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回 离情还赤子,遗计定神君(下)

我这番话说的彭猛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抱拳道:“彭猛知错了!……彭冲,你先出去到门外等着。相信诸位高人自会给一个公道!”

见彭猛低头,我说话还真好使,也抱拳还礼道:“同门横死悲伤难免,一时出言不慎也不必责罚。公道自在人心,这么多人在此相信无人敢偏私。……但今日来此是议事的,这里不是菜市场,人多口杂无益!我建议各派只留一人为代表,各散人有相熟识者也推一人代言,其余的就退下旁听吧,否则无法商议!”

我一出面还真镇住了场面,又是一阵闹哄哄,众人商议到最后留下了三十多人,其余的没有旁听而是都退出了大厅,正一门自有安顿。这种情况倒不是非得我出面才好使,而是和锋与和曦等人特意把这样的机会留给了我。而另一方面,其实我的“威名”早就有了,早在三山大会之前我就万里追踪杀了付接,又在善结大会上“挺身而出”砸过海南派的场子。这份维护道义的“胆色”也是天下闻名。

见秩序终于恢复正常,我侧身让到一旁对和锋道:“师兄,各位道友都已平心静气,您说话吧。”

和锋上前一步道:“各位聚集正一门,希望本门为天下死难的同道找回公道,正一门自当全力以赴。本门道场就在芜城,昭亭山上发生这样的惨剧却未能阻止,实在是痛心惭愧,没有脸面主持今日之事。石野道友威名远扬,早在忘情宫之会就曾为天下仲裁,修为高超且品行端正,最难得一颗公心善断。师尊守正真人在闭关之前特意推举石小师弟主持今日之事,不知各位道友可否同意?”

和锋当众推举我,场面话还是要说两句的,我躬身推谢道:“正一门为天下领袖,和锋师兄刚正无私世人皆知,今日就不必卸大任于我了吧?”

和锋摇头道:“师尊的话说的很明白,正一门全力劝阻天下同道仍未阻止惨祸,首当自责。石师弟领诸位公议,正一门举全派之力支持。”和锋的话说的客气,可隐含的意思一点都不客气!——想当初正一门发江湖令你们不听,现在出了人命又来找正一门出头,这是哪家的道理?以为正一门是你们家开的呀?出了事的时候就一起跑来闹,好心劝你们的时候却不听!这回如果大家不同意石野主事,正一门连管都不管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继续推辞,台下听涛山庄庄主宇文树大声道:“石小真人从容善断、处事果决,连我这个老头子都十分佩服!石真人主事我双手赞成。其实我听涛山庄并没有弟子死伤,今日来此只是为了天下公义。”

轩辕派掌门凡夫子接着道:“若守正前辈出面当然最好,既然守正真人闭关,石小真人主事是最佳人选。”

孤云门掌门绯寒只冷冷的说了四个字:“我没意见!”

众人纷纷开口赞同,大家说话的时候都看着终南派掌门登峰。事情是因风君子与七叶斗法而起,七叶曾经是终南弟子,死前也自认终南的师承。现在忘情宫的人不在,终南派说话就很重要了。

登峰见众人看他,长叹一声道:“守正真人既然推举石野,我也同意由石小真人主持公断。七花,你的意思呢?”登峰不问别人,却单单问海南派代掌门宣花居士。

宣花居士前几日去了海南琼崖道场,简单处置了门中事务之后,就立刻赶到正一三山。要想搞定海南派首先就要给七叶掌门之死下个定论,这是当务之急。七花的络腮胡子显得很凌乱,看上去已经有好几日没有梳理,他的眼圈是红的,说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着牙声音很低沉:“其实何人主持无所谓,只要处事公道就行。”他这句话也算是默认同意了。

站在最后的横断山掌门彭猛弱弱的说:“我赞同七花师兄的意见,谁主事无所谓,石小师叔出面我当然也赞同。但道理还是要大家讲,事情还是要大家议,决定还是要大家拿,石真人只需公断而已。”

我站在台上拱手道:“既然诸位同道如此信任石某,却之不恭了。诸位放心,本人无独断之意,只是居中主持而已,诸位想怎么办尽可说出来。”我这一点头事情就定了。

说到这里有人也许会感到奇怪,不过就是想找风君子或小辣椒算帐而已,想找就去找呗!为什么非得聚到正一三山来,还得找个人出头当盟主?自己想报仇难道还要别人同意吗?事情的奥妙不在于此!

人是小辣椒杀的,天下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没人知道小辣椒的来历,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想找怎么找?就算找到了,能对付得了吗?一旦翻脸说不定和昭亭山上那些同门是一个下场。要想找忘情公子有可能找到,毕竟他在修行界混的这么长的时间总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但那位太岁爷好惹吗?七叶都杀了,天雷都敢接!哪门哪派敢独自上忘情宫闹事?或者去找忘情公子算帐?忘情宫之会时他一人挡天下的威风,众人还历历在目。

想算这笔帐,就得有人出头招集天下高人,不仅人多壮胆,还要打着以理服人的旗号。风君子杀一个七叶可以,但他能对付得了整个东西两昆仑吗?现在西昆仑还没什么动静,东昆仑的苦主们已经开始闹起事端来。

没想到推来推去居然将我推到了前台,竟然推我做盟主去找风君子和小辣椒算帐,想想就暗自觉得好笑。我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有可能风君子与守正真人早有默契安排好了。七叶死后前辈高人纷纷隐蔽,将我推到了天下盟主的浪尖。安排的让我想推都不能推!而且这个差事很不好干!除了我恐怕没人敢接,就算有人有这个心也不敢轻易揽此危险万难之事。

