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回 悲空饮七恨,谢醉酒盈樽(上)

我看着柳菲儿突然问了一句:“你还记得那幅画吗?就是你家那幅奇怪的古画,那次你救我,后来画上的人就消失了。”

柳菲儿:“当然记得,世间真是奇妙,如果不认识你还真不知有这么多意想不到。”

我又问:“你是不是想过,将来我们有一个孩子能够姓柳?”

菲儿脸红了:“这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对你父母说了我们的关系?你不会连这个都说了吧?……看你表情这么深沉,是不是他们不同意?”

我笑了:“我父母如果知道我要娶柳家的女儿,又怎会不同意?我没说,他们自己猜到了。要不,这次过年我就说了?”

柳菲儿:“再丑的媳妇终究也是要见公婆的,只不过现在是不是早了点,你还没有……”

“我还没有大学毕业对不对?你看看我们班那些同学,放假都有把女朋友领回来的。我尊重的你意见,暂时不点破吧,反正他们也知道了。还有孩子的事,我没意见,我现在考虑的就是将来计划生育的问题。”

菲儿脸更红了,人却凑过来捶了我一拳:“你想得还挺多!……我今年用不用到你家过年?”

“年就不用过了,大年初三别忘了上门拜年,你一个人来。”

菲儿:“为什么不是初一?”

我笑了:“初一我上你家去,青泉镇你父亲家,你给我开门。”

菲儿:“知道了,都听你的。你可别空手来啊,东西不用太贵的。”

“我会飞到南方丛林中采来最新鲜的水果,绝对是芜城见不到的。”

菲儿:“有那来回机票钱还不如……坏蛋,你是在逗我玩是不是?对了,风君子上次给我打电话说同学聚会的事,这一班同学想在年后聚一聚。我看你来挑头好了,地点就选在知味楼,时间是正月初五。除了路远不能来的,还有没有考上不好意思来的,大堂里放三张圆桌够了,用屏风稍微隔一下。他们都说要AA制掏钱凑份子,你就事先准备些可口但不要太贵的菜,都是学生,帮大家省省。”

……

上了大学就是不一样,别看仅仅过了半年,同学们的变化很大。聚会时坐在一起很热闹,似乎人人酒量都不错,口才也变好了。从联合国刚刚通过的决议到王大妈家新娶的儿媳,海阔天空有说不完的话题。话越多酒下的就越多,酒越多话也更多,喝到最后柳菲儿不住的劝大家留着点量。

风君子眉飞色舞,一手搂着旁边常武的肩膀,另一手端着酒杯,对大家讲述这半年来在滨海经历的种种奇闻野趣。聚会的话题总是跳跃性的,聊来聊去风君子提到有一次他在海边爬山,结果爬到一处山崖的半截上不去也下不来,其它的同学都以为他丢了还差点去报警。田玮这时候插了一句:“风君子,你最爱丢人!上次去金陵梅花山,你不也丢了一次?半天找不到你,我们差点没报警。回来之后还编一个神乎其神的故事骗我们,你当时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在另一桌上听见“金陵梅花山”五个字,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付接曾经就是修行界梅花山一派的掌门,而梅花山的道场据说就在金陵一个叫梅花山的地方。风君子去年暑假和田玮等几个同学结伴去金陵,还在梅花山玩了一天。

风君子当时跑丢了?他这种人恐怕不会莫名其妙的走失,记得他上一次在山里跑丢了那是闯进了忘情宫。而且我现在已经猜到,这世上的一切洞天结界与守护法阵似乎对他都不起作用。伏魔大阵、神木林、正一三山、菁芜洞天他都能来去自如,只要能找到入口。这小子是不是碰巧闯进了梅花山一派的洞天道场?如果是那样,田玮他们在山中是怎么也找不到的。

果然,只听风君子很不服气的说道:“我说了你们都不信!梅花山确实有个地方,是个很古典的庄园,里面可精致可漂亮了。估计没有对外开放,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个守门卖票的都没有。我在里面转了大半天才出来!”

田玮笑道:“我看你是睡着了做了个梦,要不然后来我要你带大家去怎么找不到了?”

风君子:“也奇了怪了,照说我是不会迷路的,怎么就找不到那条路了!”

又有人笑道:“我看风君子是《聊斋》故事读多了,在山里面撞邪了。你怎么没遇到狐狸精?”

风君子喝了一口酒咂嘴道:“我要是在山里面遇到个美女狐狸精,放假就带回家介绍你们都认识认识!”

我赶紧端了一杯酒走过去打断他的话道:“风君子,酒可以随便喝,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你在这里一开口,万一山里面有狐狸精听见了,真找上你了我看你怎么办?”

众人都笑,常武道:“这小子就爱编故事,什么鬼怪到他嘴里就成真的一样。”

风君子摇头,装作很深沉的说道:“其实大家都误会我了!我这个人最不愿意撒谎。如果还能找到那个地方,我还留下了证据。后院的墙根下,我撒了一泡尿!”

“你怎么这么淘气,跑人家院子里面撒尿,小心罚你随地大小!”

风君子:“不能怪我,当时情况紧急啊,庄园里我没找到厕所。”

有人起哄:“风君子你喝多了,当着诸位多淑女说这么粗俗的话题,罚酒罚酒!”

