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回 化身无穷妙,锐意贯白虹(下)

原来七叶再度大喝一声,震的三山颤动。射向天上的白虹主脉突然分光倒卷,象一朵倒悬开放的长蕊菊花,从天而降将风君子的分身都笼罩其中。风君子也一声呼喝,脚下黑色云环散开,向外射出二十五道黑烟带着分身急退。七叶收回呈风节在手,向着一个分身风弛而去,挥手就是一击。这一击毫无其他的花样和技巧,却体现了速度与力量准确坚决的完美爆发,风君子那个分身没有躲开。也不知是七叶走运还是看出了破绽,这一击正好打中的是毫光羽原器,破了所有分出的光刃化身。

说出来眼花缭乱,看上去也就是流光遁影的一瞬间。两人斗了那么长时间,最后分出结果只有一击而已,大多数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光华已经射落。几十道飞光在空中合成一束,风君子几乎是从椅子跳起来以黑如意一引,正好射到我的身前。七彩碎灭,一把似刀又似剑的细刃插在地上,看不清长短只有三寸露在外面。

“七叶,你如何看破我的化形之术?一击而中!”风君子问向场中的七叶,语气有几分惊疑不定。

大家这才注意到七叶此时也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人们不由自主的又向那片天空看去,只见蓝天白云、艳阳当空,正一三山上空一片仙灵祥和,哪里还有方才风云变色的半点影子!

“前辈的法术果然古怪的要紧,晚辈一开始也没有发现破绽。直到试探良久,发现前辈的七彩光华中的法力波动不是来自那二十五个分身,而是发自你脚下的黑云,才知道前辈与七叶游戏。……请问前辈,你用来变化分身的法器究竟是何物?”七叶说话时面带笑容,只是这笑容有点不冷不热。

风君子:“那是石小真人之物,恶徒付引舆曾经的法器毫光羽。……石野,你收好了,将来如找到梅花山一派的正道传人,还是要把这件掌门法器传下去。付引舆该死,但梅花山无辜。”

我起身施礼道:“多谢前辈指教,石野自当从命。”然后一招手,毫光羽从地上飞起收入袖中。心里觉得有点好笑——梅花山一派早无传人,风君子说这种便宜话分明是在讽刺七叶,却又让她不好反驳。他们两人嘴上说的都很客气,风君子没问七叶为什么恰好打落了毫光羽原器七叶也没说,七叶没问风君子为什么不出神上天风君子也不提。

用一件法器变化五五分身,简直是匪夷所思。在场的晚辈弟子不明白,就以为是高人玄妙,可是真正的大行家包括守正真人都有不解之色,但在这种场合又不好开口“请教”风君子。

此时和曦真人又走到台上,赶紧打断了那两人可能会跑题的对话,向周围抱拳道:“公子前辈道法通玄,为人间不遇。七叶掌门法力无边,其神威难挡。今日天下同道大开眼界,实平生幸事。……演法大会从海天谷传位仪式开场,而海天谷之事自天下同道共诛付引舆起。斗法又以毫光羽落地而完美收尾,让吾辈不禁感叹冥冥中自有天道循环,同时也感谢诸位高人的神妙用心。……愿各位同道得今日点化早悟大道。六十年后若还有仙缘,正一三山再续人间佳话。”

和曦的话一杆子支到六十年后去了,这是好戏要散场的意思。接下来应该是各派掌门唱诺还礼,依次领弟子下山。可此时七叶抢在众人之前,飞身而起飘落在场地正中,彬彬有礼的向台上抱拳道:“正一三山会已毕,趁着天下同道还在,七叶斗胆有一事相求。”

和曦真人一怔:“七叶掌门还有何事?”其他所有人也好奇的看着七叶。

七叶:“同和曦真人所言,忘情公子前辈道法通玄人间难得一间。今日一番论道斗法,胜过七叶十年修道感悟。……只是刚才斗法公子前辈有游戏之心,不曾真正出手,以至于化形分身被晚辈阳神打落尘埃。未能与前辈公平一决,是七叶平生憾事,不知是前辈不肯赐教还是认为七叶不配高人出手?”

话说的彬彬有礼可是语气却咄咄逼人,把和曦真人也噎住了,只有回头看风君子。风君子眼色少见的凝重,不知表情,淡淡问道:“请问七叶掌门意下如何?”

