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回 烟尘铺仙路,雾锁凝翠崖

“身同梦幻非真有,事比风云不久留。既能洞达须刚断,烦恼魔空过即休。……”

这是风君子在菁芜洞天中仰天背手,口中念念有词在背一首古诗。是他约我来此的,要传我四门十二重楼中第三门第八重楼“婴儿”的口诀与心法。很反常,他没有用阴神出游传法,而把我约到了绝对没有外人打扰的菁芜洞天。这是一个星期日大白天,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了,但就像没看见我一样在那里背了很久的诗诀。

听到他念出那几句诗,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他:“风君子,你到底有什么烦恼?怎么今天发出了烦恼魔空的感慨?以前可从来没听你说过这样的话。”

风君子终于转身对我说话:“和尚说的‘菩提即烦恼,烦恼即菩提。’在这人世间有业力就有烦恼,纵有一身神通,也只是相比普通人可怜的自由。”

“你怎么会想这么多?碰到问题了?”

风君子:“是的,我羡慕你。”

“羡慕我?这话从何说起!”

风君子:“你有不解之时,可以问道于师。而我心中有不解,却不知问于谁,只能问于天,可惜老天爷不曾开口。”

“好像有人说过,修行到最后,都要问道于已。”

风君子:“话是这么说,可太难了!实话告诉你吧,自从上次在昭亭山背诵半卷天书之后,快一年半了,我的修行境界没有尺寸之进,迟迟不能有任何突破。……想那七叶,虽境界未到,但情况与我是差不多,不知他此次闭关会有什么收获?”

“那你教我的四门十二重楼,自己到底修炼到什么境界?”

风君子:“你是不是担心我教错了?这你不必担心,我教你的丹道修行次第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但真正的天道如何却非我所能授,那最后一步飞升超越要靠你自己。等你修完了三门九重楼,迟早也要面对。”

“等等,你说修完三门九重楼就是世间丹道的尽头,那最后还有一门三重楼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那是我的修行,与你无关。今天对你说罢,这四门十二重楼虽然是我所创,开始的三门九重楼我自己根本就没有修炼过,你是世间修习这门丹道的第一人。我的修行与这世间其它所有人都不一样,是从飞升之后的境界从头开始的。第四门第十重楼境界为‘问天’,我突破这层境界而创四门十二重楼,第十一重楼的境界为‘忘情’,我达到这层境界而创世间三梦大法。但是进入忘情境界之后,却迟迟无法更进一步。”

“老天,从飞升之后的境界从头开始,那你怎么没飞升还在人间?”

风君子:“你问我我问谁?要不是当年天月仙子告诉我,我这一生一世都蒙在鼓里。你是我的传人,有些话我迟早会告诉你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问也没用。”

“那我不问了,但守正真人曾经说过一句话——丹道越往上修,境界越难突破,几十年没有更上一层楼的情况也是很常见的。你小小年纪,一年半时间没有突破一层境界也很正常。”

风君子:“那是两回事,修为无法突破总还知道路如何。而我今日是身后有余却眼前无路,想另辟溪径又无从下手。”

风君子一直指点我修行,还从来没有谈过他的修行,今日是第一次听闻。看来平时他的困扰不少,尤其是三战七叶不下之后,这小子想的更多了。我没法指点他,只能安慰:“修行这种事情,就是遇事做事,欲速而不达,你成天这么想恐怕也用处不大,还不如不想顺其自然。”

风君子:“到我这种境界,已经隐约可见过去未来许多事。你说能看见,插手好呢还是不插手好呢?不插手,我的修行也无法再进一步,如果插手试试,又违反了很多东西。”

“你如果真的能见过去未来,就告诉我,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风君子:“我要传你‘婴儿’的心法与口诀,境界突破之后,面对苦海天劫,自己就会明白。……其实我若是你,我早就明白了,只不过你身在其中而已。别告诉我你自己想不到,只是你不愿意去想,因为没有证据。……你的苦海天劫我清楚,可我的下一重天劫却没有人清楚。近日总觉惶惶不安,看不透天劫以后。”

“什么天劫?”

