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回 应行合所愿,点窍随机缘(下)

风君子这番话如果对别的佛门弟子说,别人只能当他是无理取闹。可法澄与他人不同,有关佛事都是很认真的。一听风君子如此说,立刻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表情也严肃起来。他走到我身前伸手抓起柳依依的一只手,柳依依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手也软软的垂着。紧接着老和尚的举止更怪,走了一圈将我们每个人的手都抓起来摸了摸。

法澄如果摸我和丹霞生的手也就算了,可他连韩紫英与丹霞夫人的手也摸了一遍,这举止就很怪异了。照说佛门弟子不应该如此轻慢女眷,如果换个和尚或者换个场合人们一定会认为这和尚有问题,可大家都清楚这位法澄是真的不能再真的真和尚。法澄不说话,大家也不知道他搞什么禅机,也都盯着他不说话。他最后去摸风君子的手,风君子把手一收背在背后道:“你这个花和尚,大男人的手有什么好摸的?”

法澄就像没听见一样一摇头,指着风君子道:“不清楚。”然后又指着阿游和韩紫英道:“不行。”再指着果果道:“不同。”又指着丹霞夫妇道:“不足。”又指着丹紫成道:“可惜气血未成修行也不够。”最后他指着我的鼻尖:“金龙锁玉柱,难得好皮囊。就是你了!”

我给他搞的莫名其妙:“我,我怎么了?”

法澄不答话又对韩紫英道:“韩居士的切玉刀在身边吗?借老僧一用。”

紫英将切玉刀递给法澄,法澄抓起我的一只手说:“石真人莫怕,只是借你一点精血。”紧接着刀尖轻轻一划,在我的中指尖竟然划开了一道小口!自从我炼成金龙锁玉柱的护身功夫之后,浑身刀斧难伤,从来就没有受外伤流过血。然而今天法澄就这么轻轻一下就用切玉刀把我的指尖划破了,鲜血立刻渗了出来。

法澄口念一声佛号,用刀尖一引,我指尖的鲜血飞到空中,凝成一滴圆溜溜的血珠。他再一挥切玉刀,那血珠随着刀势飞向我怀中的柳依依,不偏不倚正落在眉心。血珠落在柳依依白皙的皮肤上,却没有飞溅而开,而是像被海绵吸收进去那般瞬间消失不见,连一点红色的痕迹都没有留下。这时我能感觉到怀中柳依依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抱着她,本来就像抱着一缕无色无味无温的有形云烟,现在却突然感觉到这云烟凝聚成些许实质,有了一丝人体的暖意。依依这时睁开了眼睛:“哥哥,我觉的身上暖洋洋的,这是怎么回事?”

法澄答道:“这是老僧的一点小法术,借用石真人一点精血化入阴灵之身,你也有了人身八触之觉。这串菩提数珠戴上无妨了。这是佛门器物,广教寺的佛爷未说如何使用,老僧也不饶舌,就看柳姑娘今后如何知缘善用了。……风小子,这下你不会说我是假和尚了吧?”说着话他已经亲手将菩提数珠戴到了柳依依的手腕上。

风君子很满意的点头:“真和尚真和尚,这次我真正佩服你了,连我都做不到!你是怎么办到的?佛门神通真的如此广大吗?”

法澄:“神通并非广大,只是巧妙而已。这不是我禅宗法门,老僧是刚刚和你学的,你怎么反倒来问我?”

法澄这一番话把风君子给说愣住了,他站在那里眨着眼睛半晌没反应过来。等到他突然用手一拍脑门转身再找法澄说话时,法澄已经走了。他站在那里看着我和柳依依,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天月仙子指点柳依依修行的那番话,我终于明白了!早知道用我的血不就成了?……用石野的血,嗯,这样更好,反正不分彼此!”

