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回 洞房还情尽,金榜冷翠屏(上)

听见紫英说七心一世性命将尽,我小心翼翼的颤声问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救她吗?”

风君子似乎清醒了一点,自言自语的答道:“世间神通,唯一不能逆转的就是生死。就算我能让她起死回生,也挽救不了那死去的十余万生灵,此业力不可消!”

紫英也颤声问道:“凝聚元神还来得及,要想知道她的去处,就要赶紧送她去了。”

风君子突然抬头,看着紫英道:“我还想见她一面,把‘五更留’给我。等她醒来后,你们不可露出悲痛之色,我要陪她这一世最后一天一夜。”

五更留,是一种丹药,是用九串仙人不留果炼制的独味丹药,也是炼制九转紫金丹所用。韩紫英怕药材年久失效,将收集到的灵药都提前经过了一番炼化,比如朱果可以炼成龙首丹。五更留本身也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神药,据说可以留人一命。

俗话说“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而这种丹药名子就叫五更留,只要有一口气在,可以暂时留人一命以争取医治的时间。很多伤病不是不可治,而是发作的太快来不及治,所以五更留这种丹药也是天下至宝。韩紫英求来九串仙人不留果也只炼成一枚,而风君子知道她有。

韩紫英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粉色的药丸,口中小声道:“七心的伤不可治,仙人血加五更留可以留她一天一夜,但这一日之中她如普通人一般再无任何法力,伤势也不会发作。时辰一到,性命立衰,你要注意不要错过送她往生时机。”

风君子毫无表情的道:“送药!”

七心现在牙关紧闭人事不知,自然也无法开口服药。紫英用手指一捻丹药,丹药碎成了粉末,她又吹了一口气,粉末化成了烟雾。这烟雾向着七心的面门而去,分成几股钻入七窍之中,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看着七心。只听七心轻轻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君子,你怎么在这儿?”

风君子:“我是闻讯赶来的,七叶破不了七情合击已经走了,而你受了伤。”他说话时面带微笑。

“我怎么觉的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的七情钟呢?”

风君子:“我知道你祭起七情合击不尽不休,可我自有办法打断它。七情钟已经落入淮河了,石野等会帮你去打捞,你不要乱动,现在也不能使用法力。……我要带你去个地方,你现在跟我走。”

七心:“我奉掌门之命要回终南派的。”

风君子:“不妨事,就一天,一天之后我会亲自送你到要去的地方。”说着话横抱着七心站起身来,又转身对我道:“石野,青冥镜给我,我要借用菁芜洞天。”

我把青冥镜递给了他,他又转身对小辣椒道:“小辣椒,你回凝翠崖,我不去找你,你不许到芜城来。”说完脚下升起一团黑云,飘飘然飞向半空,去势很是缓慢,生怕惊动了七心。

七心在他怀中道:“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站住。”

风君子柔声道:“我还是想抱着你,你不要乱动。”

风君子抱着七心走了,我与紫英呆立当场,没想到一不留神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小辣椒不知前因后果,好奇的问:“那个女人是谁?死之前公子还要留她一天?她长的好漂亮啊!”

没有心情说太多的话,简单的和小辣椒解释了一下七心与风君子的关系,以及他们之间与七叶复杂的纠缠。小辣椒听完之后立刻就要去找七叶,又被紫英拉住了:“公子刚才已经悲愤至极,你没看出来吗?他要你回凝翠崖也是在生你的气,只是当着七心不发作而已,你现在去找七叶那就是根本不懂他的心思。公子一定是要亲手杀七叶的,今日七叶没有破七情合击,在昭亭山上也不会有取胜的机会,你千万不可再生事端!”

七心之事,风君子有必杀七叶之心,同时也会迁怒于张枝。以他的脾气,悲愤之下多多少少也生小辣椒的气——如果不是和小辣椒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也不会来迟一步。小辣椒无辜也不懂风君子的脾气,经紫英这么一解释,也老老实实的回凝翠崖去了。这一天一夜不知风君子带着七心去了何处,但我想肯定会去菁芜洞天,那是一个安安静静没有人打扰的地方。

紫英精通天下药性,也是最好的疗伤高手之一,她很清楚七心的伤势。七心之伤已不可治,炉鼎已毁也不可留,风君子要在这一天一夜之间送她转世重生,这样来生才有再相见的机会。否则元神遁去落入轮回,就不知要上何处去寻找了。我要下水去捞七情钟,却被紫英阻止了:“这样的法器,就让它留在淮河水底吧。”

我们回到芜城时,张枝和柳依依还在绿雪茗间。风君子和七心刚才来过了,七心还喝了一杯茶,两人有说有笑,临走时风君子拿走了柳依依的瑞兽舍利。张枝到现在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七心红着脸和她打招呼,风君子虽然春风满面却一直没有看她一眼。听我和紫英解释了所发生的事情,张枝也被惊呆了,看表情是被吓傻了,坐在那里就跟个木头人一样半天不动也不说话。

风君子同时拿走了青冥镜和瑞兽舍利,天下再没有他人能进得了菁芜洞天,他是决心不让外人打扰他和七心最后相处的时光。七心对风君子一直痴心一片,风君子对七心也很好,但明显不是七心那种痴情。也许在最后的时刻光,他觉得这一世亏欠她太多。

从此之后,世人再也没有见过七心和她那天人般的容颜。我后来曾几次开口想问风君子关于七心的事,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又何必再问呢?

