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回 化身无穷妙,锐意贯白虹(上)

七叶刚刚一愣神间就发现情况不对,自己在半空中被七彩光芒包围了。原来刚才那一下,他只打碎了那团黑云,带着七彩光芒的“阳神”却是自己散开的。然后散碎的黑色云雾又在四周凝聚成形,成了断续相连的几十团云朵,每团黑云上都站着一个“风君子”,将七叶包围在中间。我一眼数过去,风君子总共化出了二十五个分身!

在此之前的七叶,无论风君子显示多么神妙的道法,他都面不改色一脸冷峻的表情。然而此时他的神情变了,语调也变了,带着滚滚回音的低沉之声惊问道:“化身五五?”

也难怪七叶会惊而变色,和尘曾经传他正一门三十六洞天的丹道,其中最后的第三十五洞天与三十六洞天分别叫作“化身洞天”与“待诏洞天”。所谓待诏洞天的象征语意就是世间修行已到尽头,等待天界降诏飞升登临仙位。而风君子演示的化身五五是“化身洞天”中最高神通,与世间丹道最后一层境界“待诏洞天”只有一线之隔。据江湖传言,正一门的守正真人修为也不过刚刚进入到化身洞天的境界,还没有达到化身五五的程度。七叶的修为再高,现在还不可能超过守正!

当然前提条件那是真的阳神变化,每一个分身都是真正的分身。会场上的人都知道那不是真正的风君子阳神,但七叶并不清楚,他一直就以为与风君子的阳神相斗。风君子有化身五五的神通,几十个风君子一起上够他喝多少壶的?按照常规,斗法斗到这个程度,只要不是生死相搏,七叶只需说几句漂漂亮亮的场面话,就可以结束了,根本没必要再斗出什么结果来。

听见七叶问话,他对面的那个风君子答道:“是不是化身五五你自己不会看吗?”

紧接着七叶身后的另一个风君子也说:“我看他应该是识货的,只是以前没见过。”

左边的一个风君子插嘴:“他能一下把我们二十五个都打落下去吗?”

右边的一个风君子劝道:“七叶掌门,我看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我们握手言和好不好?”

风君子这二十五个化身还挺有意思,都能开口说话,就像真的阳神变化一样!他提议握手言和、各自收手不要再斗。

然而七叶却没有这么做,他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吸气的动作有点搞笑,因为阳神根本不需要呼吸,纯粹是本人的习惯性反应,看来他也不是经常出阳神修炼。只听他笑了笑,抬头向其中一个风君子道:“阁下有如此境界,端得是惊世骇俗。难怪你有胆量只守不攻,赌我打不落你的阳神。……如果是公平相斗我真的办不到,但不要忘了我现在手中有呈风节,呈风节的妙用你应该很清楚。你托大了,居然没有带法器上天,所以我还有机会试一试。”

七叶的意思很明显:“就算你有化身五五的境界,但是说好了只守不攻,又没有法器。而我有呈风节在手,还是能把你都打下去的”。他不提呈风节也就罢了,一提起这件法器风君子还能痛快了?

二十五个风君子一齐哼了一声:“那你尽管一个人折腾吧!”

七叶:“前辈说不怕阳神打落之伤,原来有化身神通。那么晚辈也不敢自大,仅仅只打落一个分身即可。这样前辈所损不多,众人也能旁观妙法,如何?”

七叶的话说的既客气又狡猾,即留面子又找台阶。打落一个阳神分身其人不会受伤,但于修行有损。他说完也不等风君子答应,就抛下了呈风节。呈风节在他脚下旋转飞舞,与方才的法术一样,仍是一片强劲无比的旋风,只是两人的位置换了,七叶在风暴的中心,风君子围在四周。

正一三山的天空风云变色,似乎漫天光芒都随神风乱颤。风君子的身形也止不住的在风中飘摇,脚下的黑云被成撕一道道的拖曳黑烟的条状。二十五条黑色云带渐渐首尾相连,成为一个巨大的黑色云环,在空中旋转涌动。

我看出来了,这黑云就是黑如意中的龙魂“大老黑”所化。而风君子的“阳神”的确是法器毫光羽所变,那毫光羽有一种妙用就是分出万千光刃,风君子不知用什么法子将光刃变成了自己的分身模样。那二十五个风君子虽然一模一样,但其中只能有一个是毫光羽的原器。我若是七叶,只要找对了,就能将那二十五个分身都打下来。我在这里看不出破绽,天上的七叶能发现吗?

