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回 用人心自古,受何命于天

尚云飞站起身来道:“这个赌,我打了!我现在就去收了李至真那个徒弟。”说完话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又转身加了一句:“为求红尘内外太平,不惜先下手惑乱人间——看来这世间一代神君非你莫属。”说完这句不明不白的话他径自离开,只留下了我和风君子。

风君子与尚云飞刚才的对话我朦朦胧胧有点明白,但还没有彻底听懂。风君子的用意似乎是收了那两人做徒弟,教他们一点东西,让他们把“事业”做大,然后引世间的力量来灭了他们,连同类的一伙人都一起灭了!这就叫“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究竟他们要怎么办才能不违反修行戒律,还得好好请教请教风君子——这小子是怎么想的?

“风君子,听你的意思是要尚云飞收那个李至真大师为徒,那另一个张宝瑞呢?”我不得不把话问明白。

风君子:“你听刚才他说的话了吗?他说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那意思我也得下地狱。……事情是你提出来的,你能忍心见我下地狱吗?”

“你什么意思?”

风君子:“以我的辈份跟他打赌,当然不好直接收徒弟。你替我去收了那个张宝瑞做徒弟吧。”

“我收张宝瑞这个徒弟?人家的宣传上可是古往今来的大宗师,能拜我一个中学生为师?”

风君子笑了:“这些在世间装神弄鬼的人,碰见了真正的神仙,那还不马上跟着屁股就来?……你不用真正出面,只要装作神仙下凡给他露几手,还怕他不拜你为师?只是他不会跟别人说罢了。就这么办了!”

“那你要我教他什么?”

风君子:“你可以教他一些小法术,能唬住人的,有点用又没有害的。至于世间三梦大法或者四门十二重楼当然提都不能提。”

“这些我也不知道呀,你从来没有教过我?”

风君子:“我教你这些干什么?你现在也算修行界的高人了,修为也不低,这些花样小把戏不会自己想啊?”

“我能猜到你的意思,你是想帮这两个人出名,把事情做大闹出乱子来,然后自有世俗间的力量会一起扫荡干净。……收个徒弟我也许会,可做到这些恐怕太难了吧?”

风君子:“这我就没办法告诉你了,这是世间的事,不是修行的事。别忘了在人世间我还比你小三岁,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话你可以去问问韩紫英。她很聪明,甚至比我都聪明,而且五百年的阅历不是白给的,看人间的俗事比你和我都强太多了!……千万注意,除了韩紫英之外别让其它人知道。”

“好吧,我去问问紫英。你想要我什么时候办?”

风君子:“此事急是急不来的,不论是你还是尚云飞在幕后插手,没有三、五年的功夫是不会见效的。……我也预测不了,你还是听听韩紫英是怎么分析的吧?我可是和尚云飞打了赌,你别给我输了就行!”

“行,我回头就去办。还有件事想问你。”

风君子:“想问就问。”

“你这些天一直傻乎乎的在想什么呢?我觉得你又有点不对劲。”

风君子:“其实我在想七叶,没想到他真正的修为会那样高超,我已经打不败他。”

“打不败他?可在演法大会上你分明未出阳神相斗!”

风君子:“有些事别说你不明白,就连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也不能说。但我可以告诉你,当时那场斗法我已经尽了全力,如果还是没有取胜就是真的取胜不了,至于什么原因你就不要问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把他约到昭亭山做个了断。”

“柳依依告诉我,你在昭亭山上天下无敌,是真的吗?”

风君子:“就算不是真的也相差不远,我连山神都能封,收拾一个七叶没什么问题。”

“我觉的你的修行好怪!……既然收拾七叶没问题你还在想什么?”

