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回 勿叹生如梦,适志乐追随(上)

我身为人,惘然不知为人之福,而世人常见为人之苦。真没想到“做梦”这样一个简单平常的经历,对于紫英来说曾如一个真正的梦想那般不可企及,而这她以前从未对我说过。我心里一酸,尽量温柔的劝道:“放心,你会炼成九转紫金丹的。哪怕我们用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的时间,也会收齐药材的,上次从凝翠崖带回的邪樱蕊够不够?”

紫英:“够了,满满一葫芦,哪用得了那么多?……小野,你累不累?”

“累?一点也不累!天月大师传授的心法真是神奇,飞天之时气息流转没有半点凝滞,似乎可以无穷无尽飞到天边。真不愧是忘情宫的法术!”

紫英:“错了,这不是忘情宫的法术。是天月大师亲自研究了紫英衣之后,想了半天特意另创的。真没想到,天月大师从不理会外人,怎会对你和我如此照顾?”

“她不是照顾你我,是照顾风君子,我毕竟是她传人的传人。”

紫英:“你终于亲口说出来了,否则我真不太敢相信。我一直怀疑你的道法是风君子教的,但又几度推翻了这个怀疑,因为你和他的根基太不一样了。直到上次演法大会上风君子用毫光羽变成化身五五,我才明白他也是精通丹道的高手,那么也是可以教你的。……小野,你说漏嘴了。”

“是啊,一不小心终于说漏嘴了,我在你面前没法有秘密。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告诉别人,风君子似乎不愿意让其它人知道。”

紫英:“那我就装作不知道好了。……这天上飞的感觉真好,小野,你喜欢吗?”

“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

紫英脸色微红:“我问的不是你喜不喜欢飞天,是问你喜不喜欢抱着我飞天。……我刚才在想,如果飞在天上欢爱,会是怎样一种感觉?”

靠!紫英的话把我吓了一跳,一向温柔顺从的她怎么会冒出如此大胆放肆的想法,分明是飞在天上做爱的意思!这句话听的我的身中也是一热。这驾御紫英衣的心法再神奇,恐怕也不能容飞天之时如此分心,我只觉的周身气息一窒,带着她的身形就向下落去。赶紧收摄心神不再胡思乱想,又重新冉冉飞上了天空。我红着脸笑道:“对不起,在下法力低微,现在恐怕还满足不了你这个要求。”

紫英掩口哧哧笑:“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当真了,小心摔下去砸到野兔子。”

说笑声中我们已经飞离了飞尽峰,在白莽山潜龙渊上空盘旋了良久,又飞过留陵山,飞向妙门山上空,再飞过妙门山就是齐云观所在的齐云山了。妙门山是九连山脉一处很奇妙的所在,主峰并不是很高,范围却很大,有错落的群峰环绕,飞禽走兽奇花异草也是极多。由于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山势也极是险阻,所以很少有人进到深处。然而在妙门山的深谷中,却点缀着大大小小的温泉,冬日里冒出蒸蒸白气远远就能看见。

“小野,别往那边飞,绕一边走吧,那边有一个女子在洗澡,你不许偷看!”

其实我的眼力与耳力非常好,在天上远远就已经看见了。群山环抱的一处温泉水潭中,有一女子正在嬉水,还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白嫩的身子一丝不挂,就算离的远也知道身材是极好的。我本就不想偷窥,在空中折了一个弯向另一侧飞去,心里只是奇怪能跑到这里洗温泉的一定不是一般人。然而转过一个角度后我却很意外的发现了在温泉旁一棵大树后站着另一个人,他站在树后老老实实的背朝温泉而立,一堆女子的衣物就散落在树根下。

那人居然是一个高簪道士!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就是齐云观的现任观主泽仁。那不用问温泉中的女子就是百合了,这一男一女可是够古怪滑稽的。这种尴尬场面撞着当然不好,我也不想继续飞到齐云山上,带着紫英转身向回飞行。紫英还说了一句:“哪天我们也来洗温泉好吗?”

一路向回飞到留陵山上空的时候,紫英突然一指东侧的天空:“小野,你看那是谁?似乎是冲妙门山去的。”

我们在天上能看的极远,东边的天际有一线飘动的五色光带直向妙门山的方向飞射而去,似乎是修行高人御器飞天。那去势要比我的速度快多了!离的太远看不清是谁,然而紫英却反应很快:“是绯焱!她的法器是一条长绸带,发五色金属光,我们见过的!……赶紧回去,向泽仁和百合示警,绯焱好像是冲他们去的。”

同时赶到是来不及的,我向妙门山发出一声长啸,泽仁应该能听见及时有所警惕。接着带着紫英又向妙门山温泉的方向飞去,我不知道绯焱为什么会出现,总之如果是她恐怕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的长啸示警泽仁应该听见了,所起到的唯一作用是百合来的及穿好衣服。等我带着紫英落到温泉边的空地上时,正看见了绯焱。绯焱还是一脸娇滴滴笑容,看着眼前面色沉重手持玄木剑的泽仁。而百合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还湿湿的贴在肌肤上,被泽仁护在了身后。

只听绯焱笑道:“正一门的道士也学会偷腥了吗?在这荒山野岭与这狐媚一样的女子厮混?”

泽仁正色答道:“绯焱师叔休要出语伤人,这位百合姑娘不过是路过此处梳洗一番,泽仁只是在一旁守护清静而已。我一直守礼,何来偷腥厮混之说?”

