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回 知非伤何见,无碍有容成(上)

焚香祭拜已毕,我将《梅花七笈》最后一页扯了下来,在香炉中点燃。付接所书七大恨事,化为青烟散去。这本道法秘籍还要传于梅花山后代弟子,我不想让这样的字迹留在传世典籍上。走出祖师殿对着梅花圣境,心想此处道场总需有人打理。既然我欲立百合为梅花山弟子,如今道法有了,道场也有了,就不必把她留在神木林中了。是时候回去见一见百合了,也不知紫英毁她容颜之后,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

我在君子居中等百合,让柳依依送她过来,紫英坐在我身边一面倒茶一面偷偷笑。我问她笑什么,她不告诉我只说等会就知道了。百合进门之后我也微微吃了一惊,如果不是柳依依送她进门,我几乎不敢认她就是百合。

百合上前向我行弟子礼,口中道:“弟子百合见过师父。”

“你是百合?”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神。

百合:“紫英前辈用了一个月的功夫,将我容颜洗炼成如今模样,连我自己对镜都不敢相认了。”

我为什么会不敢认,因为站在面前的这位少女丝毫没有容颜被毁的痕迹,端庄秀丽落落大方。百合原来肤色嫩白,嫩的都快滴出水来,而现在的肤色微微有些象牙色,并浮现出淡淡的红晕。看五官面貌没有原先那么娇艳迷人,但也绝不难看。纵然不算是绝色美女,也很有几分大家闺秀的风采。而且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有那么一丝面熟,隐约还有原先的一丝痕迹。更奇特的是,我还觉得她像另外一个人,一时之间也没想起来像谁。

我用疑问的眼神看着紫英,紫英笑道:“谁说毁容一定要毁的很难看?只要不再是原先面目就可以了!你看她是不是已然面目全非?”

我也笑了:“的确面目全非!……早知这样你别说毁容说易容好了,我还以为要变成小辣椒那样。”

紫英:“那完全是两回事,小辣椒是道法修行的结果。”

百合问道:“请问师父,小辣椒是谁?”

“你可不能叫她小辣椒,论起来她是你师叔。此人身份比较敏感,现在不方便告诉你,等有机会你去问祖师爷吧。”

百合:“请问我的祖师爷是谁?是守正真人吗?”

我答道:“守正前辈与我确有师徒之缘,但并非正式的师徒关系,你见到守正真人,也应该持晚辈弟子礼。我的传法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就是大名鼎鼎的忘情公子风君。此事外人极少知道,你暂时也不要外泄。他如今入世历劫,我不希望有人打扰他的修行,所以你也不必去拜见了。”

百合听得直眨眼,显然也是觉得很意外,但还是听话的答道:“弟子知道了。那我们算不算忘情宫弟子?”

紫英替我答道:“算起来我们都与忘情宫颇有渊源,但并非忘情宫弟子。忘情公子传你师父道法时他本人也不是忘情宫弟子的身份,所传也并非忘情宫道法。但是,我日前所传你的修炼之术,是忘情公子从忘情宫中带出来的,也得到天月大师的亲自指点。日后你行走天下,对忘情宫一定要以礼待之。”

百合:“好像有些复杂,但弟子明白了,也记住了。”

我哑然而笑,确实够复杂的!我看着百合又说道:“你本出自梅花山付接门下,如今付接已死,但梅花山传承不可绝。所以我要立你为梅花山弟子,命你去镇守梅花山根本道场梅花圣境。……为师有开宗立派之心,欲三家合一,梅花山就是其中一家。你不是我的大弟子,你的大师兄名叫丹紫成,是轩辕派丹霞夫妇之子。……百合,你的名子叫百合,请问你姓什么?”

百合神情变的黯然:“其实我不知道我姓什么。今日愿随师姓。”

我暗叹一声:“随师姓,那就随师门姓吧,从今日起你就姓梅。”

百合:“梅百合?”

“你今日容颜已变,身份也变了,干脆再起个名子吧。既然在梅花山门下,为师就赐你一个法号。日前有位长者西去,临终前托言转告‘得而无伤,修也;勾牵无碍,成也。’我当时未及细想,事后却有所悟。我弟子法号中将来都会有一个‘成’字,你就叫容成吧。”

紫英在一旁道:“梅容成?听上去有点中性化,不太像女人的名子。”

百合:“这个名子很好,我很喜欢。容成拜见师父,多谢师父赐号。”说完她拜了下去,这丫头反应很快也很乖巧,很会讨人喜欢。

我摆手道:“你起来吧,容成只是你在梅花山的法号,今后你愿意让别人叫你百合也可以。你的法术并未入门,根据你天生所长,付接传你的媚惑之术其实也出自梅花山道法,不过他没有按正道教你。……”

付接确实没有按正道教百合《梅花七笈》中的道术,只是取其所用教了她媚惑之术以及其它的一些筑基修炼法门。梅花山正传道法名为《梅花七笈》,顾名思义共有七层境界,第一笈名为“暗香浮动,花影初窥”。百合所学道法也出自其中,不过被付接用在歪门邪道上。当下我传授了她正传心法与口诀,命她以正法修炼。

最后我将毫光羽给了她,并告诉她梅花圣境所在以及开启方法,让她自己去梅花圣境。我让她在梅花圣境中打理道场一切,第一笈境界未入门之前不得走出梅花圣境。如果她的修行能够达到“花影初窥”的境界,我将为她举行正式的入门仪式,她将成为正式的梅花山弟子了。我让她带着毫光羽先走了,并告诉她我回淝水之前会到梅花圣境将毫光羽取回。

百合领命正准备告辞,紫英又叫住了她:“百合,不,容成,这个你拿着。我新炼成了一炉黄芽丹,也给你九枚。你记住要在修行需有所助时服用,每日最多只可服用一枚。”百合接过一个小瓷瓶称谢而去。

百合走后,紫英看着我问道:“你就这么把毫光羽给了她?假如她带着毫光羽私自不辞而别呢?你真的对她很放心吗?”

