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回 佛祖满街衙,神仙一把抓

(题记:本书中提到的所有人物、情节、事件、设定,纯属文学角度的虚构。这只是一本玄异小说,来源于文字创作的夸张与虚拟。)

……

这天中午我到绿雪茗间的时候,风君子已经喝完茶走了。和柳依依聊了几句,出门准备去上课,马路边上站了几个老大妈在发传单。几位老人家我眼熟,是附近居委会的。我走过去的时她们也拉住我硬塞到手里一张:“哎,小伙子你看看,难得的机会呀,张大师到我们芜城来了!”

张大师?哪行哪业的大师?难不成是说张先生?大师这两个字给张荣道也有点过了吧?我拿起传单一看差点没笑出来,只见粉红色的传单上印着——

炎黄修命增慧功创始人,国际炎黄生命科学研究会理事长,著名人体科学家、气功大宗师张宝瑞先生莅临芜城!……将于1月1日、2日、3日晚7点至9点在东城大剧院举行生命科学报告会,并带功组场为各位气功爱好者现场长功开慧、调气理病。……

接下来是一大堆神乎其神的宣传以及不嫌肉麻的吹捧。真没想到,这位“大师”居然把传单发到我石小真人的绿雪茗间门前来了。边看边走,到学校西门口又被人拉住了:“这位同学,看看这个,人的一生难得碰到这种机缘,这是我们芜城人民的福份!”接着手里又被塞进了一张传单。

这话好大的口气!大街上也有人谈论正一三山会吗?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打开这张淡黄色的传单,差点又给晃了一下。只见上面印着——

至真的真理!至善的功德!璇玑世界奥妙等待我们一起去聆听!……璇玑大法掌门人,璇玑文化创始人,当代卓越的生命奥妙的探索者与领行者李至真大师亲临芜城!……将于一九九二年元旦在芜城西陵大礼堂举行璇玑文化宣讲大会,并现场播下璇玑的种子……

老天!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师”两个字在世俗中如此急剧的贬值。自古以来,某行某业中只有开一代风气之先者或者成就威望为众人所仰者才可称大师,而且这两个字是别人送的不能是自己封的。比如修行界,人人公认的大师恐怕只有忘情宫天月大师一个。至于九林禅院几位高僧,他人一般称法海大师、法澄大师等,那多少是出于一种对出家人的尊敬。没想到在芜城中学的西门口走了不到二百米就蹦出来两位大师!

我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个张宝瑞还有那个李至真是什么人,他们就是现在社会上流行气功热所制造的速成大师。最近几年就这些妖蛾子闹的凶,这两位误打误撞居然跑到天下修行界的根本重地芜城来了,而且还撞车出现在同时同地。看这宣传单上的吹嘘,那简直比神仙还要神仙,比佛祖还要佛祖,我所认识的修行界绝顶高人在他们面前通通成了一盘小菜。

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两位根本不是什么修行人,恐怕连修行界的门都没入,否则也不会跑到芜城这个地方来聚众弄玄虚,这可不是一般的胆子!真正的修行高人恐怕也不好主动插手去管他们,只有一干老百姓跟着起哄了。

拿着两张传单走进教室,离下午第一节课还有一段时间,教室里人不多,风君子已经坐在座位上仍是发呆的样子。今天碰到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正好有机会找他聊聊,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风君子,有件趣事。”

风君子头也不抬:“别打扰我,没看我正在沉思吗?”

“你就沉思吧,有人上门跟你抢生意了——我在绿雪茗间门口碰见发传单的。”

风君子:“又人开茶室了?开就开呗,反正东西不一样,绿雪茗间哪在乎那个。”

“不是抢茶馆的生意,是跟你抢徒弟来了,堵着绿雪茗间给我发传单!”

风君子抬起了头:“什么传单我看看?哪里冒出来的妖蛾子……”他接过传单一开始是皱眉,后来笑了,咯咯的笑,笑的就像刚下蛋的老母鸡。

“好久没看见你这么笑了,也太夸张了,怎么笑成这样,至于吗?”