风君子:“我在想怎么处置他。丹道修炼到阳神境界,已经接近于长生不灭,世间高人能打败他却杀不了他,顶多毁一具肉身炉鼎而已。他还可以带着神识托舍重修,连青冥镜也不能让他形神具灭。……转生之后的七叶带着前世的记忆和根基,修行精进极快,很快又会卷土重来,就算在此之前找到他又把他杀了情况也是一样的。……难道就这么无穷无尽的循环杀下去吗?这是多大的罪业!……算了,我去一趟九林禅院问一问那三个和尚,看佛门中有什么别的手段。你去找韩紫英吧,等到你收了张宝瑞那个徒弟之后,我自会教你四门十二重楼中‘婴儿’的口诀与心法。”

……

“好狠的心机,这么做会使世间乱象愈烈!不过也算是釜底抽薪一劳永逸之计,至少能消停很长一段时间。如果让我去想办法,恐怕最好的办法也只能如此了。”

这是在君子居,紫英对我说的话。风君子要我来问她,我就来问了,说清楚前因后果,紫英不禁皱起了眉头。我问道:“你说风君子的心机狠?我看他不是这种人。”

紫英:“此人有帝君之才。普通人一眼只能看见眼前几人几事,他一眼就能看见世间如何反复。……但他毕竟年纪还小,也不擅长亲历杂务,所以要交给你我来做,因为他能够想到亲手却做不了。……我不是说他这个人心机狠,而是这个办法本身够狠,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有很多人可能会跟着倒霉,但毕竟最终是为了红尘安宁,看上去虽然狠,却透着悲悯之意,所以尚云飞那个佛门弟子才会答应插手。”

“我能明白他的想法,可我有一点不敢肯定,就像张宝瑞这种人物,做的再大难道还能引起天下大乱不成?”

紫英:“这你就不明白了,现在这个张宝瑞肯定不行,所以风君子才要你去收他为徒。……人变了,想法就会变,能做到的事情是现在这个张大师想都不敢想的,但到时候他就会去做。你没有见过一个普通人地位心态变了酿出大乱的事情吗?”

“有,你一提我倒想起来一件事。芜城金宝圩以北三江口有个小白村,曾经出过一个土皇帝白中流。仅仅因为妖物附身有了一些异能,就闹出了一场大乱子……”反正紫英已经知道我为秘密机构工作的事情,我就将上次到小白村抓捕白中流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只是没有提小小的名子。

紫英听完后笑道:“这就是了!风君子就是让你去做那个白鳍豚的妖魂,让那个大师张宝瑞去做白中流。只是影响的圈子可不只一个小白村,而是整个世俗社会,范围越大越好。到最后自然有像你当初的那种身份的人出来收拾他,同时把其它类似的现象也都扼杀,这就叫釜底抽薪之计。”

“可怎么能让那个张宝瑞做大呢?像他现在这么发展,已经快到头了,无非是各地办几个气功培训班,收两个钱花而已。”

紫英:“其实也好办,首先要立典、立神、立教。第一要做的就是把他那一套什么功法理论上升到思想神化的高度,第二要把他这个人捧到世间教主的地位,第三要发展严密的组织形式,对那些所谓的学员弟子进行思想的控制进而能够控制他们的言行。能做到这三点,再去想办法壮大规模,气候也就差不多了。我这五百年间,见到世间人有野心而聚众,不论成不成功只要能闹大的无一不是这种套路,想当年太平天国就是这样。”

“可你说的这些也不是我的擅长。”

紫英:“不必是你的擅长,你应该学学风君子的手段,不用什么事都亲手去做,世间有的是可用之人。你只要指点他就可以,只要他能造出影响带来利益,有的是败类文人去树碑立传编撰精典教义,也有的是野心小人扛着这面大旗去运作,从中求权求利。”

“可他现在好像还做不了这些。”

紫英:“这个张大师现在要做的其实就跟做生意差不多,要壮大连锁规模,建立一个分级控制的严密组织。这在过去都叫老鼠会、耙子会,现在改名子叫传销了。我可以告诉你其中的一些运作方式,你回头暗示他就可以。……你要做的,就是摸清这个人的情况,同时控制这个人。”

“明白,今天夜里我就去办。”

紫英:“慢着,有一件事我还要提醒你。风君子不亲自出手极力想躲开这世间的因果,你也要注意。这个张宝瑞虽然不怎么样,但罪不至死,如果将来因为你今日的行为遭遇杀身之祸,一定要想办法保住他一条性命。我想尚云飞去暗中操纵李至真,用意无非差不多,到最后他也会保李至真一条性命的。”

“你说真闹到这一步,需要多长时间?”