别看刚才乱成一团糟,说到正经事的时候却很简单,大家首先都想搞明白当时昭亭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天下各派高人各显神通窥探,多多少少了解一些情况。尤其是绿雪身灭后昭亭山法阵已解,发生的事情很多人都“见闻”了。但是小辣椒与西昆仑三十六个高手出现的太突然了,大部分人到现在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刚才众人的争执,很多其实是在拼凑情节。就像一部不完整的大片,每个人都看了其中几眼,凑在一起形成一个基本完整的情节线索。当时冲进山里的八七十九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他们离的最近也应该对山中事情最清楚,可惜没人能够站出来说话的。

也有人当时去了昭亭,最后却没有冲入山中,很幸运的留下了小命,横断山的彭猛、彭冲两兄弟就在其中。他们是七叶的追随者,与海南派走的很近,当时与海南弟子一起去了昭亭山外。海南派弟子带了一套很神奇的法器——昊天分光镜,居说是七叶闭关时特意炼制的,给法器名子起的很有还珠楼主的风格。

七叶炼制昊天分光镜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门下弟子和修行同道亲眼看见他是如何打败风君子的。通过这两面镜子,可以看见昭亭山上所发生的一切,其效果能与知味楼中的射影蜃光珠相比。所不足的是,山外的修行人中没有柳依依那样对一切都很清楚的山神,他们只看见了情节,却不了解具体的内幕。当时很多人在南北两侧守在山外,海南派也分别将这两面宝镜都带去了。七叶死后,昊天分光镜失去了感应,但紧接着昭亭山护阵也破了。众人冲了进去一个都没回来,两面宝镜也下落不明。

本来彭冲也想跟着众人冲进昭亭山,却被他哥哥拉住了。彭猛比他弟弟有心眼,本能的觉得山上的情况不是很对劲,先等在外面看一看再说,就这么一念之差救了兄弟一命。刚才闹哄哄的很多话没法说清楚,现在都安静下来,大家正好让彭猛将当日所见完整的转述一遍。众人听完之后,无不倒吸一口冷气,接着摇头叹息。

然后场面又有点乱了,大家首先讨论一个焦点问题——忘情公子何罪?有人说忘情公子虽行事偏激,却没有罪。除了七叶之外,其它人都不是他杀的,至于他杀的那三十五个人,分明就是出手在先。这一派以凡夫子为代表。又有人说忘情公子有错甚至有罪,因为他不该一意孤行杀了七叶,而且事情是他引起来的,不是他邀七叶上昭亭斗法,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这一派以七花为代表。

接着又有与此事无关的人指出昭亭山上的死者并非无辜,其中大部分人是想杀人报仇,有人是想借机夺宝,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这种说法让与此事有关的门派很不满,他们都同意有人可能该死,但自己门派的人绝对是无辜的,只想上山看看情况而已,难道看热闹也该死?人都死了,现在也没办法找出来对质,究竟谁想杀人夺宝?谁只不过想趁机拣点便宜?这是一个绝对纠缠不清的话题。

身为盟主,就是要在这个时候说话,我清了清嗓子,在台上朗声道:“诸位同道稍安毋躁,能否听我说几句,当日的情况我有话要补充!”

众人都安静下来,彭猛问了一句:“难道石真人知道的比我更清楚?还有什么我们没看见的!”

我点了点头:“不错!我自幼在昭亭山脚下长大,在昭亭山中也有一处小小的修行道场,所以对山中的事情能够感知的很清楚。那日我在知味楼中闭门不出,幸亏有听涛山庄射影蜃光珠相助,我也看见了山中发生的一切,与彭掌门所言一致。但忘情公子杀七叶,另有前因后果,不仅为证道而斗法,而且是为私情而决斗,谁死了都不能责怪别人。”

七花突然问道:“正一三山演法大会上,我师兄与忘情公子论道斗法不分胜负,是忘情公子邀七叶师兄上昭亭放手一战,以印证境界得失。天下修行同道当时都在场,听的清清楚楚!高人斗法如互有损伤我也无话可说,可那一番斗法已经结束,忘情公子居然说出不在意胜负高下只想杀人的话来。随后再出手便没有道理了!……如那时就停手罢斗,哪有后来之事?”

我长叹一声问道:“七花,难道你师妹七心的死讯你还不知道吗?”

“什么?七心死了!”在场众人除了登峰外,人人惊问。

我答道:“七叶为求一战必胜,在与忘情公子决斗之前找到了七心,邀她斗法欲破七情合击。七心曾在忘情宫之会上当众摘下面具,承认忘情公子破了她的天人之誓,并以这一世身心相随,很多道友当时也在场。事关忘情公子,七心当然舍命相斗,七叶没有破得了七情合击,却逼得七心伤重不治。当时情况的是这样的……此事并非我一人知道,据我所知忘情公子在上昭亭山之前曾给终南掌门登峰写过一封信,那是在七心死后。忘情公子不可能不提及此事,登峰掌门也应该是清楚的。”

听闻七心身死的经过,众人无不叹惋痛惜,回忆起忘情宫之会那天人容颜的惊艳回眸。七花哑着嗓子问登峰:“掌门师叔,石真人说的是真的吗?”听他的语气还真不知道此事。

登峰面有凄色的点点头,只说了三个字:“是真的。”

七花又转头问我:“石真人又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难道当时你也在场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