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回 忘情含味绿,漫落花是雪(上)

我这一入坐时间不长不短,睁眼时正好天光放亮。幽暗的石屋中有一个人坐在我身前不远处静静的看着我,我被吓了一跳!一方面事出意外,另一方面那个人也太丑怪了——昆山子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我虽然吓了一跳,却并不害怕,她的眼神充满了好奇,却并没有什么恶意。见我睁开眼,她不解的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也一个人修炼?没有师父给你护法吗?”

这个问题叫我很难回答,我的情况和她是不一样的,只有尽量答道:“我师父没有时时刻刻在身边盯着我,但传法时把一切可能都想到了,把会发生的情况尽量也都讲到了。我修炼时遇到的种种情景,自己应该会处理,如果处理不了需要师父插手的话,只能说我的根基还不行。”

昆山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你师父是谁?”

这个问题不好答,但将来如果她真拜了风君子为师也会知道的,只有很含蓄的说道:“我叫石野,东昆仑的人都叫我石小真人。如果你拜了公子为师,按东昆仑的辈份可以叫我师兄。”

昆山子:“公子?那个小孩叫公子?”

“他现在已经不是小孩了。修行界称他为忘情公子,他在忘情宫中的法号叫风君,一般人都喊他公子前辈,你叫他公子也就对了。”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风君子的声音:“小辣椒,你真鬼,又跑回凝翠崖来了!”

昆山子脸色一变,转身就走,一脚踏出门紧接着飞身而起化作一道红光遁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出门的时候还冲我笑了一笑,只不过那笑容在她的脸上比哭还难看。昆山子刚走不久,风君子也落到了石屋门前,手持黑如意大口喘着气。

我迎出门去道:“风君子,小辣椒刚走,你怎么不追了?”

风君子一手掐腰上气不接下气道:“累死我了,我在天上追了她整整一夜,她跑的比喷气战斗机还快!”

“你追不上她吗?”

风君子:“好几次眼看就追上了,她居然祭出大夏龙绦来挡我的路,从我眼皮底下又跑掉了。……要是大夏龙绦在我手里,早就把她罩进去了。”

“就是那块黄绸子吗?那你怪不了她,是你送给人家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风君子:“忘情宫里的东西哪一件不神奇?那大夏龙绦,就是天月仙子给我当手绢用的,做为防身的法器是最好不过了。……不说这些了,你给我打杯水喝,我得歇一会儿。”

凝翠崖后山有一处温泉,水味甘甜,我找了个石杯给风君子接来满满一杯。风君子在另一间屋里找了张椅子坐下捧着杯子一饮而尽,这才抬头仔细打量我:“石野,你这条裤子很个色啊?今年流行的新时髦吗?……一夜不见,似乎婴儿已经现形了?我们天上地下的打了半天追了一夜,占便宜的居然是你。”

“这条裤子不是我的……”我笑着和他解释了昨夜以来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我的修行经历。听完后风君子打了个哈欠道:“你可以回去了,别忘了下个星期就是春节。”然后拎着黑如意自己走了。

我突然想起件事在后面喊道:“你和守正的雪葫芦呢?被人抢走了就不要了吗?”

风君子的声音远远传来:“放心,会有人送到芜城的。”

我从凝翠崖下来时,是飘然而落,有一股看不见力量托着我的身体,或者这自然的力量本来就发自于我。毫光羽悬在我的身前,我的身形被七彩光芒所笼罩,看上去就像天仙下凡。此时我虽然还不能御器飞天,但这种飘飘然然的感觉也是挺好的。

……

回家后不久就是春节了。这个年过的很热闹,先是一家人上街打年货,紫英一直陪着我父母和妹妹,大包小包买了不少东西回家。大年三十妹妹得了不少压岁钱,一家人围坐在堂屋里看新买来的电视,这是我第一次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

初一这一天,柳菲儿带着柳依依大老远跑到石柱村给我父母拜年。班主任老师到家里来,一开始我父母以为是来家访的,后来才反应不对——家访哪有大年初一上门的?还拎着一堆礼物!父亲比较憨厚,只是忙前忙后的招呼客人。母亲还算有些敏感,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不住的偷眼打量柳菲儿与柳依依,又不住的偷偷看我,眼神中有疑问之意。柳菲儿也算用心良苦,提前在做铺垫,不至于真正到了办事情的那一天显的太突然。母亲虽然觉出了什么味道,但却没有开口问我。

大年头三天一直没出门待在村里,这个寒假很短,因为我们高三年纪要提前开学复习功课,初十就要去学校。大年初三那天夜里风君子溜上了昭亭山,初四大早上跑到我们家来串门,还嬉皮笑脸的伸手问我父母要压岁钱。我爸还真给了,给他包了一百,回头他悄悄塞给了我妹妹。然后就说要领我进城去转转,父母不反对,我就随他走了。

到了芜城才知道这小子是抓我陪他逛街的。风君子每年春节都有一个大的爱好,就是挨家挨户去看春联,并且品头论足一番。民间的春联有很多没有太大意思,比如商户门前最常见的就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这副对联我们至少看见了两百多次,风君子直摇头大呼没意思。好不容易在一家理发店门前看见一副“问人间多少从头事,理红尘万千烦恼丝。”风君子看了点了点头,还是觉的不工整。

走来走去穿街过巷到了九林禅院的后院门。俗人过年和尚不过年,但也贴了春联。风君子一看走到了这里,招呼我道:“走,去九林禅院看看,给三个和尚包压岁钱去!你身上带钱了吧?”