绯焱:“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才懒的过问呢!……你让开,我要带这位百合姑娘走,与你无关。”

泽仁没有让开:“我受人之托守护这位姑娘,师叔请不要为难我,也不要为难正一门。”

绯焱发出一串笑声:“不要拿正一门的帽子压我。据我所知这位百合姑娘是付接一党的余孽,在俗世中还受人通缉。你们正一门藏着这样一个女子传出去恐怕也不好听吧?”

泽仁:“好听不好听,与绯焱师叔无关。请问你来此究竟有何目的?”

绯焱:“泽仁师侄,你误会我了,我可是一番好意,既帮你也帮她又帮正一门。我看中了这位百合姑娘,想收在门下为弟子,今天就来带她走!”

“绯焱,你看中的恐怕不是弟子,而是百合的媚惑之术吧?明明想学人家的法术,却厚着脸皮要收人家做徒弟!”这是紫英说的话,此时我已经带着她从天上飞落下来。

最近修行界怎么了?流行到处抓徒弟吗?风君子抓小辣椒抓了快一个月了还没有抓回来,今天绯焱又要带百合走。绯焱看着我和紫英,面色一寒,沉声道:“今天我就是要带百合走呢?”

泽仁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句:“泽仁自当全力阻止!”

而我不理会绯焱说什么,上前站在泽仁身侧道:“泽仁,三人合力,未必不能一战!”说话间紫英也站到了另一侧,我们三人成品字形将百合护在了中间,纷纷亮出了法器。那百合不高兴的说了一句:“还有我呢,我们是四个对一个。”

绯焱的修为不在正一门的和锋、和曦之下,我们一对一都不是对手,三人合力尚可一战。三人中以我的修为最高,但泽仁根基扎实功力深厚又兼武道双修,若论战力当属第一。而紫英的切玉刀神出鬼没,连七叶一不小心都曾被她所伤,绯焱要强行带走百合恐怕也不是很简单。再说了,就算她能打得过,在场这些人是随便打的吗?

绯焱也看清楚了情况,又笑了:“石小真人和韩妖女也来凑这个热闹?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一番好意,百合拜在我门下有什么不好,既能学到一身法术,又免了正一门的闲话。”

紫英道:“百合已庇护于正一门,那是她自己愿意的。就算她拜谁为师也不能拜你为师,天下如果再出一个绯焱,可不是修行界的好事!”

绯焱:“不论怎么说我孤云门还是名门大派,难道人间处处都是妖女惑人反倒更好吗?”

紫英:“对,我是妖女,我会惑人。我天生就会媚惑之术,可是我用不着施展,石野就在我的身边。你呢?你想学百合的媚惑之术又有什么用呢?你想去勾引谁,你又看上了谁?”

百合插话道:“我知道!我知道!她想勾引忘情宫的风君!……忘情宫大会的事情我听泽仁说过,当时风君故意没把碧水烟披给她。想学我的惑人之术,去骗忘情宫的东西对不对?”

绯焱脸色陡变:“不知好歹的小丫头!你知道什么就乱嚼舌头?以后在我门下不许如此!”

百合:“让我说中了吧?我才不愿意跟你走呢,和泽仁大哥在一起我哪都不想去。”

绯焱:“你真以为我是要学你那媚惑之术吗?我只是看你资质不错身世可怜,动了恻隐之心而已,你以为正一门那帮臭道士对你有什么好心眼吗?你自己心里清楚!……泽仁,你不说你和她没什么关系吗?怎么又成了在一起哪都不想去的大哥了?……百合,你放心,只要你拜在我门下等将来学法有成,为师会亲自替你到正一门来提亲。”

紫英:“替别人提亲?你先把自己的事情搞明白再说!一天到晚想勾引男人的样子,到现在也不知勾上了谁!”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女人个个伶牙利齿,我和泽仁相视苦笑,一句话也插不上。叽叽喳喳吵了半天,绯焱见斗嘴占不到上风,一挥手中五丈长的绸带,一片锋利的金属光芒向我们所站的位置笼罩过来,她口中冷冷道:“如果我今天以收徒为名带走了百合,天下人知道了也不好说我什么!”

泽仁的玄木剑悬在身前,我的毫光羽发出七彩光刃,紫英的切玉刀飞上天空不住盘旋穿梭,眼看一场斗法就要展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天空传来几声刺耳的怪笑,紧接着一团血色红云直扑了下来,是一个红色斗篷中包裹的怪人身形。百合看清之后吓的大叫一声:“妈呀,妖怪!”

来人居然是风君子好久没有抓到的昆山子。她视绯焱的五彩锋利光芒为无物,也没亮法器,直接就去抓空中那条绸带。绯焱被突然出现的昆山子吓了一跳,本能的一挥手,绸带向天空卷去缠向她的身形,表情不可置信——这世上还有人空着手去斗高人的法器。绸带眼看扫向昆山子的面前,昆山子那如九阴白骨爪一般的手指一张,一尺余长的指甲从卷曲中展开,就像五根利刃划在绯焱的绸带上。

昆山子的指甲与绯焱的法器“柔锋绫”相击,发出尖锐的吱吱之声,居然将这件柔软的长绸击出一丈多远,她的身形也翻了个跟头被反弹而回落在了地上。绯焱喝了一声:“来者何人!”昆山子也不答话纵身向前伸手凌空就去抓绯焱,绯焱祭出柔锋绫与她相斗,一面飞快的后退,脚踏水面已经退到了温泉的中央。

只见热气蒸腾之处,无数的水箭向外四射,我们三人护着百合赶紧后退。他们没有见过昆山子,一时之间被这意外来人都给惊呆了。等看清昆山子是来找绯焱麻烦的,想帮忙已经插不上手了。此处温泉水潭不算小,约有二十丈方圆,两人在水潭中心纠缠相斗,四面山谷竟传来惊涛骇浪之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