风君子:“我要面对的,叫作‘世间劫’,隐约知其大意,却不知究竟如何。……算了,想也没用,历劫渡劫就是了!现在,我要教你心法与口诀了。按规矩,你跪下,我要问你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我没有答案,只是考你现在的心境能否传法。”

我跪下道:“你问吧。”

风君子:“你为什么要杀人?”

“你说什么,你指的是谁,汤劲还是付接?”他这句话让我大吃一惊。

风君子却没管我怎么回答,接着自顾自的又问了一句:“那你为什么不杀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谁会莫名其妙杀人?”我摸不着头脑。

风君子仍然没管我的回答,接着问:“七叶是英雄吗?”

“你说呢?”我觉的风君子问话古怪,他嘴上说没有答案,其实心里一定有想法,分明是正话反说的意思,所以我来了一句反问。

果不出我所料,风君子说了一大串:“你我不认为他是英雄。但天下人认为他是英雄,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英雄,他不会认为自己做的事是错的,原因就在于此。他的修为精进,在他那条路上越走越远,原因也在于此。”

我接着反问:“那为什么不杀人呢?或者说不随便杀人呢?除了法律或戒律之外。”

风君子:“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如果在世俗间,人们会告诉你两个理由,一个是宗教,一个是常理。宗教会告诉你那样要下地狱;常理会告诉你因为你自己不愿意,你也是一个人,也不希望自己被杀。假如你不相信地狱也不在乎被杀,那这两个答案都行不通。你能给我第三个答案吗?”

“唐老头好像讲过苏格拉底的一番话,我还能记住。我们必须与自己相处,而且一生不能与自己相离,所以我们不愿意杀人,因为我们也是人。我们不愿意与一个可能也会谋杀自己的人共度一生。”

风君子:“也勉强算个答案,至少你说出了‘与自己相处’这句话。至少婴儿的心境到了。你还记得我在善结大会上也提到婴儿心境了吗?”

“当然记得,你说了天下人对我的十六个字评价,又说了我对自己不是这番评价。我在想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后来又想到其实那都是我石野。”

风君子:“说的好,可以传你婴儿的口诀了,我问你——《老子》这本书中,共有几处提到婴儿的概念?”

他这是要考我引经据典的功夫吗?这句话一般人还真不容易答上来,不过我没问题:“总共有三处,第一处在第十章中‘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第二处在第二十章中‘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第三处在第二十八章中‘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这些就是‘婴儿’的口诀吗?”我已经了解他的语言习惯,丹道口诀总是从经典中信手拈来,所以有最后一问。

风君子:“书背的倒不错,这些都是也都不是,你还漏了一处。丹道中的‘婴儿’也称‘赤子’,《老子》第五十五章开篇是什么?”

我答道:“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

风君子:“这一句才是口诀。”

我有点疑惑的问道:“这段文字你教过我,接下来还有一句就是‘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和而朘作,精之至也。’那不是我未入门前你教我的‘安神守窍一阳生’的口诀吗?”

风君子点头:“不错,后面就是‘一阳生’的口诀。丹道修行转了一大圈,你又回来了是不是?此时的一阳生已非彼时的一阳生,而是神阳出现前的婴儿。过玄关而胎成,再经历换骨天劫,你已经求证了返回先天的一种存在。那‘毒虫不螫,猛兽不据’的意思就是这种存在已经是一种超越,它是发自纯粹的内省;而另一个意思就是当你重新以混沌之眼再看世间时,要小心护持,不要再入轮回迷失。……丹道修行,以此最为凶险。”

“凶险?”

风君子:“是的。很多人只修大道,不修术法,也不追求神通。比如我教你的四门十二重楼丹道,如果只教这些没教你别的东西,你会用那些神通吗?”

