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回 借江山一用,转回身百年(下)

风君子要我数他的肋骨,我在他的肋下一触手就觉的不对,疑问道:“你怎么有第十三根肋骨?你右边比正常人多一根软肋!”

风君子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松了一口气,扶着我的肩膀道:“还好还好,它还在!”说话时身体发软,眼神也有点迷糊。

我赶紧拍了拍他的脸:“风君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风君子:“斗法斗了一天一夜,种树又种了一天一夜,我又累又饿,快撑不住了。……你把我拔出来吧,扶我到椅子上坐下。”

盖住他小腿的泥土十分松软,我抱住腰没费什么劲就把他拔了出来,又扶他到椅子上坐下,递过酒和卤鸭道:“有吃的有喝的,你快吃点喝点。”

风君子真是饿坏了,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一顿狼吞虎咽,我拍着他的后背真怕他给噎着呛着。吃完了东西,他的精神似乎恢复了,我把衣服递给他:“快穿上衣服吧。”

风君子:“不着急穿衣服,否则会被血迹弄脏的。”

“血?你要我拿切玉刀和止血药来究竟想干什么?”

风君子:“石野,你在山村长大,种过树吗?知道树都是怎么种吗?”

“当然知道,我们村里就有果园,不外乎播种、育苗、插枝、嫁接等等办法。”

风君子:“茶树可以插枝成木吗?”

“可以,当然可以!”

风君子:“把切玉刀给我,我给你讲件事情。”

我把切玉刀递给他。风君子用手抚摩着刀锋,看着我问道:“想当初你和韩紫英带着九转紫金丹从黄山回到芜城,绯焱与七叶在鳌峰桥拦路抢劫。后来我赶到了,与那两人交手,关键时刻却摔了一跤,可惜了阿秀,你知道是原因吗?”

“我听说你在黄山上已经摔了一跤,把一条腿给摔伤了。而且我现在知道你并无法力,借的是千年龙魂之力与他们两人相斗,自己摔一跤也很正常。这件事,你怎么还记在心里?我想阿秀不会怪你的。”

风君子:“这其实是我窥测天机的一点私心。一年多来,每到风雨大作之时,只要听见天上的雷声,我就会周身剧痛,简直是痛入骨髓。在黄山上听见天雷,我受不了摔倒在地,在龙首塔下又闻雷声,脚下又是一滑。……所有的痛,都来自于我肋下这根神木刺,我预感绿雪很可能要面对天刑雷劫,但我看不透她是怎么会遭遇天雷?所以不论有多痛,我都强忍着,留住体内这根神木刺,以仙人血滋养让她生机不绝。……没成想到头来,她却是为我!”

“原来你那根软肋不是肋骨,是绿雪的神木刺?……我记得你曾经故意引绿雪出手,然后折断了她的神木刺,刺在了自己的右肋下,你是这个用意?”

风君子:“那是绿雪原身的一部分,草木毕竟与人不同,一节嫩枝入木也可生根发芽。石野,青冥镜在树坑底下,你把它拿出来,我要种树了。”

我弯腰伸手在风君子刚才站脚的位置掏出了青冥镜,入手微微一沉。倒不是拿不动,青冥镜并不重,主要是我太熟悉这面镜子了,它发生一点变化我都能感觉到。只见现在这面青冥镜,比以前稍稍大了一小圈,背面的花纹浮雕也变的清晰而栩栩如生,十二种祥云环绕的瑞兽图案与菁芜洞天正中的那个石台上的浮雕一模一样。在镜身上还浮现着一道道绿色的锈迹,并不完全如新。

“这青冥镜好像……”

风君子:“好像被修复了是不是?我一怒之下用它收了满天雷劫,天刑雷劫中有多少冤魂?修复青冥本已接近大功告成。可这一天一夜我又用它凝聚山川地气,不小心弄坏了一点点,还差最后一点功夫,以后有机会你自己修吧。……现在我终于明白,当初青冥镜是如何损毁的。”

“怎么修复我明白,可它怎么损毁呢?”

风君子:“我不告诉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去找因由。……我要种树了,你把止血药和绷带准备好,把耳朵也堵上。”

“你想怎么办?难道,难道,你要用刀把神木刺剔出来吗?”

风君子:“是的,我会叫出声来的,声音会很大。神木林外面听不见,但你就在我身边。”

“如果一定要这样做,你别自己动手,我帮你好不好?要不要叫辆救护车在山下等着?”

风君子:“用不着救护车,也用不着你帮忙,我自己的事自己了结。堵不堵耳朵随便你,站开,我要动手了。”

风君子站起身来走到树坑边,没有停顿也没有犹豫,切玉刀的刀尖在右肋下轻轻一挑。皮肤被划开了一条两寸多长的口子,鲜血立刻流了出来。血色中飞射出一道流动的碧绿光芒,落在树坑里。与此同时,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嘶鸣,声音之惨烈震的我神识晃动。据我所知被神木刺刺中有切肤裂髓之痛,再将体内的神木刺剔出来其疼痛可想而知!

叫声之后一切动作停止,切玉刀脱手落地。在他人还没有倒地之前,我已经将他抱到椅子上,以飞快的速度上药止血,用绷带包扎好伤口。仅从外伤看,皮肤上两寸长的口子并不是很重,但他满脸冷汗人已经昏迷过去。我检查了他的呼吸、心跳、脉搏,一切都还正常,看样子他只是因疼痛而晕厥。在他还没有醒来之前,我又小心翼翼的替他穿好了衣服。

片刻之后,风君子已经幽幽转醒,他靠在椅子上,眼睛看着我的身后喃喃说道:“绿雪,我们又见面了!”