紫英:“风君子说至少需要三、五年,我看还不止。”

“这么长时间?”

紫英:“三、五年对于修行人来说很短,对于人世间来说就更是弹指一瞬间。”

……

世间三梦大法按照风君子的说法是一种神仙术,或者说是这世上装神弄鬼的绝佳利器。它不会让你真正的得道成仙,但你学会了他,绝对可以在普通人面前去冒充一种神仙般的存在。我要去找“修命增慧大宗师”张宝瑞,最方便的办法就是直接到他的梦里,然后引他入一段妄境,稍微弄一点玄虚估计他什么都相信了。

张宝瑞住在芜城昭亭山大酒店一间高档套房内,房间里挂满了各种锦旗以及不知真假的名人题词与合影。但与他随行的其它十几个工作人员或弟子,却住在离昭亭山大酒店不远的一个非常普通的街道招待所里。看来这位“大师”创业未久,行走江湖时手头还不太宽裕,除了撑撑场面之外其它的能省则省。

连续三天晚上开大会,张宝瑞也挺累,夜里睡的非常香。我的阴神出游来到他床边,等着他做梦——

在梦中,张宝瑞来到了天上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脚踩着朵朵白云,仰望着无穷蓝天,四周的光线明亮柔和,却看不见太阳。他正在东张西望,突然天空中传来一个不知名的声音:“张宝瑞!”

“谁?谁叫我?”张宝瑞不知所措的答道。

“不要问我是谁,是我找你来到此地的,你看不见我,因为我是凡人不能理解的存在。”那个威严的声音仍然从天上传来。

张宝瑞:“为什么,为什么找我?”

“因为使命,你来到人世间,一直还不知道自己的使命。今天也该告诉你了!”

张宝瑞:“什么使命?我怎么听不明白。”

“今天我的出现,是来点化你,你自己回去想想,明天我还会再来找你。”说完话声音消失不见,张宝瑞也从梦中惊醒。

他从床上坐起来,头上已见汗了,口中喃喃道:“这是什么怪梦,难道我——受命于天?这怎么可能!……嗯,可能我真的不是一般人。管他呢,只是一个梦而已。”

……

第二天夜里,张宝瑞又做了同样一个梦,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蓝天白云。天空中仍然是那个威严的声音问道:“张宝瑞,你又来了?”

张宝瑞惊道:“你到底是谁,怎么又是这个梦?”

“我说过今天还会来找你的,告诉你在人世间的使命,你想清楚了吗?”

张宝瑞的表情既惊疑又兴奋,声音也在发颤:“你是神仙吗?”

“我不是神仙,我的存在你不理解,你把我当作神仙也行。……我伴随你来到世间。”

张宝瑞:“我还是不明白,是什么使命?”

“你正在做的事情,你正在发展的事业,你正在引领众人去走的道路。”

张宝瑞:“难道,您是说……”

“不错,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道路,就是因为你带着使命而来,所以我找到了你。明天,我还会再来找你的!”说完这个声音又消失了,张宝瑞也醒了。装神弄鬼要把握分寸,神仙的话不可能说太多,把他忽悠进去就行了。

这次张宝瑞睡不着了,坐在床上傻傻的想了很长时间:“难道真有这种事情?这世界上真有不知道的存在?我以前装模作样教人的那些东西是真的?我真的是来历不凡的人吗?……如果明天还做这样的梦,那恐怕就是真的了!”

……

“紫英,你说我用化梦之法去蛊惑一个普通人,这样算不算违反戒律?”这是我在君子居问韩紫英的话。

紫英眨着眼睛答道:“怎么说呢?在两可之间,风君子让你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如果张宝瑞老老实实去做个普通人也就算了,偏偏要站出来号称大宗师,宣扬自己是神乎其神的存在,那你这么对他也不能算错。……我看火候差不多了,我告诉你的你都记住了吗?”

……

第三天夜里,当张宝瑞又出现在那个梦境中时,他已经深信不疑了。看着蓝天白云说道:“原来这一切果然是真的,我又来了,你在哪里?”他对着天空大喊。

我等他喊够了才出声:“我就在这里,一直都在这里,当需要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怎么样,想清楚没有?”

