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回 天书传半卷,无梦化神游(上)

风君子点头:“那就好,那就好。阿秀与你情同手足,将来如果能回来,也不用我操心。……我知道你想炼九转紫金丹,等你集齐药材的时候可以叫石野来取仙人血。上次那枚五更留我给七心用了,还没谢谢你。不过我麻烦你再多炼一枚交给云中仙。”

紫英:“知道了,只要果果肯给我仙人不留果。”

风君子:“对她说是我的意思,果果不会拒绝。我不白拿你的丹药,其实九转紫金丹中有九味药材别处十分罕见,忘情宫中却有。你将五更留交给云中仙的时候,云中仙也会将那九味药材交给你。……你是聪明人,不用我再多说了,下去吧,叫柳依依上来。”

听着风君子交代这些话,我有一种强烈的不祥之感,难道昭亭山一战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吗?风君子提前安排了这么多事?可风君子不让我问,我只有干着急没办法。柳依依进来的时候,风君子坐直了身体,表情已经没有了醉意。他和颜悦色的对依依说:“依依你坐,我有一句话想问你。”

柳依依坐下:“什么话?”

风君子:“我在昭亭山背诵半卷天书那个晚上,除了你、韩紫英、咻咻、云中仙之外,绿雪是不是也在墙外偷听?你是昭亭山神,和绿雪关系又好,不可能不清楚。”

柳依依:“是的,绿雪姐姐就在墙外,将树枝伸过了墙头。但她不让我告诉你……”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行了,我知道了。”

柳依依:“有什么不对吗?”

风君子:“但愿没有,我不可能知道天下所有的事。将来你要好好照顾你的石野哥哥,明白吗?”

柳依依:“当然了,我当然会照顾石野哥哥。”

风君子:“那我就没什么问题了。我曾说过在决战之前要教你和石野世间三梦大法最后一层境界,说来惭愧,这最后一层无梦境界我也是最近几日才参悟透彻,今日到这最后一刻才能传授于你们。……我还从未正式受过石野和你的跪拜,今天你们两个就跪下听法。”

我和柳依依都领命走到风君子身前,搬开了桌子,并肩跪下听风君子讲法。世间三梦大法有入梦、化梦、无梦三重境界,其中第一梦“入梦”包括“入梦、辨梦、出梦、实境、明境、神境、破实、破虚、破妄”九层功法,第二梦“化梦”包括“转阴、托舍、化梦”三层功法。第三梦也就是最后一梦“无梦”却只有“无梦”一层功法境界,无梦境界也称神游。

无梦神游的境界,是人世间神仙术的极至,风君子创立世间三梦大法时所设想的最高境界。这门道法本意并不是为了得道成仙,而是为了在人世间逍遥,以凡人之身享受仙人的乐趣,一切都在梦中,运用种种奇异的梦境。那么何谓无梦呢?就是醒时梦中再无分别,阴神在人世间行走拥有梦境一样的所有神通,因此称为神游。

我的情况和柳依依不太一样,我学的是丹道,等到了阳神境界,阴神出现与阳神合一,自然而然就有了很好的铺垫根基,不必像其它人那样小心翼翼的去摸索磨练阳神,境界一到自然俱足。这就是风君子既传我世间三梦大法也传我四门十二重楼的目的。它不是我的正道,只是一种辅助,但对我来说足够神奇。

而对于柳依依来说,如果领略了无梦境界,就可以阴神之身游于世间。她已无炉鼎肉身,就像一个梦中的孤魂,但最终能够将这种梦境与人世合一,她也就做到了重回人世。死后阴神留形于世,是一种很特别的情况,就算世间高人也不能刻意做到这一点。我现在已经知道,风君子本可以送柳依依往生转世,可柳依依和我当时不明白,她自己要留下来。风君子不勉强,封神传法,留下了柳依依。

世间神通唯一不能的就是逆转生死,但这世间三梦大法简直是在和老天爷作弊!究竟是将梦境化入人世,还是将人世化入梦境?就像蝴蝶是庄周、庄周是蝴蝶?

世间三梦大法的总诀是《庄子》中的一段话:“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如果能够参悟“无梦”的境界,理论上就能掌握万物变化的玄机,所以风君子曾在昭亭山神庙背诵半卷天书化形篇。

为什么天书只有半卷?倒不是说那一本书只有一半还有另一半找不到了,而是说更高的境界无从口述,不可得自于师传只能自修而悟。所以风君子能够让柳依依阴神凝聚成形,但最终一步还需要柳依依自己去修行。如果有朝一日柳依依最终三梦大法修成,她也可以像风君子一样去背诵那半卷天书。

当然,要想达到最终的神游境界非常的困难!风君子所传的法诀只是一种描述,或者是一种门径,他自己也用了若干年的时间才参悟透,也不敢说就真正达到了极至。至于再往上更进一步,目前还是我不敢想像的境界,那已经超出三梦大法之外了。

传完法诀之后风君子让我们站了起来,对柳依依说:“把锁灵指环给我看看。”

柳依依摘下指环递给他,风君子拿到嘴边哈了一口气,又用手摸了半天,交给我道:“你给依依戴上吧。”

我又将它带回柳依依的手上,风君子微笑着说道:“好了,依依你下去吧,我有话单独交代给石野。”

柳依依走的时候关好了门,风君子指着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让你说话吗?因为你小子那张嘴太邪,我怕你在这个关口一句话说的不好连我都跟着受连累。我知道你心里有一肚子疑问,但你说话注意点,只许问,不许给我下结论。”

差点没把我给憋坏了,终于能说话了,赶紧道:“风君子,你今天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感觉……”

风君子:“打住打住,不要接着说。我告诉你,我不是在交代后事,生死之战在即,天机莫测提前做一些准备也好放心。关于昭亭山一战的结果,我也看不透,但是你放心,我会回来的。……还有什么要问的?”