我笑了:“无所谓放心不放心,这正好考验考验她。我身为东昆仑盟主,你认为她能把毫光羽拿走据为已有吗?”

紫英:“你把她一个人派到梅花圣境,你认为她能耐得住寂寞,孤身一人潜心修行吗?”

“初窥门径之前,不如此也得如此!此举正好磨练磨练她的心性,她的资质虽好,以前的心性却并非上乘。这一关她必须要过,如果过不了我也帮不了她。”

紫英笑了:“石小真人,看你今日行事,越来越有宗师气象了。”

“是吗?也许我以前就有,你没看出来。……不要谈别人了,说说你。我在梅花圣境中发现一处药园和一所专门的炼丹房。你擅长辨药炼药,有空也去看一眼,那个地方也许对你有用。”

紫英:“何止是有用,简直是太有用了!我一直想建造一处专门的药田,可惜没有合适的洞天福地,菁芜洞天与神木林都不太合适。等知味楼开业之后,我一定会去梅花圣境帮着百合好好打理一番。”

“对了,百合的样子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既有原先的影子又像另外一个人。”

紫英:“你看出来了?再仔细想想!”

“陈雁?对了!百合的五官轮廓有那么一点像她,你是怎么办到的?”

紫英:“九转紫金丹的药性给我的一点灵感。我用酥骨软筋之药,稍微改变了她五官骨骼的一点点形状,就是照着陈雁的五官特征。就这么一点改变,看上去就面目全非,人的相貌真是很奇妙!……然后我又在百花汤浴中多加了几味药,让她的肤色稍重,反正我敢肯定就算泽仁到她面前也不会认出来的。下一步,我打算弄一张很难看的面具给百合。”

“干嘛用啊?好看就好看呗,为什么还要准备一张很难看的面具?”

紫英俏皮的一笑:“不给别人看,将来专门吓唬泽仁用!”

“你可真坏!你怎么也学会调皮淘气了?……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了百合的容颜你下了这么大功夫,为什么如此偏爱她?是不是收了她什么好处?”

紫英:“我不告诉你,想知道你自己去问百合。”

……

“容成,一人守此洞天,不觉得寂寞无聊吗?”这是在梅花圣境中我问的话。寒假已经结束,我回淝水之前绕道先去了梅花山,百合果然在此老老实实的独自修行。

“回禀师父,容成能够习惯。山中清静无扰,正合潜心修行,师父不必为我担心。”

“很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等你修行入门有成之后,就算你想在这里清修,我也要放你出去行走世间。……在梅花圣境正厅中有一扇窗,窗棱上镶有一面石屏。如果你能修成‘花影初窥’的境界,施法可以从石屏上看见洞天门户外的景物,也可以打开门户放外人进来。不过你不要轻易放外人进入此处,除非我事先打过招呼。”

容成:“弟子遵命。毫光羽还请师父收回吧。”

“我此番带走毫光羽,这梅花圣境你只能出不能再入,只有留在其中了。”

容成:“我明白,修行未成我也不想出门。师父还有什么吩咐吗?”

“还真有一件事想问你,你似乎很讨紫英的欢心,是怎么办到的?”

容成:“师父想问这个?”

“当然,不想知道问你干什么?”

容成:“其实也简单,没有别人的时候,私下里我都叫她师娘。师父不让吗?”

“原来如此!如果紫英愿意你就这么叫好了,不过,暂时还是修行门中这么叫她吧。在俗世凡人之间,还是不要这么称呼的好。其实,为师有亏欠她的地方,以后才能好好偿还。”

……

一九九三年三月,淝水知味楼开业,场面很是热闹。我并没有做什么广告也没有邀请太多的客人,但楼上楼下全坐满了,贺客来自五湖四海。这些人都是行走世间的俗家打扮,但看上去却形形色色与众不同。陈雁也很意外,知味楼第一天开业怎么就来了这么多奇形怪状的人?但在我身上发生过很多奇怪的事情,所以她虽然好奇也不是很惊讶。

紫英果然没有看错人,陈雁将知味楼上下管理的井井有条,她虽不能与紫英相比,但经营酒楼也算中规中矩。这对于她来说已经很不错了,紫英调教的非常好。而且她还和紫英学了一门特别的手艺,那就是除了做菜之外的调酒,如何用芜城产的老春黄酿造出知味楼特有的美酒。连这个都学会了,我看紫英迟早要收她做徒弟,不仅仅是开酒楼而已。

开业第一天待客的酒却不是陈雁所酿,是我亲手所制。我用了十枚黄芽丹,化入一百二十斤美酒,招待四方来客。既然是东昆仑盟主,人家上们来贺我总得大方一点。知味楼开业紫英当然也来了,但她却有意没有出面张罗,将大小事务都交给了陈雁。

我有很多老朋友这次都赶到了淝水,正一门、听涛山庄、轩辕派、终南派、青城剑派甚至海天谷都有人到场。这么多人总不能只在知味楼停留,第二天又一起去了逍遥派道场,也算是一次修行界的小聚会了。做为当地主人逍遥派的掌门叶铭自然脸上有光,虽然忙得他们够戗,门中上下却十分开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