喝酒的喝酒,叙旧的叙旧,这一顿饭吃的晚上快十点钟才散。我有事要办,叫柳菲儿先回家,留住了摇摇晃晃正准备走的风君子。风君子问我:“拉我干什么?正准备出去逛夜景呢,到河边吹吹风。”

“喝这么多吹风小心酒上头,水里有鬼冒出来吓你。我请你喝茶醒醒酒。”

风君子:“这么晚了,你那家绿雪茗间还开门呢?当老板也不能太无良了,要给小姑娘多放假。”

“你胡说什么!知味楼就没有茶了吗?我请你到楼上君子居去喝茶。”

风君子直摇头:“不喝茶,其实我要继续去喝酒,去昭亭山大酒店二楼的酒吧,去喝三块钱一杯的干红。我今天兜里有三百,够喝它一百杯了!”

“有钱没地方花呀?要不,一起去?我请客。”

风君子:“好,就一起去,但是你不能请客,我一定要结帐!”

“行行行,你请就你请,快走吧。”

风君子已经有了几分酒意,偏偏这个时候要跑到大酒店的小酒吧去喝什么三块钱一杯的干红。据我所知芜城泡那种地方不是大款就是小款,要么就是纨绔公子。这位风市长的儿子也算芜城一位公子吧,可以前没听过他有这种坏毛病啊?走在路上细问之下才知道原因,让我哭笑不得。他是故意去找气受的,同时也是故意去气人。

我们班同学杨小康最近心情不是太好,前几天拉风君子出去泡吧,就在昭亭山大酒店。那个地方的酒很贵,浅浅一杯往往就要好几十,两个学生虽比其它人富裕点但毕竟不是很有钱,所以只点三块钱一杯那种最便宜的红酒。酒喝多了牢骚就多了一点,谈着谈着话题就没边了。一位前市委书记的儿子和一位现副市长的儿子喝了酒侃大山,口气难免大了点。结果就遭到了隔壁桌上一位三十来岁酒客的嘲笑。

那是一位从福建来的生意人,就住在昭亭山大酒店,忙完了事情睡觉前也来喝一杯。大概是喝多了,没事找事嘲笑风君子他们——两个穷学生,跑来穷泡吧,喝三块钱一杯的酒,说三百万的话!你说这种人讨不讨嫌?风君子与那人计较了几句声音大了点,结果服务跑过来劝解,没有理会风君子,一个劲的向那位客人道歉。

这事完了也就完了,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可后来那位客人结帐临走的时候,却站起来大声叫服务员点了两杯酒,应该是很贵的那一种,让服务员送到风君子他们桌上。还高声的说:“什么人就喝什么酒,就应该说什么话,今天让你们见识见识。”

结果你猜怎么着,服务真给送来了,风君子与杨小康一人一杯。风君子当场就站起来把服务员给骂了一顿,服务员却反驳说她就是负责服务的,有客人点了酒她就得送,送到哪一桌她不管,言语之中很不客气。很显然这个服务员也有点欺负风君子与杨小康这两个穷学生,不敢得罪那位贵客人。后来经理虽然出来解释了,那服务员的神色也明显很不屑。

今天风君子在知味楼喝了几杯,又想起前几天的事,非要拉着我再去那里。跟他走进昭亭山大酒店豪华的大堂,穿过旋转楼梯,进了二楼的酒吧。这里的灯光比较昏暗,放着轻音乐,地方不小,吧台里只有一个服务员。风君子特意挑了一张离吧台最远处墙角的桌子坐下。过了不久服务员过来了问我们要点什么?

风君子眯着眼睛笑道:“上次喝的什么,这次还喝什么,三块钱一杯的红酒,来一杯!”

服务员愣了一下,好像认出了他,有些不满的问:“两个人,就点一杯酒?”

风君子:“一个人喝,一个人看。他愿意喝,我愿意看。你不让吗?”

服务员没说什么话走了,我突然明白了他想干什么,笑着对他说:“这服务员,年纪也不大,长的眉清目秀也是个漂亮女孩,你干嘛特意来找茬?”

风君子装作坏坏的说道:“要不是她还有几分姿色,将来学坏了容易带坏更多的人,我才没这分闲心花钱教育她。……上次当班的服务员就是她。”

第一杯酒上来,高脚玻璃杯只有个酒底,看来服务员故意倒的很浅。风君子指着杯子对我小声说:“这妞又在欺负人,正常一杯酒应该倒到大约这个位置,她连一小半都没有给我。我如果提意见,恐怕又会被别的客人笑话小器。”

我也笑了:“你别着急,用不了多久,她恨不得给你换个最大的杯子还倒得满满的。”

风君子:“你怎么知道的?”

“这种把戏我是跟你学的,今天就好好配合你一把。这杯酒少,你先喝。”

风君子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也就见底了。我们却没有着急再要,等了一会儿,看见那服务员在吧台正忙的时候,我叫了一声:“服务员,点酒!”

服务员从吧台绕过不少张桌子走到最远处的这边,我们仍然是点一杯三块钱的红酒。她再回到吧台,倒好酒用托盘端过来。我一看,比上一次倒的还少,风君子又一小口就没了。接下来也没别的事,我和他见服务员什么时候正好有事在忙,就立刻叫酒。

一来二去足有七、八趟,那服务员也看出来了,这两个客人恐怕不是单纯来喝酒的,就是想溜她在酒吧来回跑。等我再叫酒的时候,她干脆倒好一杯红酒端过来。风君子却一摇头:“这次要两杯!”这句话分明是要服务员再跑一趟,服务员撅着嘴去了,不一会倒来两杯。等下一次服务员主动端来两杯时,我又说:“我们只想点一杯。”又让她端回去一杯。

又这么来回几趟,服务员终于受不了了,她小声劝道:“我们这里可以点整瓶的,一瓶四十,可以倒三十多杯,要不你们就点一瓶自己倒着喝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