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回 此是谁家子,漂泊人世间

邪樱蕊是一种非常奇特的药材,如果单独用不能炼药也更不能治病。它是生长在凝翠崖上一种邪樱花的花蕊,邪樱每三年开花一次,有粉雾如烟海笼罩整座凝翠崖。如果闯到凝翠崖上不小心吸入这种粉雾,人会如痴如醉进入幻境,幻境当中有无数美妙事物接踵而来让人沉溺其间不可自拔。修行人如果没有破妄以上的境界是不敢到那个地方去的。

当然了,也不用担心普通人会闯入,那里也是一种修行道场,普通人根本上不去,相当于半个洞天福地。因为它不是完全隐蔽也不是完全开放。凝翠崖上只有一个人在修行,也是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前辈,名叫九黎散人。这个九黎散人的大名我也听说过,阿游在机缘大会上得到的那块温火玉就是九黎散人所赠,温火玉也是凝翠崖的特产之一,只有埋温火玉的地方才可能生长出邪樱。

那九黎散人好清静,并不常出来走动,大多数时间都在凝翠崖上独自修行。但据说此人性情随和,并没有什么高人的架子。三年前,丹霞生上凝翠崖求邪樱蕊,并且送了九黎散人一批轩辕派密制的灵药,九黎散人也没有阻止他去采集。此番又到邪樱花开,紫英去了,并且捎去了三枚朱果,这是目前我们手中仅有的三枚了。想那九黎散人不会为难她,所以我也就放心的让她一人前去,只是叮嘱快去快回。

最近紫英不在,我也好几天没去知味楼,这一天得空去吃顿饭顺便看看紫英不在的时候知味楼情况怎样。我去的时间有点早,刚刚下午五点来钟,这个时间一般饭店刚刚上客,但知味楼大堂里已经坐了不少客人,看来生意确实不错。

我一进门就看见了靠窗口的角落里有一个人独自坐了一张小桌,点了一荤一素两盘菜,把着一壶酒在那里自斟自饮。我赶紧走过去打招呼:“唐老师好,你也来喝酒了?怎么一个人来的?”

唐老头:“我是来喝酒的,又不是来找人的。一个人喝清静,没人跟我抢杯子,家里那个老婆子又不会在耳边唠叨。你来的正好,陪我老头子喝两杯,今天我就请你这个学生喝顿酒。”

“哪好意思让您请我喝酒,别忘了我可是这家酒楼的老板。唐老师咱别在这坐着了,请您到楼上的君子居,我好好陪您喝一杯,正好有问题想请教。”

唐老头笑道:“桃李满天下,好处就是多!在这一片芜城,走哪都能碰到学生,到处都有请客的,我老头子想结一回帐都很困难。……你坐下,有话就在这里说,我又不是风君子,上什么君子居。”

“这么多人,说话不太方便吧?”

唐老头用筷子向四周指了一圈:“有什么不方便的?你看看这些人,都在吃自己的菜、喝自己的酒、说自己的话,谁管你和我?我们也说自己的,就在这里。”

我也只好坐下,招呼服务员又上了两个菜端了两壶酒,先敬了唐老头一杯,然后陪他喝了起来。三杯酒下肚,老头问我:“你说有事情想问,怎么还不说?”

“是这样的,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说可不可能存在这么一种假设,一个修行人,他的修行已经超越了飞升成仙的境界,却仍然留在人间,又从另一个起点从头开始修行?假如,我是说假如出现这种情况,又怎么解释呢?”

唐老头:“嗯,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其实很多年前我也想到过。”

“你想到过?您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您不是放弃修行了吗?”

唐老头摇头:“放弃?那我这么多年教了这么多学生在干什么?我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不像那些人在天上飞来飞去。……石野,我们玩一个立论游戏吧,按照古典的方式,我教过你们的。”

“好,那我先定一个大前题——那就是人真的能成仙。”

唐老头:“那我也定一个小前题——理论上存在这么一个仙界,飞升成仙后人都去了那么个地方。现在问题来了,仙人在仙界中生活,与凡人在人世间生活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有意思,让我想想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两点思路,第一点,仙人与凡人有什么不同。第二点,仙界的人际关系与社会结构与凡间有什么不同。”

唐老头:“这两点最后归结为一命题,仙人的存在状态与凡人有什么不同?我们先谈第一点吧,仙人与凡人有什么不同?从最庸俗的理解,仙人有仙人的神通,因此在凡人面前他是仙人,假如到了仙界呢?”

