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回 天书传半卷,无梦化神游(下)

柳依依是昭亭山神,山上发生的事情她都有感应。从昨天开始,昭亭山风雨大作,一直到阴历七月十五的白天风雨不歇。山中有多处出现了诸如滑坡、泥石流等险情,山上所有人都撤了下来,然后所有上山的道路都被风雨所阻。这风雨十分奇怪,只在昭亭一带,临近的飞尽峰以及芜城市区却毫无影响。绿雪施法阻断了昭亭山与外境的联系,使它临时成为一个独特的结界,也让风君子与七叶的斗法不会波及世间。

第二天日出的时候,柳依依对大家说了一句:“七叶上山了。”过了片刻又说道:“七叶到山顶了,风君子坐在那里等他。……七叶坐下来了,和风君子面对面,两人离的有两丈多远。”

众人心里这个急呀,就像被猫抓一样,张枝问张先生:“应该有神通将昭亭山上的场景显现出来,爸爸你想个办法!”

张先生:“知味楼和昭亭山都被法阵护住,平常的办法不管用。这位柳姑娘能知道山上的一切,她应该能……”

紫英突然说了一句:“我想起来了,宇文山庄在机缘大会上送的那枚射影蜃光珠就在楼上,我拿下来,柳依依你施个法术……”

我们围坐在知味楼大堂的四周,中间的桌子上放着那枚射影蜃光珠。柳依依站在桌前一丈开外,口中念念有词,用手一指射影蜃光珠。珠子发出了一片柔和的白光,紧接着光晕扩大到整个大厅,光影中现出了一座山的轮廓——正是被风雨包围的昭亭山。射影蜃光珠的妙用和柳依依的法术都是如此神奇,我们不仅看见了昭亭,还听见了风雨之声,就像在耳边一样。

张枝嚷道:“把场景缩小一点,东西都放大,看山顶的风君子和七叶就行。”

光影蜃景随着柳依依的心念变化,这座山变的越来越大,光影中显示的范围也越来越小,渐渐集中在山顶,我们看见了风君子与七叶。面前的景像就像激光全息立体投影,宛如风君子和七叶就坐在知味楼的大堂中。昭亭山外围风雨飘摇,而山中却是艳阳当空,没有一丝风雨的影响。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因为风君子和七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样见面就生死相斗。他们面对面坐着,一人端着一个杯子拿着一壶酒,就像两个老朋友一样心平气和的在把酒谈天。

风君子正在说话:“明知必死,你还是来了,这就叫有所为有所不为吗?……以你往日的作风,应该不会上昭亭见我。”

七叶淡淡一笑:“世上之人,都是明知必死之辈,人人皆有一死,难道还不活了?我所修金丹大道,就是逆天而求长生,明知必死而求存。所求之道如此,所行之事如此,今日不来,不足以登大道顶峰。”

风君子:“能说出这番话,你的悟性确实超越当世。不过你今天来,是因为诱惑实在太大,你认为你所追求的道,可以一战而成。世人种种修行极至,大多是生死之间的文章,你也想见个分晓,我也想见个分晓。”

七叶:“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弱,其死也枯槁。你说我明知必死,却不是修道人该说的话。”

风君子:“说你死就是你死,扯什么草木?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你信奉强者为尊,你所谓的逆天不过是以强而凌天下,看着威风,实则取死之道。”

七叶:“你想杀便杀,何必这么多废话?”

风君子:“难得有你这种人够资格陪我聊几句,只可惜聊一句少一句了。别客气,来喝杯酒。”

七叶:“是啊,我也觉的是聊一句少一句了,只可惜死的未必是我。同饮此杯!”

这两人在山头闲扯淡,扯着扯着又举杯敬酒。我们坐在知味楼大堂四周看着蜃景中的光影,恍然乎感觉他们就在知味楼中饮酒。张枝忍不住道:“夜长梦多,还不快点打发了他!”

柳依依解释道:“他们已经动手了!……七叶以隔空之力想把风君子掀下昭亭山,而风君子用移山之术镇住了自己的身形,七叶的隔空之力搬不走昭亭。”

张先生:“移山之术?这是什么样的神通?”

韩紫英:“管他什么样的神通,就算不是人间的神通,能拿来用就行。”

我也问道:“七叶用的法术,就是在忘情宫之会上对付法海的那一套。现在风君子空着手,七叶手中有呈风节,他为什么不直接出手?”

柳依依答道:“他们两人之间相隔九千里,法器直击够不着。”

看一场比赛,往往需要一个懂内行的解说员,否则不清楚场上究竟有什么门道。我们在知味楼中能看见风君子与七叶喝酒聊天,那么天下有大神通的高人恐怕也有办法能看得见,但内情了解的这么清楚的只有柳依依了。

只听七叶又说道:“你请我上昭亭,又何故拒人以千里之外?”

风君子笑道:“惹不起,躲得起,我怕了你还不行吗?”

七叶:“阳光很毒,有叶可以遮阴。”他拿起呈风节插在身边的地上,只见阳光下七叶的影子消失不见。

风君子:“天气很热,有风凉快一点。”他从怀中取出一把白纸折扇,冲着自己扇了几扇,七叶的影子又出现了。

知味楼中,我问道:“依依,刚才他们又在做什么?”