那天夜里,紫英在我怀中哭泣了一夜,直到天明才沉沉睡去。

再见风君子,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半,那是七月七日早晨,他像中国所有的高三学生一样带着文具盒和准考证来参加高考。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其它考生的紧张或兴奋,表情空洞洞的如梦游一般。他和我不是一个考场,虽然我们都在芜城第四小学考试,但却隔了一栋楼。在考场外我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就像没听见一样走了过去,不理任何人。

在高考时,考生们各种情绪都有,所以风君子虽然反常也没有引起别人太大的注意,甚至他的父母都以为是因为高考的影响。一考就是三天,接下来就是估算分数填报志愿。说实话,三天高考我一直心神不宁,考的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太差。估分的时候估了六百分,在一九九二年本省这个成绩可以报全国任何一所重点大学。

我没有心情理会这件事,一切都是柳菲儿替我操心。她精挑细选之后,给我报了华夏科技大学,赫赫有名的全国重点,而且离芜城是最近的,就在本省省会淝水市,从芜城坐车当天可到。而风君子的志愿报的很远,远在几千里外的东北,滨海理工大学。没过多久,成绩出来了,我考了596分,这个成绩足以让我第一志愿录取,也是全班第一。风君子仍然考了全班第二,很快接到了录取通知书。

纯粹从世俗的眼光看,其乐融融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风市长的公子高考顺利,不需动用老子的关系就成功进入了全国重点,按照当地的风俗是要摆酒席请客的。就算风家不愿意摆,也会有好事者去煽动,更何况他父母本来就很高兴。风君子接到滨海理工的录取通知书以后,风家订了十桌酒席,地点选在了知味楼。

那天是高考后我第一次见到了风君子。本来知味楼是不对外包出大堂的,但听说是风家的酒席紫英答应了,来联系的人还以为知味楼是给风市长的面子,却不知是风君子的面子。那一天一楼不对外营业,来的全是风君子家的亲朋好友,甚至没有接到请贴的也来了。十桌根本不够,临时又加了七、八桌。不用客人吩咐,知味楼早就准备好了。

一群人都说着恭喜或恭维的话,风君子的母亲满面红光,风市长也像年轻了好几岁不住的劝酒。然而风君子直到酒席中途才出现,对叔伯长辈的恭喜也很有礼貌的笑着回应,话却说的不多。他的笑容淡淡的,看上去很腼腆,有隐藏不住的忧郁,好像一直有些走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和紫英在二楼君子居中坐着,身边还有一个愁眉苦脸的客人,就是荣道集团的董事长张先生。张枝无心的一句话,闯了大祸。事后风君子什么都没说,但却不再见张枝,就算碰见了也就像不认识这个人一样。张先生来找我和紫英,重新问了一遍前因后果,也是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处置。

七心之死,当然仇在七叶,可如果没有张枝说的那句话结果又会如何呢?没有办法去假设,风君子最近连小辣椒都不理了,何况张枝?风君子若想报仇,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昭亭山斗法时杀了他。此事就算传到修行界中,人们就算不耻七叶所为,但七叶犯的也不是死罪。表面上看上去是七心斗法不敌,却要以死相拼,七叶没有还手也没有逼她。其实到现在,我也不能完全明白七心当时是怎么想的,只能隐约去猜测。

风家的酒席将散之时,风君子却没走。他嘴里叼着一根烟走进了君子居,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抽烟,一根接一根烟瘾还挺重。张先生见风君子进来,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一脸歉意的想张嘴打招呼,却没说出话。

风君子吐了一口烟说道:“张先生你来了,坐。”

紫英给风君子倒了一杯茶问道:“下面热闹,你怎么上来了?”

风君子:“你们好像忘了一件事,根据芜城的风俗石野家也应该摆酒席请客,为什么不摆,是请不起吗?”

我答道:“最近心情不是太好,还是算了吧。”我们都小心翼翼的没有提七心。

风君子摇摇头:“这种酒席不是为你摆的,也不是为你的心情摆的,是给父母亲戚师长摆的。过几天你也摆几桌酒席吧,把能请的人都请来。”

紫英:“知道了,我明天就去准备请贴。……还有什么事吗?”紫英已经知道风君子是我的师父,自然也成了她的长辈,他说出来的话轻易不敢违背。

风君子:“有一件事要请你们办,石野,我这里有三封信,你分别替我送给守正真人、广教寺活佛还有九林禅院的神僧法海,明天就去送。……张先生,另有一件事情想求你帮忙。”

张先生见风君子有事求他,赶紧答道:“尽管说,我一定办。”

风君子:“听说你和终南派掌门登峰的关系很好,我有一封信麻烦你跑一趟交给终南派。”

张先生:“我明日就动身去终南,一定亲手交给登峰掌门。……其他的事,唉!昭亭山一战之后再说罢。”

风君子:“韩紫英,也托你一件事。还有一封信,你去送给孤云门掌门绯寒。”

紫英:“我一定送到。”

说完从怀中取出了五封信,都装在牛皮纸信封里,三封递给了我,两封分别给了张先生与紫英。最后说道:“石野,什么时候酒席准备好了,别忘了请我。一定要在下个月十三号之前!”今年8月13日,是农历七月十五,也就是风君子与七叶决战的日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