不提风君子如何自言自语,众人虽不知道其中的巧妙也能看出柳依依得了莫大的好处,纷纷上前祝贺一声。依依把果果抱过来亲了一口:“果果谢谢你,要不是你拿了这串珠子,我还没有今天的奇遇呢!”

我也对果果说:“别人都有了好东西,你却不把东西留给自己。这样吧,当丹霞师兄把温火玉传给阿游的时候你也来找我,我会找一样好东西给你的,保证不会比他俩的差。”

我们站在河边说话,远远的从青石桥上走过来一人,走到近住站定施礼:“代掌门好,诸位道友好。”转头一看,过来打招呼的是于苍梧。

“于道友,机缘大会上结了什么机缘?”我们问他。

于苍梧:“感谢海天谷福泽深厚!代掌门请看此物。”

于苍梧手中拿着一根齐眉长的棍子,这棍子初看上去就像一节砍掉枝桠的树枝。这根“树枝”有酒杯粗细,不是一溜笔直,而是略显曲折虬结的模样。通体深紫色,深的接近于发黑,表面反射出金中带红的点点暗淡光彩,看质地非金非玉,又似木非木。风君子已经将他手中的纸笺抢过去念道:“正一门守正恭送机缘大会金乌磐龙棍一支,此物取地底深处金乌玄木炼制而成,可为法器。……守正写的好简单呀,没说怎么用?我看看,哇塞!于苍梧,你摸中大奖了,这根金乌磐龙棍恐怕是本次机缘大会最好的东西了!你的眼很贼啊,怎么抓到的?”

于苍梧很恭敬的笑了笑:“回前辈的话,其实我也没有去挑。我的法器本来就是一根长杖,总想找一根更合适的。我一过去就看见了这件东西,符袋下面的形状就是一根长棍的模样,所以就直接拿起。”

风君子:“丹紫成,你们几个看看人家,都是拣大个的挑。你看你们拿的那几个,都太小了!”

这是守正真人送的东西,守正可能送了不止一样东西,但每一件东西恐怕都是本次机缘大会上难得之物。这金乌玄木,其实不是一种如今生长的木头,而是埋藏在地下的一种远古的木材,年代久远已接近于化石。守正真人取金乌玄木的一节虬枝炼成了这件法器金乌磐龙棍。

丹紫成听风君子笑话他,有点不服气的去抓金乌磐龙棍,口中喊道:“给我看看,倒底有多神气。”

于苍梧递给他:“小师弟当心,这棍子很沉,比铁铸的还要重,拿好了!”

丹紫成接了过去,勉强舞了两个棍花,摇摇晃晃呼呼生风我们几个都躲开了。他一把没拿住棍端就打在了地上,然后长棍脱手落地那一端又砸在了自己脚背上。紫成嗷的叫了一声,颠着脚蹦开:“我不玩了,你拿回去吧!”

于苍梧忍住笑把棍子拣了起来,对我道:“我对金乌玄木所知甚少。机缘大会所得器物,如果赠送者没有明言,都是需要结机缘者自己去体会的,看来我要研究一段时间了。”

看着这件法器我想起了一件事,对他道:“正一门和曦真人有一名弟子叫泽仁,你认识他吗?他的法器我见过,是一把二尺木剑,看材质就是这种金乌玄木所炼。他的剑和你的金乌磐龙棍虽然不同,但妙用总有类似的地方,你可以去问问他。”

于苍梧:“不瞒你说,我已经见过泽仁,大漠来的百合现在就与他在一起。我觉的百合不适合留在海天谷,所以就建议泽仁去求守正前辈将她收留在正一门,泽仁也答应了。”

“原来这是你的主意,据我所知泽仁已经求过守正掌门了,守正真人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回绝,可能还在考虑。”

于苍梧:“昨天的善结大会没有见到泽仁道友,怎么今天的机缘大会他也没来?这种机缘是不该错过的。”

