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回 三梦倚人世,相忘于江湖(下)

这封所谓江湖令的公开信,我读到最后止不住声音发颤,眼圈已经红了。我刚刚成为东昆仑盟主的第一刻,要处理的竟然是这件事!三年以来,一直点化我、照顾我、保护我的那个人走了,他选择了自我放逐。他还在这世间,却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个风君子。“封印神识、忘情入世”是什么意思?他还会认识我吗?如果会,那是怎样一个我?

我隐约还想到另外一件事。风君子这封信里所谓的“自罚谢罪”恐怕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他所要面对的“世间劫”,这在浮生谷中他已经暗示了我。如果是这样,他历劫之后还有重新相见的机会。如今我对天劫与人劫的概念有了更多的理解,天劫是你必须要面对的考验,而人劫是你不会改变的选择——就算明知结果再来一次。再来一次,风君子会杀了七叶吗?我想他还是会的。

我的失态众人并没有注意,大厅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个消息就象投下一枚重磅炸弹,所有人都懵了,然后议论纷纷。谁也没有想到忘情公子会这样做,他又是为什么呢?以后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横断山掌门彭猛突然喊了一句:“诸位前辈,假如西昆仑的人要我们交出忘情公子怎么办?”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句话。

我清醒了,在台上高声喝问:“彭猛!你什么意思?”

彭猛:“石真人,诸位道友,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今天本就是天下公议,怎会不让你说话,讲!”众人也安静下来。

彭猛:“听闻忘情宫的江湖令,得知风君前辈以离开修行界回到俗世间,不甚惋惜!我辈中人,终生为求大道超脱,修行不辍……”

我打断他:“这些套话先不必说,说你想说的!”

彭猛脸色一红:“晚辈的意思是,西昆仑杀人者昆山子,东昆仑杀人者是风君。如果将来西昆仑修士为今日之事寻仇,我们当要求他们交出凶手昆山子。可是,对方要求我们交出忘情公子怎么办?”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这个彭猛,点出了许多人想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互相交出凶手平息事端。西昆仑找风君算帐,东昆仑找小辣椒算帐,也许是最好的办法。只要交代出风君子的下落,就能以此为条件拿住昆山子。本来谁也不敢单独出头去揽这样的事,风君子或小辣椒都不是好惹的,可现在风君子出了这个状况,事情又另说了。

这正是我担心的局面,也可能是天月大师担心的局面,否则她不会把小辣椒扣在忘情宫不放。其实西昆仑用小辣椒交换风君子我倒不怕,因为我知道谁也交不出人来。反而是风君子很容易被人暗算或出卖,因为他不再是那个人人敬畏的小太岁爷,这股“歪风邪气”必须狠狠刹住!

我重重的哼了一声:“彭猛,你是修行人吗?”

彭猛一愣:“当然是。”

我厉声道:“那你知道天下三大戒吗!忘情公子已入红尘为凡人,他在修行界已自罚,在人世间更无罪。不要说什么交出来的话,就算有什么修行人想无端害他,不论来自何处,我辈亦当共诛之!”

我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也是大义凛然,不自觉中带着逼人的神念,那彭猛好悬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众人见盟主如是说,纷纷开口附和,言语之中集体鄙视西昆仑无德之辈,连彭猛的想法也一同鄙视。象那种想法,就算心里想,也不能在这种场合当众说出来。

这场会盟,结果之一就是谁也不好撕破脸皮公然去打风君子的主意。至于私下里会如何,这是谁也左右不了的情况。仅仅是仙人血的妙处,如果让某些人知道了,也会心发狂的,更何况与他有仇怨之人?守正真人让我挑了一副担子——东昆仑盟主;风君子又让我不得不又挑起另一副担子——保护他,同时也是守护红尘内外的安宁。

我还没准备好去肩负着一切,但一切都已经到了眼前。我只能去做!

……

东昆仑会盟完毕,约定好了相互联络的方式以及协调行动的号令。所有人依次散去,我却特意留下了宣花居士。登峰见我留下七花,他也想留下来,被我劝走了,我告诉他找宣花有些私事。只剩下宣花与我的时候,宣花问我:“石盟主,留下晚辈有什么吩咐?”

“不要叫我盟主,也不要自称晚辈。你还记得曾经在酒桌上,我们约定没大没小吗?”

宣花:“我当然记得,当时我七心师妹在,忘情公子也在!”他提到忘情公子这四个字的时候,一脸阴郁之色。看来他终究不能放弃对风君子的牵恨,毕竟登闻之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在修行界师者如父。

我暗自叹息,对他道:“宣花居士,你能随我到山中去走一走吗?我有话和你说。”

我和宣花一起走出这片建筑,向法柱峰山林深处走去,一路也无人阻拦。渐行渐深,渐行渐远,来到一处林中阔地,已经四下无人。宣花居士正在诧异间,我突然转身在他面前双膝跪地。

宣花大惊失色,赶紧伸手扶我:“石真人,何故行此大礼?宣花承受不起,你快起来!”

我摇头答道:“我跪在你面前自有原因!你不要扶我,听我把话说完。”

宣花:“你究竟有什么话,一定要这样说?”

“令师登闻之死,你心中伤痛可想而知!虽杀人者不是风君子,他也与此有关,让你不愤恨是不可能的。……可你想一想因果从何而起?若七叶当年不将无辜韩紫英打落山崖,再如果他道法大成之日不叛终南而出,都不会有今日之事。冥冥中有天数,七叶一错再错,早就注定要走上这条道路。我曾在终南山中救过七叶,后来令师登闻也赶来救他,如果我们当日不救,也不会有今日之事!……凡此种种一言难尽,甚至我也在其中!”

