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回 勿叹生如梦,适志乐追随(下)

绯焱立于水面正中,五丈长的绸带如一条凶狠的游龙飞舞不仅将自身护的严严实实,还不断击起一串串如飞箭似的水珠射向昆山子,水珠中带着金属的锋利光泽。昆山子也不躲避,水箭射来一挥红斗篷挡住,爆起一团团如血雾一样的水花。十根长指甲就像十根利刃,只要长绸的来势稍一停滞,上去就撕。

时间不大,绯焱见自己显然占不到上风,而对方还有三个厉害的帮手。她发出一声如凤啼般的清吟,脚下的水潭就像被一枚深水炸弹所击起,涌起一道水墙带着无数如碎玻璃一般的刃口向昆山子盖了过去。昆山子见绯焱发狠,向后飞退数丈,手中飞出一片黄色的光幕迎在水墙上,将水墙炸的粉碎。浪花散去,绯焱已经不见了,天边有一条五色光带向远方急遁。

再看刚才那一片温泉水潭,四尺多深的潭水居然已经见底,一潭温泉洒落这片山谷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四处升腾起白色的热气。昆山子还站在水潭边,此时泽仁上前一步抱拳道:“请问是何方道友出手相助,在下正一门泽仁感激不尽。”

昆山子转身答道:“我是小辣椒!”接着不再理会泽仁,而是直接冲我走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递给我:“师兄,你把这个收好了,给公子的。”

我接到手里愣住了,居然是个圆圆的如李子一样的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朱果!从来只有我送朱果给别人,现在有人将一枚朱果放到了我手里,而且是昆山子要送给风君子的。我正打算说几句,昆山子已经驾起一团红雾飞上了天,声音远远传来:“我去把那个女人赶远点——”

紫英知道此人就是小辣椒没有多问什么,可泽仁与百合摸不着头脑,向我道:“请问小师叔,你怎么会恰巧赶来此地?刚才那位出手的高人又是谁?我没有听说过修行界有小辣椒这一号人物?”

我答道:“那位小辣椒,你确实没有听说过,她的来历很特别,与忘情宫有些渊源,公子前辈正想收她为徒。至于细节,你最好还是去问守正真人,我也不便多说。……我与紫英在山中游玩恰好路过此处遇到了这件事,你们二位又是……?”

泽仁面色有些尴尬,还是讲了今日事情的始末——

付接的事情早已传遍天下,关于百合修行人知道的不多但隐约还是了解一些的。正一三山会上绯焱就见过百合一次,就是在那一次百合非得拉着泽仁去机缘大会拣东西。当时绯焱就找到百合说要收她为徒,可百合没有答应。

正一三山会后,百合一直待在正一门觉的无聊,坚持要出来走走。泽仁也不敢让她去太远的地方,她是个通缉犯,去人多的地方也不合适,就陪她离齐云山不远的妙门山中来散散心。百合一见妙门山中的温泉,坚持要洗浴一番,泽仁劝阻不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背着身子站在树后替她守场子。然后就发生了绯焱来夺人之事。

听完之后我看了百合一眼,心想这个丫头真是个大麻烦,就是出来洗个澡却差点将整个山谷都给掀翻了,也就是泽仁能受得了吧!我本想送他们回齐云观,可泽仁说此处离齐云山不远尽快赶回没什么危险,道谢一番带着百合走了。

他们走后紫英道:“这个百合姑娘,分明是看上泽仁了!”

“是呀,否则谁会带一个大男人到深山中,突然又要洗澡?这就是勾引的意思,想那泽仁心里也是明白的,只是无可奈何而已,谁要守正真人把百合交给他呢?”

紫英:“我看泽仁也不是无可奈何,他心里分明也是喜欢的,唉,这种事情我们这些外人说不清楚。……那个小辣椒有意思,叫你师兄,还托你送风君子一枚朱果。”

“我也觉的奇怪,她肯叫我师兄,看这架势对风君子收徒之事并不是反对,那怎么还老躲着他呢?”

紫英:“你不是女人你当然不清楚了!她觉的这样很有意思,她躲来躲去,就是想让风君子去抓她吧。”

“想想也是,小辣椒从小到大不是修行就是想着报仇或者与人争斗,还从未有过什么真正的开心的事情。现在她与风君子这一追一逃,也许是她有生以来最高兴好玩的一件事。”

紫英:“你把这枚朱果交给风君子,他那么聪明的人恐怕一下子也能猜到了。”

“猜到就猜到,风君子的脾气我了解。如果他知道了小辣椒的心思,恐怕会抓的更起劲。……这一身泥水,我也想洗个温泉了,这妙门山中应该还有别的温泉。”

紫英的脸又红了,软软的道:“当然还有,我们去找找。”

……

从此以后,每当我听见有人发出“人生如梦”的感概时,我都会反诘一句:“有梦之人还要感概?那天下无梦之人呢?身在梦中应知梦之妙,生而为人应知人之福。”这句话后来成了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提到的人无不是一脸敬佩的神色。当然,那是在我集金陵梅花山、芜城梅氏、风君子三家传承为一身,号称一代宗师之后,那时天下修行界尊称我为三梦宗师或三梦神君。

那些都是多年以后的事情,而现在的我,只是偶尔见人发牢骚时忍不住说上两句而已,大多是在绿雪茗间喝茶的时候。

从九连山回来,渡过了近几年难得的一段安静时光。两年多来修行界的是是非非似乎一下子变的平静了,而我平静就像一个人世间再普通不过的高中学生,周围并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一九九二年的春天,是一个安静祥和的春天,平静中总觉得有一场大的危机正在接近,旋涡的中心是风君子。我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却不能真切的猜到将会发生什么。