“好像那些神通道法,丹道本身中无。”

风君子:“话虽这么说,但有悟性的人可以触类旁通,比如御物、御器之术丹道修行到一定境界自然就会掌握,师父也就顺水推舟教了。但还有一种人,就是一心求大道不问神通,但到了婴儿境界,神通自然而然就有了。所以很凶险。”

“什么叫神通自然而然就有了?”

风君子:“所谓世间神通,无非是人平常五官知觉以及行为能力的延伸。在婴儿境界中,等于全新自我的初生、成长,有全新的五官以及行为能力,它超越了平常人的知觉范围与能力,那就是有了种种神通。此时如果心智失控,举止失常,就会落入到旧的轮回中,这就是凶险所在,甚至不是他一个人的凶险,而是周围很多人的凶险。”

“我明白了,所以师父往往教弟子种种术法,提前学会各种神通,而不等到婴儿境界中自发俱足。这样不至于一时之间心智大乱。”

风君子:“其实婴儿境界的心法起手时也不复杂,与一阳生时守丹田类似,只是境界不同。讲究以眼观眼,以耳听耳,以鼻调鼻,以口缄口。外无声色之牵,内无意我之累,自然方寸虚明,万缘澄寂。而我本来赤子安处其中渐渐成长俱足。……你听明白了吗?”

我听明白了,所谓“以眼观眼”不是左眼看右眼,而是以婴儿之眼观我本来之眼,在移换炉鼎后再移换神识,重归纯净的状态,像婴儿那样去成长,其意妙不可言。如果说这一步有凶险的话,凶险之处就在于这个孩子要好好护持,不能受伤害也不能学坏,当然这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我问道:“突破婴儿境界,到达苦海天劫,需要多长时间?”

风君子:“劫数何时来临谁也不知道,有可能立刻就来,有可能最终方至。只有彻底经过了才算突破这层境界。古人有云三年哺乳,基本上到阳神出现最少要用三年。这就叫‘含养胞胎需十月,育婴哺乳要千朝。片晌功夫修便现,老成须是过三年。’你老老实实修行便是了。”

“我听说进入婴儿境界就可以御器飞天,我什么时候可以飞?”

风君子笑了:“只要你略有小成,就可以去问韩紫英那紫英衣的口诀,可以带她一起飞天。至于你自己想做一只鸟,恐怕还要费些功夫,到时候自己就知道不必问我。”

“我总算可以了结紫英的心愿了,这婴儿口诀学的正是时候。”

风君子:“她的心愿是要了结了,你呢?你有什么心愿?”

“还有阿秀呢,阿秀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风君子:“这件事早已说的明白,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如果婴儿境界大成,有青冥镜在手,你自有办法对付绯焱,到时候你自己选择吧。……对了,这几天没有看见韩紫英,她干什么去了?”

我答道:“她出门采药去了,要去一个叫凝翠崖的地方去采一种灵药邪樱蕊。”

风君子:“哦?她什么时候想要仙人血,跟我说一声就是。恐怕至少要等好几年吧?”

“仙人血?你猜到她要炼九转紫金丹。你是怎么知道药方的?”

风君子:“药方我当然不知道,其中几味主药我还是知道的,好好的去采邪樱蕊干什么,分明就是要炼九转紫金丹。其实我听果果说了,韩紫英向果果求九串仙人不留果,我就知道她有这个心思。……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你不要告诉旁人,在正一三山会之后我封果果为神。这事现在只有你和我还有果果知道。”

“你又搞封神的把戏,你封果果做了什么神?总不成是炼丹峰的山神吧?”