宣花:“我明白!石真人又与此事何干?”

“风君子对我有大恩,此一世难报。他如今在人世中已不知修行诸事,宣花居士你想必也不会找他麻烦。若心中仍有愤恨之处,我愿替他受之!只望此举能消你心头之愤。”

宣花退后一步道:“石真人的意思我清楚了,你起身吧,我不会去找风君子的!”

我跪地拜道:“多谢宣花居士通情垂意,石某人拜谢了!”言毕起身。

宣花从怀中取出一物,长条状,七寸长短,是一方青金石纸镇,这是他的法器青金镇。他对我挥手示意:“话说完了,石真人先请吧。”

我举步向外走去,背后凌厉的风声传来!我听的清清楚楚,是宣花居士祭起青金镇,没有用其它任何法术,直接用这一方沉重的石镇向我背后打来。我未躲未闪,今日不受他这一击,此事难了。他愿意给我这一下也说明他同意了我的提议,接受了我的请求。

青金镇正中我的后心,声音如击巨鼓,轰然一股大力传来。我被这股力量击飞,直飞出五丈多远,腾空扑地。只觉得全身巨震,耳中嗡嗡之声不绝,运内息检查身体,却奇怪的发现毫发无伤。宣花这一出手够狠,一头牛都能打烂,用力却很巧,没有伤我的内腑。其实就算明知他要伤我,我也不会还手,早就准备好咬牙硬受这一击。

我扑倒在地,宣花的声音传来:“我这一击,普通人必死。石真人有金龙锁玉柱护身,可以无伤。非我不欲伤人,而是石真人有自保之能。这就算你那个普通人风君子受了吧,我与他的帐一笔勾销!至于西昆仑昆山子之仇,我是不会忘记的,就拜托石盟主了。”说着话他从我身边走过,径自下山。

……

当晚,我急匆匆赶回了知味楼。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我急需找一个人商量商量。紫英也不知道我去正一三山会发生什么?一直在知味楼中等我,见我平安归来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把我拉到君子居关上门。

没等她开口,我先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事!今天知味楼中有事发生吗?”

紫英一皱眉头:“你别说,还真有一件怪事,风君子今天来吃饭了。”

“风君子!他怎么样?怎么奇怪了?”我一听是风君子来此,本能的抓住了紫英的胳膊,不注意间太用力了,她小声的痛哼了一声,我赶紧松手说了声对不起。

紫英:“一提风君子你怎么这么紧张,难道他真的出事了吗?”

“是的,出大事了!等会儿说,你先说风君子怎么了?他今天怎么奇怪了?”

紫英:“今天他跑到知味楼来吃晚饭,竟然没上君子居,而是在大厅里找了张靠窗的小桌坐下。更奇怪的是,他没有直接叫菜,而是叫服务拿菜谱点菜。……他一来我当然就看见了,请他去二楼君子居他不去,还说一个人要什么包间?”

我急切的问:“还有呢?”

紫英:“他点了两个菜一壶酒,吃饱喝足之后居然叫服务员结帐!这里的服务员谁见过他结帐?都没过去。……我过去问他为什么要结帐,吃完走就可以了,可是他把眼睛一瞪说他从来不这样,一定要结帐!我没办法,收了他五十块钱,他晃着胳膊就走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我长叹一声,心情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他真的忘了!”

紫英:“他忘了什么了?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是忘情宫发的江湖令,今天刚送到正一三山,你自己看吧!估计明天就要传遍天下了。”

紫英接过江湖令,阅后也是花容失色半晌无言。沉默良久她抬头说了一句话:“你有没有找守正真人?出了那样的事,风君子又这么选择,等于把自己推向人间无助之险境。要有人出面在修行界维护他才行!”

“守正真人借口闭关不露面,躲在石柱村不问事。而今天我成了东昆仑的代盟主,这件事只有我来做了,我已经尽量去做了!”

紫英:“东昆仑盟主?这又是怎么回事,你把话说清楚,今天怎么都让人心惊肉跳的!”

我将在正一三山所发生的事情,包括和锋真人如何转达守正的命令,我怎样莫名其妙被推上了东昆仑代盟主的位置,又如何在众人面前为忘情公子说项,等等等等详细的告诉了紫英。……紫英思索着说道:“此事并非莫名其妙,也绝非偶然,恐怕是有人早有安排,否则九黎散人不会恰好出现帮你圆谎。天下有这种手段的人恐怕只有风君子和守正,他们两个加起来才能做成这样的事。风君子写给各大派的信,尤其是写给守正真人的信,其中的内容还有很重要的部分你不清楚,我猜测就于此有关。有人想扶植你,也是在考验你!”

紫英猜测是风君子和守正一起做了安排,才会有今日之事。我思前想后深以为然。从我的角度,传我修行之人明处是风君子,暗处是守正真人;但在天下修行人眼中,明处是守正真人,大家都认为我与他有师徒之缘,而暗处是风君子,极少有人知道我是风君子的传人。这两人合力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没有理由不支持我在修行界中的地位。七叶死后,很可能他们是想为修行界年轻一代另立一人为风标,于是选择了我。我能做得来吗?现在考虑这个问题已经晚了,不做也得做!

听紫英提及风君子写给守正真人的信,我突然想起另一封信,对紫英道:“从忘情宫回来,风君子当着我的面将一封信投进了邮筒,并说是写给我的。我到现在还没收到!”

紫英:“刚才一打岔我给忘了,今天邮差送来一封信,是寄给你的。我说笔迹怎么那么眼熟!……我马上给你拿来。”

第十六卷 太上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