柳依依:“七叶以呈风节入地,神念瞬息千里,逼到风君子面前。风君子不知怎么回事又把他给扇了回来。”

张先生沉声道:“别打岔,好好看着就行。”

这时七叶举杯:“果然是公子前辈,晚辈敬前辈一杯。”

风君子端杯:“那么客气干什么,一起喝。”

七叶:“你手中的扇子甚是精雅。”

风君子脸色平静如水:“这把洒金白云扇,是七心生前所赠。只可惜你杀了她。”

七叶:“我没有杀她,是她自己取死,说起来,她是为你死的。”

风君子:“七叶,你究竟有没有杀过人?”

七叶:“让我想一想,有生以来,我只杀过一次人,就是抱椿老人和他的门下几个败类。前辈你呢?”

风君子:“我也想一想,杀的比你少,算起来只有一个。那人叫小林归郎,是东瀛伊谷流的门主,当年在战场上害死法泠大师的凶手。……你只杀过一次人,我记得你曾经想杀石野。”

七叶:“石野死了吗?”

风君子:“那七心呢?”

七叶:“我动手了吗?”

风君子:“那十万水族生灵呢?”

七叶:“是我杀的吗?”

风君子呵呵笑了:“对呀对呀,看来是我糊涂,你真的很无辜!”此时他手中的酒杯突然无声的碎了,化成一片烟雾,这烟雾聚成一道旋风向天空飞去。再看七叶手中的酒杯也不见了,手底有一道旋风入地。

“风君子怎么破的法术?”张先生刚才不要别人插嘴,现在自己忍不住问道。

张枝加了一句:“都是什么法术?”

柳依依有点担心的道:“那是天地间的神风之力,此发彼至。风君子的身形被自己的移山之力定住躲不开,硬受了他一击,不过看样子没有受伤。”

紫英不无担心的道:“他真的没有受伤吗?”

我有些自我安慰的道:“他的样子不是没事吗?肯定没事!”

不提我们在知味楼中操没用的心,山上喝酒的两个人杯子都碎了,高深莫测的相对而笑。七叶问:“这酒怎么喝呀?”风君子答:“没有杯,就把瓶吹吧,你注意点,别把壶也砸了。”

七叶:“呈风节在我手中,你是不是特别后悔?看见我心里就有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晚辈在这里道歉了!”

风君子:“你那么客气干什么,我怎么能和你这种晚辈计较?没有气哪来的风?……呈风节拿在手里很得意是不是?其实那不过是我小时候玩的弹弓把。”

七叶:“前辈今天是空着手来的吗?”

风君子:“我有手,可以握固,抓一件东西不就不空了吗?……七叶,你看见了什么?”他从怀中取出了青冥镜。镜面光洁如洗正对着七叶。

七叶:“这不是石野那面破铜镜吗?”

风君子正在举壶喝酒,听见他这句话笑了,笑的双肩乱颤,还把自己给呛着了,呛的眼泪都出来了。他咳嗽几声,擦了擦眼泪,笑着对七叶说:“我照镜子的时候,看见的都是镜中的自己。要你照镜子,你居然说看见的是镜子!你说你搞不搞笑?”

七叶:“真有那么好笑吗?”

风君子的脸色突然一沉,低喝一声:“借淮河一用,七情钟!”只见青冥镜散发出一片巨大的光晕如电影屏幕一般,镜光中是流淌的一条大河,看两岸景物正是七叶挑战七心的七情合击之处。淮河在镜面中出现,紧接着一点金光从河中央飞出,飞出镜面落在了风君子手中,赫然竟是七心生前的法器七情钟。

风君子收起青冥镜,镜面光影消失,但七情钟却真真切切的拿在手里。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同样面无表情的七叶说道:“见过这种神通吗?这不是人世间的法术!”

七叶:“仙人摄物的神通,果然神奇无比,我真的怀疑你的来历了!……你的境界虽高,但我感觉你的法力却弱的不能再弱,这一手功夫虽然神奇,用来偷鸡摸狗还可以,打家劫舍就勉强了,想杀我更不可能!”

风君子:“你以为我是你?我既不偷鸡摸狗也不会打家劫舍。斗法到此,你还不回头?只要你自愿就缚,我可以封了你这一世的记忆,送你托舍重修,来世还是一代高人。不过我想这么做,恐怕需要你自愿配合才行。”

七叶笑:“我不论你是人是鬼,今日我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风君子也笑:“你这孩子,怎么话都不会说了?人挡杀人还可以,可佛挡怎么杀佛呢?请问你从何处下刀?”

七叶:“从你处下刀。”

这时知味楼中的张先生自言自语道:“这不是人间的法术!风君子是什么人?七叶为什么毫无惧色?”

而山上的风君子却神色淡然的侃侃而谈:“七叶,今日若邀你共赏七情合击,不知你能否消受?”

七叶:“我已经试过了,前辈福缘深厚,晚辈消受不起。”

风君子:“只可惜佳人已去,天音不可再闻!既然你明知不敌七情合击,见到七情钟何故不怕?”

七叶:“你错了,七情合击只是不能静坐相抗,我一样可以出手破之。就像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孩手里拿一把刀,一样可以杀了一位不还手的武林高手。你可以不还手而无恙,只能说明你皮太厚而已,未必就在我之上。”

风君子:“多谢夸奖,来来来,干了这壶酒,听我为你弹奏一曲,也算尽了今日宾主之欢。”

两人仰头举壶喝酒,酒从嘴角洒下打湿了胸前的衣襟,七叶放下酒壶问道:“公子也会七情合击吗?我差点忘了,你是世上唯一听完这一曲的人。……那就请恕晚辈无礼,不能静坐而听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