧?我说的对不对,严飞飞小姐?”

绯焱身躯一震,退后一步脸也涨红了,喝问道:“你怎会知道我和他的事!是他告诉你的吗?”

“他都不认识你是绯焱,又怎会告诉我?七叶在昭亭山留下了一面昊天分光镜,我做了些手脚,可以随时神念相通窥探他周围的情况。你化身严飞飞接近他都看在我的眼中,几次暗算未成,最后还算你有点良心,没有下毒手!否则的话有你好看,我当时就会唤醒他!”

绯焱抬手指着我:“你,你,你——”

她“你”了半天却红着脸说不出下文来,我接着说道:“现在谈你我之约吧,我同意与你百日之后在此决斗。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绯焱非常少见的露出了略显羞涩犹豫的神情,有些闪烁的问道:“以前的忘情公子,我所知不多。你既是他的门下弟子,应该了解这个人,忘情公子与风君子究竟有何区别不同?”

“没有区别,他虽忘却了很多记忆,人却一点没变。你认识的风君子,就是过去的忘情公子。只可惜他认识的严飞飞,却不是我眼前的绯焱。”

绯焱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对我施了一礼,五丈彩绸环绕飞天而去。她的身形妙曼,宛如天女行空。我看着绯焱的背影叹息一声——这女子的心机好生了得!不论她是良心发现还是机关算尽,或者是对风君子真的动了情,她今日都做了一个最聪明的选择。

她最后问我风君子与忘情公子有何区别,其实是在确认。以风君子的性情,如果对严飞飞还有一丝情意,那么他不可能狠下心来让我杀了绯焱。风君子不忍心,那我也不方便动手,只能另想办法去给阿秀找炉鼎。我有预感,百日后的决斗绯焱也有可能会输给我。这是她的一次冒险,一次精心布置的人生赌约。天月大师究竟和她说了多少事?我无法知道,但绯焱这种人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与对策。

……

西昆仑两位高手到人世间盗取矿髓,造成无辜矿工死伤无数,带来一片灾祸。更可恨那两人毫无知错之意,行之理所当然。既然如此我也没有手下留情,视人如蝼蚁草芥我管不着,杀人如蝼蚁草芥,那合当被蝼蚁草芥所杀。我虽有一身修为神通,但仍在蝼蚁草芥之中。

回到淝水后,我对古司长简单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但交给上面的任务报告却不能这么写。我写的报告内容大意就是楚教授对我谈的那番话,至于上面愿不愿意听愿不愿意看,那我就无法左右了。

我这番举动随着东昆仑盟主的号令传遍天下,一时之间声威大振人人无不敬畏。如果说我当初登上东昆仑盟主之位只是形势使然,天下各派未必能服,那么今日我的盟主地位隐然已经巩固。相信此时在修行界提起石小真人的大名,很少有人再会对盟主的权威有所异议。

叶知秋的伤势已无危险,于苍梧却因此在逍遥派又多留了一段时间。而我却趁着五一放假回到了芜城,一连待了好几天。我有事找紫英商量,关于绯焱决斗之约,然而紫英又有事找我,她还没去淝水我先回来了。

“小野,金爷爷昨天来知味楼了。”这是在君子居中她关门说的话。

“守正真人到这里做什么?”

紫英:“他没把自己当守正,就是金爷爷进城买点东西,顺便来知味楼喝杯酒。我看见他当然要好好招待,特意把他老人家请到了君子居。他半句不提修行事,却要我买副象棋来陪他下棋。”

“谁输谁赢?”

紫英:“论道法,我当然远远不能与守正真人相比。但说起下象棋,我还是略胜一筹的。金爷爷的棋眼看就要输了,他却耍赖,用神通换走我的棋子,我差点没发现。”

“金爷爷可真有趣,居然会做这种事!”

紫英:“先别说金爷爷耍赖,他走的时候特意告诉我,知味楼也是一盘棋,修行界也是一盘棋,东西两昆仑更是一盘棋。……小野,你是东昆仑盟主,一盘棋上的将帅,往后不要轻易独自涉险。这次的事情你做的虽然漂亮,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知道了,其实我一直很小心,没有把握我不会乱来。”

紫英:“你在淝水就是一个光杆盟主,这样可不行!棋就从知味楼开始下吧,让天下各大派都派人到淝水知味楼去,做个厨师或者服务员都行!一点一点别太引人注意,将整座知味楼上下所有人都换成各大派的修行人。平时可以藏身于市井,互相交流切磋。一旦有事发生,可以传达你的号令,迅速调集整个东昆仑的力量。你下一道盟主号令就可以!”

紫英这是要打造“联合国总部”的意思,这个主意相当不错。我问道:“我想天下各大派都会听命的,但是他们会派什么人来?一般的弟子恐怕无用徒然添乱。”

紫英:“这好办,以你与正一门的关系,直接问和曦真人要泽仁。如果正一门派了泽仁去淝水,其它门派好意思丢人吗?”