“按照这个思路推导,神通不过是五官知觉的延伸以及行为能力的放大,如果大家都一样,那就不叫神通。一只猫会说话那是神猫,一个人会说话那就是普通人。仙人与仙人之间如果从能力的角度,相比凡人与凡人之间没什么区别。”

唐老头:“我们仅仅从法力神通来谈,去仙界还不如留在人间,所以第一点思路是没有意义的。现在淡第二点思路,仙界的仙际关系与社会结构,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知道的事情。”

唐老头:“你确实不可能知道。但是自古以来的凡人做了种种猜测,也有无数文学家写了很多神话作品,去描写仙界的存在。我们先形而下之,在那些神话文学中的仙界与凡间有什么不同吗?”

“看那些神话和仙侠小说,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夺宝,一样的修炼升级,一样的争斗,一样的权谋手段,只不过是披着仙人外皮的人间社会翻版。”

唐老头:“这就对了。从第一点来看,仙人去仙界不如留在人间,从第二点来看,世俗所理解的那个仙界与人间没什么区别。综合这两点,这世上不应该存在普通人所理解的那种仙界。”

“你这么容易就得出结论了?仙界不存在?”

唐老头:“我只得出了一种结论,神话小说中描写的那种仙界不存在,并没有说抽象的仙界不存在。现在形而上之,如果仙界存在,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世界?”

“如果仙界存在,只能是宗教所描述的境界,而不可能是文学所描写的实有。”

唐老头:“你不愧是修行有成的人,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想当年我可是考虑了很久。我跑去问守正真人,守正真人说我未到地步妄谈仙,要我不要多想,可我忍不住要想。如果要我去窥测的话,所谓仙界中的仙人,是一种存在状态的超越。他们可能长生不灭,可能神识永恒,可能彼此无伤,可能生活在这世间难得的宁静当中。……而你我,去讨论它是没有意义的。”

“那样也挺好,远离了一切不必要的烦恼与纷扰。”

唐老头:“所以,它不是我们所理解的这种空间结构。”

“那么所谓地狱,也是这样吗?”

唐老头:“孺子可教也!你居然能够联想到西方宗教,所谓有天堂就有地狱,它们是一种类型的东西。”

“您说的这么清楚,为什么不修三十六洞天?”

唐老头:“别的原因就不说了,只说我这几十年来的想法吧。修行如何才能成仙?修行为何会有天劫?”

“不要问我,您老是怎么认为的?”

唐老头:“其实我认为无所谓。无论是修性还是修命,无论是修身还是修心,最终就是达到那种存在的状态手段,成仙成佛只是跨出那一步而已。而人间这个地方是很奇怪的,巧妙之处在于你如何去看待它,它有可能是你的天堂,也有可能是你的地狱。我虽然没有一身神通,但我认为一样可以在这里找到仙人的存在状态,又何必舍近求远?”

“唐老师,我们似乎跑题了。”

唐老头:“对对对,跑题了!怎么谈起我来了?你一开始那个假设是什么?”

“有一个修行人,他的修行境界已经超越了飞升,却留在人间从新开始修炼,怎么解释这个现象?”

唐老头喝了一口酒:“回到我们刚才淡的第一点问题。假如一个人,无论是仙人还是凡人,他在仙界就是仙,在人间就是人。听说过狼孩的故事吗?一个人生在狼窝里被狼养大,从生物学角度他还是人,但从行为学角度他就是狼。他有一切先天成为人的条件,但还要从学习做一条狼开始,直到他自己意识到自己是人的那一天,假如世上的狼也能自发自觉的懂修行的话。……这里不存在留在人间的假设,只有一个生在人间的可能。……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狼群和人间是不一样的,人间社会的奇妙之处就是人会自觉的反省思考,所以在佛家六道当中是最奇妙的一道——娑婆世界。”

