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回 忘情含味绿,漫落花是雪(下)

通过邢老大几个手下对我们三人五官特征的描述,邢掌门可以确定三人之一竟然就是守正真人,也能猜到有一个是我石野。虽然他还不知道另一个人是忘情公子,但这种事已经不敢插手,把邢老大等人都哄了出去。在道上仗势欺人就已经不对,居然欺负到守正真人和石野头上,那简直和找死差不多。高人出手惩戒自然有用意,做为青城剑派的掌门邢度则也不好多说什么。

邢老大一见自己这位堂叔似乎知道什么内情,不惜代价也要厚着脸皮求他救命。本来不食酒肉也可以忍,可天天做那种怪梦谁受得了?邢老大有钱,就拿钱买路,一开始邢掌门不理,后来邢老大咬牙拍出了一百万巨额酬金。

世间修行讲究法、师、地、侣、财。法当然指的是所修之道法,师指的是指点修行的上师,地指的是洞府道场,侣指的是互相交流切磋印证的同门或同伴,至于最后一个财指的就是钱。修行人不重名利,但没有钱在世间修行也是很难办的,门派往往都有自己的产业以维持开支。邢老大出这么多钱,就算邢掌门不动心,他门下的弟子也会动心的,帮着天天劝求。实在没办法,邢掌门还是决定到芜城一趟。

邢老大是他的远房亲戚,做的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邢掌门不好意思上正一门求见守正真人,却想到绿雪茗间的我。也难为堂堂一派掌门人,说完这件事闹了个满脸通红。我听着心里暗笑,那不食酒肉的惩戒不知是不是守正真人的手笔,但天天睡觉梦见葫芦的怪事绝对是风君子在搞鬼!这小子别的修行一直神秘莫测,但梦中搞鬼的功夫绝对是天下第一。

我对他笑道:“也难为邢掌门跑这么一趟,其实这件事求我没用,出手的是另两位高人。这两位高人也只是看不顺眼惩戒一番而已,希望你那个远房后辈以后行事收敛一些。”

邢掌门连连点头:“是的是的,他已经知道错了。请石真人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样办吧,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回头我帮你求一求那两位高人,我想他们不会太为难你。葫芦拿来了吗?”

邢掌门:“拿来了拿来了,草药没动,酒少了半壶。”

“你去芜城的知味楼,去买同样的酒,买一整坛。找韩紫英说明情况她会卖给你的,然后你送到绿雪茗间来,我出去办点事,你回头就在这里等我好了。”

邢掌门尴尬出门,前去知味楼买酒。他前脚刚走我正准备去找风君子,这小子自己就溜达着进门来了,向我笑道:“半葫芦赚了一整坛,这笔生意我不亏呀!”

我笑道:“岂止是一坛酒,那个邢老大花了一百万呢。这笔钱你看怎么办?有没有要分点的意思?”

风君子:“我说我的葫芦值一百万可不是开玩笑,不用我上门要帐主动掏出来了是不是?这笔钱我不要,我看你也别要,就留给青城剑派好了,为这种事情出头,他们门派的日子过的也挺困难的。……青城剑派也是川中大派,你今天结了这么大的一个福缘,对你行走天下也很有好处,我这也是给你在修行界将来的地位打造根基。”

“好像都在你算计之中啊?那你的法术还解不解?”

风君子抓起了自己的那只葫芦:“葫芦回到我手里,怪梦也就解了。……你不要再去找守正真人了,他出手没有我狠,但惩戒却比我彻底。不能喝酒,还是个吃素的,看邢老大以后还怎么当老大?混什么不好,偏偏混黑社会!守正这也是救他一命,再过十几年那个邢老大就会明白的。你如果求守正真人现在解了法术,反倒把好事变成了坏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守正真人就不去找了,话我会对邢掌门说清楚的。”

一直没说话的柳依依这时插嘴道:“风君子,我和哥哥都学了你的世间三梦大法,你那一手葫芦怪梦的功夫我们怎么还不会呢?”

风君子笑着反问:“你真的不会吗?”

柳依依:“想做到其实也可以,但我不信你天天阴神出游跑那么远,用一个葫芦妄境去化梦。难道那六个人一睡觉,你就在旁边等着吗?这一手法术反正我不会!”

风君子有点得意的道:“三梦大法你们只学了入梦和化梦,最后一层无梦我还没有教你们,所谓无梦,指的就是神游境界。你们两个放心好了,在我与七叶决战之前,我会教你们真正的神游。至于现在,事情比较忙,先等等再说。”

我忍不住问:“你每天晃来晃去游手好闲的,到底在忙什么呢?难道你是在忙着复习功课准备迎接高考?”

风君子:“白天偶尔也忙忙复习功课,夜里主要忙着去抓人。”

柳依依:“小辣椒的事我听哥哥说了,你还没把她抓回来吗?”

风君子的表情有点泄气:“她和我小时候一样,是个捉迷藏的高手。可我当初不论躲在忘情宫什么地方,天月仙子都能把我抓住,我怎么就抓不住她呢?”

我提醒道:“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昆山子常去,你可以躲在那里堵她。”

风君子两眼放光:“什么地方?快说!”