“带是带了,不过就三百多。”

风君子:“正好,一个光头一百。好歹我也是前辈上门不能空着手。”

九林禅院的后院小门上也贴了一副红纸春联,看笔划十分幼稚,却有大巧藏拙的笔意。上联是“相由心生五官端正从容来去”,下联是“缘随何转六根不净莫入此门”。我笑了笑正准备直接推门进去,风君子却站住了。

他盯着春联看了半天,叹了半口气道:“这是法澄的字迹,这个老和尚不让我走后门啦!算了,今天我就不进去了。石野,你一个人去吧,跟那三个和尚打声招呼。”说完他转身一个人径自走了。

我推门进了后院,微微吃了一惊,法海、法源、法澄三个和尚一字排开都站在后院里,看架式我和风君子在门外的谈话他们都听见了。

三个和尚对我举掌施礼算是打了招呼。法海道:“风小前辈过门不入,也算从容来去了。”法源对我道:“石小真人进门是客,请到禅堂问茶。”法澄说的更干脆:“石野,你那三百块就直接放到大雄宝殿功德箱里面好了。”

陪三位高僧在禅堂里聊了一会儿,九林禅院此时倒也清静,有新剃着青头皮的小和尚给我们倒茶。临告辞前法海对我说:“石小真人,请你去绿雪茗间一趟,有人找你,昨天已经等了半天了。”

来到绿雪茗间,门前也贴了一副春联“何色无情品香品味品人间佳茗,何花无叶如神如君如昭亭风月”。一看就知是风君子的笔迹,而藏头“何色无情、何花无叶”的偈语影射的就是绿雪二字。

“我看应该将这幅对联拓下来,以后做成漆木楹联挂在大门两边,不管绿雪茗间开到哪里,这幅楹联就挂到哪里。”我一进门就对柳依依说道,没注意茶馆里坐着的另一个客人。

这人看上去五十来岁年纪,满面红光,皮肤却像个少年。过年穿着一身藏蓝色盘扣团花唐装也不少见,所以我没有太注意,然而他看见我就立刻起身抱拳:“石小真人好,在下青城剑派掌门邢度则。”

柳依依冲我道:“这位大叔昨天就来了,就说要找你。今天早上又来等到现在,我说我去通知你一声他说不必,就是要等。”

柳依依的性情真有意思,从来不跟别人矫情。这邢掌门不让她去找我就要在这里等,柳依依还真就让他等,一点也不故意客气。我赶紧抱拳还礼道:“原来是邢掌门,正一三山会上也有过一面之缘,大过年的千里迢迢的从成都赶到芜城找我何事?”

看邢掌门的脸色很是不好意思,似乎有难以启齿的事,冲我道:“石真人请坐,我其实是受人之托,到芜城却不敢直接去求守正真人,只有上门找你来调解……”

听他讲完前因后果,我才明白事情与火车上被人拿走的那两个雪葫芦有关。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火车上先有一个女子后有四个马仔来找我们的麻烦,最后将守正真人与风君子的雪葫芦都拿走了。那个所谓的“老大”一直都没露面,而这个老大姓邢,据说还是这位邢掌门的远房亲戚。

守正的葫芦里装的是药,风君子的葫芦里装的是酒,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拿回去当天就出问题了,四个大汉加一个大哥和一个小姘一共六个人,晚饭都没吃安稳。他们闻到酒和肉的味道就恶心,吃一筷子就反胃想吐。一开始还以为是餐车上的酒肉变质,还闹了一番。后来就发现不对了,任何肉酒荤腥都无法下咽,吃一口肉下去差点没把苦胆吐出来,这个毛病一落下就好不了。

仅仅是不能喝酒吃肉也不算什么大不了,还可以吃饭吃素,死不了人!可过了一天一个更恐怖的现象出现了——他们晚上睡觉开始做梦。

做梦也没什么,谁不做梦呢?但一闭眼睛就做一个同样的梦也够可怕的。不管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睡着了,他们都会做一个梦,梦中什么都没有,就一个硕大的白葫芦在眼前。其它的什么梦都没再做过,一睡觉就做这个梦,搞的这些人疲惫不堪,神精都快承受不了了。天天觉睡得也不知道是梦是醒,反正一睡着眼前就是一个白葫芦,这种无声的折磨超过了世间上任何一种酷刑,把他们都快逼疯了。

找过好几家大医院,请过不少医学专家会诊,这毛疯都没治好。他们隐约也能想到问题出在葫芦身上,拿葫芦的那几个人恐怕不是一般人!那两个葫芦留也不是丢也不是,只能找个地方小心翼翼的供起来,再派手下去找火车上那三个人,早就没影子了!

那位大哥也开始信邪了,从乡下找了不少巫婆神汉来驱邪,结果还是一点用没有。后来他想起了自己有个远房的叔伯长辈叫邢度则,据说是个会治邪病的高人,只是隐居不出。过年前他就带着礼物去拜访自己这位长辈。

邢度则和邢老大这个远房亲戚早就没什么来往,看他也不顺眼,只是不愿意管世间的闲事而已。见亲戚大老远来了不冷不热的招待,然而听说的事情却让他大吃一惊。邢掌门仔细询问了火车上的一切细节,并要他把那两个葫芦都拿来。葫芦接到手里邢掌门认了出来,正是海天谷弟子在善结大会上卖的雪葫芦,其中一个葫芦底还隐藏着正一门的标记。看来那三个人是修行界的高人,其中一个来自正一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