“谢谢你唐老师,我想我明白了一些,这条狼应该够郁闷的!来来来,喝酒喝酒。”

唐老头:“郁闷倒未必,如果他根本没把自己当人的话,说不定还很得意,认为自己比其它狼聪明灵活,前蹄子下面还长了五根手指能挠痒痒,这样不也挺好?……不扯这些荒诞的事情,陪我老头子多喝两杯。”说话间唐老头已经带着几分酒意,脸也渐红。

这唐老头真不是一般的人,难怪和锋真人曾告诉过古处长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就去请教唐卿。通过唐老头的一番话,我隐隐约约猜测到风君子的来历如何,以及为什么他的血做药引能够炼成三枚九转紫金丹。这恐怕是风君子极大的秘密,他自己也说过如果天月大师不告诉他,他这一生一世都会蒙在鼓里,看来天月大师也看破了他的来历。这是他一直不愿意说的问题,就算我隐约猜到一些,也会选择闭口不问。

我和唐老头正喝酒闲聊间,无意间抬头看见门外紫英回来了。紫英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还扶着一个老者。这老者面色如温玉,然而却笼罩着一层淡青,一头不长不短的头发既不是黑色也不是白色,而是比较奇怪的棕灰色。我看见紫英当然站起来去打招呼,然而唐老头反应比我更快,似乎酒突然就醒了,抢在我前面就走到了门口。

他抓住那个老者的胳膊问了一句:“老九,怎么是你?”

老者的神色一怔,随即有些激动的问道:“小唐,你也在这儿?”

唐老头:“你好像受伤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楼上有一间君子居,我们上那里。”

唐老头刚才和我谈论仙界不避众人,现在看见这个老者却主动要去君子居。这两个人应该是熟人,喊唐老头叫“小唐”,恐怕很久之前就认识了,在唐老头还是真正的小唐时。我在旁边问紫英:“紫英,这位是谁?”

紫英:“到君子居再说。”

君子居恰好有四张座位,关好门我们四人分别坐下,互相介绍了一番。我这才知道这位老者就是凝翠崖上的九黎散人。韩紫英到凝翠崖上去采邪樱蕊,本来就是要求九黎散人的,怎么将九黎散人带回了芜城,而且他还受了伤?此事说来话长——

凝翠崖高达千丈,峰顶被邪樱迷魂雾所笼罩。修行人要想上去,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御器飞天直到崖顶。如果用一般的方法,比如御天下大块无形术登岩而上,一边施法另一边还要对抗迷雾中的幻境,那是非常危险的,连我也不敢轻易去尝试。不能飞天又敢去登岩的人除非精通天下药性,提前炼制了克制邪樱迷雾的解药。而丹霞生和韩紫英都是这种人。

韩紫英这天登上凝翠崖,她登崖到半途却在绝壁的一棵树上发现了一个昏迷不醒的老者,看上去有点眼熟似乎在正一三山会上见过。救人要紧,她就将这位老者带下凝翠崖救醒,一问之下大惊失色。原来这个老者就是九黎散人,被一个上门挑衅的高手打落凝翠崖。还好他也有一身修为,在半空中勉强凝住身形落在了一棵树上,随后伤势发作昏迷了过去。

九黎散人也是修行界有名的前辈高人了,可以御器飞天出入凝翠崖,境界至少在我目前的修为之上。而且这个人又不经常出来走动,在修行界几乎没有仇家,什么人会上门去把他打伤?有这么大的神通,谁又会干这种事?修行界有这种能耐的,几乎掰着指头都能数过来。

然而听九黎散人描述,登上凝翠崖的那个神秘高手别说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人披着一身大红色的斗篷,脸色煞白看不出年纪多大,五官冷傲而鼻如弯钩,一头黑色的长发几乎及地,十根手指的指甲有一尺长可展开如利刃也可以卷曲收起。一身神通神鬼莫测,据九黎散人说相比守正真人也差不了多少。