七叶:“是否可以择日公平一决?以全今日之盛事,也消七叶心头之憾。请公子公子前辈玉成!”

风君子答应的很干脆:“时间你定,地点我选!”

七叶:“三山会后,七叶要回海南派整顿弟子,并闭关修行。只要是半年之后,什么时间都可以。”

风君子:“明年夏日中元节,我在芜城昭亭山恭候。”

中元节,就是阴历七月十五,民间俗称鬼节,风君子应七叶之约将在昭亭山与之放手一决。韩紫英猜得果然没错,正一三山会还没散,七叶已经找上门来了。他给自己留了半年闭关的时间,似乎有点短,但对于现在的七叶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耐心了。他显得很自信,似乎闭关半年后就不会弱于风君子。

众人一片议论,有人感到疑惑,更多的人是兴奋不已——那样就会看见一场真正的惊天动地大斗法!今日的演法大会精彩是精彩,可有不分高下胜负的规矩在,纯粹是表演性质。比如守正与活佛展示的境界虽高,可有些晚辈弟子看起来就象在变戏法。后来七叶是真动手,可忘情公子还是在变戏法。

但不是所有人都兴奋,在场有不少大派高人知道这两人的修为,一旦斗出真火可不是什么好事。可还没来得及出声劝阻,这两个人已经将事情都定下来了,也不好再阻止,纷纷把目光看向前台正中的守正真人。

守正真人有天下修行人领袖地位,这时不得不开口说话了:“风师弟,七叶掌门,二位都是当世高人,百年难得一遇的造化奇才。能在三山中相聚也是我正一门之幸,贫道想在三山会后再多留二位盘桓几日,也好多几分请教交流的机会。”

守正人老成精,这话说的相当漂亮!既然风君子与七叶已经当众做了决定,守正真人要是强行劝阻谁的面子也过不去,总不能转眼就当众改口。他要将两人单独留下来,私下里慢慢劝说,以他的身份说出“请教”的话来,已经是极大的面子。就看两人给不给这个面子?

七叶躬身答道:“晚辈哪敢当守正掌门请教,如有机会应侍立座下聆听教诲才对。可惜本次三山会上海南派弟子数人不肖,七叶还要赶回琼崖道场整顿门风。同时闭关修行在即,准备与公子前辈的一番对决,免得届时输得太惨,让天下人笑我不自量力。”他一方面假客气一方面装糊涂,总之拒绝了守正真人的建议,一定要斗。

风君子也说:“七叶你不必担心,我想天下同道不会笑你的。……守正师兄的好意我哪敢推辞,只是我在三山外还有俗事纠缠,请假只到今天。这样吧,老神仙如有兴致,我就陪您长谈一夜明天日出再告辞,正一门不会缺好酒好菜吧?”

七叶立刻要走,风君子只留一夜。守正真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如此,昭亭山之约看来无法阻止了。六十年一度的三山大会终于落幕,却留下了半年后的一个悬念。

……

果果和阿游随轩辕派走了,丹紫成也随父母离开了芜城。紫成虽然是我的弟子,但生活在现代社会,最好还是要读书上学的。我打算等他长大几岁,先教他“世间三梦大法”,然后再在梦中指点修行。这样就方便了许多,风君子当初就是这么教我的。

正一三山善结大会上买回来不少好东西,都放在了菁芜洞天中,包括风君子的东西。紫英买的最多的是各式各样的药材与灵丹,而柳依依则是挑了一堆希奇古怪的小玩意。两间竹林精舍中的格架上现在终于摆满了“法宝”,有了一点真正的洞府模样。

唯一不太对劲的就是风君子,从三山大会回来后表现一直有点怪,上课甚至走路的时候眼神都有点发直,就象在做白日梦一般。这小子举止反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事出有因,这一次又是为什么?难道与半年后那场斗法有关?我问过柳依依,依依的回答让我很意外——“不必担心那场斗法,选在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可在昭亭山中风君子谁也不怕。别忘了我是昭亭山神,风君子只要愿意可以拥有整座山的力量。”

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情况下不要无故去招惹他,应该找一件他感兴趣的事情让他自己回过神来,然后他会主动告诉你的。说来也巧,没过几天芜城就发生一系列很热闹的事件,与修行界无关,却将风君子和尚云飞还有我都卷了进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