风君子:“怎么不至于?简直是佛祖满街衙,神仙一把抓!原来得道成仙听一场报告就可以了,不仅能治百病,还能长命百岁,这买卖做的!……这种生意咱们可抢不过。”

“我觉的有点问题,就是这帮人在外面闹的,否则也不会出来七叶要修戒律的事。现在都闹到芜城来了,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小声的提醒风君子。

风君子也小声答道:“他们都是普通人,我们也不好插手啊?”

“那也不能眼看着,都跑到门前来了,总得想想办法让他们都消停消停。”

我们正在说话,田玮和季晓雨两个女生走进了教室。田玮见风君子手里拿着一红一黄两张传单,伸手就抢了过去:“璇玑功,开慧功,两个掌门都到芜城了?我妈一定会去听报告的。”

季晓雨问她:“你妈也练这个吗,我姥爷天天早上也练。你妈是哪门哪派的?”

田玮:“我妈学的是先天纯阳功,不过别的大师来做报告她也会去听的。……上次先天纯阳功掌门田玉荣大师来芜城做报告,后来还搞了个小型茶话坐谈会,我妈特意还从宣德县赶过来。就那次,风君子也去了,还和田大师比划了几下,大师说他可有慧根了,要收他做徒弟!……风君子,你说是不是啊?”

我有没有听错?田玮她妈一定是个女的,怎么会去学名子叫“先天纯阳”这一类的功法?还有风君子也跑去凑什么热闹?他和那位大师怎么比划的?我忍不住问道:“风君子,真没看出来,你还干过这种事?”

风君子笑道:“上个月是几个外面的朋友一定要拉我出去参加一个什么茶话会,说机会难得能和田大师结缘。田大师在那发功,我跟着他的手势动了几下,他就说我有慧根,都是开玩笑的事情……”

这个田大师挺贼啊,偏偏看中了风君子,恐怕不是别的原因,而因为他是风怀远副市长的公子。如果收了这么个徒弟忽悠好了,那在芜城发展下线可要方便多了。看来风君子对这样的事情不是不感兴趣,而是自顾身份戒律不好插手去管。当着其它人的面我也不能直接问,只有指着那两张传单道:“风君子,你看这事怎么办?”

教室里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风君子说话也不方便,开口念了两句偈语:“你向东去我朝西,且隐仙踪问布衣。”

他的意思我心领神会,就是让我们分兵两路去看看热闹,我去东城大剧院看看张宝瑞大师,他去西陵大礼堂看看李至真大师。混在普通人群中,不要露什么痕迹,先搞清楚状况再说。

我也答了两句偈语:“大道从来天机远,也看人间弄玄虚。”我的意思是如果有办法的话该管还得管,修行不是独自一人不闻不问就可以成道的事情。我现在的口才还不错,张口就接了出来,看来三山会上得到的“声闻智慧”不是白给的,暗暗有点自得。

季晓雨与田玮齐声道:“切!你们俩神神叨叨的说些什么呐?”

这时柳菲儿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恰好听见风君子与我的一问一答,好奇的说道:“你们这是在对诗吗?文法好像有点不对,可以再修改修改。……都坐回去吧,上课了!”

……

一九九二年一月一日晚,芜城的东城大剧院,我坐在一群虔诚的听众当中,正在聆听台上的炎黄修命开慧功大宗师张宝瑞先生的高谈阔论。年纪比较大的听众占了一半以上,但会场中还有其它形形色色的人,工人、教师、学生、小商小贩、国家干部都有。我还看见了一熟人,坐在大剧院的第一排,是我们学校的年级主任司马知北。

芜城师范大学生物系毕业的司马知北老师听得非常认真投入,他的膝盖上放着个小型录音机,手里还拿着笔和本。但现在他没有做笔记,因为台上的张大师正在告诉大家放松静坐,双手不要有动作。带着录音机来听报告的人有不少,据说“大师”的带功录音拿回去播放也有“气场效应”,可以治病强身。我刚进会场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这些了,而且一开始还有一个主持人强调这场报告会不能“疑法”,思想中不能和大师的意念相对抗,否则效果就不明显云云,先给足了心理上的暗示。