那人自称昆山子,从天而降飞落到凝翠崖上,视邪樱迷雾如无雾。九黎散人以为有世外高人到访,很客气的出来迎接。不料才说了几句话,那昆山子就说看中了凝翠崖这片修行道场,要在此修行,请九黎散人离开。这九黎散人哪能答应,两人就动手斗了起来,九黎已经几十年没有吃过败仗了,然而与此人斗法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被打落千丈山崖。那个怪人也不追杀,径自占据了凝翠崖。

九黎散人听说韩紫英要去凝翠崖上采邪樱蕊,就赶紧劝住了她,山上那个昆山子绝对招惹不起,恐怕也只有天下绝顶高手如守正真人者才有办法。九黎不知道那怪人的来历,当然也不能甘心就受这份屈辱,与韩紫英一起回到了芜城。他想到正一门找守正真人求助,一方面打听这个昆山子究竟是什么人,另一方面也是想请帮手夺回道场。他们刚到芜城,就碰到了我和唐卿。

唐老头已经脱离修行界不问修行事,但在四十年前他和九黎散人却是好朋友,彼此称呼“老九”与“小唐”。今天乍一见到几十年不遇的老友带伤而来,当然也很关心的询问起情况。九黎散人认识我,因为我毕竟在正一三山会上出过风头,见到了我寒暄了几句,接着就要去正一门去找守正真人。

我劝道:“九黎师兄,报仇不急于一时,你现在伤势很重,需要赶紧调养。据我所知守正真人目前不在正一三山,我可以帮你去找他。……这样吧,你先养伤,我去约附近的修行高人与你见面,再详谈此事如何?”

听九黎散人的转述,我也觉得骇然!如果那个昆山子有这么大的神通,找一般人前去理论毫无意义,说不定还有无谓的损伤。在我所认识的高人中,恐怕也只有广教寺活佛、守正真人、七叶、风君子、等能起到作用。别人不好找,守正和风君子我可以找来。而且守正真人确实不在正一三山,我前几天回家一趟去看父母,金爷爷已经回村了。我不能领着九黎去找金爷爷和风君子,但我可以把守正真人和忘情公子请来商议。

好不容易把话说清楚,九黎散人也压住了脾气,接受了我的建议并对我连声道谢。韩紫英指点他去飞尽峰上的飞尽岩修养疗伤,那里是一个修行人调息的好地方。想当初七叶受了伤也在那里调养,现在七叶回海南闭关,飞尽岩正好没人。

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守正真人。他不仅是公认的当今修行界的第一高手,而且做为正一门掌门,隐然也有天下盟主的地位,修行界有什么争端应该找他。我连夜就回了石柱村,没有回家直接去了金爷爷那里。

院门没有锁,大乖窜出来低吼两声晃着尾巴往我身上扑,显得很欢快的样子,这时候屋门开了,金爷爷站在门口说道:“小野,这么晚来找我,你进来吧。”

我进门坐下,金爷爷给我倒了一杯茶,而我脱口道:“守正真人……”

金爷爷:“你这孩子,怎么在这里叫我守正?应该是金爷爷才对,难道是修行界出事了?”

“是的,凝翠崖九黎散人被一神秘高人打伤,现在到了芜城想找你。我劝他到飞尽岩上养伤,连夜就赶到你这里来了。”

金爷爷动容道:“以九黎的修为,天下能伤他的人实在不多。……你知道那人是什么来历吗?难道又是七叶?”

“不是七叶,是一个自称昆山子的人……。”我将九黎散人的转述又说了一遍。

金爷爷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他的表情不是震惊也不是愤怒,而是陷入了沉思一脸忧虑,坐在那里良久不言。他不说话我也不好打断他的沉思,很久之后他才抬头道:“此事还有几人知道?”

“没有其他人,只有我、唐老师也就是你原来的徒弟和卿、韩紫英、九黎散人知道,我正打算去找风君子。”

金爷爷:“那好,你先去提醒他们一声,此事先不要声张。我先去一趟凝翠崖搞清楚这人的来历。”

“不要声张,为什么?”

金爷爷:“我倒不担心世上冒出来什么高手,假如率领正一门弟子结阵前去,也不必害怕这个昆山子。……但我隐约担忧一些事情,其中内情恐怕只有各大派掌门才清楚,你自然是不知道的。所以我一定要先查清此人的来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