而风君子,这个春天也老实了很多。毕竟没多长时间就要高考了,他父母对他的管束也陡然变的严格,连溜出来乱跑的机会都不多。而我们学校就更不用多说了,高中三年的课程早就上完了,最后一个学期全部时间都在复习,不断经历着各种模拟考试,连晚自习的时候全部都占用了。

另一方面,风君子与七叶的决战日期越来越临近,天下修行界的高人都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气氛,纷纷约束门人潜心修行避免外出生事。正一门的江湖令已经发出,劝说各大门派届时不要率弟子到昭亭山观战,避免无辜遭受波及。这话是说了,有没有人听又是另外一回事,守正真人也只是听天命尽人事而已。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之后,有一个人却不太愿意了,那就是受罚在凝翠崖上凿壁植丝的小辣椒。上次在九连山脉碰到小辣椒并不是偶然,我后来才知道她经常悄悄溜到芜城,很好奇的在暗中观察我们究竟在干什么?特别是观察风君子。每当风君子发现了她,她望风就逃,但过了段时间又会跑到芜城来看,似乎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

那是一个周日,高三毕业班难得放了半天假,我正在知味楼的办公室里与紫英聊天,突然有人在敲窗户。我吓了一跳,这里可是二楼,外面就是句水河的河滩!而且以我的感觉这么敏锐,这个人居然到了窗外我才发现。紫英打开了窗户,小辣椒一挥红斗篷跳了进来。

我们还没来得及问话,她倒先问了一句:“师兄,朱果有没有给公子?”

“给了给了,他说谢谢你,又把那枚朱果交给我炼药了。”紫英赶紧答道。

我此时才问:“昆山子道友,你就是为此事而来吗?”

昆山子:“不要叫我昆山子道友,叫我小辣椒。……你知不知道,公子已经一个多月没来抓我了,为什么?”

“他最近非常忙,在忙一件俗世间的大事,这件事情过去之后,还有一件修行界的大事。等事情都了结,他可能才有时间去找你。”

“都是什么大事?”小辣椒好奇的问。

高考的事情我估计说了她也不明白,拣她能听懂的说道:“今年七月十五中元节,公子要与修行界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斗法,一战分出胜负,这是东昆仑今年的头等大事!”

小辣椒嘴张的老大:“他那么厉害,谁还会找他决斗?”

“此人修为在东昆仑年轻一辈中勘称第一,如今已是深不可测,公子也要小心应付。”

小辣椒:“是谁是谁?你说给我听听,我悄悄去先把他打败了!就不用公子出手了。”

我好不容易才对她解释清楚了风君子与七叶斗法之事,紫英也在一旁劝她不要去找七叶。小辣椒修为虽高,真要斗起来恐怕还不是七叶的对手。想当日风君子和守正真人出手时,都留了余地没有丝毫伤人之心,七叶真要动手绝对不会那样。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只能劝她风君子与七叶一战天下皆知,如果别人知道了小辣椒上门先打伤了七叶,那么风君子在修行界也会信誉扫地。劝了半天她总算打消了上海南派捣乱的念头,虽然我心里觉得这个主意也许还不错。

问明情况后小辣椒就要走,紫英趁机留住了她,说要请她喝酒吃饭。小辣椒眨着眼睛道:“经常看见公子跑到这里喝酒,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我笑道:“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不敢领她到别处,小辣椒的样子在大街上都能把小孩吓哭了,而且她的打扮就像从马戏团里出来的。只有悄悄把她带到君子居,关上门上酒上菜。小辣椒大概是第一次尝到这种美味,筷子舞的就像一阵风一样,好长时间都没停下来,到最后直打饱嗝实在吃不动了,才坐在椅子上叹气:“原来东西也能这么好吃!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我趁热打铁开玩笑:“以前公子没有要收你做徒弟呀!”

紫英在一旁问:“小,小辣椒妹妹,拜在忘情宫门下是好事才对,你为什么总躲着公子?”

小辣椒神色一暗:“我什么都不会,除了一身修行也什么都没有。上次那个老道士要将我的修为散去,那我还剩下什么?公子恐怕也不会来找我了。”

紫英:“老道士是老道士,忘情公子是忘情公子,据我所知忘情宫的道法十分神奇,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法门教给你。……你明明不反对公子找你,为什么总要跑?”

小辣椒:“我喜欢他来抓我。他要当我师父总得拿出真本事才行,抓住我就拜他为师。”

我道:“他也不是抓不住你,是因为你的法力太强,他怕出手伤了你。”

小辣椒:“伤了我也心甘情愿。”

紫英:“你好像对他很有好感,据我所知想当年他在忘情宫外把你的鼻子打破了,后来在凝翠崖上又与人合伙把你给制服了。你为什么不讨厌他?”

小辣椒掏出一块黄绸手绢:“这大夏龙绦,是我见过最好的护身法器,我从忘情宫离开之后才发现的,他当初就这么随手送给了我。……我从小到大与人斗法,还没有人出手留过情。我受过很多次伤,还没有人给我擦过血——在我父母死后,他是第一个。……我本来也想再去找他,但忘情宫我是不敢再去了。”

紫英:“那再见面呢?”

小辣椒:“在凝翠崖又见到他,他居然还能记得我,我当然高兴。本以为经过这些年的修行,我已经比他更强,没想到他仍在我之上,确实有本事做我师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