我和于苍梧正说泽仁就看见了泽仁。不远处有一男一女正朝青石桥的方向走过。男的身穿道袍年纪约三十岁左右,女的一身白衣白裙白鞋白袜,是个如白狐一般的少女。这两人正是泽仁与百合。于苍梧正要上前打招呼却被我拉住了:“于道友,他与百合在一起我暂时不便过去招呼,就让他们自己去吧。……有机会再跟你解释。”

我为什么不想过去打招呼?除了昨天夜里与和曦背后议论被百合偷听的尴尬之外,还因为我与百合各自的身份。我清楚她是我所在机构的通缉犯,上次执行的任务中也有抓捕百合这一项。只要她还没抓到,就算我没有完成的任务。在这里碰见她,抓还是不抓?当然不能抓!既然不能抓,就干脆当作没看见好了。而且百合见过那份名单,她如果看的仔细可能也知道我的秘密身份。

我虽然背过身子装做没看见他俩,却运足耳神通在听他们在说什么?经过昨夜与和曦那番谈话,我对泽仁与百合之间的事情也很好奇。他们一路走过,我听见一段对话——

泽仁:“你昨日说不愿在众人面前露面,今日为什么又非拉着我来到这机缘大会呢?”

百合很不高兴冷哼一声道:“我没有门中长辈送来礼物,是不是没有资格参加?”

泽仁赶紧解释:“姑娘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海天谷与正一门为你都有多送,你来参加当然可以,我只是想问你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

百合:“我不来,你也不来。回头你错过了这六十年一次的机缘,心里一定会怨恨我的,所以我才要来,而你这个讨厌鬼一定会跟来的!”

泽仁:“机缘就是机缘,错过就是泽仁无缘,与姑娘你无关。再说我泽仁也未必就缺这里的一物一器之用。……姑娘切莫误会我有纠缠之意,只是奉师门之命保护与照顾姑娘,并无一丝失礼之处。”

百合:“你不缺我缺还不行吗?我可没你那么大本事!这正一三山中难道还会出什么意外吗?要你总是跟着我!”

泽仁:“这几日此处数千人聚集,难免有杂乱纷争。昨日就听说了海南派弟子欲出手劫掠忘情宫门下仙童之事,还是万事小心一点好!”

百合:“跟你说话怎总这么费劲呢?文言不象文言,白话不象白话!……喂,我问你,假如不是师门之命,你还会这样守着我吗?”

泽仁顿了顿才反问:“当初我第一次遇见你,并不知道你的来历,但也做了该做之事。姑娘你说呢?”

百合一跺脚:“我问的不是该不该做,是你自己想不想?”

泽仁:“心口相对,知行合一,应为便是愿为。”

百合:“你的话我总是只能听得半懂!……你既然看我看得这么紧,那就抱着我走好了。来呀!反正你也不是没抱过。”她的声音变得又酥又媚,带着一股勾魂的魔力。

泽仁上前一步沉声道:“请你不要在这种场合使用那媚惑之术!泽仁虽然不惧,但他人发现难免会对姑娘的行止有所非议。这般法术,今后还是收起勿用罢。”

百合语气突然间又变得十分冷淡:“我开个玩笑,你这道士紧张什么?你最好离我远点,省得同门同道议论!我出身不正、来历不明,和我站的太近影响你今后的江湖威望。”

泽仁:“姑娘何出此言?我对你并无偏见。”

百合:“你没有,难道别人就没有吗?不要总叫我姑娘,我知道自己是女的!我有名子,叫百合。”

泽仁:“百合姑娘,你在正一门一直都是好端端的。怎么一夜不见,就变得如此心神不宁?……慢点走,机缘大会不必着急。”

这两人平日里走在一起一定引人侧目,但今日机缘大会会场内外各色人等来往不歇,而且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或门人找到什么宝贝上去了,因此也无人特别在意。我目送百合与泽仁的背影一前一后走过了青石拱桥。

第十四卷 论法篇


阅读www.yuedu.info