“水无波是谁?是绯焱吗?”

风君子:“我要你只问别下结论,你怎么还是说出来了?既然你说了,那就是她了!我问你,夺绯焱炉鼎救阿秀之事天下有几人知?”

“你、我、守正真人。就我们三个。”

风君子:“现在是四个人,还有孤云掌门绯寒。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此事的前因后果,如果真有这一天,她会出面插手的。至于绯寒会怎么做,我也不知道。”

“你这是要给孤云门一个交代吗?”

风君子:“不仅仅是给孤云门,不要忘了绯寒是绯焱的亲姐妹。因为阿秀之事,你找绯焱报仇本来无可厚非,彼此有损伤别人不能说什么。但如果你收神夺炉鼎,却是修行界的大忌,已经超出了解决私仇的限度。所以你真要这么做,一定要进行的十分隐秘,只能一人出手,千万不能将其它任何人牵涉进去。而我,已经给绯焱安排好了去处,剩下的只能你一人承担了。”

“我知道,可你为什么要提前告诉绯寒?”

风君子:“假如阿秀以绯焱的身体重回人世,瞒得了别人,瞒得了绯寒吗?我告诉她,她怎么处置是她的事,你怎么办是你的事。这种事情,绝不轻松,你最终要学会自己解决这样的麻烦。……提到阿秀,我倒想起青冥镜还没还你。”

“你打算用他来对付七叶吗?那黑如意呢?”

风君子:“拿了你的青冥镜,自然得有点东西押着你才会放心。这样吧,黑如意放在你手里,阿秀的元神可也在这里面,我相信你会小心保管的。昭亭山一战之后,你用黑如意来换青冥镜吧。”风君子从怀中取出黑如意,交给了我。

“不用吧,你同时拿着黑如意和青冥镜对付七叶不是更方便一点?”

风君子摇头:“要你拿着就拿着。如今依靠大老黑和小二黑的千年龙魂法力已经斗不过七叶,我还不如不再凭借龙魂之力。……给我去拿两壶酒两个杯子,今天晚上我要在昭亭山过夜。”

“明天就要决斗,你今天晚上还要上山喝酒?喝多了怎么办?还是找个地方好好静坐调息吧。”

风君子:“调息?调什么息?高考都结束了,我爸妈都放了羊不管我,天月仙子也不管我,难道你想管我吗?……算了,我自己去厨房拿,你就在这里歇着吧。”

风君子起身推门扬长而去,将我一人留在了君子居。我拿着黑如意追下楼去时,他已经走了,张先生却出现在知味楼中。他是发现张枝留下来没走,担心女儿有什么事也回来看一眼,结果风君子已经收走了张枝的一身仙霞刺。听说风君子要到昭亭山继续喝酒,张先生眉头一皱也想追去劝一劝,走到门口却发现知味楼的大门关上了。

知味楼的大门玻璃一直擦得很亮,可以看见滨江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可不知什么时候情况却变了,透过玻璃门与橱窗,只能看见蒙蒙一片白云环绕。大家此时都突然发现了这奇异的变化,张枝伸手就要推门,被张先生拦住了:“这是忘情宫的云门护阵,从外面看不见,却能保护知味楼。……韩紫英,知味楼法阵的主阵符呢?”

紫英:“守正真人今天来过,将那枚主阵符拿走了。”

张先生:“看来我们被困住了,风君子和守正真人一起做了手脚,不让知味楼中的人出去。困住知味楼的不仅有正一门的法阵,还有忘情宫的护阵。”

紫英:“忘情宫弟子云中仙今天来过,风君子也是刚刚离开。这阵法恐怕不是一个人布的。”

张先生:“这是不想让你们靠近昭亭山啊!把我也困在其中是个意外。”

张枝有些着急的问:“爸爸,你不是最擅长阵法吗?能不能破这个阵?”

张先生苦笑道:“当然可以,合我们众人之力,拆了这座知味楼破阵而出,不过时间至少需要两天一夜。等到那时候,昭亭山上的斗法早该结束了。”

柳依依道:“阵法困不住我,我想回昭亭山就能回去。”

我对依依说:“你回去看看情况,有什么事情赶紧通知我们,千万不要接近斗法的场所。”

柳依依答应一声伸手去摘锁灵指环,脸色却变了:“咦?这指环怎么摘不下来啊?好像长在手指上一样。”

紫英叹气道:“既然把你也留在这里,风君子肯定做了手脚。”

我些着急的说:“我答应过守正真人不去昭亭山,可是山上的情况总该知道吧?”

柳依依:“哥哥不要着急,我虽然回不了昭亭山,可山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能知道。”

张先生:“那也行了,我们就老老实实的留在知味楼吧。”

我、紫英、柳依依、张枝、张先生五个人被双重法阵困在了知味楼中。这一夜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风君子与七叶的决斗约在第二天日出之时。从知味楼中向外看去只有白云环绕不见芜城街市,奇怪的是电话还能打通。我只得打了个电话给柳菲儿,说知味楼停业两天我有事出去办,这两天她不要来知味楼也别去找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