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回 离情还赤子,遗计定神君(上)

(题记:在我的构思中,《神游》总共有十八卷,每三卷为一个层次,以石野的视角去层层表达对“道”的理解、感悟与思考。最后三卷中,风君子不再以直接的方式做为石野的传道业师,他也不再处处罩着石野,反倒是石野在暗中时时保护他。

在第178回结尾处,风君子要石野再看他一眼,那是他封印神识之前石野所见的最后一眼,可叹石野当时还蒙在鼓里。从混沌到清明,还是从清明回混沌?是将世间化入大梦,还是将大梦归于世间?只有风君子自己清楚。总之,这位人间孤独的仙人,终于在大梦里寻找超脱。)

……

风君子给我寄出的是一封本埠平信,你如果去邮局柜台上问,他们会告诉你三天到达。风君子神通当世无双,甚至能窥测天机,可天算不如人算没有想到当时邮政系统让人“佩服”的工作效率。实际上我是十天后才收到这封信的,时间已经是九月初。也许他已经想到了,也许是他疏忽了,反正我没有问过他。这十天,足已发生很多事情!

我石小真人虽然还没有开宗立派,但如今在修行界的“声望”不亚于许多大派掌门,甚至在不少人眼中我已可自成一派。这一派没有名子,然而绿雪茗间与知味楼这两处地方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韩紫英与柳依依这两位“老板娘”现在也是天下名人。我是个甩手的掌柜,什么事都不管,而柳依依绝对是个脱俗的人,她心里什么杂事都没有。只辛苦了一个韩紫英,她几乎成了“石野派”的总管。其它人也清楚,有什么事找石野,到知味楼找韩紫英就行了。

送风君子回城后的第二天,我回了石柱村,在上大学之前总要多抽一点时间陪父母。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上大学需要的东西柳菲儿早就为我准备好了。然而父母却一直在操心,担心我一个人在外地不会照顾自己。吃的不习惯怎么办?气候不适应怎么办?水土不服怎么办?

最让我哭笑不得,也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们竟跑到金爷爷那里求了一个偏方。这个偏方叫作乡井土:在院子里的井台边一尺下取一捧泥土,用水漂净,用火烤干,研成细末用瓶子装好。如果到了外地水土不服起居不调,则取出一小撮乡井土,冲水和服效果很好。看着家里人忙着为我挖土洗土,又在火上用瓷碗烤土。我本想阻止,可还是让他们为我做了,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觉的更放心,心里也更安慰。

又过了几天,紫英到石柱村找我,给我家捎了不少东西。然而她的主要任务还是来传正一门的口讯——和锋真人让我速去正一三山。我有些意外,金爷爷就躲在石柱村,天天不管正经事还鼓动我父母搞偏方,和锋真人却绕了这么大的弯子把口讯传到石柱村。

和家里打了声招呼就说城里有事要办,与紫英一起离开。路上我才知道事情的始末,终于出大事了。昭亭山一战死了近九百人,其中海南一派七叶的狂热信徒就有两百多人,其它还有许多江湖散修以及各门各派分散各地的弟子。人是小辣椒杀的,可小辣椒消失不见了。事情是风君子引起来的,但又没有地方去找风君子,相关的知情人都不开口。死者的亲朋好友同门长辈总要找个说理的地方。

修行界没有什么严格的政府组织,而正一门是天下各大派聚会的召集人,守正真人是如今天下默认的盟主。找不到小辣椒与风君子,很多人就聚集到正一门希望有人出面主持公道。可是守正真人闭关不出,将门中大事交给和锋主持。天下修行界不约而同聚到正一门,有不少与此事无关的门派也来了。而和锋做出的第一个处置就是请石小真人到场,石野不在不谈此事。

要传口信给我,当然首先是传信到知味楼给韩紫英。紫英接到和锋的口信也了解事情重大,立刻就到石柱村把我找了回来。在路上我让紫英回芜城,我一个人去正一三山。紫英很不放心,而我告诉她:“想当年众多修行人士齐集广教寺,逼问我大闹齐云观的始末,我一个人也对付下来了。我想今天的场面差不多,我还是一个人去比较好,至少在正一三山他们不能太为难我。你去了反倒没什么用。”

紫英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又说事情也许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可能和锋找我有别的用意,要我看情况再说。路上一直在想和锋为什么非要我去?他本人是认识风君子的,因为在齐云观门口他们见过一面。那是我第一次去正一三山回来,和锋拿着一把大扫帚在齐云观门前扫地,用御大块之形的法术赶得我满场乱跑。后来风君子叼根冰棒出现,一脚踩住扫帚破了他的法术。以和锋的眼力,后来不可能认不出忘情公子就是他,也不可能看不出我与风君子的关系非常不一般。

和锋真人想干什么?想在天下修行人面前逼我交代出风君子的下落吗?这倒是很像几年前广教寺活佛问我的那个场景,只是场面要大多了。我去了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有事做事有理说理,说破天去这件事也不能怪风君子。

在正一三山的法柱峰的半山腰,有一处很大的平缓山坡,绿树掩映中有一大片房舍依山而建,其规模不亚于齐云观,这就是正一门弟子平常居住习法的场所。有两个小道童一路带着我来到院门外,又有两个青衣中年道士将我接了进去,和锋真人在静室中等我多时了。

布置很简单的静室中见到了和锋,和锋第一句话让我很意外:“小师弟,你终于来了,都等你来主持这里的大事!”