张宝瑞:“我想清楚了!难怪我从小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总觉的能带领许多人去做事情生活才有意义。后来我自创了修命增慧功,本来就是在书里找出来自己编的,但我现在觉得无意中找出了真正的东西。……这就是受命于天吗?原来我不是真的在骗人!”

我暗中叹了一口气,好蛊惑人心的人时间久了,也会渐渐被自己蛊惑,搞到最后连自己都当真了。心理虽然这么想,可嘴上不能这么说:“我找到你,就是让你去指点众人去追求真正的境界。你现在那些东西,还不够,还不完整,我来也是要教你指引众人的手段。”

这一次梦中谈的时间比较长,我教了他紫英那几手法术,还提醒他应该怎样将“事业”做大做强。最后对他说:“你要建立起你的组织,去带领更多的人,等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会再去找你的。”说完了我走了,他也醒了。

从此之后,张宝瑞“重新认识了自己”,不仅仅是简单的行走江湖去求名利,所行有了明显的目的性。根据梦中神秘声音的指点,他做了这么几件事——

首先是改革“门派”的组织形式。原先的他无非是到各地做个报告,然后举办几期培训班而已。现在不同了,他将培训班由原来的三级扩大到四级。“学员”每通过一级学习都会发一级证书,到最后四级学完,会发一个“炎黄修命增慧功”传法师的认证资格,可以在各地开设一到三级的培训班招收学员。这既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也是一种发展组织的方式。当然这些培训班都是要收钱的,“传法师”自己只得一小部分,大部分要上交给“宗师总部”,通过这种方式张宝瑞聚集了创业的第一笔大资金。

最后的第四级培训,要各地学员到“总部”由“宗师”亲自传授。这既是一种神化自己的机会,也可以借机发展骨干成员。据说通过宗师考验的骨干,还可以留在总部学习更“高深”的功法,获得“指导师”的证书,被委以更重要的使命。再后来,第四级培训班也由这一批“指导师”巡回到各地开办,宗师总部成了一个专门深造的机构。

俗话说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技术,一流企业做认证。这在世界产业领域中的最高概念被张宝瑞用上了,尤其是资格认证这一手玩的漂亮,等于向全国各地派出了无数个受控制的“张宝瑞”。是当时其它所有的“大师”没有想到的。等别人想起来模仿时,张宝瑞的组织规模已经发展的相当庞大了。这一手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韩紫英的指点。

不久之后张宝瑞就不用像过去那样到处走江湖抛头露面,而是坐镇总部一边收钱一边挑选骨干人材。我交给他的唯一任务就是要扩大规模,发展起来的人越多越好,人越多影响就越大,到最后闹出来的乱子就越大,也更容易被收拾。

有钱有地位有人捧之后,张宝瑞做了第二件事情,在弟子学员中精心挑选了一批有学问、有才干的精英分子。摇起笔杆子树碑立传,并将自己的那套东西从“功法”上升到“文化”的高度,再上升到“终极哲学”的境界。编撰经典、编写期刊、发行辅导教材,从上到下各个层次扩大影响,制造一种类似教主的地位。

名是一方面,利又是另一方面。借着组织发展,张宝瑞在各地制办了多处产业,就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那些门派一样,建立了总部和许多分部,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房地产。精英分子中也有经商人才,借着广大的培训班网络推销了大批利润极厚的产品,包括:炎黄录音带、炎黄录象片、炎黄信息茶、炎黄平安符、炎黄功夫装……炎黄裤腰带、炎黄棒棒糖等等。

我没有再去找他,做为“神仙”只是一种点化而已,那三个梦足够了。种子已经播下,如果他是那种人,就自然会生根发芽。我没有要求他去做任何其它的事,没有劝善也没有劝恶,一切让他依照本心而行。但我心里清楚,发生这样的变化,张宝瑞十有八九会走上白中流的老路。——这至少要在三、五年后。我不知道尚云飞那边对李至真施展的是什么手段,有可能是类似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