我惊回首,只见刚才碧光落入的树坑位置,泥土已经合上,一株一尺来长的嫩绿树芽正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这就是绿雪原身吗?”

风君子点了点头,眼神中有无限温柔:“就是绿雪,你看她的样子多么可爱?”

我默然了,情况与我想像的有点不一样。绿雪在我的记忆中是昭亭山神,是个充满神韵的美丽女子,而不是这样一株尺许长的树苗。然而风君子的神色却很安慰,他转头问我:“石野,你说我这么做是不是在和老天爷作弊?”

“作弊就作弊吧,你昨天连老天爷他妈都操了,还记得你那一声吼吗?惊天动地!”

风君子:“老天爷和我作弊,我才和他作弊,你不能学我这般!……韩紫英,柳依依,你们两个进来吧。”

风君子冲山谷外喊了一声,我眼前一花,谷地旁的树丛里韩紫英与柳依依走了出来。她们不约而同都看见了我们身边的那棵树苗。柳依依先开口:“这就是绿雪姐姐,我知道是她!”

紫英:“她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的。

风君子对柳依依道:“神木林就交给你了,这才是昭亭山道场的神枢所在,从今天起你才是真真正正完整的山神。……有些事情,我现在知道的还不如你清楚。我用了一昼夜之功,以青冥镜聚九千里山川灵气于脚下,应该可以助她恢复原身。只是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我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了!”

柳依依:“今年九千里五谷歉收。”

风君子:“会绝收吗?”

柳依依:“不会。”

风君子:“会饿死人吗?”

柳依依:“应该也不会。”

风君子长叹一声正要开口,紫英突然道:“听我说一句好不好?”

风君子:“你说。”

紫英:“绿雪扎根于此有一千六百年修行,受山神之位有一千二百多年,我认识她也有三百多年。太久远的事情我不了解,但在这数百年内,绿雪始终以一身法力滋养万物生机。虽然没有那种让天下连年五谷丰登的大神通功德,但也为九千里山川五谷丰成尽力千年。也许她并不是有意为之,这本就是她的修行。但正因如此,应该能受得了今日业报,五谷歉收一年相还绿雪,我看没什么不可。”

风君子:“业报?这坑是我挖的,有业报也是我来受。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柳依依,你就施法吧!”

柳依依答应一声,自衣袖中伸出玉指,指向那棵小树苗。也没见她有什么别的动作,这棵树苗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以飞快的速度开始生长。这比我曾经见过的“弹指花开”的神通要神奇千倍,我们都静静看着柳依依施法。一个时辰之后,尺许长的树苗长成了一株三丈高的大树。

茶树是一种灌木,如果不加修剪长到一人多高已经不小了,三丈高的茶树我从未见过。这棵树与其它的冲天大树不同,它的身姿并不是魁梧而是秀美。片片碧绿而细长的叶子窈窕舒展,嫩绿的枝条疏密有致,树干不是很粗,在山谷中亭亭玉立充满神韵。这就是绿雪原身的本来面目。

柳依依施法已毕,风君子站起身来走到树下,用手摩挲着树干,就像在给情人擦去眼泪那样温柔小心。他问道:“柳依依,绿雪形已尽复,何日能现其神?”

柳依依:“若依现在这样,比从头修行的根基好多了,不必千年,百年就可再见。”

风君子:“百年?可以快一些吗?”

柳依依:“应该可以,我会尽全力的!”

风君子:“那就辛苦你了,也拜托你了,绿雪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她!”

柳依依点头答应一声,看着风君子欲言又止。风君子看出来了,问她道:“依依,还有什么我不知道你都说出来。”

柳依依:“我可以让绿雪姐姐尽快现身,尽量让你不要等很多年。但她重现人世之后,恐怕不会记住以前的事情了,也不会记得你。”

风君子用低沉的声音问:“她还是绿雪吗?”

柳依依:“当然是,她还是原来那个绿雪,只是不会记得以前的事。”

风君子坐回到椅子上,闭目良久不言。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睫毛却在轻轻的颤动。紫英走过去轻声劝道:“风君子,两年以前,你不认识绿雪,绿雪也不认识你,后来你们还是相遇了。就算以后你再遇到她,她不认识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还是你,她还是她,就当重新相识一场。”

风君子睁开眼睛,长出一口气,微笑道:“韩紫英,我现在有些羡慕石野了,你真能知人心意!……如果她忘了我,我也忘了她,重新相识一场,不知会如何?也许比今日更欢!……行,我明白了,多谢你!……人世间修行良久,听你一席话,竟于此时顿悟突破忘情境界!”

他说完这番话,又抬头朝天喊道:“云中仙,你既然来了,就下来吧!”只见天空一片白云袅袅而降,云中仙手持挥云杖走出云朵来到风君子近前施礼。风君子微笑道:“仙子不放心我,还是叫你来看一看是不是?”

云中仙:“我自己也想来……公子,你的脚!”云中仙低头施礼看见了风君子的脚,又看见旁边放着的木盆和清水,什么话没说就将木盆端到了椅子前。她跪在地上将风君子的双脚放入盆中,挽起衣袖用清水给风君子洗脚。

我们刚才注意力一直放在绿雪身上,没有注意到风君子的双脚。在泥土中埋了一天一夜,他的双脚齐膝盖以下已经变的苍白浮肿,有些地方的皮肤都已经发皱,还沾着不少泥土。风君子有点不自在,本想伸手阻止又随她了。他看着云中仙道:“我在潜龙渊中锁你一年,你不记恨我,却要拜在我的门下。今日承你浴足之情,这个弟子也收得值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