“等我?主持什么大事?”这句话说得我摸不到头脑。

和锋:“你先坐下,听我慢慢与你解释。……你还记得当日在善结大会上,你亲自请命要替我受罚吗?我还没有谢你。”

“师兄提这件事干什么?当时是我惹出来的事端,连累你已经不好意思。”

和锋:“此话暂且不谈,你知道守正师尊是怎么罚我的吗?”

“我听说是让你在七月十五闭门思过。”

和锋:“也不完全是,师尊罚我三件事,闭门思过只是第一件。这处罚你替我受了,所以那一天我并没有闭门思过,和同门一起去了飞尽峰结阵。前不久师尊又罚了我第二件事。”

“什么事?”

“昭亭山一战,东西昆仑必有乱,天下修行人将齐集正一三山。师尊罚我聚集众人,主持商议此事,为天下公断。”

“我觉的守正前辈让你来做此事很合适,修行同道也会心服口服的。”

和锋摇头:“小师弟,你怎么忘了这是师尊罚我?他老人家罚我的事情是要你来做的,也就是说真正主持商议纠纷、为天下公断的人不是我,而是师弟你!”

“我?这怎么可能!……这种身份俨然是天下盟主的象征,守正前辈不出面让你出面当然可以,可是我取而代之哪有这个资格?”

和锋:“你怎么没有?难道忘了忘情宫之会吗?当时天下修行人公推我为盟主,同时也公推你为仲裁,那时的你就有领袖之风。”

“当时不过是大家要我站出来说几句话而已,我哪有做盟主的资历与才能?”

和锋:“是你亲口承诺要替我受罚的,难道今天想毁诺不成?”

“我当然不是想说话不算数,可我实在难以服众。”

和锋看着,眼神很好奇也有一丝疑问,他问了我一句:“你还记得正一三山的演法大会吗?当时代表天下修行人出场的六位高手,现在还有谁能够挺身而出?”

他这句话把我问住了,演法大会上有于苍梧、我、守正真人、葛举吉赞活佛、风君子、七叶等六人先后出场。如今守正真人在“闭关”,活佛伤重不愈,忘情公子“下落不明”,于苍梧远在大漠,而七叶已死。如果真要在这六个人当中找一个出头的,只剩下我一个了。

和锋见我不答,接着说道:“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有这种机会证明自己的身份地位,可是他们得不到。送到你面前,你居然一点都不在意!……七叶一心想成为天下至尊,他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要取盟主之位,可惜心愿未成。而如今的你,已经有这个声望,不必妄自菲薄。年轻一代的修行领袖还有谁?除你之外还有谁能担当这种大任?”

听见和锋的话我突然间心念一动。靠!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我并不想借机出风头,但事关重大。如果由我出面主持商议,我才能把道理讲清楚,才能尽量不去给风君子找麻烦。就冲这一点,我也无论如何不该推辞!想到这里我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先答应了,诸位同道服不服,我可没有把握。”

和锋:“不服人,也得服理!小师弟就凭公心而断,勿枉勿纵,正一门自会全力支持。”

此间商议已定,和锋领着我走出静室,穿过两重院落,走进一间大厅。离老远我就听见这大厅里闹哄哄的,就像有几万只苍蝇在乱窜。进屋一看,足有两、三百人,聚成一小堆一小堆在那里讨论争执,有人还在那里大声争吵。见我与和锋进门,一时之间都安静了下来。

这是一处极大的厅堂,估计是正一门弟子平时聚会的地方,站几百人没有问题。正中间有一个半人高的木台,台上没有放座位也没有人。和锋与我走上前台,抱拳施礼还没说话,台下就有一个大嗓门在喊:“和锋真人,听说正一门现在你管事。昭亭山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都来了,你怎么躲这么半天才出面?正一门好大的架子,不把天下同道放在眼里吗?”

听这人语气很不善,一看就是要找茬的意思,很可能以前与七叶是一伙的。和锋剑眉一竖还没说话,我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哪位道友在天下同道面前鼓噪?”

那个大嗓门答道:“我是横断山弟子彭冲,只想为横死的同门讨一个公道,难道石真人不让我说话吗?”这个人我不认识他,他却认识我。

我郎声喝道:“自会给你说话的机会!我先问你,你们横断山有没有收到正一门的江湖令?”

彭冲怔了一下气焰矮了半截,小声答道:“收到了!”

我没有理他,接着对台下问道:“横断山掌门何在?”

有一人抱拳:“横断山掌门彭猛在此,给石真人见礼。舍弟刚才出言卤莽,也是悲愤同门之死,请诸位不要见怪。”

难怪刚才那个彭冲有掌门在说话还那么冲,原来是掌门的亲弟弟。我不想和他扯这件事情,而是沉声追问道:“当日正一门传江湖令,告之各大门派约束弟子不要到昭亭观战。这一片苦心与好心诸位现在应该明白了!……彭猛掌门,你当日没有约束住弟子,以致惨祸发生。而今日你依然不知约束门下,让彭冲言语之中辱及正一门与和锋前辈,难道还想错上加错吗?”

我这番话说的很犀利,但是入情入理,让彭猛无话可说也让众人纷纷点头。如此言行并非我的平日风格,但上台之前我已经想通了。和锋要我挑这副担子,我不仅要挑而且要挑好。想要服众第一步就是要立威,能不能威服众人我还没有把握。没想到一上台和锋还没说话,先蹦出来一垫场的,正好拿横断山一派试试刀,看我好不好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