“凝翠崖呀,九黎散人要昆山子做的那件事,就是在凝翠崖上当一年花匠。”

关于九黎散人与昆山子的事情,是我经手的。我回芜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到飞尽峰去找九黎,而守正真人已经来过了。九黎正准备回凝翠崖,留下来没走是特地在等我。他首先是一番感谢,然后我问他要让昆山子做一件什么事?答案让我比较意外,九黎散人打算让昆山子在凝翠崖做一年的花匠。

原来经过这一番事情之后,九黎散人觉的凝翠崖上的邪樱迷雾做为屏障似乎还不够,对那些飞来飞去的高人形同虚设。他打算在邪樱外的绝壁上培育一种叫漫舞卷天丝的奇异植物,布成另一道阻隔大阵。漫舞卷天丝根系能够扎在悬崖石缝中,从枝条中生长出来的飞芒有几十丈长。九黎散人打算以温火玉大阵聚天地灵气滋养漫舞卷天丝,并以阵法布置,使凝翠崖上的漫舞卷天丝成为一种世间没有的奇异群生物种。飞丝可长达百丈,漫漫交织射出温火玉大阵地气之力互相编织成无形阵势,形成凝翠崖上空一道看不到的屏障。

此非一朝一夕之功,就算漫舞卷天丝屏障能成功恐怕也要等十几年后。最难的是第一步,如何在悬崖绝壁上按阵势培植成功?以九黎散人的修为一人之力也非常勉强,恰好有昆山子这个绝顶高手答应为他做一件事,九黎就让她做一年花匠,在凝翠崖绝壁顶端凿阵植丝。

当然九黎散人还有另外一个用意,他听说了昆山子的出身以及经历也很同情,既然昆山子愿意低头认错还做事赔罪他也不再怪她。留她在凝翠崖上做花匠,昆山子也不用到处乱跑生事,平时也有一个合适的修行道场。这九黎人不错,不介意曾经打伤他的昆山子在凝翠崖上做伴,想得还挺周全,估计守正真人也帮他出了主意。

我告诉风君子昆山子经常在凝翠崖上,风君子却苦笑道:“这事我已经知道,可我最近一接近凝翠崖,小辣椒就闻风而逃,故意不见我,九黎散人也没有办法劝阻。……你就别管了,我总有办法收服她的。”

……

从飞尽峰上远望芜城,仍是一片人烟繁华,然眼前近处却象一个世外的所在,山野葱茏静悄无人。我和紫英并肩而立都沉浸在回忆的气氛中,不知她在回忆什么,也许在想着人世间度过的五百年,也许在想如果还有五百年光阴该如何去度过?

“紫英,五百年前你亲眼看见有两个人携手从飞尽岩上破空而去,你还记得他们的样子吗?”过了良久,我才忍不住打断她的沉思。

紫英回过头来,低低的声音道:“我当然记得,其实我已经又见过一次了,只是当时你并无知觉。风君子做法取柳菲儿十年青春的那天晚上,菲儿妹妹从家里拿来了一幅奇怪的古画,画中一女子欲飞天而去,风君子要菲儿妹妹将你的样子也画上去。……其实,当年那个男子,面目依稀与你有几分相像,而那个女子,酷似菲儿妹妹。我总觉得,站在这里的似乎不应该是我。”

“可你给自己起的名子叫紫英,现在你也正穿着紫英衣,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你我心里都明白……你已经站在这里了。”我上前一步,从身侧揽住她的腰。她的腰肢轻柔婉转,气息暖香迷人,有一种一旦拥入臂弯就不愿放开的感觉,我柔声问:“紫英,你准备好了吗?”

紫英:“不要问我,应该是你准备好了吗?天月大师教我的心法你都记住了吗?”

我笑了:“没想到原来如此简单,可以两人合御一器,这紫英衣真是神奇!”

紫英也笑了:“我们现在的样子,要让别人看见,会不会以为是要跳崖徇情?”

“我看不像是来徇情的,倒像是来偷情的。”

紫英:“你怎么也会这么说话呢?……心法上明明说是手牵着手,你为什么一直搂着我的腰不放?”

“其实是一样的,只要我在你身边就行,我们一起飞吧——”

我将她搂在怀里,从飞尽岩的最顶端平平的飞了出去,山风不小却吹不到我们的身上,因为紫英衣散发出一层无形的笼罩之力恰恰将我和她的身形都包容其中。不敢向有人烟处飞行,只沿着九连山脉起伏的山脊向西南方盘旋而去。

紫英在我怀中,睁大着一双明媚的眼睛,表情有几分兴奋,有几分害怕,更多的还是一种幸福的轻微颤栗。我们飞的不高也不快,更像在树梢上不远处的飘舞。我的“婴儿”境界初成,虽然勉强可以驾御紫英衣与她携手飞空,但飞不高也飞不快。这样已经足够了,我们只需享受自己的温馨时刻,不是要去做空战英豪。

“简直像个梦,这就是传说中的梦吧?”紫英在我怀中感叹。

传说中的梦?她的话让我想起了什么,低头问道:“紫英,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带你一起飞天,不需要任何其它的凭借。”

紫英:“你说的是世间三梦大法吗?其实我问过柳依依,风君子有一次喝多了还特意问过我,他问我想不想学?”

“原来你早就知道!前一段时间我还打算问风君子能不能教给你?”

紫英:“傻子!要教,柳依依早就教了,她甚至会求风君子亲自来教。可惜,我没法学。”

“没法学?为什么?你的修为也不算低呀?至少在修行界也算高手。”

紫英将头伏在我的胸前,就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答道:“我不会做梦。”

“什么?你不会做梦!”

紫英:“这是天生的,我本不是人,从来就不会做梦。”

“不是人就不会做梦吗?”

紫英:“那倒未必,比如阿秀也并非人类出身,但她会做梦,而我不会。族类不同也是不一样的,就算我现在已经得到人身,但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所以我才会想到炼制九转紫金丹去移换炉鼎,那样,至少我会做梦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