风君子摇头:“炼丹峰的山神我可不敢封,我封了她做了一类草木之神,就是仙人不留神。”

这个名子很古怪,应该是“仙人不留——神”,但乍听上去总能让人误会为“仙人——不留神”,风君子一不留神就封了果果为神。细问之下才搞清楚事情始末——

在正一三山会上我和风君子闹了那一出事,仙人不留果花精果果现在天下人皆知。虽然有忘情宫仙童的名称罩着,现在又做了轩辕派的护法童子,人们不敢轻易去打她的主意。但保不齐这天下有心计阴险之辈暗中去害她。能看得出来风君子特别偏爱果果,从正一三山回来就悄悄把果果领到句水河边那座小山上封神。

我不明白封神是怎么回事,又是什么样一种神通?风君子的修行怪异之处太多了!但果果从仙人不留果花精成了仙人不留神,有了不少好处。首先第一点,她有穿行世间的能力,只要有仙人不留果生长的地方,她都能知道,而且心念起时都能出现在那个地方。这相当于修行人梦寐以求的神境通遁术,只是不能随意施展,只能穿行到有仙人不留果生长的地方才行。这是最好的逃生之术,如果遇险时想逃,瞬间可到千里之外,一般的高手根本抓不住她。

第二个好处就是保命,她能够神识不散,就算现在的肉身毁了还能带着神识记忆重新修行化出形体,只要天下的仙人不留果没有灭绝,哪怕还有一处生长,果果在这个世上就不会消失。对于修行人来说,消失的概念不是身体,而是这一世的神识与修行根基。果果还是可能会受到害伤,但可以重头再来,神识与根基不损。风君子可是给了她天大的好处,就不知道这样做对风君子本人有什么影响或害处。

……

韩紫英要炼九转紫金丹,此事说来话长,甚至她早有就有这个心思——当得知这世上真有药引之后。九转紫金丹的药材虽然难以收集,但也不是不可能,丹霞夫妇就曾做到了,最难的就是那一味药引“千年仙人血”。

后来风君子给了一种血,据说是绿雪的千年灵血,但韩紫英发现不对,那就是风君子自己的血,奇特之处还能一炉成丹三枚。有这样难得的药引就在身边,而且想求能够求得到,她如何能不动心?

上次的那一炉九转紫金丹,一枚让丹紫成用了,一枚让柳菲儿用了,一枚让风君子拿去留在了忘情天宫。世间仅剩一枚在忘情宫,而风君子已经放出话来要用呈风节来交换,恐怕打这一枚的主意是千难万险,抱椿老人就因此丧命,连整个玄冥派都让七叶给端了。

炼那一炉九转紫金丹,付出最多辛苦的是韩紫英,然而她却一无所得。风君子曾把那一枚九转紫金丹就留在菁芜洞天,韩紫英天天进出伸手可得的地方。后来绿雪约我见面,要我提醒韩紫英那是风君子在考验妖女心性,如果韩紫英能够面对灵丹不动心将是一生福缘的开始。

绿雪也告诉了我九转紫金丹对韩紫英的莫大用处——让她真真正正成为一个人。她虽然听闻了风君子的半卷化形天书,得到了人身,但那也只是不需法力维持的一个身体而已,毕竟还没有真正成为一个人。至少按照绿雪的说法,韩紫英不能为我生儿育女,而据风君子偷听她与阿秀的谈话,她是有这个愿望的。

韩紫英的确对九转紫金丹动心了,但她不是那种将他人之物居为己有的心思,而是想自己炼一炉。自从和丹霞夫妇交往之后,她就将九转紫金丹的药方求了过来,自己去收集药材。九转紫金丹一共有三十六十五味药材,最后还要加一道药引。

炼制丹药讲究君臣配伍,其中有四位君药最为难得,分别是十三枚朱果、九串仙人不留果、七朵黄庭雪莲、五钱邪樱花蕊。朱果与仙人不留果本是很难收集齐全,可有了菁芜洞天以及仙人不留神果果,对于韩紫英来说成了十分容易之事。至于黄庭雪莲,是一种丛生的黄色雪莲花,生长在高山雪线附近。据说十分罕见,但于苍梧说海天谷弟子曾有遇到,他回大漠之后会帮忙找一找。剩下的就是邪樱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