“那总管知味楼的人就不适合再是陈雁了,你要亲自去坐镇吗?”

紫英:“我如果留在淝水长住,菲儿妹妹不会高兴的,你别忘了自己不仅仅是东昆仑盟主,还有人世间事,其实一样重要。陈雁暂时不合适,我把她调回芜城就是了。管理知味楼的人没必要有多大的道法神通,只要为人聪明善于结交而且又能真正听命于你就可以。……别忘了在梅花圣境中你还有一位弟子梅容成,前不久我去过了,她的‘花影初窥’境界很快就要成功。我建议你干脆将容成放到知味楼,名义上做个经理,暗中代传盟主号令与各派消息。她为人聪明灵慧,又受过特别的训练,正好合适。”

“这样的角色,容成确实合适。我在想,假如让泽仁在知味楼做个伙计,让百合去做老板,百合认识泽仁,泽仁却不认识百合,是不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紫英笑了:“确实有意思,连我都想看看究竟会怎么样?”

“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过要等到我与绯焱决斗之后。绯焱之事你是怎么看的?”

紫英皱眉想了半天这才开口:“我若是绯焱,也会这么做的,她确实很聪明。夺丹之事,是她理亏,如今你又成了东昆仑盟主,她如何不担忧?想先下手害你恐怕也不方便了,天天防着你暗算也不是办法,只有找你做个了断。你若向她寻仇,本来也说得过去,但杀人夺炉鼎之事却见不得光,也只能私下解决了。”

“若她胜了,我不得再找她的麻烦。若她败了愿意让我处置,却要请风君子到场。我现在并不担心胜败,只是想一旦不能夺她的炉鼎,阿秀怎么办?……其实我遇到西昆仑那个女弟子的时候,曾动心思夺了她的炉鼎,结果让于苍梧破坏了计划。”

紫英:“绯焱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又敢来找你,肯定有后招。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天月大师都对她说了什么?如果天月指点了她保命之道,恐怕你想杀也杀不了她。小野,我们立刻出发,你送我去忘情宫!”

“现在去忘情宫?”

紫英:“她能去见天月大师,我也能去。天月大师上次告诉我有事可以再来,她允许我出入忘情宫。她能问天月我们不能问吗?肯定还有别的我们不知道的情况。”

……

我在浮生谷中静坐一夜,五丈白离砂苑如今成了一片苗圃,洁白的细砂中三三两两的生长出不知名的嫩绿枝芽。据紫英说这里一共种了三味奇药,都是人世间难得,要想长成还需要两、三年时间。我在白离砂苑边等她,直到第二天中午她才走下忘情天梯。

“紫英,你怎么见了天月大师之后,如此眉开眼笑?”

紫英:“我猜的没错,果然还有文章!”

“天月大师都对你说什么了?”

紫英:“你没见过天月不了解情况,在她面前谁也不敢多说废话。我只问如何才能救阿秀。天月反问我——既然是望天吼出身何必要夺人间炉鼎?”

“那是什么意思?这世间还能再现望天吼吗?就算还有一只望天吼,不仍旧是夺吗?”

紫英:“我也是这么问的,天月却说不必如此。望天吼身躯已毁,再借一副身躯就是了。”

“上哪里去借?”

紫英:“天月大师的话我没听太明白,她说佛经中观世音菩座骑就是一只望天吼。想救阿秀,借望天吼的一个化身就可以。”

“这怎么借?”

紫英:“天月大师只说了八个字——缘在芜城,仙人可借。”

“仙人可借?上哪里去找仙人?搞了半天还是要让风君子出手,难怪绯焱的条件是见风君子一面。”

紫英:“这件事已经没有疑问了,你我琢磨也想不明白。你就放心去和绯焱斗法吧,小心点别伤着自己。受人之托,还有一件事要办,石野你站好了。”

紫英要我站好,然后在我面前端端正正的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给我磕两个响头。我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拉起来:“好端端的为什么给我磕头?现在拜堂时间早了点吧?我是不是也给你磕两个?”

紫英:“别在浮生谷中乱开玩笑!那两个响头可不是我给你磕的,是小辣椒给你磕的。天月大师不让她出忘情宫,她求我来替她跪谢你。”

“又关小辣椒什么事?”

紫英:“你不知道,你报了她的父母之仇!伤她父母性命,又夺了他家仙府的人就是西昆仑万法宗,万法宗宗主钟大先生是罪魁祸首……”

事情就是这么巧,小辣椒的仇家居然是西昆仑万法宗!那万法宗在西昆仑也算一门大派,宗主钟大先生是西昆仑顶尖高手之一。想当日绯焱、绯寒两大高人联手使出镇山绝技才勉强占得一丝上风,我全力出手偷袭拣了个大便宜。以他的宗主身份亲自跑到东昆仑来盗取矿髓,可见西昆仑对炼制神器之事十分重视,说不定钟大先生也想暗中占点便宜。以他的修为行走世间,只要隐藏行迹不惹众怒,本来没人能够将他怎样。可惜他太放肆了,也太不走运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