神风浩荡已极,风君子如波涛上的小舟起伏不定,却总也吹不翻。七叶的手段当然不止于此,只听他厉喝一声,脚下飞旋的呈风节光圈正中射出一道冲天的白虹。白虹去势一眼看不到尽头,而发端处将七叶的身形包裹其中。七叶再将手一辉,这白虹在他身前分成千万道,铺天盖地的向风君子袭去。他用了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全灭!

风君子似乎很忌惮这白虹的威力,二十五个分身纷纷闪展避让。而那风暴中心发出的白虹似乎有一种虹吸之力,卷近之后黑雾就象被一股力量吸住,很难飘散远离。风君子也连连挥手,发出一道道带着七彩的光刃相击白虹,二十五个飘忽的身影如花雨纷飞。天上斗的煞是精彩,看来两人都尽了全力,半个时辰过去了久战未决。

众人看的是如痴如醉,不时发出阵阵彩声。我再看座位上的风君子,他也是闭目凝神一脸严肃。这时紫英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风君子今天有点失策了。”

“怎么失策?”

紫英:“以七叶的修为,他如此相斗很难占上风。不论是胜是负,七叶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与风君子的阳神相斗,仇是结定了!今后恐怕会有无穷无尽的纠缠。”

“可是所有人包括七叶自己经过这一战,也应该知道他的修为境界在风君子之下,风君子不出阳神就能斗个平手。……而且他的辈分远高于七叶,未出手先相让也合情合理,七叶凭什么还要纠缠记恨?”

紫英:“如果是你或者其他人当然不会,但以七叶的心性不会这么想。他哪会甘心居于人下,要想停手早就停手了,刚才风君子化出分身提议罢斗的时候。”

“我明白了,风君子对七叶起了杀心,恐怕在忘情宫外七叶走夺呈风节时候就有了。”

紫英:“听你这么说,今天的事我也看清楚了。风君子这种修为通天的人物是不敢乱开杀戒的,尤其是杀七叶这种接近天人的存在。他怕的不是别人而是天劫与因果,这就是所谓神通不敌业力。……今天一开始风君子提议以打落阳神为约,七叶在这种场合居然答应了,可见一心傲视众生不以他人为念。这就是取死之道一。……后来风君子化身五五提议罢斗,境界高下已分,可七叶仍然要用风君子只守不攻的相让的条件损伤他一条阳神化身,执意不肯求和,这就取死之道二。……如果发现风君子与他七叶大掌门斗法如儿戏一般,不认为那是相让而是相辱,日后再来寻仇滋事那就真该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认为七叶会找风君子来寻仇吗?今天的情况看上去他显然不是对手。”

紫英:“七叶一定会的,如果是当年他还能忍一忍,可今天的他看自己要追求的大道巅峰就在眼前,一定不会容人拦路。”

“大道巅峰?”

紫英:“那也是一种巅峰,否则七叶的修为不会超越当世,众人也不会在演法大会上听他与风君子论道。他只能胜不许败,只能驱用他人。修行时一心精进锐意向前,加上天资、悟性一流,这是七叶能够突破终南派传世道法更上一层境界的原因。这既是他的优胜之处也是可怕之处。……七心与他有何仇?可那天晚上一鞭刺过去伤人,无非是当年在终南受七情合击的挫折。你与他又有何仇?可他对你起了杀意,无非他想要的却属于你。”

“你怎么看得这么清楚?”

紫英:“别忘了我也是妖族出身,在人间也算半个个旁观者。刚才论道时谈的是果果,我觉得一样也是在谈我。……其实我看风君子的修行,也隐约感觉有几分不对,确又想不明白在哪里?”

我笑道:“你这么聪明的人想不明白,恐怕就是天机了。”

紫英:“唉!想杀个恶人败类还这么多事!我这个妖女看着实在……”

她的话音未落,突然满场都发出惊呼之声。原来天上的斗法已经分出了结果——七叶打落了风君子的“阳神”,不是其中一个,而是所有!只见几十道七彩光华从云端坠落,带着长长的尾焰光芒,如流星雨般向演法会场射了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