这位张大师口才极佳,说话很有煽动力,似乎从远古到未来,从地球到宇宙无所不知,如果他出生在古希腊一定是个相当出色的演说家。他说了一堆似是而非的理论,对于没有真正学过哲学或者逻辑的人来说真能给绕进去,哪怕接受过高等教育。好歹我也是修行界的石小真人,不会被空口谈玄忽悠进去了,而其它人还真不好说。

张宝瑞大师要发功了!只见他站在主席台中央,把大手往左一挥,会场中一千多人都跟着他的手身子向左一歪。接着他又把手往右一招,这一千多人又往右一歪。只见他的手势转着圈,一千多人跟着前仰后合。如果不知前因后果,你会感叹这是世间莫大的神通!

修行人无论是御物还是御器,都不可御有灵之身,此所谓心不二用身不二主。连我的阴神出游托舍也办不到,除非是阳神夺舍,但那样等于把另一个人给杀了。而这位张大师挥手之间舞动千人,我只有叹气的份,只能说人家耍的手段巧而已。这确实不是个修行人,在他身上我感觉不到修行人特有的那种神气波动,那挥手,不过是挥手而已。

但我在会场中还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微弱信息,不是发自某个人,而是一千多人的合念。这种合念足已让心志较弱者不由自主,接受一种群体的心理暗示,无意识下去跟踪模仿。这里面也并非完全没有门道,说起来风君子玩过这一招,他当初封柳依依为山神接受众人香火膜拜,其用意就是借众生心愿力能够修行。但那毕竟不是修行,只是给柳依依一个环境,法诀还是另有巧妙因由的。

张大师今天是来芜城“播种”的,据说这场报告会之后,还要在芜城举办气功培训班,传授一级、二级、三级仍至更高层次的功法。最后主持人一脸兴奋的告诉了大家这个好消息,并且请在场的诸位回去多做宣传,将大师的信息多传一人,也对“功力”多助长一分。我在东城大剧院看见的情况大概如此。

听风君子后来的转述,他当时在西陵大礼堂见到的情景也差不多——

西陵大礼堂面积稍小,以往都是政府机构开大会做报告的地方,这次被璇玑功李大师借来搞宣讲面子可不小。风君子也遇到一个熟人,不过这人不是什么俗人,居然是广教寺活佛的弟子尚云飞。尚云飞和风君子一样也混在一帮普通人当中不动声色。

这位李大师与那位张大师风格不同,谈的没有那么广博但是更加玄妙,煽动性也更强。他从一开始就告诉台下的听众练了他自创的璇玑功,会有多少多少好处。至于不生病了,不吃药了,不赔钱了,不郁闷了等等等等,总之世间一切苦他都能渡!

很显然这位大师自己或者找人研究过一点佛学,说的话很有体系能自成一家,至少听上去像那么回事。风君子和尚云飞遇到就坐在了一起,他们两个对这位大师的感觉是一样的。李大师吹嘘完可以渡世间一切苦之后没忘了变换逻辑将忽悠收的完整——那就是如果生病了如果赔钱了如果郁闷了,那不是他的璇玑功不好,而是练功的人本身有业力未消,练他的功就是消这种业力,将来能够进入璇玑世界。

两头堵,一条路,最后指出一个归宿,这已经接近于原始宗教的形式。信仰本身无所谓对错,却不应该对不信仰者发出隐含的威胁,又将自己化身为教主。风君子与尚云飞对视一眼面色都很沉重。台上这位显然是要在世称神了!

最后这位李至真大师也现场露了一手,要为在坐的所有人播下璇玑的种子,并且声明只有那些怀着正念有缘份的人才能接受到。只见他在台上双手往前一伸,许多人都纷纷觉的有什么东西到自己体内来了。

风君子也感到有点异样,觉的这位李大师还有点门道,善用自古以来的宗教形式。能借人心性而制人为己所用,同时宣讲了一些所谓方法确实与佛教中某些观想的法门类似。但他不问其中真意,也不问在场是什么人,统统拿出来用了,不论搞出什么稀奇古怪的后果来都算是他李大师的神奇。

我看见的这个张宝瑞和风君子看见的那个李至真,忽悠中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以神通讲佛道,然后宣称自己的成就超越佛道,能够结合佛道。我知道风君子与尚云飞早就有那么一些门户摩擦,听台那两位“大师”的意思,都拜在他门下就什么都好办了。这两个人连连对视,又连连摇头。

……

第二天傍晚,风君子打发走了柳依依,关上绿雪茗间的大门,我和尚云飞也在。我们三个人谈论的就是昨天的事情。彼此述说了互相看见的情况,我最先开口:“情况你们都看见了,现在连我们学校不少老师都跟着瞎起哄,你们说该怎么办?”

尚云飞淡淡答道:“不怎么办,那个李至真我听说过,据说闹的很凶。但今天见了也不过如此,不会掀起多大风波,迟早自生自灭。……别人不清楚,我们这些懂修行的人还不清楚吗?人间本来乱相就多,不在乎多那几个,我们强自插手反倒不好。”

风君子:“在别的地方折腾也就算了,反正眼不见为净,可怎么闹到芜城来了?都堵到中学门口了,装作看不见也不太好吧?”

我又说道:“我担心的不是那些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真正的担心是这股邪风波及到修行界,那影响就大了。听涛山庄的宇文庄主跟我谈过,修行界有人提议用神通行走世间,将这些人取而代之,那红尘内外将一片混乱。……七叶在演法大会提到了修戒之事,你们也都在场。”

尚云飞一皱眉:“风君子,你不是前辈吗?你不是一向很有办法吗?你说怎么办?既不违反戒律又能解决问题?”

风君子看着尚云飞:“我知道你一向不太服我,认为道术不如你的修行的法门。我也不跟你争,你认为你确实在我之上吗?”

尚云飞:“若论斗法,我恐怕不是你的对手。但修行的目的不是以法力相斗,也不是以神通威压世人。那些不过是勾引人进门的小手段而已,能不用最好别用。所以我不认为你有多高明。”

风君子:“我也没说我所学就一定高明,但我不像你那么排斥旁门。”

尚云飞:“你倒不排斥旁门,怎么拉我来商量对付那些人?人家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相谋世间的手段!”

这两个人怎么又吵起来了,还当着我的面互辩,这能争出什么结果来?我赶紧劝道:“求同存异,两千年没有结果的事情你们现在又争论什么?就不能说点正经事吗?云飞,你说如果真要出手该怎么办?”

尚云飞不再与风君子争辩,低头想了一会道:“很麻烦,说句犯戒的话,就算把那两人杀了,也不能消世间的乱相。这种人多的是,只要这股风气还在,只要世人还有这种心思。而且世人有所求之心也并非是错,我们也决定不了。”

风君子:“你一开口就把文章题目做太大了,就算是如来佛祖到现在也没有渡尽世间。咱们遇事做事,把这股邪风扑灭就可以,至于世间有乱相管不了就不能必勉强。”

尚云飞:“听你的意思,好像有办法了?”

风君子:“我倒有一条妙计,只是这个办法有点太损了,后果也太大了。但利害相权,也值得一试,做总比不做的好。”

我也问:“倒底是什么办法,说的这么严重?”

风君子一字一顿的说道:“暗中收他们为徒!——如果不是他们送到门前,我还想不出这个办法,现在正好拿这两个人来用!”

尚云飞吃了一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这么做可是要引出大乱的,就不怕下阿鼻地狱吗?”

风君子:“我又不在你那个六道中,又下你那什么地狱?……俗世间的事情,用俗世间的方法来解决,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大乱才能大治,还天下一个清静。……尚云飞,你也别说说而已,今天的事情既然你也在就得插手,你到底是干还是不干?”

尚云飞叹了一口气:“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风君子:“那好,那个李至真就交给你了。……你不是一直不服我吗?今天我们就打个赌,看哪边先把这件事了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